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75那不是碰

时间:2018-01-20作者:月衍

    虽然最后鸳鸯浴没洗成,但司晟御可是掐了不少油,占了不少便宜才放过她。

    气得初九在浴室里面捶胸顿足。

    洗完澡出去的时候,脸上还有着未褪的红潮。

    见状,司晟御也不敢再撩拔她,只是邪气的勾了勾嘴角,拿着自己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

    “色胚——”初九小声地怒骂了一句,然后掀开被子,躺到了床。

    却了无睡意。

    便从柜子上拿过自己的手机,想了解一下港城那边的情况。

    才进到群里,便看见几人聊得热火朝天。

    三天前emperor的人进了港城地界儿,来的人不多。

    龙哥,你说他会不会是想到港城来分一杯羹啊?

    我去不至于吧!他在东欧那边,就是个土皇帝啊,这里能容得下他这尊大佛?

    呵呵……什么容得下容不下,人家来了,直接在这儿,当老大,不也分分钟的事儿。

    我说小13,你少在这里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要知道九爷可是说了港城这地界儿,最终会在我们手里。

    现在情况还不明了,大家不要轻举妄动,平日怎么样?现在就怎么样,其他的等九爷安排再说。

    你们说的emperor长什么样?有照片吗?

    九爷,你好啦!太好了……流泪……

    九爷,宝宝想死你了,你可算醒过来了。抱抱!

    太好了,九爷你总算醒过来了,你都不知道,余家那帮孙子还想把南区的地盘给抢回去。

    九爷,你什么时候回港城,我们等着你带我们去吧,龙腾给灭了。

    初九郁闷了!

    她问的话,没一个人鸟她……

    ……看我上面问的问题。

    emperor是东欧势力地下的王,没有照片,但听见过的人说,长得雌雄莫辨。

    看着最后四个字。

    初九的心碎成一片一片。

    要不要这么倒霉?

    这人跑到港城来干嘛?难道想跟她抢地盘吗?

    这些都是其次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上次那一刻,拳头大的钻石还给他。

    要是让自己家里这个醋坛子发现的话……初九一个激灵,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退出了群,把手机丢到一边,闭眼假寐了起来。

    脑袋却想着,如何说服司晟御让她回港。

    毕竟港城那边的事儿还没处理完。

    司晟御洗完澡出来,便看见小女人靠在床头,好似睡着了。

    不由得叹息一声,走上前去,正准备给他,调整一下睡姿时,小女人清冷的眼眸倏地张开,一脸警惕,“你要干嘛?”

    司晟御:“……”

    他要干嘛?他能干嘛?

    不就担心她睡得不舒服,准备给她调整一下睡姿吗?

    可这小女人这是什么眼神儿?

    磨了磨牙。

    俯身对着那殷红的唇瓣啃咬起来。

    他给气的。

    小没良心的白眼。

    好心给她盖被子,调整睡姿,她居然用一副防狼的眼神看着自己,真是欠收拾。

    如此想着,吻得更猛了,那略带薄茧的大掌也不知何时滑进了衣摆。

    “唔……”初九瞪大了双眼,“色……胚……手往……哪儿放?”

    “色胚?”司晟御停下手里的动作,挑了挑眉邪气道,“你确定我是色胚?”

    初九莫名的打了个寒颤,总觉得如果说是,一会儿等待自己的将是狂风暴雨。

    顿时怂了。

    急急地摇了摇脑袋,双眼圆溜溜的看着他,里面写满了真诚,“没有,你你听错了。”

    说完还谄媚的笑了笑。

    “原来是我听错了,那你说说你原本说的是什么?”眼底深处划过一抹笑意。

    他都要看看,这小白眼狼要编个什么样的谎话来圆这个谎?

    初九尴尬的笑了笑,“是……是……”想了半晌,实在是编不出来,最后眼一闭,牙一咬,“我说我是色胚,贪恋你的美色。”

    初九,这下是豁出去……脸都不要了。

    “嗯!”他脸上神情不变,淡淡的点了点头,“我允许你贪恋我的美色,下次不准这样说自己,会不高兴的。”

    what?

    初九这要是还没发现自己被耍了,那她就蠢的是头猪。

    心底的怒气蹭蹭蹭地直往上窜。

    磨了磨牙,“起开,我要睡觉了。”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哼……

    愉悦的笑声从他的胸膛传出,“小乖生气啦。”

    不是疑问是肯定。

    初九闭眼,把脑袋转向一旁,不理他。

    “真的生气啦?!”如果她此时张开双眼,一定能看见男人眼底的流光,潋滟绝伦。

    她依旧没吱声,但胸膛的起伏,表明着正在生气中。

    “好吧,老婆生气了,老公有义务和责任负责哄老婆开心……”

    初九一张眼,便看见一张放大的脸。

    温热的唇瓣,灼热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

    “你……你……”清冷的眼眸写满了慌张,不停的眨了眨,“我还在生气,不许你碰我。”

    本来很有气势的,结果在男人的眼神下,顿时焉了。

    初九暗恼不已,把这一切都归功于,肯定是自己身体还虚的原因,所以气势不足。

    “好,你还在生气,我不碰你。”司晟御一年认真的点了点头。

    随即唇瓣落下。

    不是说好不碰吗?

    双手推着男人的胸膛,阻止他的动作。

    本以为会很难推开,哪知才一用力男人就推开了。

    初九粗喘着气,羞赧地瞪着他。

    男人无辜的眨了眨眼,“怎么啦?我都答应不碰你了,怎么还生气?”

    “你胡说,你刚刚不才碰我了吗?”怒气冲冲地辩驳。

    “小乖,你怎么能强词夺理呢?”刚才无辜的眼神,此时已经变成了委屈,“你说说,我怎么碰你了?”

    “你刚刚强吻我。”初九怒。

    这人有老年痴呆不成。

    刚刚才做过的事,眨眼就忘了。

    他叹息一声宠溺的看着初九,“小乖,你自己也说了,我那是吻,所以我并没有碰你,对不对?”

    司晟御那一副被冤枉的神情演得惟妙惟肖。

    再加上他的说辞,让初九直接傻在了那里。

    so……初九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不要和这腹黑的男人讲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