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72叫小叔

时间:2018-01-16作者:月衍

    杨秀琴暗道一声糟糕,这俩人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除了司晟杺面无表情外,司晟御和司晟音都本能的皱起了眉头。

    显然对来人,不是很高兴。

    但碍于礼数,杨秀琴带是带着微笑,走了出去,“原来是汉钟呀,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了过来?”

    金汉钟豪爽一笑,“呵呵,还能是什么疯,肯定是你家那臭上子呗,听说他回来了,专程过来的。”

    说完瞅了一眼站在身边一脸含羞带怯孙女。

    哎,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哪怕现在整个帝都都传遍了,司晟御不仅有老婆,就连孩子都有了,可这孙女就是铁了心要嫁那臭小子。

    他能有什么办法,能帮的自然要帮了。

    更何况,那小子不仅能力卓越,更重要的一点……他责任心强呀。

    以后孙女嫁给他,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如果两家联姻成功,以后金家在帝都还有谁敢欺负?!

    金汉钟脑袋转得非快,所有的利弊都分析了一圈。

    所以就算在得知司晟御那臭小子已经有私生子的情况,还同意了他嫡亲孙女的提议。

    “既然来了,就快请进来坐吧,正好吃顿便饭。”杨秀琴尴尬的把金汉钟和金明月邀请了进来。

    “阿姨,才几天不见,你又变年轻了呢?”金明月上前挽住杨秀琴的胳膊,一脸亲昵。

    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两母女呢。

    “你这孩子……”杨秀琴娇嗔的睨了她一眼,心底却排斥不已,“按辈份自,你该叫我一声奶奶才是。”

    金明月脸色一僵,把杨秀琴从头到脚骂了个遍,如果不是看在司晟御的面子上,谁想巴结她?

    真是老不死的。

    可脸上还要保持微笑,“可是你很起来和我妈妈差不多大,我叫你奶奶岂不是把你叫老了,所以还是叫你……”

    “我们司家最注重的就是人伦纲常……”

    “奶奶!”金明月黑着一张脸改了口。

    死老太婆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还能怎么办?

    要是继续叫阿姨,不是显摆着说自己不懂事吗?

    这样还怎么做司家的当家主母。

    “乖,你去客厅坐一会儿,我安排厨房做几个你喜欢的菜。”说完杨秀琴不再搭理她,便转身离开。

    金明月气得想跺脚,但这是司家,她又不敢发作,只得紧咬着唇瓣,强忍着,往客厅走去。

    只是当她看到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时,心里的怒火嗖的窜了起来。

    怎么是她?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难道……她就是那个给司家生了个小太子的女人?

    想着在缅国司晟御对她的宠溺……先前还信心十足的人,此时,已经绝望了。

    须臾,金明月强制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带上伪善的面具,带着标准的笑容,走上前去。

    “大姐、二姐、御哥哥!”声音悠扬婉转,煞是好听,随即,才把线视留在初九身上,故做不认识的询问,“这位是?”

    “按照辈份来算,你应该叫我一声小叔。”司晟御冷着一张脸,淡淡的撇了她一眼,柔情的看着身边的小女人,道,“她是你小婶婶。”

    “小婶婶?!”金明月呢喃出声,脸色难看得紧。

    她没想到司晟御这么不给她面子,直接拉开两人的辈份。

    心口一窒,这是她从小喜欢到大的男人呀,怎么能这么对她?

    随即,余光瞟见初九那略带笑意的眸子看向她。

    瞬间自尊心受辱。

    她不甘心,双手紧拽成拳头,指甲掐进肉里毫不自知。

    金汉钟见状,眉头微皱,犀利的目光扫向初九。

    好似要把她看穿一般。

    初九毫不胆怯的与他对视。

    半晌,金汉钟才收回视线,心底是满满的惊叹。

    没想到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能和他这个上位者对视,而且毫不胆怯。

    可见是有几分本事的。

    只是可惜,注是敌对。

    就在气氛僵持间,佣人来唤他们吃饭。

    司晟御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那两人,搂着初九往餐厅走去。

    司晟音压住笑意,紧跟其后。

    桌上,司云凯身边坐的是杨秀琴,紧接着是初九、司晟御、司晟音、司晟杺。

    对面则坐的是金汉钟和金明月。

    金汉钟倒了杯酒,率先起身,“实在是没想到,你们家今天有客人在,早知道我就另外选个日子,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先干为敬。”

    话音落下,桌上人的脸色都变了。

    客人?

    谁是客人?

    还真是敢说!

    司晟御给初九盛了汤,叮嘱她小心烫后,才把视线转向金汉钟,似笑非笑道,“金伯伯说笑了,小乖是我媳妇,刚才不是在客厅已经说过了吗?”

    言外这意,你丫的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或者是选择性失忆?

    这臭小女,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金汉钟嘴角抽搐了下,“这算我失言,只是……你们结婚这么大的事,都没有……”

    “小乖前段日子,身体不是很好,所以才没有办婚礼。”不满金汉钟拿这事儿来做噱头,司晟御皱了皱眉,“今天我们一家人就是来商量婚礼的事情的。”

    后面这句话,无疑是打金汉钟的脸。

    选什么时候不好,偏偏选了人家商量婚事的日子来。

    半晌,金汉钟才吐了一句话,“那到时候我就等着喝你们的喜酒了。”金明月听到他们马上要办婚礼,气得不行,双眼死死的瞪着初九。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那么初九相信,此刻她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随即,一道冰冷刺骨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吓得她身子一颤,手里的勺子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所在事情发生在一秒间,金明月却觉得自己从地狱走了一圈。

    全身都是冷汗。

    “明月怎么了?不舒服吗?”杨秀琴关心的询问,眼神却落在地上碎了的勺子上。

    心痛呀!

    这个败家子。

    这可是古董瓷器,摔碎一个少一个。

    “啊……我没事,刚就是不小心手抖了一下,真是不好意思。”金明月撇了司晟御一眼,又快速的低下了头。

    “人没事就好了。”杨秀琴安抚了句,又唤来管家给她换了勺子。

    一顿饭吃得众人心思各异。

    只是司晟御,跟个二十四孝老公般,不停的给初九布菜,盛汤,剥壳……

    弄得初九怪难为情,特别是二姐那羡慕又嫉妒的眼神投在她身上时,让她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

    金明月差点咬碎了牙龈,金汉钟则一脸凝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