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70礼不可废

时间:2018-01-16作者:月衍

    被他这么一夸,初九反而不好意思了。

    在他胸口处狠狠锤了一下,娇嗔道,“哪有你这样讲话的?也不害臊?!”

    司晟御握住她的拳头,放在嘴边亲了亲,戏谑道,“天地良心,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哼,油嘴滑舌。”

    初九实在是受不了他的撩拔,推了他一把,起身跑进了浴室。

    以前还觉得他冷冰冰的,这会儿看来,她以前完全是看走了眼。

    高冷个狗屁,这人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登徒子。

    初九在里面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但心情平复了才走了出来。

    “小九,你看这个衣服喜欢吗?一会儿咱们成这个好不好?”

    司晟御一边整理自己的袖口,一边指了指放在床上的衣服。

    这些衣服,是初九还没来帝都之前,他就叫人准备上的。

    所以不管是在玻璃房,还是下面的主宅,里面都放满了当季的最新款式。

    初九循声望去,只见一条白色的连衣裙铺在床上。

    款式虽然十分的简单,但是……只一眼,初九便知道价值不菲。

    走上前去,把裙子拿起来看了看,笑道,“原来你喜欢这种调调呀!”

    愉悦之意很是明显。

    司晟御身子一僵,脸上闪过一抹尴尬,随即轻咳一声,“只是觉得你穿上应该会很好看,所以便买了回来。”

    他没说的是,这里放着的所有衣服……都是他亲自挑选的。

    包括内内。

    此时,他有些期待,当小女人知道这边衣服都是他新手挑的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咳咳—

    这也只能想想!

    “是吗?”

    对于他的话,初九不置可否,微翘的嘴角,却出卖了她的好心情。

    没一会儿,初九就换好了裙子,有些别扭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怎么样?”

    闻声望去,司晟御眼里闪过一抹惊艳,嘴角翘起瑰丽的弧度。

    果然如他想像般美得不可方物。

    上前两步,拉起她的手,柔声道,“很美。”

    “是吗?我怎么总觉得有些别扭呢?”初九头也不抬,眉头微皱,看着自己的裙子。

    刚才在镜子前,自己也看过,确实很美。

    可她总觉得很怪。

    “唯一的解释,便是……你以前没穿过这种风格的服装,所以会觉得奇怪,但你得相信你老公的眼光,是不?!”

    司晟御越看越满意,但同时也很懊恼。

    小女人穿得这么美,他又不可能时时刻刻在她身边,被别人勾跑了怎么办?

    “好吧,就暂时相信你这一次!”初九叹了口气,抬起头来。

    不然还有什么办法?

    她自己的衣物又没在这,现在去买又来不急。

    而且这条裙子确实很漂亮,也很喜欢。

    所以就这样了。

    “糟糕——”她惊呼出声,一脸郁闷的望像司晟御。

    “怎么了,谁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不得不说,初九这一次发生的事情,在司晟御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使得他疑神疑鬼。

    “不是呀……”初九急的团团转,“怎么就约到今天的呢?你也不提前跟我讲一下?糟了糟了怎么办?”

    “到底怎么了,说清楚。”

    他担忧的按住急的团团转的初九。

    不明白她怎么了,刚刚不还好好的吗?

    “咱们一会儿不是要去妈那里吃饭吗?”

    “对呀!”他点了点头,静待她的下文。

    “怎么说也是我第一次见家长,可是……”初九顿了顿,小脸一片绯色,“我……都没有准备礼物,怎么办?”

    最后三个字,带着可怜兮兮的意味,使得司晟御闷笑出声。

    怎么会……这么可爱?

    真是他的宝贝小乖乖。

    “你还笑?”初九恼了,“人家着急的不行你居然还好意思在这里笑?”

    见小女人脸恼了,司晟御赶紧忍住笑,憋了三个字出来,“对不起!”

    可胸膛的震动却出卖了他。

    “司晟御你……”

    初九羞红着脸,指着他半晌没吐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男人怎么这样?

    努了努嘴,委屈的开口,“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唔……疼!”

    她完全没想到刚才还含笑的男人,顷刻间变沉下了脸,而且……而且……还咬她的嘴?!

    错的明明是他,为什么受罚了却是自己?

    又是气愤、有是委屈,两种情绪夹杂在一起,反而把初九的小性子给激发了出来。

    只见她也小脸一沉,双手抱住司晟御的脸,就往他嘴上咬了上去。

    没错就是用咬的。

    没几下,嘴里便蔓延着血腥味。

    男人机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

    心底暗叹。

    看来真是把她惹急了,不然怎么会变成一只小野猫。

    环住她的腰身,扣住初九的后脑勺,反客为主,加深的这个吻。

    良久——

    直到初九整个人瘫软在他怀里,才停了下来。

    看着微肿的唇瓣,略带薄茧的手指,在上面恶作剧般的压了压,深邃的眼眸更是犹如一汪深潭,让人见不到底。

    “你人去,他们就很开心了,有没有礼物无所畏,何况……他们也什么都不缺。”

    父母念叨他很久了,一直没找到机会带她来见家长。

    这次如果不是发生了意外,只怕都还见不到面。

    “那怎么行,礼不可废。”更何况这还是她第一次上门城市拜访。

    现在空间又不能用,不然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你呀——”怜爱的在她嘴角处亲了亲,“那你想怎么办?不然我给他们打个电话,改时间?”

    这件事情确实是他考虑不周。

    只想着让小女人见见他的父母,却忘记了该有的礼数。

    “不行——”初九想也不想地拒绝。

    都已经约好了,现在改时间说不过去。

    不仅如此,还会让人觉得她傲慢。

    她可不想还没嫁过来,就先让他的家人嫌弃了。

    “那小乖,你想怎么办?”司晟御也是没招了。

    他家里面的宝贝,倒是有很多。

    但是……都有管家在记录。

    “这里还有没有宝贝,让我吸吸灵气?”初九苦这一张脸问。

    “不舒服了吗?”司晟御急了,弯腰把她横抱了起来。

    “没,你别急,我只是想试试看行不行。”

    “试什么?”他不解。

    “你别管了,先把宝贝给我。”推了推他胸膛催促。

    这也只是一博。

    如果行了,那她一会儿就有礼物了。

    司晟御眉头紧皱,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转身去储藏室,抱了一大堆宝贝出来。

    “我吸收灵气的时候,你千万不能吵我哟。”初九随手拿了一颗百年药材,不放心的叮嘱。

    司晟御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

    见他如此,初九笑了笑,便闭上了双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