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68分床睡

时间:2018-01-16作者:月衍

    等范老爷子检查,确定初九的身体无碍后,司晟御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但只有初九才知道。

    她现在都神识里,一片灰暗,没有半点灵气。

    就连空间,也是封闭的,根本进不去。

    只怕这身体,还需要,无数的灵气来滋养。

    不过好在,极品翡翠,天材地宝,根本就拦不住她,因为有倪赱。

    “现在可以放心了吧。”靠在男人怀里,初九弯了弯嘴角,笑眯眯的询问。

    “嗯!”他点了点头。

    而等在玻璃房,外面的司家老小,则被山猫给送了回去。

    老大发话了,少夫人才刚刚醒,身体很虚弱,不允许探望,一切要等少夫人,好了再说。

    “妈,你还确定是司晟御,没被调包。”

    司晟杺总觉得现在的弟弟跟以前不一样。

    以前是对什么都冷心冷面,漠不关心,但家庭聚会,总会露面的。

    而现在,她这个大姐都好不容易抽时间回来了,这臭小子居然连面都不露一下。

    这说不过去。

    “你呀,成天胡说什么?”老太太不满的瞪了自己大女儿一眼,“小九昏迷这么久,才醒过来,身体肯定虚,经不起吵闹,我们这么大一群人去,不能让她好生休息,小御自然要撵我们走了。”

    司晟杺严肃的脸上,有了裂痕。

    母亲大人在傲娇的神情是要搞哪样?

    她不就开口随意说了两句吗?平日里也没见她有这么维护啊。

    “看什么看。”老太太瞪了她一眼,“你们这些做大姐二姐的,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肯定过不了多久两人就会结婚,你们呀……还是提早把东西准备好的为好。”

    以自己儿子宠初九的程度,老太太敢保证,用不了多久,两人就会结婚。

    司晟杺:“……”

    司晟音:“……”

    以前家里就他们三个,在怎样还能排到前三。

    现在好了,家里多了小团子,又多了小九,大姐的孩子,他们只能排五六。

    再以后是不是就只能排八九十?

    唉……

    司晟音无奈的叹息一声,考虑着自己要不要搬出去单独住。

    免得被自家弟弟天天撒狗粮。

    “你唉声叹气的干嘛?”老太太的矛头又指向了司晟音“好不容易有人愿意嫁给他,你们都得把皮给我办好了,要是把小姑娘给吓跑了,为你试问。”

    司晟音咽了咽唾沫,可怜兮兮道,“妈,我一定是你充话费送的吧?”

    不然怎么会这样对待亲生女儿。

    “我倒希望你是充话费送的,只是可惜了。”对于自己的儿女,老太太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放心。

    特别是经过,上次她出的馊主意后,老太太再也不相信她。

    司晟音觉得自己很冤,比窦娥还冤。

    她出的那馊主意,不还是为了满足自家妈孙子的愿望吗?

    而且她当时也同意了的呀。

    怎么这会儿又怪到她身上来了?

    ……

    时间一晃而过。

    一周后。

    初九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也可以下床走动了。

    老太太便迫不及待的,带着小团子来到了玻璃房。

    看着长大一圈的小团子,初九眼眶湿了,“来抱抱。”

    小团子咧着小嘴儿,伸开双手,朝初九扑了过去,“ma……ma……”

    “天,小团子会叫人了吗?”

    香香软软的小东西抱到怀里那一刻,就惊喜不已。

    这才多久没见?

    瞬间初九觉得自己又好失职,成天想着发展自己的事业,把他给忽略了,错过了他的成长。

    心底顿时愧疚不已。

    “这小家伙呀,平日里傲娇得不得了,一般板着一张小脸都不笑的。”老太太毫不犹豫的接了小团子的底。

    “啊……”

    闻言,初九就诧异不已。

    在她的印象中,小团子很活泼开朗的呀,看见谁,都咯咯直笑来着。

    “这小家伙呀兴许是想你想的,离开庆阳市过后,基本上就没笑过!”说着老太太的声音低了下来。

    “本以为小团子还小,就算前几天不开心,后面也该好了,哪只……这么几个月下来,小团子就一直保持这个模样。”

    “也只有偶尔初九跟他通视频的时候,他才会笑。”

    一瞬间,初九变红了眼,“都是妈妈不好,以后都带着小团子,好不好?”

    “你身体才刚恢复,情绪不能激动,小团子给我抱吧。”

    司晟御不知何时走了进来,一脸严肃,从她怀里抱过小团子。

    心底有暗暗对自己儿子有些恼了。

    觉得都是他不好,让初九伤心了。

    还好,小团子不清楚他心里的想法,不然准得哭晕。

    怀里突然空了,初九开心了,“你干嘛呢?把小团子给我抱抱,想死他了。”

    现在初九满心的愧疚,不忍心把小团子给别人,只想抱在自己怀里。

    “乖,你负责逗他玩就可以了,这小子最近又重了不少,你抱起来会吃力。”

    司晟御一本正经地找着借口,就是不肯把小团子交出去。

    如果不是怕她一个人无聊,才不会把小团子带过来。

    这小东西也来,就抢走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神色晦暗不明的看了眼怀里的小东西。

    有什么好抱的?

    司晟御周身泛着酸气儿。

    “你幼不幼稚呀?小孩子的醋,你也吃,而且我自己的身体,难道不清楚吗?”

    初九很想笑,却不得不搬着一张脸训斥他。

    现在小团子还这么小,他就如此嫌弃了,再稍微长大一点,还不得丢到国外去。

    更何况这是他自己的儿子,有什么好嫌弃好吃醋的。

    司晟御的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翻红,眼神不自然的瞟向别处,“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吃醋?这小家伙最近长重了不少,你身体又才刚恢复,不适合劳累。”

    “这么说,你是很喜欢小团子喽,只是担心我身体而已。”

    初九勾唇一笑,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那是当然。”

    吃醋也是要看人来的。

    要是承认自己吃自己儿子的醋,那他这张脸也不要要了。

    “既然这样,那今天晚上小团子就跟我睡吧,这房间这么大,你就睡那张贵妃椅好了。”

    what?

    司晟御不敢相信地瞪大了双眼。

    小女人居然要跟自己分房……哦不……应该是分床睡。

    司晟御绞尽脑汁,吐了一句,“其实……这张床,睡我们三个人足矣。”

    “可是这样我跟小团子会不舒服!”

    初九丝毫不退让。

    让你装,让你接着装。

    杨秀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捂着嘴、抖着肩膀离开了玻璃房。

    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儿子居然有如此一面。

    余光瞟见,自家老妈离开了,司晟御再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上前一步,把初九楼紧怀里,宠溺道,“坏丫头,看我吃醋,你就那么开心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