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65应得的

时间:2018-01-16作者:月衍

    范青山带着徒弟离开后,杨秀琴就抱着盒子,到了他房间。

    “妈,你怎么来了?”司晟御抬头看了一眼,略微皱眉。

    “哎……本想着这次回来可以给你们把婚事给办了,没想到出了这样的意外。”

    杨秀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孩,带着惋惜和心疼。

    多好的一个姑娘啊,偏偏老天爷要让她受这样的苦。

    “我相信她会好起来的。”

    他定定地看着床上的小女人。

    眼底一片深邃。

    “但愿吧!”安慰的话语,都卡在喉咙,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把手里面的紫檀木盒交到他手上,“这个给她戴上把,希望可以早一点好起来。”

    她再不好起来,自己的儿子,只怕也要倒下了。

    虽然目前的情况也是凶多吉少,但是……不管是作为一个母亲,还是一个旁观者,都希望她能好起来。

    接过盒子,司晟御瞳孔一缩,双肩轻颤着,呢喃道,“谢谢妈!”

    杨秀琴拍了拍他的肩膀,“她是个好孩子,这都是她应得……”

    这盒子本来准备,他们订婚的时候再给她。

    但现在这样的情况……一时间杨秀琴心底泛酸。

    事情的经过,他们早就听说了。

    作为一个母亲,十分感激小九,不然白发人送黑发人,或者此刻躺在床上,应该是自己的儿子。

    初九是他们家的恩人。

    “御哥哥,御哥哥……”尖锐娇嗔的女声划破天际,房内的两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她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杨秀琴皱了皱眉。

    “我出去看一下,你就在这里陪小九把。”叹息一声,杨秀琴转身离开了卧室。

    才到楼梯间,便被金明月给拦住了,“阿姨,御哥哥在楼上吗?我是专程过来找他的。”

    找御哥哥什么的都是借口。

    今天之所以过来,是听见父亲说司晟御带了一个女人回来,而且宝贝得跟什么似的?

    她倒要看看,是哪个女人被御哥哥当成宝贝似的抱回来的。

    说到宝贝,她脑袋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上次在缅国看见的那个女人。

    心里忍不住烦躁。

    如果是那个女人,以御哥哥宝贝的程度,确实有可能。

    “明月过来啦,来培阿姨下去坐坐。”

    杨秀琴不动声色,挡住她的去路,牵着她的手往楼下走去。

    这个节骨眼儿上,怎么可能让这小丫头跑上去?

    那不是明摆着给自己儿子添堵吗?

    “可是……”金明月看了看司晟御的房间,想开口拒绝,却被她打断,“怎么?不喜欢和我这老太婆在一起?”

    金明月愣了愣,随即扬起笑脸,“呃……没,没有……怎么会。”

    心底却不停犯着嘀咕。

    这老太婆今天怎么回事?

    平日里高傲得跟什么似的?今个居然主动牵她的手。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还是说,她已经接受并认可自己了?

    “没有就好!”杨秀琴慈爱地拍了拍她的手,“你难得来一次,好好陪我这老太婆唠叨唠叨。”

    接着便把她往花园带去。

    见她如此热情,金明月心里美滋滋的。

    想着只要自己再努力努力,保不准就能嫁进来了。

    “阿姨看起来这么年轻,和我妈妈在一起走出去,别人还指不定说你们是姐妹花呢,哪里老了?”

    金明月为了好好表现亲昵的挽住杨秀琴的手臂,嘴巴跟抹了蜜似的,一个劲的夸她。

    “明月就是嘴甜,讨人喜欢哪,像我家那几个,笨得跟个闷葫芦似的。”

    杨秀琴不满的蹙眉抱怨,牵着金明月走到花园坐下,又安排佣人去端了点心茶水。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老太太想的是把她拖住,别进去打扰自己儿子。

    金明月想的则是好好巴结老太太,以后进门不至于婆媳关系不好处。

    一直到吃完中午饭,金明月也没有见到司晟御,而杨秀琴又困了,她只得讪讪的离开了司家。

    想着明天接着再来,相信总能遇到。

    司晟御为了不和金明月打照面,在自己房间里吃的午饭。

    吃完后又打了一些蔬菜汁喂初九。

    怕她身体,只靠打营养液坚持不住。

    虽然他的情况不好,但是喂一些果汁,蔬菜汁之类的,还是能咽下去。

    做完这一切,司晟御我到床边开始给她做全身按摩。

    每天反复如此,就怕她醒来的时候,身体僵硬,不能适应。

    所有的这一切,都不加以他人之手。

    有好几次,杨秀琴在旁边看着偷偷抹泪。

    以前还担心这臭小子,不会谈恋爱,追不到女朋友,没人和他结婚。

    这会儿倒好了,活脱脱的一个情种。

    按摩完,司晟御掀开被子上床,把她抱到怀里,随即看见床头柜上的盒子,长臂一伸,把它拿了过来。

    里面是一对老坑玻璃种的镯子。

    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极品。

    “这可是司家媳妇儿,当家主母才能带的镯子,今天母亲把她交给了你,以后,你不仅仅是我的媳妇儿,更是当家主母。

    等你醒来,我们举办一个盛世婚礼,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我媳妇儿,好不好?”

    温柔地把镯子带进她的手里,眼底是满满的柔情。

    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见。

    但这些话一直是想对她说的。

    不管能不能醒过来,他这辈子的媳妇,都只能是她,也只会是她。

    做完这一切,让山猫把所有的综卷抱进了卧室。

    就这样一人躺在床上安静的睡着,一人则坐在沙发上,翻阅着手中的文件。

    岁月静好。

    翌日。

    司晟御如往常般,准备给初九洗脸。

    才从浴室把毛巾拿出来,便被眼前所看见的,吓傻了。

    手中的湿毛巾,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才陡然回过神,朝床上扑了过去。

    颤抖着双手,想要去抚摸她的脸。

    却又怕这一切都是幻觉,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朝初九伸过去,在距离两厘米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反复数次,司晟御还是没敢把手落在她脸上。

    半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下了极大的决心,才颤颤的伸出手去。

    “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