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44成全你们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两个人的动作不大,但声音却算不上小,周围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看见周围人的眼色,阮正辉顿时拉下了脸,“有什么事情,先去把饭吃了再说。”

    吃饭?

    只怕是鸿门宴吧,说的那么好听。

    “我这不是正在吃饭吗?”冷笑一声,瞥了他一眼,转向服务员,语气不耐地催促,“我们点的菜好了没有?快一点。”

    “女士稍等,马上就来。”

    服务员笑了笑,赶紧跑去催单。

    明显这两人在吵架,把气撒在她们身上,还是先躲开为妙。

    随着阮笑笑坐了下来,另外几人也有一搭无一搭地聊了起来,完全把阮正辉当成了空气。

    顿时把阮正辉气得胸膛处剧烈起伏。

    想着今天晚上的安排,好一会儿才压下心底的怒意,摆上一张慈父的笑脸,走到阮笑笑身边,低语道,“难道你不想知道你妈妈的事情了吗?”

    “什么?”只见阮笑笑把椅子推开,倏地一下站了起来,脸色难看的看着他。

    阮正辉见状,眼睛笑眯了起来。

    心底冷笑不已,就知道和她那贱人妈一样。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现在乖乖和我上去,就把你妈妈留下的东西交给你。”阮正辉诱哄道,“不然……”

    只要把这小贱人哄骗上去,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布局了这么久,可不能到这时候功亏一篑。

    阮笑笑双手紧攥成拳头,青筋直冒,恨不能把他碎尸万段。

    这就是自己的父亲。

    想想还真是觉得悲哀。

    阮正辉也不出声,静静的等着她。

    脸上那笃定的神情,看得人想上去撕碎他。

    果然不出他所料一般,没一会儿晚上笑就垂下了头,对着初九抱歉的笑了笑,“今天这顿饭我怕是吃不成了,下次我请你吧。”

    初九淡然一笑,点了点头,“去吧,我们就在下面,有事给我们打电话。”

    说完,握了握她的手。

    阮笑笑随即点了点头,跟着阮正辉离开。

    “怎么办,怎么办?”这边人才一走,云情歌就转了起来,“我有听笑笑讲过,那儿子是个瘸子,并且淫荡成性,她这一去不就被送进狼窝里了吗?”

    “那个人我也听过,就是因为风流成性,才被人给打成瘸子的。”

    夏婉也一脸脸色凝重。

    担忧不已。

    “别急,先看看。”初九抬眼看了他们一下,“我在她身上安了东西,一会儿有任何情况我们这边都知道,也能第一时间进去救她。”

    顿时几双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异口同声道,“你什么时候干的这事儿?”

    初九挑了挑眉,一派淡然,“佛曰,天机不可泄露。”

    “切——”

    原本提着的心,因为初九这句话也放了下来。

    菜上来后,两人时不时的问她一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最后被问烦了,初九直接不出声。

    气得两人撇了撇嘴,哼哼了一声,不再理她。

    ……

    而阮笑笑跟着那所谓的父亲走到电梯口时,脸上的笑容敛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你最好如你所说般,告诉我母亲的事,不然……”

    “不然?”阮正辉冷笑一声,“注意你说话的口气,我是你的父亲,并且养育了你18年。”

    电梯咚的一声响起,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两人没有再出声,一路无语。

    进到包厢,看见里面坐的人。

    阮笑笑冷笑着,随意找了个位子坐下去,二郎腿一翘,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根烟来点燃。

    活脱脱的小太妹形象,记得阮正辉脸色涨红,随即又诌媚的笑了笑,“小女顽劣惯了,真是不好意思。”

    李宁海根本就没注意听他的话,一双眼活脱脱的落在阮笑笑身上上下打量着。

    随即吹了个响亮的口哨,“没想到几年不见,笑笑越来越漂亮了。”

    阮笑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吐了一口烟圈,不咸不淡道,“你丫的谁呀?我和你认识吗?”

    小丫头语气还挺冲。

    李宁海见状笑得越发张扬,这样的女人才对他胃口,颜值高,身材好,压在身下,那感觉……只是想想便激动不已。

    “笑笑莫不是忘了?以前你还老追在我屁股后面,叫我海哥哥呢?”李宁海邪气一笑,眼神轻浮。

    阮笑笑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就是他父亲,给她找的男人,是个瘸子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个淫贼。

    呵呵……

    真是一个慈爱的好父亲。

    “我听说你这双腿……是抢了别人的女人,被人给打瘸,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据说连那女人都没睡一次,就被人给弄成了瘸子。

    而且后来还赔了很大一笔钱。

    依她看只怕是被玩了仙人跳,还不自知。

    这是他的硬伤,从来没人当他面提起,这女人真是好大的胆子。

    李宁海眼底掀起一抹阴鸷,真是一个贱女人,想做他妻子,想都不要想,这种女人只配他玩一玩。

    看着李宁海暗沉的脸,阮正辉的心突突直跳,狠狠的瞪了阮笑笑一眼,“小小,不要胡说八道,人云亦云,宁海的腿是出了意外。”

    “是吗?”阮笑笑嗤笑一声,“我记得,他当时就在皇朝娱乐的包厢里被人打断的,正好那天我在旁边……”

    只要那天在场的人,都知道事情的经过。

    经阮笑笑这么一说出来,在场的几人的脸色,顿时变幻莫测。

    李宁海的脸黑如锅底,恨不得扑上去把她给撕了。

    贱女人居然敢揭他的老底。

    原本只想玩玩的,但现……他要把她娶回去,然后日日夜夜的折磨。

    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阮晴天顿时觉得机会来了,娇嗔地瞪了阮笑笑一眼,“姐姐就爱开玩笑,海哥哥是看那女人可怜好心帮她,结果……才出了这样的意外,姐姐下次可不能听风就是雨,这样海哥哥该伤心了。”

    “看你这样子,很清楚当时的情况?”阮笑笑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挑衅的眯了眯眼。

    “我当时也在场,事情的整个经过我都看清楚了,海哥哥是被冤枉的。”

    阮晴天摆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话里话外不停的维护李宁海。

    落在李宁海的眼底,阮笑笑变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阮晴天看见李宁海眼底的恨意更浓了,朝着阮笑笑得意地抬了抬下颚。

    “想不到你这么关心他呀,既然如此,你们俩凑一对好了,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我好心成全你们,不用太感谢,请叫我雷锋。”

    说完,站了起来,吵到他们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不带走一片云彩。

    房间里的几人顿时懵了。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