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226合作伙伴陈赫然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因为当众被训斥着一件事情,初九觉得自己的脸面,都让那臭男人给败光了。

    于是,足足一个星期没有去学校,也足足一个星期没有回公寓。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便是阮氏的股份收购。

    所以初九借了这个东风,顺便也可以整治整治这男人。

    司晟御打电话都快打爆了,也没有等到心心念念的小女人回去。

    也不敢自作主张,都找上门去,怕适得其反。

    整个人如同一只暴走的狮子。

    吓得整个港城军区领导的小心肝颤颤的。

    不明白,谁又把这活阎王给惹到了?

    所以全都夹起尾巴做人,生怕下一个炮灰,就是自己。

    在没去学校的第二天,初九便接到了那人的电话。

    初九很快发了一个地址给他。

    因为知道那人的习惯,她提早了半个小时,到达约定地点。

    果然。

    初九刚坐下,那人便走了进来。

    四目相对。

    谁都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打量对方。

    片刻后。

    初九率先站了起来,伸手到他面前,“我是初九,和你通电话的人,请坐。”

    男人缓缓地坐了下来,优雅的解开了,脖颈下的两颗扣子。

    露出了白皙的肌肤。

    初九朝他浅浅一笑,如行云流水般的泡起茶来。

    诞生,倒了一杯,递到他面前,“这家的普洱还不错,尝一下。”

    男人优雅的接了过来,放在鼻前嗅了嗅,轻轻吹了吹小抿了一口,须臾才缓缓开口,“味道确实不错,只是……这么大老远请我过来,不会就是为了喝茶吧,要知道,我的时间,可是以秒计算的。”

    初九淡笑不语,只是优雅的品尝一口茶,才缓声道,“普洱茶,产自云省,性寒味甘,不仅有清热、解酒的作用,对于神疲多眠也是有一定效果的。”

    男人眉头微蹙,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眼前这女人在说神疲多眠几个字的时候,音咬得要重一些。

    他这毛病,就只有最亲的几个人才知道。

    而眼前这个女人,从来没见过,她是怎么知道的?

    还是说,只是刚刚好凑巧而已。

    心底虽然惊起惊涛骇浪,表面却不露声色。

    “是吗?想不到还有如此功效。”男人前浅笑了一下,端起手里的杯子,又品了一口。

    一时间,包厢内泛着淡淡的茶香。

    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片刻后。

    初九放下手里的东西,坐正了身子,定定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个约定还做不做数?”

    说完,初九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在桌上,推到他面前。

    对面的男人看见那熟悉的盒子,瞳孔一缩。

    整个人不敢置信地傻在那里。

    细看之下会发现他肩膀微微颤抖着。

    初九抿了抿唇,神色有些复杂。

    时间静静的在这静谧的空间里流淌。

    男人周身悲伤的情绪,怎么也无法掩盖。

    半小时后,男人才伸手,把盒子拿了起来,如获至宝,般在盒子上轻轻地抚过,哽咽道,“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看他模样,初九心情很沉重,深深地吐了口浊气,抬头45度角,把眼底的水雾逼了下去,不答反问,“这里的约定还作数吗?”

    语气很轻,眼神看向虚空处。

    这一次完全是赌一把。

    她也不知道,这人到底会不会来华国。

    就算到了华国,给他看了这东西,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承认?

    毕竟,和他有着约定的人,并不是现在的自己。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约定,在你这儿不作数……”男人顿了顿,缓缓打开盒子,看着里面的东西,眼眶有些湿润,“既然你和她认识,她又把这东西交给了你,那么……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

    男人心底滴血,默念道‘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的事情了!’

    初九此时的心情很沉重,很压抑。

    眼底温热的液体随时可能夺眶而出。

    好一会儿平复了心情,才笑道,“嗯,我在港城这边,即将成立一家风投公司,你帮我管这家公司就好了。”

    男人一听,脸顿时黑了,“我是答应帮你,办一件事,并不代表帮你一辈子。”

    这女人的算盘打的真是好。

    帮她管风投公司,那自己岂不是一辈子都在给她打工。

    初九暗自吐了吐舌头,眼底划过一抹笑意,这人还真是警觉,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没能忽悠到他。

    真是可惜了。

    尴尬的轻咳了一声,才正色道,“我就不是话还没讲完吗?别激动啊。”

    男人冷冷一笑,看着她静待下午。

    “我的意思是,你只用帮我一年就行了,一年过后你要走,我绝不挽留。”

    就不信,一年过后还拿不下他。

    以前都能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现在也一样。

    初九眼里闪过一抹志在必得的精光。

    男人点了点头,觉得这个要求还算比较合理。

    既然要在港城住一年,又是帮她那吃住,肯定有着女人解决,当下便毫不客气的吩咐,“既然我帮你做事,那么我住的地方就交给你解决了,要环境清幽的,人员关系不乱的公寓,然后给我配一台车,中等档次就可以了。”

    初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他,“这里面有10亿,你的住宿、车子,新公司的前期资金……对了,新公司的起名、选址、营业执照等都交给你了,有任何问题给我打电话。”

    男人脸色顿时变幻莫测。

    这是有多相信他,才能眼都不眨一下的,就丢10亿给他。

    难道他就不怕自己把这10亿拿着跑路了吗?

    “怎么?”初九挑了挑眉,单手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打着,“现在想要反悔,可来不及了,至少也要等到一年以后。”

    男人的眼光落在她的手指上,一时间有些失神。

    这个惯性的动作,辛西亚也很喜欢,还有刚才挑眉的那个动作也如出一辙。

    只是她已经不在了……男人眼底一片灰暗,心底一片凄凉。

    早知道,在发现自己心意的那一刻,就应该向她表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身上的凄凉让初九有些喘不过气来。

    垂下眼帘,遮住眼底的神色,初九缓缓站起身来,“那么,我们合作愉快,陈赫然先生。”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