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177假印章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阮晴天一路小跑,好一会儿才追上陆川天。

    急急挽上他的胳膊,粗喘着气,撒娇道,“天哥哥,你慢一点,人家都快追不上了。”

    陆川天没搭理她,脚步也没放慢,没一会儿便走到了车前,打开车门独自进去。

    阮晴天强压下心底的火气,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在男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吻了上去。

    与此同时,手也没闲着,从男人胸膛处向下移动,来到下腹处。

    “想要?”

    陆川天粗喘着气,胸膛剧烈起伏,眼底窜着一抹邪火。

    闻言。

    阮晴天羞涩的把男人贴得更紧,双手残穷男人的脖子,娇嗔道,“天哥哥你坏。”

    陆川天看着怀里女人,微红的脸庞,大掌延着腰间的软肉,一直滑到大腿根处不停地摩挲着,“你确定是我坏,不是你想要。”

    “天哥哥……”阮晴天的声音更娇更媚了,满面含春,任人揉捏。

    “想要自己来。”

    陆川天松开放在她腿上的手,整个人慵懒的靠在座椅上,等着她接下来的动作。

    阮晴天毫不不害羞,可以说是习以为常的撩开裙摆,整个人跨坐到男人身上,小嘴贴上男人的唇瓣,而手指解开男人的皮带。

    没一会儿,车内便传来了女人的娇吟和男人的粗喘声。

    完事儿之后,陆川天直接把她送了回去,才转身去了爷爷的公司。

    “东西拍到了。”陆川天恭敬地站在一旁,从怀里把小印章递给了老爷子。

    “嗯,辛苦你了。”陆老爷子点了点头,从他手里把印章接了过来。

    仅一瞬间,老爷子倏地脸色大变,抬手就把印章往陆川天身上砸了去,愤怒地大喝,“蠢货,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陆川天顾不得额头上的疼痛,蹙眉道,“怎么了爷爷。”

    “怎么了?”陆老爷子气的全身发颤,胸口处剧烈起伏着,好似下一秒整个人就会晕过去,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你从哪里拿来的假货?”

    陆老爷子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个孙子,私吞了他的印章。

    虽说是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平日里做一点小出格的事情,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印章可是大事儿,容不得一点差错。

    “假货?”陆川天诧异道,“港城拍卖行的东西不都是经过鉴定的吗?怎么会是假货?”

    “真拍买行的东西,当然不会有假货,但是你拿给我的这个印章是假货。”

    后面的话,陆老爷子没讲完,心底还是希望自己最喜欢的这个孙子,能主动交代。

    他看上什么东西不好,怎么就偏偏看上这印章?

    “怎么可能?从拍卖行出来,就直接过来了,印章都没经过别人的手,那就不可能是假的。”

    陆川天细细回想了一下,离开港城拍卖行然后过来了,印章都没有离身,怎么可能是假?

    “那你再细细想一下,你拿到手的印章和这一枚一样吗?”

    陆老爷子眉头紧蹙,想来他也不敢私吞。

    而且一直以来,这孙子办事还是挺利索的,不然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可能交给他去办。

    只是没想到在这节骨眼儿上居然出了事情。

    陆川天蹲下去,把地上的印章捡了起来,仔细的看了一圈,摇了摇头,“当时我没细看,只是这颜色款式都是一样的。”

    陆老爷子烦躁的走到椅子上坐了下来,从陆川天挥了挥手让他离开。

    半晌,陆老爷子拨了个电话,那边才接通,陆老爷子便厉声道。“你们那边怎么回事?拍卖行的东西居然是假的。”

    “假的?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情跟你开玩笑吗?东西我已经拿到了,就是假的。”

    “胡说八道,那东西是我亲手交到拍卖行的,还能有假。”

    电话,另一头的人也怒了。

    印章确实是他提前准备好交到拍卖行去的,而且印章也是真的。

    而且这老头打电话来说印章是假的,td是在逗他玩儿呢?

    “我不管你信不信,我到手的东西就是假的。”

    “我说陆老头你要是敢耍花样,我他妈弄死你。”

    “哼……耍花样,我敢耍花样吗?别忘了,咱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你那边查一下,我确实拿的是真印章,我这边也检查一下,看哪里出了问题,不过你最好还是问问你的好孙子,我可是亲眼看见他把东西拍走的。”

    “好!”

    挂完电话陆老爷子坐了好半晌。

    合作了这么多年,那边的人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状况。

    那这一次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难道真的是在自己孙子手里丢掉的?

    可川天说东西就没离开过他身上。

    半晌想不出头绪来。

    陆老爷子有些颓然。

    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那枚印章,不然就有麻烦了。

    而陆川天离开老爷子那里后,便直接把阮晴天约了去。

    从拍卖场到老爷子那里,他一直和阮晴天在一起。

    如果说印章被人调包,那么可能性只有一个。

    那就是阮晴天。

    可是她拿那印章去有什么用?

    没有作案动机。

    没一会儿便到了两人约定的地点。

    阮晴天见到陆川天高兴的跑了过去。

    心底暗喜,看来陆川天是非常爱她,看来陆少奶奶的位置非她莫属。

    陆川天在会所要了一个包间,拽着她直接走了进去。

    砰的一声关上包厢门,阮晴天整个人被他禁锢了起来。

    男人单手捏着她的下颚,凤目微眯,“说,你把我的印章,拿到哪儿去了?”

    “印章,什么印章?”

    阮晴天眉头紧锁,用力的推了推他。

    “我先前拍的印章,你把它拿到那儿去了。”陆川天非常生气。

    捏住她下颚的手,力道越来越重。

    大有她不讲清楚就捏死她的感觉。

    “天哥哥,你在说什么呀,印章不是一直在你那里吗?我怎么可能拿。”

    阮晴天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她不明白,怎么才短短分开一会儿,男人就变成这样。

    难道先前的温柔都是假的吗?

    还有他说的那个印章,不是一直在他兜里面吗?

    她连看都没看一下。

    而且,她拿那些印章来又有什么用?

    “从拍卖场,到分开,一直是你在我旁边,不是你是谁?”陆川天咬牙切齿都询问。

    一路上他没再接触过任何人,不是这女人是谁?

    “等等,天哥哥,你是说你的印章掉了吗?”

    阮晴天理了理思路,似乎从一进门,就一直在说印章的问题。

    而且矛头一直指向她。

    “我拍的印章,拿回去后爷爷说是假的,根本就不是拍卖会上的那一个。”

    陆川天收了捏住她下颚的手,走到一旁坐了下来,面色难看。

    阮晴天闻言,眼眸转了转,然后坐到男人身边,双手挽住他的胳膊,骄笑道,“天哥哥,你是不是忘了?咱们在出来的时候还见到两个人。”

    “什么人?”陆川天蹙眉。

    “就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笑笑姐的朋友。”

    阮晴天虽然是故意提及阮笑笑,但从拍卖场到出来,他们遇见的确实也只有那两个人。

    而且当时陆川天离开的时候还不小心撞到那男人一下。

    谁知道是不是当时,东西被偷掉了。

    她说完,陆川天便想到了。

    可是那两个人有可能吗?这可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而且那印章,他拿去也没用啊,如果要的话,当时在拍卖会现场,那女人为什么不自己叫价?

    一连几个问题,那两个人的嫌疑就这样被陆川天地抹掉。

    想了半晌,他还是觉得阮晴天的嫌疑最大。

    可是唯一一点想不通的是,阮晴天把他那印章拿去要干嘛?

    就连他都不知道那印章的用途。

    阮晴天虽然和陆川天在一起的时间不算太久,但她确实很了解陆川天,仅仅这么一个眼神。

    阮晴天便知道陆川天没有相信她的话,还在怀疑她,双手环上男人的腰,人家在男人胸膛处蹭了蹭,委屈的开口,“天哥哥,我们在一起都快一年了,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

    “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更何况你那印章才70万,你连两千万的东西都送我了,我会在乎那70万吗?”

    阮晴天的意思很明确,陆川天连两千万的东西都能这样送她,她不可能傻到去拿男人那70万的印章。

    这不符合逻辑。

    她说的这一点,陆川天不是没想到。

    可是,唯一和他接触,有机会拿到的印章的,却只有她。

    陆川天一时烦躁不已。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对不上。

    ……

    而此时港城一家有名的私房菜馆里。

    看着满桌子自己喜欢吃的菜,初九大快朵颐。

    司晟御一直含笑,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时不时的给她布菜,“今天晚上不回学校好吗?”

    闻言,初九就瞥了他一眼,小声咕哝了句,“想诱拐我没那么容易。”

    “呵呵……”司晟御轻笑出声。

    确实很想诱拐她,怎么办?

    想时时刻刻跟她在一起,或者把它变成指姆姑娘放在自己衣兜里也好啊。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初九郁闷不已。

    只是这家的饭菜实在是太好吃了,她不想浪费时间去搭理男人。

    “慢一点,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们明天再来。”男人眼底的柔情能滴出水来,抬手轻轻擦拭了一下她嘴角的油渍,“你现在这模样,跟个小孩儿似的。”

    “你才是小孩子。”初九不满。

    都快满18了,好吧?哪里是小孩子了?

    “我们以后再生个女儿吧,像你这样。”

    “噔……”筷子掉落在地。

    初九傻了。

    艰难的咽了咽唾沫。

    他们现在貌似连男女朋友都算不上吧?

    还生孩子,生一个女儿?

    瞬间觉得画面太美,初九不敢想象。

    “吓到了?”

    司晟御笑了笑,嘴角扬起一抹弧度,眼底的暗沉一闪而过。

    “还在吃饭呢,你是想噎死我吗?”

    原本好吃的菜,瞬间没了胃口。

    初九垂下眼帘,小口小口地喝着汤。

    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暗沉,她不是没看。

    只是不知道怎么样回应他好。

    暗自叹息一声,跟着自己的心走,一切随缘吧。

    如果真的爱上他,那就是一次。

    “抱歉,我一时没忍住。”

    司晟御很郁闷,床单也滚过了,孩子也有了,却独独媳妇儿还不肯承认自己。

    难道长得不够帅?

    家底不够好?

    自身能力不强?

    可从出生到现在,他一直是万众瞩目的那个。

    多少女人想爬他的床啊?

    为什么偏偏就喜欢上了这么一个小女人?

    作孽的命。

    肯定是老天看他前半辈子太舒服了,派了这么一个小女人来折腾他。

    初九“……”

    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样回应他。

    好一会儿喝完手里的汤,抬眸望向男人,“那东西可以给我了吗?”

    男人皆不可擦的叹息一声,认命的从怀里把小印章递给了她。

    “谢谢。”初九开心的接了过来,拿在手里把玩,细细打量。

    “这印章是空心的,里面藏的有纸条。”

    看着小女人的笑颜,司晟御心底软成一团,好想上去抱一抱。

    可是怕把这小女人给吓到,只能一忍再忍。

    “你怎么知道里面有纸条?”

    初九诧异地望向他。

    先前在会场,只是试着感受了一下,知道这小印章是空心的。

    里面具体是什么东西也没来得及去看。

    这会儿则是因为,司晟御在这里,也不敢动用自己的异能去看。

    可是他怎么这么清楚?

    司晟御只是勾唇一笑,淡淡的吐了两个字,“猜的。”

    好吧,你赢了!

    初九已经无力再吐槽。

    把手里的印章丢到地上,然后拿起椅子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印章碎成一地。

    果然是空心的。

    里面有一张泛黄的纸。

    初九捡了起来,把它打开。

    片刻后皱了皱眉。

    这里面全部是,瓷器的名称。

    “怎么了?”司晟御走上前去,看了看她手里泛黄的纸,“用这样的手段,应该是传递一些不能见人的信息。”

    “你也这样认为吗?”初九小声咕哝了句。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