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174豪门恩怨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在飞机上,司晟御把三十六计都用完了,也没能让初九答应和他一起住。

    最后只能自我安慰,要慢慢来,免得把媳妇儿给吓到,以后得不偿失。

    到了港城,司晟御把她送去了学校,才回到自己的地方。

    不得不说耿老爷子办事情很利索。

    港城艾斯高中,是有名的贵族学校,里面不仅教学环境优美,师资力量雄厚,在里面的学生,依旧是非富即贵。

    毫不夸张地讲,港城有钱,有权的,子弟全在这学校里。

    初九去报到后便直接去了自己的寝室。

    小公寓楼,四人一间。

    不过这和国内的四人间差别有点大,里面装修豪华,所有设备一应俱全。

    说是四人间,每个人都有独立的卧室。

    初九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正准备出去吃午餐,结果房门就被人推开。

    “你就是那个从内地新来的吧。”

    “我勒个去,这模样长得也太好了吧,你用的什么保养品啊?”

    “你这睫毛这么长,真的假的?”

    说着三个女生直接就围了过来,初九往后退了两步,一派淡然,“我是从庆阳市过来的,从来不用保养品,睫毛是真的。”

    “你这说话有意思,我叫阮笑笑。”

    “我叫夏婉。”

    “我叫云情歌。”

    “我叫初九,很高兴认识你们。”

    几人认识了之后阮笑笑便提议,他们三人为她接风,请她出去吃顿好。

    初九没反对。

    几人搭车直接去了擎天娱乐。

    “不是去吃饭吗?怎么到娱乐场所来?”初九下车便看到几个大字,疑惑的询问。

    “不知道了吧,这擎天娱乐不仅有吃的,还有玩儿的,说的直白一点,就是24小时不夜城。”云情歌笑着解释,“这是港城第一大势力,龙腾旗下的娱乐公司。”

    “龙腾?”不会这么巧吧。

    “对,龙腾在港城可有名了,是这边的第一大地下势力。”

    初九笑了笑,跟着他们一起走了进去。

    几人选的是自助烧烤,里面有海鲜火锅,有烧烤,各式小吃。

    但消费却不便宜。

    “小初初怎么样?味道不错吧?”阮笑笑很是自来熟,给初九夹了一块肉,笑眯眯的询问。

    话说这一家可是她最喜欢吃,当然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同。

    “还不错。”

    她点了点头,对于这种东西并不太感兴趣。

    因为吃完后身上怎么都有一股味道,让人难以忍受。

    “对了,你怎么都高三了才转过来?是家里在这边做生意吗?”

    大大的喝了一口饮料,夏婉好奇的询问。

    要转学也不可能高三转,因为这是最紧张的一年。

    “来走亲戚的。”

    “没事儿,你放心,以后有什么事儿,我罩着你。”阮笑笑豪气云天的,拍胸口保证。

    “那我先谢谢你了。”说着初九给自己倒了杯饮料举起来,“饮料代酒,敬你一杯。”

    “没诚意,喝酒。”

    阮笑笑语气很是鄙夷,正准备站起身来去拿酒,却被初九一拽,整个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一杯热水,从她身边泼过。

    “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没烫到你吧?”一个大波浪长相妩媚的女人,摇曳生姿的走了过来。

    说着道歉的话,却一点诚意都没有,眼底满满的鄙视。

    阮笑笑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双手环胸,把那女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阮晴天,你的疯病又发了是吧?早上没吃药。”

    “都被爸爸赶出来了,还敢这么嚣张,你信不信我叫人分分钟弄死你……和你那不要脸的妈!”阮晴天邪恶的笑了笑,吐着恶毒的话。

    “我**。”话音未落阮笑笑随手抄起啤酒瓶,在桌子上咂碎,朝她戳了过去,“一个私生女,也好意思跟我说话。”

    阮晴天也不是吃素的,一边躲一边大声喊叫,“天哥哥,快救我,救命啊……姐姐要打死我。”

    接着便看见一个身高1米8左右的,年轻男人气宇轩昂的走了进来。

    抬手抢过阮笑笑手里的啤酒瓶扔在地上,怒斥道,“你发什么疯?”

    “我发疯?”阮笑笑嗤笑,“对呀,我就是发疯了,早就被你们逼得发疯了,你不知道吗?”

    眼底的猩红露着浓浓的恨意。

    初九皱了皱眉侧身询问,“什么情况?”

    夏婉:“豪门恩怨。”

    初九瞥了她一眼,没再出声。

    “有什么事你直接冲我来,在这儿撒什么泼。”陆川天嫌弃的瞥了她一眼,转身对阮晴天询问,“没事吧?”

    阮晴天可怜兮兮的摇了摇头,“我没事儿,本来想求姐姐原谅的,哪知道……”

    说着小声抽泣了起来。

    初九看她那表演,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原来是两姐妹,抢一个男人。

    显然阮笑笑不是那白莲花妹妹的对手。

    “你又没做错,以后不许再见她了。”陆川天轻轻地拍了拍阮晴天的背脊。

    “阮晴天,你还真t是一朵白莲花。”

    阮笑笑冷哼一声,吐出的话咬牙切齿。

    这贱人能找自己道歉,太阳都打西边升起。

    小三就是小三。

    她妈当小三,她也做小三。

    “够了。”陆川天一声大喝,“给自己留点脸面。”

    阮笑笑,整个人如置冰窖。

    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到头来却落得这样一个结果。

    身子颤抖起来,绝望而凄美的笑了笑,转过身,坐了下来,“来吧,我们继续吃,别为了那种贱人影响自己胃口。”

    “你骂谁是贱人?阮笑笑你嘴巴放干净一点。”陆川天气的胸口剧烈起伏。

    眼光能杀人的话,相信阮笑笑已经死了不下百次。

    “谁应就骂谁喽。”阮笑笑毫不在意,大大咧咧的露出八颗牙齿。

    只有她自己清楚,心里在滴血。

    陆川天没再搭理她,冷哼了一声,搂着晚晴天往外走去。

    还没踏出两步,便听着砰的一声。

    两人朝那地板摔了下去。

    狗吃屎。

    因为阮晴天穿的是超短裙,这一摔,里面的小裤裤都露了出来。

    阮笑笑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阮晴天里的黑色蕾丝内裤露出来了,勾引了自己的姐夫不算,在这公共场所,你还想勾引谁呀?”

    “啊……”

    一声尖叫,阮晴天快哭出来了,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扯了扯自己的裙子,跑了出去。

    陆川天揉了揉发疼的膝盖,也追了出去。

    一场闹剧就此落下帷幕。

    云情歌撞了撞初九的肩膀,贼贼的笑了笑,在她耳畔低语,“是你干的吧?”

    初九瞥了她一眼,挑了挑眉,便转过身去。

    云情歌撇了撇嘴,咕哝道,“我都看到了,还不承认。”

    夏婉给阮笑笑夹了菜,安慰道,“别难过,有他后悔的时候。”

    “我没有难过,只是不明白,难道男人都喜欢白莲花吗?”

    在一起十年的感情,居然相信白莲花,不相信她。

    她阮笑笑做人到底是有多失败?

    “你都说是白莲花啦,找个时间揭穿她不就好了。”夏婉不以为然。

    出生在豪门里,谁还没一点儿见不得光的事。

    “你不知道,她太能装,每次一准备揭穿她时,就会发生变故。”

    说到这儿,阮笑笑也是很无奈。

    好像她总能先一部知道!每每化险为夷。

    “那你现在真的不准备回家了吗?这样岂不是便宜了那小三。”云情歌皱了皱眉。

    “不想回去,看着心烦。”阮笑笑颓废的笑了笑,“我怕在那个家里,自己会被算计死。”

    “笑笑,你和阿姨一样,就是太心善了,要知道在这社会弱肉强食,如果你不够强,只有被人欺负的份。到头来,阮家的财产,只怕你一分都分不到。”

    在夏婉的印象中,笑笑的妈妈是一个非常温柔优雅的女人。

    可在豪门里终究是太软弱了。

    “那财产是外公留下来的,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给他们。”说到这儿阮笑笑眼底迸列出嗜血的光芒。

    “好了,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赶快吃饭吧,一会回去学校都关门了。”

    初九把烫好的菜给他们一人加了一些。

    听了这么一会儿,把她自己的心情也给影响了。

    想到了以前的自己。

    相信过不了多久,会把失去的一切都拿回来。

    “小初初,你怎么了?”云情歌伸手在初九面前挥了挥。

    “没什么想到了一些事,赶快吃吧。”

    初九摇了摇头,小口的吃了起来。

    一时间众人沉默了起来。

    经过刚才的事,几人也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几口,便离开。

    走了出去,外面已经下起了绵绵细雨。

    “现在这样,怕是不好搭车。”

    “用打车软件叫吧,价钱。”

    因为不这样,他们在这里等上一个小时,可能都坐不到车。

    叫完车,几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此时,几辆摩托车朝他们疾驰而来。

    晚上在这条路上飙车的多了去,几人也没注意。

    直到在距离十米时,初九瞳孔猛地一缩。

    “小心——”

    一手拽一个,把她们推了过去。

    “砰——”

    棒球棒狠狠的打在了她背上。

    初九疼的额间直冒冷汗,却快如闪电的出手。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