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173司家主母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第二天都考试完了之后初九直接回了庆阳市。

    至于转学的手续则交给了耿老爷子去办。

    原本应该启程去港城的司晟御,各种耍赖皮,非要等着和初九一起走。

    “小九,其他东西都不拿了,我那边有准备的。”

    看着蹲在一旁整理行李箱的小女人,司晟御眼底暖暖的。

    “我是去的。”

    初九瞪了他一眼,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别以为他心里打的小九九自己不知道。

    想同居门都没有。

    窗户也不可能有。

    “我知道你是过去念书的,但是拿这么多东西会很累,直接过去买就好了。”

    司晟御不是一个大手大脚乱花钱的人,但看着小女人这么辛苦,还是不忍心。

    更何况以他的能力,小女人想怎么用都没问题。

    初九:“……”

    表示已经无力再吐槽了。

    她手里这个箱子都可以带上飞机的,能有多大?能装多少东西?

    能有多累?

    见小女人不理自己,司晟御又自顾自地开口,“刘姨一个人带小团子也挺累的,要不然把他们送到帝都去。”

    言语间难掩小心翼翼。

    初九一顿,缓缓抬起头来。

    半晌,点了点头。

    对于小团子,由始至终,她都没有想着自己独占。

    这样不管是对小团子还是对男人,都是不公平的。

    而且这一段时间,照顾不了小团子,让他有家人陪伴,肯定更好。

    “真的?我只是随口说说,如果你不愿意,不要勉强自己。”

    司晟御上前两步走到她身旁蹲了下来,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之所以如此提议,也是怕小女人,放心不下小团子。

    放到帝都去,起码在小女人离开的这段时间,可以让小家伙健健康康的成长。

    刘姨再好,那也只是外人。

    “真的。”初九淡然一笑,“放在帝都确实让人放心一些。”

    前面是她考虑不周。

    而且她提出来的和男人提出来的,这是两个概念。

    如果初九主动提出,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想攀上司晟这棵大树呢?

    但是,司晟御自己提出来的,则完全没有这个顾忌。

    “那好,今天晚上我安排人过来接,还是你想明天早上再把小团子送走?”

    “明天早上吧。”

    小团子虽然不哭不闹,但每每要离开他,心底依旧是满满的不舍。

    晚上小团子难得挨着初九睡,可把小家伙高兴坏了。

    到晚上11点钟,还睁着圆溜溜的眼眸,看着初九傻笑。

    那小模样逗得初九哭笑不得。

    最后起来又喂了一点奶,然后抱着他给他讲故事,过了好一会儿,小家伙才缓缓睡了过去。

    初九怜爱地在她小脸蛋上吻了吻。

    翌日一早,初九被吵醒。

    一大早家里闹哄哄的。

    随手披了件外套走了出去。

    我去……现在什么情况?

    家里来什么大领导了?

    这阵仗也太大了吧。

    正在愣神间,司晟御走了过来,在她额头落下一吻,“抱歉,吵醒你了。”

    初九摇了摇头,指了指客厅满满的身着军装的人,“这是什么情况?”

    司晟御瞥了一眼满屋子的人,抬手捏了捏鼻梁,有些无奈道,“昨天晚上就已经乘专机到了,还不到六点,就已经在门口守着了。”

    “因为……小团子。”初九嘴角抽搐了下。

    男人点了点头,他也很无奈。

    没想到自己的父亲跟母亲,弄这么大的阵仗。

    但也能看出他们是真的很喜欢小家伙。

    须臾,初九咚咚咚地跑进卧室,把门给关上。

    这下总算惊动了屋内的老太太和老爷子,两人对视一眼。

    暗道一声糟糕。

    该不会是只顾着小团子,惹得儿媳妇生气了吧?

    老太太好愁啊,走到司晟御身边,低语道,“小九,是不是生气啦?”

    司晟御因为不明的瞥了一眼景观的房门,走到客厅去坐了下来,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们,“好歹小团子也是小九辛辛苦苦生出来的,你们居然只疼小团子,这怎么能叫人不寒心?”

    说完司晟御还摇了摇头。

    老太太一听急了,来回在客厅踱步,“哎呀,这可怎么办才好,只是刚才见到小团子太激动了,还没来得及和小丫头打招呼呢。”

    看着自己一贯优雅从容的母亲,如此焦急,司晟御很没良心的笑了笑。

    追媳妇儿可是大事。

    如果父亲跟母亲很疼她的话,相信自己追起来事半功倍。

    他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叮咚响,正准备开口,再下一点猛药时,初九从里边走了出来。

    “伯母。”初九对着老太太笑了笑,礼貌的问好。

    “哎呀,刚才是不是吵到你休息啦?都是伯母不好,来来来,快来,这边坐。”

    见到初九,老太太热情洋溢地把她给拉了过来,坐到自己身旁,快速的从自己手上褪下镯子,戴在她手上。

    “这算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也没准备什么特别的礼物,这个镯子跟了我几十年,现在把它送给你。”

    “不不不,这怎么行呢?”

    初九附上手上的镯子,想把它退下来,老太太却按住了她的手。

    “你这孩子,这有什么不行的?”老太太娇嗔的瞪了,她一眼,“这可是传给儿媳妇了,既然已经给了段没有收回来的道理,如果你不喜欢就直接丢掉。”

    嘎嘎嘎……

    初九满头黑线,转过头去望像司晟御,希望他能帮帮自己。

    哪知……

    “带着吧,这镯子很衬你的皮肤。”

    司晟御到此时都没收回目光。

    没想到刚才的一句话,居然让母亲把那镯子送给了她。

    那镯子可代表的是司家主母,看来母亲已经认可了她。

    司晟御心底十分高兴。

    可初九就苦恼了,只得硬着头皮,把手镯给收了下来,想着晚些时候再把它拿给司晟御。

    老太太在来的路上,带了很多庆阳市有名的小吃,这会儿热情的招呼,几人坐上桌子吃早餐。

    没一会儿,刘姨收拾好小团子的东西提了出来。

    “好好照顾小团子,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初九满心的不舍。

    “小九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他。”刘姨笑了笑,面容有些僵硬。

    其实刘姨心里也没底儿。

    最先以为司先生家里顶多算有钱,哪知后台这么硬。

    早上开门的时候,被这阵势给吓到了,在看到老爷子那张脸,刘姨差一点坐到地上。

    这可是在电视新闻里才能见到的大人物。

    怎么活生生的出现在她面前,而且四处都是警卫兵,手里握的可是真枪,能不吓人吗?

    “刘姨放心好了,你只负责照顾小团子,其他的家里有佣人的,不要有负担。”司晟御难得好心的说了一句。

    “诶……”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先走吧,一会我们也要出发了。”司晟御看了下手上的腕表,催促道。

    再这样,你侬我侬下去,今天就不用出门了。

    老爷子闻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万事小心。”

    “嗯。”

    司晟御点了点头,把他们送了出去。

    ……

    公务舱。

    “先生请问要喝点什么饮料?”

    空姐甜美的声音,在畔响起。

    这已经是一个小时内的第35次了。

    什么时候国内的航空有这么好的服务了?

    她怎么不知道?

    “不用。”司晟御客气疏离的吐了两个字,顿了顿,抬眼看了一眼空姐,语气冷硬,“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这样我太太会生气的。”

    “啊……”

    空姐脸色瞬间难看的跟吃了苍蝇般,却也莫可奈何,只得讪讪地退了出去。

    “老婆,你可不能生我的气。”司晟御可怜巴巴地望向初九,“是她自己来倒贴的,我已经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司晟御那叫一个气。

    最先的时候,想看一下小女人有什么反应?

    哪知自己被空姐折磨了快一个小时,这小女儿居然连眼都没抬一下。

    闻言,初九,终于抬起了眼,淡淡的看了他一下,似笑非笑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轰——

    司晟御觉得自己的心碎成了一片又一片。

    剧情不应该这样走啊。

    为什么小女人这脑袋跟别人想的不一样?

    自己的老公被别人撩了,她难道不应该主动出手掐断桃花枝吗?

    怎么反而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老婆你冤枉我。”

    这下不仅声音委屈,神情委屈,连眼神也都委屈的不行。

    初九嘴角抽搐了下,一字一句,“你、再、叫、一、声、老、婆、试、试。”

    “呜呜……老婆你变心了,你不爱我了。”

    随着司晟御话音落下,坐在旁边的人就已经,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那谴责的眼神,好似初九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

    顿时气得她脸色通红,伸手在男人腰间狠狠掐了一下,“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理你了。”

    怎么越来越没脸没皮了?

    不害臊。

    看见她眼底的恼意,司晟御伸手握住她的小爪子,放在唇边吻了吻,“老婆——我爱你。”

    谁着那三个字落下。

    初九整个人愣住了,傻乎乎的看着他。

    心底胀胀的满满的。

    男人眼底划过一抹狡黠,伸手捏住她的下颚,对着那嫣红的唇瓣吻了下去,浅尝即止。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