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159耿新亮vs黄建军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最后耿新亮,还是答应他了。

    黄建军走在前面,为两人带路。

    走过曲折的小巷,到了一个环境清幽的院子。

    耿新亮抬头看了看,在初九耳边低语,“这人很阴,不然你别跟我进去了。”

    “没事,我能照顾好自己。”

    初九淡淡的笑了笑,率先走了进去。

    皱了皱眉,耿新亮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暗付,黄建军就算再厉害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在这儿动手吧。

    大不了,一会自己小心行事就可以了。

    总不能让初九在这儿跟着自己吃亏。

    没一会儿几人就来到了大厅,里面坐着七八个年轻人。

    用初九的话来说,没一个看着像好人。

    黄建军热情的和几人打了声招呼,指了指身后道,“这位就是我常跟你们提起的,古玩协会会长的嫡亲长孙……耿新亮。”

    “原来是耿少啊,幸会幸会。”

    “今日有幸目睹耿少真容,此乃三生有幸。”

    “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古玩协会,会长的长孙啦。”

    “……”

    在场的人把耿新亮,从头到脚夸了一遍,马屁拍得嘣响。

    不过是人都能听出来,几人语气中的不屑。

    鸿门宴,初九脑海突然蹦出这个词。

    “今天来可不是听你们吹捧我的,黄建军,你想怎么比?”

    耿新亮神色淡然的看了众人一眼,这些人安的什么心?别以为他不知道。

    只是不想和这些人斤斤计较而已。

    “世人都说你继承了你爷爷的衣钵,辨别古玩的本事,很是厉害,今天就比这个吧。”说完他拍了拍掌,几人快速的抬出两个箱子来。

    每个箱子里面,都有十多件古玩。

    “我们一人一个箱子,你可以随选,看谁用最快的速度,辨别出真假,就算谁赢。”

    “这么个比法倒是没问题,可是……”耿新亮顿了顿,神色晦暗不明,“这里面的古玩都是你准备的,你怎么能保证公平呢?”

    “那你想怎么办?”黄建军邪气的勾了勾唇,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掩住了眼底的神色。

    “既然鉴别古玩,不如我们随便挑一家古玩店,一人十件商品,正好古玩协会的几个大佬,今天都在古玩街,一会儿我们请他们过来做个见证,你说如何?”

    被骗一次是傻,在同一个人身上,如果被骗两次……那就是蠢得连猪都不如了。

    黄建军给自己点了根烟,深深的吸了口,吐了几个烟圈,才慢悠悠道,“行吧,都依你。”

    “不过这次说好,如果我再赢了,你以后不要出现我面前。”耿新亮犀利的盯着他。

    大有不同意,他就不比。

    黄建军轻嗤一声,鄙夷地瞥了他一眼,“放心,老子是直男,对你没兴趣。”

    噗嗤一声,初九没忍住,笑了出来。

    没发现这人还是个二货。

    而耿新亮却被他气得脸面颊通红,咬牙切齿,“没有最好,那就选一个店吧。”

    “刚不是说玲珑阁出了七彩琉璃瓶吗,不然我们就去玲珑阁好了。”

    虽然黄建军说得很无意,但初九还是发现了他眼底闪过的一抹暗沉。

    耿新亮点了点头,觉得可以,自己爷爷又在那边,一会儿也方便。

    ……

    耿老爷子一群人忙完下楼的时候,正好碰到耿新亮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进了玲珑阁。

    “爷爷。”

    “你跟小九逛完啦,走吧,我们一起去吃饭。”耿老爷子高兴地朝他们招了招手。

    “抱歉,爷爷可能要等一下。”耿新亮脸色微沉,瞥了一眼身后的人,“我和他打了赌,要在玲珑阁里面,一人辨别十件古玩,看谁的时间最短,效率最好,便算谁赢。”

    “哦……那好。”耿老爷子虽然诧异,却也点了点头。

    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赌,但自己这孙子一向有主见。

    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拿主意。

    “一会儿还得麻烦各位爷爷做一下评判。”

    “好哇,没问题。”

    “还别说,我也挺期待的。”

    只为老头子,似乎对他们的鄙视都挺感兴趣的,耿新亮对着几人道了谢,便来到黄建军面前。

    “咱们先把条件讲好,若是你输了,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若是我输了,我就把古玉送给你。”声音平淡,毫无波澜。

    感觉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而他这副模样,黄建军对他越是厌恶。

    “好,这么多专家在这儿,我不相信你也不会赖账。”他邪气地甩了甩头,“你看第二排的古玩一边有十个,你左边还是右边?”

    “我都无所谓,你先选吧。”

    黄建军没出声,看了他一眼,走向一旁,耿新亮见他选了,便走向另外一排。

    初九拿起手机给他们报了时间,两人便开始比了起来。

    其实所谓的比试非常简单,在指定的第二排的十个古玩里,辨别出真假就可以了,看谁的时间最短,并且辨别的没有错误,就算谁赢。

    半小时后,两人同时退了回来。

    黄建军邪气的勾了勾嘴角,抚了抚额头的碎发,“第一个,第二个,第四个,第八个,是真品。”

    话音才落下,耿新亮便不急不缓的开口,“第二个,第三个,第六个,是真品。”

    两人说完,几个老头子分成两组分别去鉴定了他们刚才看到古玩。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几位老者对比完,不由得感叹。

    “真可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不服老都不行。”

    “我宣布,你们两个打成平手。”

    老头子的话音落下,黄建军便脸色一沉,没想到自己已经提前得了答案,居然还和他打成平手。

    这简直是赤果果的打脸。

    初九站在一侧,把黄建军脸色的神情看了遍,不由讥讽地勾了勾嘴角,“居然打成平手,看来你们是旗鼓相当啊,还要再加赛一场吗?”

    声音清脆,语气微扬,可这话落在黄建军这里,却变成了赤果果的嘲讽。

    阴鸷的目光扫向初九,“你有什么好的提议?”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