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157七彩琉璃瓶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登机找到自已的位置,初九不由得皱了皱眉。

    老天是看不怪她还是怎么地。

    怎么会安排这么一个夹心饼干的位置。

    她一点都不想和陈欣然这个千金大小姐一起坐。

    “小九,傻啦,快过来坐。”李煜站起身,接过她手里的背包,帮她放了起来。

    他和初九的位置,特意安排的,没想到的是陈欣然居然也坐这。

    原本郁闷的心情,因为初九的到来也明亮了起来。

    陈欣然见到初九则是一肚子气,只觉得她真是太讨厌了,阴阳怪气的咕哝了句,“到底进不进啊!”

    初九睨了她一眼,又把视线投到李煜身上,“换位置。”

    李煜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中间隔了一个李煜,初九觉得舒服了,便闭眼假寐了起来。

    “装什么装。”陈欣然不满的瞥了她一眼。

    人品又不好,私生活又乱,这样的人跟她坐在一起都嫌掉价。

    不知道她有什么好拽的。

    而且,平时连学校都不来,一到这样的比赛居然还有她的名额,也不知道老师是怎么想的。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整天只知道勾人。

    话音落下,李煜一个犀利的眼神扫了过去,吓得陈欣然一颤,敢紧收回小眼神,嘀咕,“我又没说错,干嘛瞪我。”

    “你再出声试试。”李煜脸色倏地沉了下来。

    初九可是他喜欢的女生,怎么容得陈欣然诋毁。

    没有收拾她,已经很给陈伯父面子了,如果再这样一直不识趣,他不介意教训、教训她。

    陈欣然委屈的瞥了瞥嘴,眼底泛着氤氲雾气,哼哼了两声,转过头去不看他。

    不知情的还以为李煜是个负心汉呢。

    ……

    三小时后,一群人终于抵达了帝都。

    学校把他们安排在了距离考场很近的酒店,学生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聊天,等着老师办理入住。

    没一会儿,领队老师就拿着房卡走了过来,分配房间。

    两人一间。

    非配到最后,剩下初九和陈欣然一间。

    两人瞬间都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纵然万般不愿意,初九还是淡然的接过房卡,反正也就是晚上住一下而已,不搭理她不就行了。

    “我才不要和你这种女人住。”

    陈欣然突然发难,一脸委屈的盯着领队老师。

    “陈欣然这不是你撒泼的地方。”李煜怒瞪向她,气得不行。

    一张嘴真是什么都敢说,以后还不知道会得罪多少人。

    “这是学校的安排,你要是不愿意,可以自已订房间。”领队老师不满的瞥了她一眼。

    这样娇生惯养的人,他是最不喜欢的。

    所以当下也没给她好脸色,直接让学生回房间去休息,下午自由活动。

    初九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这次竞赛为期一周,所以他们要在这酒店住好几天。

    到了房间,初九把衣服取出来挂好,又拿了换洗衣物往浴室而去,正挽起头发,敲门声便传来。

    初九冷冷一笑,转身把门拉开一条缝,挑了挑眉,“有事吗?”

    “让开。”

    陈欣然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用力一推,提着自已的行礼箱,趾高气昂地走了进去。

    初九懒懒的靠在门边,讥讽的笑了笑,“不是不和我住一个房间吗?”

    “这是学校分给我的,我为什么不住,要便宜你这个狐狸精?”

    陈欣然大声吼,手里的行礼箱重重地丢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女人有什么好,为什么所有人都帮她?

    真是气死人了。

    这德性,初九真是不敢恭维,冷哼了声,便转身进了浴室,一会儿她还想着出去逛一逛呢。

    洗完澡出来时,陈欣然已经不知道跑去哪了。

    初九换了衣服,离开了酒店。

    她听说帝都的古玩街十分有规模,趁着有时间,可以逛一逛,说不准还能淘到宝贝。

    到了古玩街,初九还挺吃惊的。

    这里规模比庆阳市大了三倍不止,而且规划得非常好,也不像庆阳市那样杂乱。

    主道两边是店铺,中间有很多小商贩。

    初九一路悠闲的逛着,时不时看到有趣的小玩意,也会停下来看看。

    只是逛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一件入眼的。

    “听说玲珑阁得了个宝贝,七彩琉璃瓶,现在大伙都赶过去看热闹呢,不知是真是假。”

    “听说了,听说了,我这不正赶去看吗。”

    “听说耿老都已经过去了。”

    “那我们也得赶快点,一会儿找个好位置。”

    几人勾肩搭背,从初九身边路过。

    本来没怎么在意,在听到耿老后便跟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所认识耿老。

    大约走了三分钟,便道了玲珑阁。

    里面的人非常多,不过都在一楼打转,并没有机会上到二楼。

    初九也跟着走了进去,漫不经心的打量四处的古玩。

    没一会儿,初九就看完了。

    不得不说玲珑阁的水准还挺高的,60都是真品。

    “嗨,美女。”

    正在想怎么上二楼时,被一道清脆的男声打断了。

    初九转过头,入眼的是一个极为年轻的男子,可以说是男孩子。

    年龄大约在十**岁左右。

    身上穿的,一线品牌的运动服,整个人,既青春又阳光。

    初九微笑着点了点头。

    男孩儿看清楚,初九正面色,眼底闪过一抹惊艳。

    比刚才从侧面看,更美,美得惊心动魄。

    隐隐觉得心脏砰砰砰直跳,不受自己控制。

    他觉得自己可能一见钟情了。

    见他愣神,初九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声音清冷,“怎么啦?有事吗?”

    “呃……”男孩本能的退了一步,有些尴尬。

    虽然是他先主动搭讪的,但现在见到正面,舌头却像被猫叼走一般。

    无法言语。

    紧张得不停地搓着双手,脸颊发热,耳根泛红。

    初九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皱了皱眉准备,准备转身离开。

    才跨出一步,男孩就焦急地伸手把她给拦了下来,“哎……你等等,你是想去二楼看七彩琉璃瓶吗?”

    初九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他。

    “我……我可以……带你上去。”男孩很是紧张,结结巴巴的说完有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

    “真的,我真的可以带你上去。”

    怕初九不相信,他又急急地补充了一句。

    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脸颊更红了。

    “你为什么要帮我?”清冷的眸子带着点点笑意,她真的是非常好奇。

    听她如此一问,男孩的脸更红了,不安的抠着手指,“走吧,我先带你去看七彩琉璃瓶。”

    “谢谢,有机会请你吃饭。”

    初九笑了笑,也不跟他客气,毕竟有人带,总比自己想办法来得方便。

    “不……不客气。”

    “对了,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我叫耿新亮,你……你呢?”

    耿新亮有些害羞,用余光瞟了瞟初九。

    他比自己见过的所有女人都来得漂亮。

    还有身上那种,清淡如莲的气质,也是深吸引着他。

    “我叫初九,你叫我小九就可以了。”嘴角微翘,不急不缓的,跟他往楼上走去。

    “好……好的,听你的口音,不像是帝都的人。”

    耿新亮隐约有些焦急,他平时不是这样的,说话也很利索。

    可这会儿见到她,不知怎么就结巴起来了?

    额头上更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薄汗。

    “我是庆阳市的。”

    “那你到这里来是走亲戚,还是……”

    “我是到这儿来参加比赛的。”

    初九的声音清清脆脆的,如山间清泉。

    很是好听。

    耿新亮看着她那微翘的嘴角,不由得晃了晃神。

    正准备再开口询问,两人已到了楼上。

    只见二楼大堂,五六个老者,围成一圈,桌子正中间放的正是那七彩琉璃瓶。

    耿新亮把初九带到一旁,只能指那几个人,介绍道,“站在正中间,穿藏青色中山服的是我爷爷,耿鹏程,右手边站的是,文物协会会长,其次是文物协会主任……”

    “等等,你说耿鹏程是你爷爷。”初九诧异的望向他。

    耿新亮点了点头,“你认识我爷爷。”

    “认识。”

    初九点了点头,正准备上前打个招呼。

    那边的人却看了过来。

    “新亮来了,快过来。”副会长,慈爱地朝他招了招手。

    “李爷爷。”

    “新亮快过来,这是正宗的七彩琉璃瓶,百年难得一遇。”

    听见耿新亮的声音,耿老爷抬起头,看了过去。

    当看清楚他身旁的人时,浑浊的双眼陡然亮了起来,“小九丫头,什么时候到帝都的?怎么没给老头子我来电话。”

    语气亲切,带着宠溺。

    “耿老!”

    “你这丫头真是的,来来来,快过来。”跟老热情地朝他挥了挥手。

    自从上次一别,都有一个多月了。

    本以为要见这丫头还要等些时日,没想到这么快。

    只能让他欣喜不已。

    初九不急不缓,一派自然。

    看着她这不凡的气度,另外几人很是好奇,这个小丫头是谁?

    怎么耿老见她比见自己孙子还亲热。

    “你这丫头,到帝都也不给我打电话。”初九才站到他身旁,耿老的抱怨声便响了起来。

    “耿老……”

    初九,神情颇为无奈,同时又觉得心底暖暖的,知道他是真心为她。

    “我是跟学校过来参加考试的,所以就没急着联系您,想等着考完了,在和你一起吃饭。”

    “哼,小丫头油嘴滑舌。”耿老顾做不满的哼哼声,然后指着桌上的七彩琉璃瓶,眼底满满的喜爱,“这东西,你看看。”

    初九静静的看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无奈的笑道,“耿老,古玩这东西我可是一窍不通。”

    “你这小丫头本事大着呢,别以为我不知道。”耿老拉着脸,气呼呼的瞪了她一眼。

    初九满脸无奈。

    她是真的不懂古玩。

    更不懂得如何鉴别古玩真假。

    “这七彩琉璃瓶啊,我们几个老家伙研究了半天,各执一词,争得不可开交。”

    耿老瞥了她一眼,然后又把视线,投到桌上的七彩琉璃瓶。

    “不会吧?”初九轻笑着,挑了挑眉,“耿老爷子都看不出来,那就稀奇了。”

    “你这丫头,竟会说话,唬我开心。”跟老爷子慈爱的笑了笑,然后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自己孙子一眼,“你在那么远干嘛?还不给我过来?”

    “爷爷!”

    耿新亮被他这么一吼,耳根子泛红,用余光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下初九,见她好似没注意到自己这边,才放下心来。

    “哼,还知道我是你爷爷,眨个眼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你是不是准备想气死我呀?”

    耿老爷子对自己这个嫡孙也是莫可奈何。

    几个儿子,没一个继承他的衣钵,好不容易有个孙子,文静一点,平时也喜欢古玩,只是一听要拉他入这行,便死活不同意。

    还说什么,平时看看就好了,专业做这行就算了。

    每每这个时候,耿老爷子就被他气得吹胡子瞪眼。

    “爷爷你别气,不是有您这个专家在这儿吗?所以我就下去溜达了一圈。”

    耿新亮狗腿的笑了笑。

    心里却不停的腹诽,能不能在小九面前给他留点面子呀?

    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孩,如果因为这样她不喜欢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不识好歹的东西,带你过来掌掌眼,居然还给我跑的无影无踪。”

    耿老爷子又气又无奈,训了两句,便不再理他,把视线又投到初九身上,慈爱的笑了笑,“小丫头快过来,来看看。”

    说着也不管众人表情,便把七彩琉璃瓶拿起来,放到初九手里。

    “你帮老头子看看,我总觉得这东西不真。”

    “可是我根本就不懂啊。”

    初九无奈了!

    对于古玩,她可是毫无基础,虽然能辨别真假,若人细问起来,却不知从何说起。

    “你这丫头,叫你看,就看。”耿老爷子不满了。

    这丫头的本事,他心里可是门清。

    叹息一声,初九点了点头,“那我就看看,要是说的不对的地方,还望各位海涵。”

    “只管看。”

    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她,那眼神就跟狼看见肉似的。

    灼热不已。

    初九手里托着七彩琉璃瓶,仔细的打量着。

    半晌后。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