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142截胡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一连几天,初九都没有回家,只是时不时的和小团子通个视频。

    司晟御以为小女人脸皮薄,还没缓过神来,也就没管她。

    一晃眼,便到了郑虎和越国那边交货的日子。

    由于有了苍狼的前车之鉴,这一次郑虎早早的就做了全面的部署。

    防止有一丁点的意外发生。

    晚上11点左右,庆阳市6号码头。

    “虎哥,所有的地方都已经部署完毕。”

    “狙击手都准备好了吗?”嘴里叼着烟,半眯着眸子,眺望虚空。

    虽说苍狼的保密措施做的很好,但毕竟这么大批货,又死了这么多人,道上早已传遍。

    就是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子,把两头的都给吃了。

    “虎哥早就准备好了,绝对不会发生,像苍狼那边的事情。”报告的小弟,一脸自信。

    郑虎瞥了他一眼,弹掉手里的烟蒂,“通知所有人,打起12万分精神,今天晚上,绝对不允许出任何差错。”

    “是,虎哥,放心吧,我们还等着这一批货称霸庆阳市呢,绝对不会出错。”

    “嗯!”

    郑虎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拿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

    本来周龙飞和苍狼两人,已经被他挑拨离间成功,明里暗里斗得厉害,他只需要稍稍推一把,就行了……哪知周龙飞那边居然出现了变故。

    心里一直很好奇,他到底哪里来的钱,把盛天做成娱乐行业的标杆。

    那样大的投资,可不是这样,二三线城市的娱乐产业可以做出来。

    他幕后到底是谁?

    “虎哥,船来了。”

    “嗯。”

    郑虎点了点头,叼着烟走到船头。

    没一会儿,对面的渔船就使了过来,上面的灯光直直打到郑虎所在的船上,闪了两下。

    见状郑虎打了个手势,这边的远光也往那边射了过去,同样闪了两下。

    片刻后,对方船上陆陆续续抬过来三十个箱子,整齐划一的摆在一旁。

    随即,一名30多岁的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个子不高,又黑又瘦,脸上的玄骨突出,一双眼深深的凹进去,眼底泛乌青。

    上下打量了对面人一眼,阴森道,“想必这位就是郑老大了吧,我是森哥的手下,名叫葛葛瓦。”

    “呵呵,久仰大名。”

    这个人他十分有印象,是森绁手底下的一员大将,据说此人功夫诡异,枪法更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据说有森绁的地方,他必然在五步之内。

    难道这次森绁有亲自过来?

    对于郑虎的友好、热情葛葛瓦并不买单,打了个响指,周围的人把抬来的箱子盖全部打开。

    里面的好家伙先现出了真面目。

    见他不想多说,郑虎也不勉强,谁叫现在有求于人,默默的打了个手势,让人上验货。

    来回也就几分钟,便检验好了货物。

    双方确定没问题,一边进行了愉快的交易,两人握手时,只听见砰砰砰的声音。

    接着便十几人躺在那地。

    “妈蛋。”

    不知道谁操了一句,所有的人快速散开来。

    现在,可以肯定,这是又遇上黑吃黑了。

    “朋友,哪个道上的?”

    郑虎扯着嗓子吼了一句。

    可回应他的却是更多的枪声,已经倒下的人。

    葛葛瓦见状也暗骂了一句,然后快速往船里跑去,而他手里的兄弟见状,一边开枪掩护,一边把30多个箱子往船里拖。

    奈何对方的火力太猛,他们除了躲,根本就没有机会把箱子挪动半。

    而同时,水下窜出来很多黑衣人,两三下就爬到船上,和上面的人肉搏了起来。

    看着对方训练有素的,一下一个把自己的人给放倒,郑虎气得吐血。

    妈的,到底是谁有这么强大的势力?

    从他们用的枪、到穿着、再到行动,简直就跟一个正规军没差别。

    绝对不是什么小帮派可以养出来的,毕竟这些东西都是要拿钱堆出来。

    他手下这些都是半路出家的,哪能跟这些人比,前后不到十分钟,所有的人都被制伏了。

    奇怪的是对方并没有杀他们,只是把他们全部绑了起来,眼睛和嘴巴都捂住。

    然后就这样离开。

    ……

    次日一早。

    各个媒体都在争相报道同一则新闻。

    “据本台新闻报道,昨日凌晨,在6号码头发生了枪击事件,死了七人,受伤33人,总共擒获犯罪分子62人……”

    司晟御手里抱着小团子,一边喂奶,一边听着新闻报道,不由得皱了皱眉。

    绝对不是个小案子。

    “卡擦……”开门的声音响起,瞬间引起两人注意。

    “终于舍得回来啦……”男人满脸含春地看了她一眼。

    以这小丫头的脾气,他以为还要过两天才会回来呢,没想到这么快。

    “……”初九凉凉都给了他个眼色里面写着,大大的几个字‘这是我家好吧?’

    司晟御眉梢一挑,便继续喂小团子。

    小女人好不容易回来,可不能因为自己嘴贱再把他给气跑了。

    瞬间觉得自己的追妻之路,为毛这么难。

    而初九见她不再怼自己,便回了卧室换衣服。

    洗完澡出来时,小团子刚吃完,便对着她咯咯笑。

    “小团子,是不是想妈妈啦?”自然地接过男人手里的小家伙,怜爱地在他小脸上香了一口。

    小团子不会讲话,看见喜欢的人只会咧着嘴傻笑。

    “小家伙又长重了,再这样涨下去,到时候妈妈都抱不动你了。”

    初九逗弄着小团子,自顾自的着。

    “你抱不动不还有我吗?等我抱不动的时候,他都可以娶媳妇了。”司晟御怕她累着,从他手里接过了小团子,“去吃早餐。”

    没反驳他的话,起身在小团子脸上吻了一下,才往餐厅走去。

    ……

    晚上,某地下赌场。

    李煜红光满面地坐在赌桌前,身旁坐着经常一起玩的两公子哥儿。

    “嘿,我说哥们儿,就这手气也太好了。”

    “就是,照你这样下去,今晚上搞个几百万不成问题。”

    闻言李煜也不出声,猩红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手里的底牌,手心冷汗直冒。

    整个心脏提在嗓子口。

    慢慢的……一点一点……手里的底牌显现了出来。

    “艹,今晚上在运气真tm逆天了。”

    “煜子,今晚上可以啊你小子。”

    离他最近的两人看到手里的底牌,率先激动地吼了起来。

    李煜稳了稳心神,把手里的底牌亮了出去,“四条a,牌面我最大,给钱吧。”

    庄家只是撇了撇嘴,把筹码推到他面前,暗道先让你这小子,得意得意。

    李煜今天到这儿来玩,纯属是朋友死拉硬拽带过来的。

    说这赌场里面的发牌手是新来的,赢钱很容易,于是便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坐下来赌了几把。

    还没想到真如他们所言一般,几万块钱,没几小时就赢了一两百万。

    而他却不知自己的所有情况,都被监控室里的人看得一清二楚,只见男人得意的笑了笑,拨通电话,“鱼儿上钩了,准备行动。”

    话音落下不久,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穿着一件极为花哨的衬衣,米色的休闲裤,外加一双人字拖,脖子上挂着,手指粗的金项链,咧开嘴,露出一口大黄牙,痞痞地走到李煜他面前。

    “小兄弟,这手气不错啊,看你老半天了,有没有兴趣跟哥儿赌一把呀?”

    李煜抬眼看了一下来人,下颚微抬,毫不在意道,“好呀,没问题,想怎么赌?”

    男人见他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笑得更欢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乐呵呵道,“你这手气这么好,又赢了这么多,这把……不然我们玩大一点。”

    “喔多大!”李煜懒懒地靠在椅子上,双手环胸,语带笑意。

    “梭哈,干吗?”男人拿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了支烟,叼在嘴里,挑衅道。

    “赌就赌,谁怕谁?”

    李煜冷冷的哼了一声,就凭自己这手气,还怕他不成。

    半小时后,李煜桌面上的筹码,全都输了出去。

    一口大黄牙的男人,把所有筹码全都理到自己面前,放肆的大笑了几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看来你这手气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怎么样?还要再来嘛??”

    李煜阴沉着一张脸,简直不敢置信,片刻后,猩红的眸子瞪着前面的男人,咬牙道,“再来!”

    “你他妈还有钱吗?”

    一口大黄牙的男人,全身上下打量了他一圈,讥讽道。

    “你……”李煜气得不行,现在自己身上所有的钱全都输了出去,但就这样放弃又不甘心,只得把视线投向身旁的两个兄弟,“身上还有多少?”

    两人七拼八凑,加起来也就3万块钱,全都递给了李煜。

    一口大黄牙的男人,看着他手里的钱,撇了撇嘴,鄙夷道,“就这点儿还不够塞牙缝的。”

    “这点儿怎么了?老子刚才就是靠这点儿在这里赢了一两百万,怎么?你不敢赌了吗?”

    见到有翻本的钱,李煜心情没那么糟糕,对于他那嘲讽的语气也不在意了。

    底气也足了。

    凭他的手气,怎么也能翻盘。

    瓜 子小 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