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133对不起,我懦弱了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司晟御带着人进审讯室时,初九正百般无聊地玩着自己的手指。

    见到他,神情颇为讶异,“你怎么来了?”

    “没事吧?”

    男人三步并作二,急急的走到她跟前,上下打量了一圈,确定她无恙才深深地松了口气。

    初九见他那模样,心底暖暖的,淡淡的摇了摇头,“没事儿,有事的是他们。”

    说完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两个女人,心情颇为愉悦。

    本以为男人还会夸她两句,哪知,周身的气息顿时冷了下来,深邃如墨的眸子眯了眯,泛着寒光,对着身后的道,“解释。”

    此时,初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男人是在为自己出头呢,心底顿时觉得暖暖的。

    “陈局长,你给我个解释。”季平康顿时勃然大怒。

    被点名的陈伟鸿,顿时冷汗直冒,局促道,“这……这……”

    他能怎么说?

    怎么说都不对。

    就像刚才初九讲的那句话,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正在陈伟鸿想方设法,找托词的时候,男人把初九横抱了起来,往外走去,在路过季平康的身旁时,停了下来。

    “这件事情,我要一个满意的答复,不然……”

    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在场的人都十分清楚,不然会怎么样?

    叶青云看了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两个女人,对着身后的兵打了个手势,也转身离开。

    两个昏迷不醒的女人自然也被带走了,等待他们的,则是未知的命运。

    ……

    一上车男人给她系上安全带,在嘴角处落下一吻,语气宠溺,“这两天你别出去,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初九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难道这就是有人保护的感觉吗?

    突然觉得心里甜甜的。

    是不是自己真的可以依靠。

    小女人的目光太过炙热,男人叹息一声,转过身来,双手捧住她的小脸,对着那清冷的眼眸吻了上去,沙哑道,“别这样,看着一个男人,会让他忍不住吃了你。”

    初九本能的闭了眼,小心肝儿一颤,只觉得这男人忒他妈妖孽了,那声音勾得她耳根发烫、身体发酥……好想反扑。

    一吻作罢,看着怀里,紧张得不行的小女人,眼底发笑,声音魅惑,“还想要?”

    一个激灵,初九回过神来,松开了抓着他胸前衬衣的手,坐正了身子,目不斜视。

    看着她那挺直的腰杆,男人不由得失笑,发动汽车,然后骑车离开。

    好一会儿,初九才放松下来,瞟了男人一眼,默默地把视线投向窗外。

    现在对这男人的定力越来越差,好纠结。

    秀气的眉头,不由得紧皱。

    这似乎离自己最先的想法背道而驰。

    回到家时,小团子见到初九开心的不行,咧着小嘴直笑,双手不停地往她身上扑。

    初九心底顿时软成一团,把他抱了过来,在小脸上亲了又亲。

    刘姨对他们工作上的事情不懂,也不过问,吃完饭晚饭后,便带着小团子出去遛圈去了。

    初九洗完澡出来时,男人抱着电脑,坐在沙发上正忙,头也不抬,“吹把头发吹干,不然一会感冒。”

    初九不由得挑了挑眉,这男人还真神了,眼皮都没抬一下,既然知道自己没洗头。

    “傻愣着干嘛?快去。”男人睨了她一眼,又开始自己的工作。

    撇了撇嘴,走进浴室,把吹风拿了出来,还没开始吹男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到我旁边。”

    说完拍了拍沙发边的空位。

    初九也不扭捏,直接走到他身旁坐了下来,吹风插上电,嗡嗡地吹了起来。

    男人停下手里的工作,把吹风接了过来,站起身仔细的给她吹了起来。

    初九的发质很好,乌黑发亮,像是一匹上好的绸缎,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骨节分明的手指,从发梢穿插而下。

    “昨天去我店里的那个中年妇女,怎么死的?”初九把玩着男人的衣摆随意的聊到。

    “表面来看,是被打死的,实际是窒息而死。”

    “那为什么会怀疑到我头上?就因为她到我店铺里去胡闹了一顿。”

    为这样的理由去杀人,那岂不是太不值了。

    那些警察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查个水落石出。”男人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如果忽略他那阴鸷的眼神,也许真像那么回事。

    “总觉得是阴谋。”初九不满的嘀咕了句,但却又没想明白。

    有些颓废的把手滑了下来。

    只是在滑的时候没注意,放到了不该放的地方,引得男人一声闷哼。

    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把脑袋垂了下来。

    太丢人了。

    只是那触感,似乎不错。

    好像挺宏伟的。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装鸵鸟的小女人,额间的青筋欢快的蹦哒着。

    从这看下去,女人的脑袋正好在男人的腹部,鼻尖喷洒的热气,正好在不可描述的部位。

    她就不能把脑袋往后移一移。

    司晟御气息凌乱,想着刚才小女人指尖滑过的地方,那感觉,身体僵硬,背部绷得笔直。

    但……受了刺激的小御御却不肯罢休,瞬间昂首挺胸了起来。

    而游神天外的初九,感受到有东西敷在自己脸上时,回过神来。

    轰……脑袋瞬间短路。

    然后跟触电似的站了起来,推开眼前的男人。

    “你……你……你……”指着男人半天,却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司晟御脸皮再厚也绷不住了,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怪他喽。

    谁让他每次一见到这女人,就平静不下来。

    他也不想这样,很无奈。

    却又莫可奈何。

    关掉手里的吹风,然后进了浴室。

    当里面哗啦啦的水声传出来时,初九才狠狠的松了口气。

    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颊,然后快速钻进了被窝,想着等他出来时自己也睡着了,总不能把自己在这样吧!

    沉下心来想睡觉,可耳朵却不听自己使唤,竖起来听着浴室里的动静。

    然后脑袋里出现的却是,刚才的画面。

    身子不由得发热,隐约有些渴。

    片刻后,男人裹着浴巾走了出来,吓得初九赶紧闭上了双眼,装睡。

    那模样落在男人眼底,只觉得越发可爱。

    随意的把头发擦了几下,然后也快速的钻进被窝,正准备伸手去揉小女人时,那只她一个翻身,离自己更远。

    故意?

    有意?

    司晟御皱了皱眉,再次伸出手,这次依旧如此。

    “怎么了?”

    对于她的动作,男人很是不满,刚才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一眨眼就这样了?

    想着刚才在审讯室里文件夹里的内容,初九不由的眯了眯眼,好一会儿才想明白,自己就是躺着中枪呢。

    所以,此时对他的态度也就不那么好又好了。

    “在你来之前,警局的人拿了一份文件让我签,说只要我签了,就放了我。”顿了顿,翻过身和男人面对面,“你知道他们给我签的文件写的是什么吗?”

    “什么?”看着怀里的小女人,男人神色晦暗不明。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一茬儿。

    初九轻笑一声,把玩着男人睡衣上的纽扣,随意道,“也没什么,就是要我承认翡翠公盘丢失的毛料是我所作,并且把碧玉轩低价转手,就此而已。”

    “你答应了!?”

    闻言,司晟御怒了。

    小女人难道喜欢一样东西,居然有人敢来抢,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怎么可能?这可是我的命根子,聚宝盆。”初九想也不想地回答,嘟了嘟嘴,一副小女儿姿态。

    看着她那模样,司晟御没忍住,吻了下去。

    唔……

    初九,双眼睁得贼大,双手抵住男人的胸膛。

    时不时的搞偷袭,真是太讨厌了。

    “我们结婚吧。”动情时,男人把心底最真的想法又说了出来。

    他想告诉全世界人,这个小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

    结婚!?

    瞬间初九眉头紧蹙,在他怀里挣扎了起来。

    司晟御很是无奈,打开灯,从床上抱到怀里,一手捏住她的下颚,询问道,“为什么?”

    每每提到结婚,男人就很是挫败。

    别说整个华国了,就只说帝都,起码80的女人都想嫁给他,只有这女人,自己都提了这么多次,居然每次都拒绝。

    他很想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得不够好。

    不值得她托付终身。

    看男人烦躁的样子,初九默默的垂下了脑袋。

    不是他不够好,而是自己的原因。

    “我哪里不好?你告诉我,我改。”男人的语气很低很沉……

    听得初九心里一颤,抿了抿唇,靠在男人怀里,双手紧紧住他的腰。

    “你很好,也不用为我改什么,是我自己的问题。”说完便松开了男人,躺了下去。

    眼底润润的,不是不想跟他在一起,反而跟他在一起是自己很轻松,很自在,感觉很幸福。

    但她也怕,怕这一切只是一个梦,怕多年以后,会像父母一般。

    如果这样,还不如不要开始,把最美好的瞬间留在彼此心底。

    而且现在自己只想过单纯的生活,跟他在一起,注定免不了腥风血雨,就像今天一样。

    对不起,我懦弱了。

    “对不起,是我犯规,又提了,罚我给你捉住凶手,好不好?”

    初九快睡着时,男人的声音陡然在耳边响起,在这静谧的夜里尤为突出。

    本不是爱哭的人,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滑出眼眶。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上瘾了怎么办?坏男人。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