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114见家长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初九毫无架子的跟着众人同吃、同住、同训练。

    如果说第一次跑步初九完虐他们,而后面这两天他们简直可以用生不如死来形容。

    她那变态的学习力和领悟力,什么都只需看一遍,便能做到满分,而跟她一起训练的众人,瞬间有一种他们活着都是浪费这世界空气的感觉。

    全都是渣。

    但同时也激起人他们的无限动力,训练的时候什么都要争个第一才罢休。

    短短两天时间的训练比之上周效果好了非常多。

    倪赱、凤珂、希伯三人被初九留在了基地,好时不时的给众人加餐。

    “去哪了?”才进家门,就看到司晟御眉头微蹙的坐在沙发上,深邃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

    “我去处理了一下毛料的事情。”随手把背包丢在沙发上,从他手里接过小团子,怜爱的在那小脸上亲了亲。

    “打你电话怎么关机?”司晟御继续询问,眉头皱得更紧了。

    现在每每找不到人,他心底就发毛,总怕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她出了什么事?

    初九看了他一眼,抱着小团子慵懒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淡声解释,“忙,忘记了。”

    看着她那毫不在意的模样,司晟御脸黑得能滴出墨汁来,又莫可奈何。

    “对了,你没事吗?”那眼神里却透露着’你怎么还在我家’几个大字。

    “放长假。”男人没好气的撇了她一眼。

    可不就是放长假日吗?

    老太太都发话了,要是不把老婆接回去,他也不用回去了。

    现在显然老婆不跟自己走,他又回不了家,所以只好呆在她家了。

    别的地方不知道,但在庆阳市,这男人就有价值上千万的别墅,居然说没地方去,这不是胡扯吗?

    还好初九没注意他心里面的想法,不然准得说,脸是个好东西麻烦你要一下。

    “你好像是在部队的吧?能放长假?”初九随口一问。

    “嗯,我跟领导关系好。”

    司晟御一本正经的回答。

    基本上来说他自己就是自己的领导,如果非要还说有领导的话,就是他老爸了。

    但放在追媳妇儿这个问题面前,他老爸会毫不犹豫的把把自己踢出去,工作什么的,先放一边儿,媳妇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还有孙子。

    两老人在帝都,天天看着小团子的照片念叨着,什么时候才能把媳妇和孙子给带回去?

    他倒是想啊,但毕竟错过了这么多,一下子说把他们两母子给带回去,这小女人心里还不得有想法呀。

    还以为他是冲着孩子去的。

    他真心想要的却是媳妇儿啊!

    不得不说司少郁闷了。

    现在里外不是人,两边不讨好。

    “对了,上次翡翠公盘毛料被盗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有结果了吗?”

    “成了无头冤案,到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提起这事儿,司晟御也挺纳闷儿的。

    按理说,百密总有一疏,但缅国那边传过来的消息,却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哦”初九眉梢含笑,眼底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对了,你的碧玉轩不是9号开业吗,现在准备的怎么样了?需要帮忙的地方。”怕初九累着,男人从她怀里接过小团。

    “没什么要忙的了,店面已经装修完,而人员的招聘培训也完成了,现在只等翡翠一到,就可以正式开业了。”

    现在这样的生活状态,初九很是满意。

    工作这一块,比起以前更为轻松,基本上没有什么需要自己亲自出面,简直就是一个甩手掌柜。

    这句话周龙飞也讲过。

    “那你最近都有空?”问这话时,司晟御的语气很轻,询问中带着小心翼翼。

    初九倏的转过头,定定的望向他,“有事吗?”

    “老头子和老太太念叨你很久了,要是有时间的话,和我去一趟帝都,见见面。”

    司晟御深邃如墨的眸子,像是一汪寒潭,让人见不到底,但初九却从他的眸子中,看到自己愣神的脸。

    不仅很愣,还傻乎乎的,一脸被吓到的模样。

    她那清冷的眸子眨了眨,然后舔了舔略干的唇瓣,“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

    男人倏的侧身,冷峻的脸庞,在距离初九的脸蛋儿两厘米处停了下来,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空气中流动着暧昧的粉色泡泡。

    初九白皙的脸庞顿时一红,恼怒的瞪了男人一眼,狠狠的磨了磨牙,“有事说事儿,没事离我远一点。”

    说完伸手去推男人,但看见怀里的小团子时,愕然收手。

    见状,男人深邃如墨的眸子泛起点点笑意,这小丫头中看不中用,别看小脸冷冰冰的,实则根本经不起撩,稍稍一逗就脸红。

    经过两人这么一闹,原本有点小紧张的气氛荡然无存。

    “我说,我爸妈想见见媳妇儿,问媳妇儿什么时候有空。”男人轻笑着,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眼底是满满的宠爱。

    时间仿佛这一刻静止。

    如果前一次还可以说是听错了,但这次却听得清清楚楚。

    初九神色严肃,秀气的眉头微蹙,那模样像是在思考人生大事。

    可不就是人生大事嘛。

    去或者不去,都是一个问题。

    去了,如果老年人非要把孙子给留下来,怎么办?

    且不说小团子,是世界上她现在唯一的亲人,就是冲着前主拼命把小团子生下来,而自己占了她身子的这份情,初九也要好好保护他,把他抚养成人。

    而且过这么几个月的相处,如果现在突然让别人把小团子带走,那她还不得难受死啊。

    如果不去,也不是个办法,毕竟小团子人家的嫡亲孙子。

    华国是最注重血脉的了,不让小团子认祖归宗,更是说不过去。

    怎么办才好?

    看着初九千变万化的脸,男人起身把小团子递给了刘姨。

    回到沙发上,扳正初九的身子,一脸认真,“你若是忙抽不出时间,咱们就以后再说。”

    看着她皱巴巴一团的小脸,司晟御深邃的眸子暗了,暗,却不得不顾及她的想法。

    谁叫这苦果是自己种下的呢?

    这都只能怨自己。

    对于小女人,更多的则是心疼。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