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105痒吗?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看着男人那含情脉脉的双眸,初九心底的烦躁、尴尬也随之消散,更是难得露出小女人的姿态。

    如果不是脸肿得不成样子,她想此时她的脸一定是一片绯红。

    再看着放在自已嘴边的手臂,她静静的垂下眼帘,咬他手臂肯定是不行的,背上的伤口虽然疼,但还在她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就算真是疼得不行,咬毛巾也不可能咬他手臂。

    男人见她情绪不高、思绪飘得老远,便起身进了卫生间,给她换了一盆干净的水出来,细细的给她擦拭着脖子和手臂。

    做完这一切,让黑子把这几天的公文给他拿了进来。

    病房内一片静谧。

    等初九游神天外回来时,就看到男人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处理的桌面上堆积如山的文件,男人时而皱眉,时而沉思……时而手上的笔刷刷的不知道写着什么。

    司晟御工作时情景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灯光在他刀削的俊颜落下一抹光晕,犹如神邸,老天真的是太厚爱他了,不仅有高颜值,家底、能力哪样不是一流的,这样的男人就像是活在九天顶端,天生就该被人拜膜。

    “你老公帅吗?”男人的声音倏的在病房内响起,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突出。

    而初九则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话弄得小脸通红。(虽然肿得看不出来)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暗道,原来自已这泛花痴的模样,早就被男人看在了眼里。

    看着男人戏谑的神情,初九眨了眨眼,然后再眨了眨,极力表示出一副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的神情。

    那灵动的双眼和高肿的脸颊行成了鲜明的对比,男人原本颇好的心情,倏的沉了下去,双眸暗潮涌动,感觉给那人的惩罚似乎太轻了。

    男人变幻莫测的神色及眼底的暗涌都被初九看在眼底,想出声询问,奈何嘴动不了,只得作罢。

    司晟御起身在初九额间落下一吻。

    这个动作在住院期间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没一会儿,男人轻轻掀开被子,给她受伤的背部涂药,动作轻柔,丝毫没有弄疼她。

    而趴在病床上的初九则上舒服得眯了眼,看着她那如猫儿般的神情,男人心里软成一团,真想把她抱到怀里好好疼一番。

    做完这一切后,男人疼惜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宠溺道:“这几天伤口结痂,可能会很痒,千万不能去挠。”

    初九那清冷的眸子眨了眨,表示自已知道了。

    司晟御怜爱不已,上前揉了揉她发顶,“无聊吗?要不要给你放个影片”

    看影片?

    初九果断闭上双眼。

    她可不想自已的耳朵再遭受荼毒了。

    “困了就休息吧。”

    看了眼背部的药差不多都吸收了,给她盖上被子,又去处理自已的事情去了。

    ……

    时间如梭。

    眨眼初九就已经在医院住在七天了,现在已经可以勉强吃一点流食了,背部的伤口也已经全部结痂。

    如果先前的痛她还能忍受,但结痂时痒得厉害,初九完全不能忍受。

    “痒死了、痒死了……”初九趴在病床上,烦躁得嗷嗷直叫,原来小团子动不动就嗷嗷直叫是遗传的她。

    脸已经基本消肿,原本白皙的小脸又露了出来,只是下额处还有一些淤青,能说话却不能有大的动作。

    “忍一忍。”她那焦躁的模样,落在司晟御眼里则是心疼得不行,却又莫可奈何,只得坐在一旁,柔声安抚。

    因为除了安抚他什么也做不了,帮她挠痒?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因为一不小心就会留下疤痕。

    对于男人的柔声安抚,初九连个眼神也没有给他,烦躁的一直嘀咕着,痒死了,痒死了。

    司晟御站在一侧,莫讳如深的眸子静静的盯着床上烦躁的小女人。

    片刻后,俯下身,单手扣住小女人的后脑勺,对着那张殷红的小嘴吻了上去,跟以前的吻不同,这次的他吻得小心翼翼,轻舔、辗转吸吮。

    初九僵硬着身子不敢乱动,清亮的眸子睁得贼大,双眼眨了眨,又眨了眨确定男人是在吻自已后……抬起没受伤的那只手,狠狠捶打着男人的后背。

    背部有伤,虽然结疤了,但也不敢有大的动作,所以她锤在男人背上的力道直接被他忽略不计。

    小女人醒着时,他只能亲亲额头,只有在她睡着了的时候才敢亲亲她的小嘴,但那都如蜻蜓点水、杯水车薪,塞牙缝都不够。

    从她受伤到现在已经一周了,所以这一吻可没有那么容易结束,慢慢的男人有些急燥了起来,力道也比先前大了些许,大掌也在她白皙滑嫩的大腿上游走了起来,但他还是克制着没有弄疼身下的小女人。

    初九也从先前的推拒慢慢的软了下来,男人像个很好的老师,耐心十足的带领着她的小舌嬉戏……

    一吻作罢,男人身下的小女人已经软成了一滩水,清冷的双眸染上了一层欲色,脸颊绯红一片,小嘴更是红得娇艳欲滴。

    司晟御深深的吸了口气,强压下自已的内心的渴望,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痒吗?”

    闻言,初九只觉得脑袋轰的声,什么爆开了来,她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

    她自然不是什么不谙人世的小姑娘,和这男人有过几次肌肤相亲,而且连孩子都生。

    刚才那一吻,虽说先不情愿,慢慢的她也享受了起来,后面更是迎合了他,男人的吻技很好,在他的撩拨之下,有反映也是正常情况。

    但是……这男人也不能这么没羞没躁的说出来,并问她吧?

    这种话让她怎么回答?

    难道要说她有反映,而且现在那里还难受、空虚得紧?

    来一道闪电劈死她吧。

    见她一个劲的把头往被子里拱,男人微微一用劲,把她手里的被子解救了出来,不解的皱眉询问,“你这丫头又怎么了?再往里面钻也不怕闷着?”

    初九红着脸没搭理他。

    男人也不恼,只是抬手把刚才弄乱的头发理顺,“现在背还痒吗?”

    经他这么一说,初九才反映过来,好像真的不痒了!

    随即又想到刚才男人的问的话……

    原来弄了半天人家是问她背还痒不痒呀?

    害她闹了这么大个误会,还好男人不知道她心里所想的,不然……

    死一千次,也不足以抹平她心里的创伤。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