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092陷害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来的几个警员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奇怪,感觉像一张密密麻麻的网朝她扑了过来,让初九不得不怀疑,这就是针对她的一个陷阱。

    可这是第一次到缅国来,她也没有得罪,挡谁的路,怎么会针对自己呢?

    越想越乱,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被她给忽略了。

    “你们仅仅是听人说,就跑过来找我了,酒店的摄像头,你们有取证吗?”初九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小小的抿了一口继续道:“我很好奇,给你们透露信息的这个人是谁?”

    不仅仅是好奇,而可以用非常好奇来形容。

    这矛头直接就是对准了她。

    “我们并没有见到真人,而是接到的匿名举报电话。”几个警员尴尬了,这确实是他们工作的失误,在没有调查清楚情况,就擅自跑过来了。

    其实……主要是上级给的压力太大了,让他们恨不能马上就把偷毛料的人给揪出来,可事与愿违,现场什么线索都没有,怎么查?

    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失误。

    司晟御闻言机不可查地皱了皱眉,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首先,那盗走毛料的人手段也极为高明,居然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其次,那盗走毛料的人,想把罪名放到初九头上,让她来背这个黑锅。

    “你们这话的意思就是,随便什么人举报你们,都会去把人给抓起来审问一顿?你们的警力够吗?能抓的过来吗?”初九也是被这几人的回答给气笑了。

    随便一个人举报,就上门来抓人。

    初九表示,自己从来不知道,公职人员的执行力有这么好了。

    几人岂能听不出她的嘲讽,瞟了一眼旁边的司晟御,看来今天是成不了事了。

    几人起身说了句抱歉,便离开了。

    直到关门声响起,初九才收起了笑脸。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她懒懒地靠在沙发上,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

    有人看见她在胡杨巷子,初九是怎么也不相信,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想陷害她,给她下套。

    唯一想不通的便是谁?

    司晟御闻言揉了揉她的发顶,眼底满满的宠溺,“这件事你别担心,我会处理好。”

    如果说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活着也没意思了。

    这件事对于他来说,若要查并不太难。

    唯一就是有点不方便,毕竟不是在华国,动用某些关系可能会束手束脚。

    但不管怎么样,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让初九受到一点伤害。

    看着他眼底的认真,初九撇了撇嘴,没在讨论这个话题。

    “本姑娘今天得了几块好的翡翠,请你吃饭。”

    “哦,你怎么就这么肯定?那几块毛料里会出翡翠?而且是好的翡翠。”司晟御调侃道。

    对于这个问题司晟御其实早就想问了,只是在会场一直没有机会开口。

    看她拍毛料那样子,完全是一副胜券在握,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给人一种,好像那些毛料里面有翡翠,她都心知肚明的错觉。

    古人言:神仙难断寸玉。

    “直觉……女人的第六感。”初九眼都不眨一下地忽悠着他。

    “……”

    这天聊不下去了。

    只要是初九不愿意讲的,司晟御就不会再问。

    两人吃完晚饭回来时已经晚上10点了。

    初九借口要去问问毛料的情况,便去了倪赱那,对于她那神神秘秘的模样司晟御也没说什么。

    “主子,你刚才安排我的事情,我去查了,那几个警察也是受一个局长指示的,由于没有把你给带回去,为此,还被局长骂得狗血淋头。”想起那个滑稽的画面倪赱就想笑。

    “那个局长是什么人?”初九皱眉想了想,似乎没有得罪谁呀?

    “我只听见局长给一个女人通电话,说没有把你给捉住,那边只说了一句知道了……”倪赱细细的回想了一下,“后来好像还说了什么,绑架之类的。”

    “女人?”初九半眯着眼睛,凉凉地勾唇一笑。

    难怪,总觉得差了一点什么?

    这样就说得通了。

    算起来自己也是受害者,这是躺着中枪哪!

    “主子,要不然我去把给咔嚓……”倪赱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如果他那张小脸不是那么萌萌哒的话,也许还真像那回事儿。

    “不用,我喜欢杀人不见血的方式。”

    初九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再倪赱耳边低语了几句。

    倪赱查了查圆溜溜的大眼,暗道主子太腹黑了,不过想了想,对付这样的女人,这种办法才是最好的。

    “主子放心,我一定把这件事办好。”

    倪赱认真的点了点头。

    初九笑了笑,转身离开了他房间,只是走在半路又郁闷了。

    自从出了那天的事,这男人天天霸占她的床。

    最让人郁闷的莫过于,自己还贪恋上了他的怀抱,每晚睡得无比安稳,安心。

    长此以往还了得?

    回到房间时,司晟御已经洗完了澡,坐在床头看着新闻,见到她进来,放下手机,朝她招了招手,道:“怎么了?”

    “没什么,我先去洗澡了。”恹恹的回了一句,拿着自己的睡裙去了浴室。

    男人看着她那纤细的背影,眸子不由得暗了暗。

    随即拿起手机又看起了新闻。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

    怎么还没出来?

    司晟御放下手里的手机,走到浴室门前敲了敲,“小九儿,好了吗?”

    初九郁闷的坐在马桶上,双眼愤怒的瞪着浴室门。

    “小九儿!你洗好了吗?”

    司晟御握着门把转了转,反锁了。

    门外的人一脸焦急。

    门内的人一脸郁闷。

    “小九儿,你在吗?你再不出声,我就闯进来了。”司晟着急了莫不是在浴室晕倒了?

    就在男人准备撞门的时候,郁闷羞恼的声音传了出来:“我没事,不过……”

    顿了顿,似乎有点难以启齿。

    但想着自己现在的情况,只有豁出去了。

    “不过怎么了?”

    说话说一半,这不是存心让人担心吗?

    初九深深的吸了口气,闭着眼睛吼了一句:“我家亲戚来了,你能不能去给我买点用的回来呀?”

    司晟御被吼得一脸蒙逼,不明所以。

    亲戚来了,就亲戚来了呗。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你家亲戚要用什么?你给我列个清单,我马上去买。”

    初九只觉得要疯了,这男人居然连这都不懂,磨了磨牙道:“我家亲戚,名叫大姨妈,学名月经,现在知道要买什么了吗?”

    司晟御闻言顿时傻了眼耳根红成一片,然后初九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再然后砰的关门的声音。

    有点小纯情……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