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091审问与被审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因为拍到几块不错的翡翠,初九的心情还算不错,一路上和司晟御有说有笑的。

    只是才回到房间,就被缅国警方的人给拦了下来。

    “初女士,我们怀疑你和昨晚失窃的翡翠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考虑到司晟御的关系,警方的人也还算客气。

    就算他们口气再好,牵扯到初九的名誉,司晟御顿时勃然大怒。

    “证据。”

    酷酷的甩了两个字给他们,大有一副拿不出证据,他不放人的架势。

    来的几个警察面面相觑。

    他们可是有证人的,证明初九昨天晚上出现在了胡杨巷子。

    可是见司晟御那样子,怕是没这么容易让他们几人把人带走。

    一边是翡翠公盘的毛料丢失,要给交代。

    一边是华国高官在阻挠,又不能不给面子。

    几人顿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很是好奇,昨天晚上我连门都没出,你们怎么会怀疑到我身上来的?而且据我所知,你们丢失的毛料高达30多块,这么庞大的数量,请问我把它藏在哪里?”

    初九,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望着眼前的几名警察,她不相信凭着几个警察的本事,能查到自己头上来。

    要说这里面没人搞鬼,打死她也不相信。

    “是这样的初女士,昨天晚上9点多钟,有人看见你出现在了胡杨巷子,而胡杨巷子的背后,就是公盘的毛料仓库,所以……”

    “所以你们怀疑,是我偷了你们,毛料仓库里面的翡翠。”

    初九冷哼一声,锐利的眸子扫了众人一下,眼底透着无尽嘲讽。

    有人看见她出现在胡杨巷子?

    看见了又能怎么样?

    那里又没摄像头,空口无凭。

    她还可以说自己没去过呢。

    “这个暂时还不能确定,所以要麻烦你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协助调查。”

    来的警员快哭了,这两人气场都太强大了。

    怎么说他们也是公职人员,怎么就会被这两人的气场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了呢?

    “去警局是绝对不行的,有什么就在这里问。”司晟御冷着一张脸,寒声道。

    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初九进警局的。

    “这……”

    警员很是为难,没有听说谁审讯还在酒店房间里的。

    “你们可以给你们局长通个电话,就说是我要求的。”看出他们的为难,司晟御好心的给他们提了一个建议。

    要问问题可以,要协助调查也行,但初九绝对不能去警局,这就是他的底线。

    几个警员商量了一番,最终还是给局长打了电话,得到那边的同意,才松了一口气。

    不然他们真怕那起来,他们几人不是司晟御的对手。

    初九招呼,几人坐了下来,便开始了问话。

    “初九女士,请问你昨天晚上,7点半到10点这段时间在干嘛?”

    “这段时间啊,先是吃饭,然后就回到房间了,就再也没出去过了。”初九双手一摊,一派坦然。

    她可不就是没出去吗?

    反正酒店走廊的摄像头,得到的结果就是这样。

    “请问这段时间你有证人吗?”

    看着一张脸黑如锅底的司晟御,警员真心觉得压力山大。

    这哪里是他们在审讯?分明就是在被审讯。

    “有啊,我和他在一起。”芊芊玉指毫不犹豫的指向司晟御。

    警员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颤颤地把视线转向司晟御,轻颤着询问:“请问初女士讲的是真的吗?昨天晚上。7点到10点,这段时间你们一直在一起吗?”

    “昨天晚上7点到8点半,这段时间我和她在一起。然后我有事走了,回来的时候是9点半,她在屋里。”

    司晟御冷着一张脸,陈述事实。

    本来是想直接点头确定的,但想了又想,还是如实说,因为走廊可是有摄像头的。

    如果到时候,自己说的话和摄像头对不上,岂不害了这丫头?

    “请问初女士,8点半到9点半这段时间,可否有证人?”

    “没有证人,这段时间就我一个人在屋里看电视。”初九如实的摇了摇头,继而道,“你们说有证人看见我在胡杨巷子,请问他是几点钟看到的?”

    按理说她才到缅国不可能得罪什么人,而偏偏这件事情似乎就是冲着她来的,这让出就百思不得其解。

    到底是谁?

    “据当事人说是八点四十左右在胡杨巷子看到的你。”警员想了想道。

    “那他有没有说?看见的是几个人,是我一个人呢还是有同伙呢?”

    这个问题可就至关重要了,如果说看见她一人,那所谓的证人必然是在撒谎,如果说看见她和倪赱两人,这问题就棘手了。

    “据当事人说只看见了你一人在那里,说你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后,才往毛料仓库而去。”

    警员一脸认真的回答,丝毫没发现自己已经被初九带着跑了。

    闻言初九,呵呵地冷笑了两声,用一种看白痴眼光般的神情,看了两人一眼,讥讽道:“你们是觉得我有天大的本事,一个人不仅进了你们毛料仓库,而且还拖了好几十块毛料走,你们觉得这符合逻辑吗?”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我做的,那么请问这么多毛料,我把它放到哪里去了呢?”

    “而且毛料失窃,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你们都没有把四周的摄像头都调出来吗?就没有一点其他的发现吗?”

    初九越看越觉得这几人可疑,明明这么简单的问题,常人一般都会先调摄像头,而这几人倒好,直接跑来找她。

    找她有用吗?难道她会自己承认自己干的坏事吗?

    显然不会。

    不过既然有人喜欢玩阴招,那她到时候奉陪就是了。

    “我们其实也看了视频,上面什么也没有发现。”提起这一出,几人还挺郁闷的。

    他们可是,里里外外把这段视频看了好一会儿,什么都没有发现。

    好不容易听人说,她晚上出现在了胡杨巷子,几人便急急地跑了过来。

    毕竟毛料失窃是大事,对他们来讲影响非常大,能在最快的时间内解决好,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