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090收拾贱男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次日,果然如初九所料一般,四处开始大肆盘查。

    一大清早,就来到了初九所住的酒店。

    因为是跟司晟御住在一起,所以只是简单的盘问了一下,就离开了。

    早餐时,初九故意抬头询问,“出什么事了吗?”

    “别管他出什么事都跟我们没关系,这两天你好好玩一下,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国。”

    司晟御手里面的事情是已经处理完了,但想着这丫头是冲着翡翠公盘来的,公盘没结束,她肯定不会走。

    留她一个人在这里,自己也不放心,便写了申请晚几日再回去。

    初九撇了撇嘴,没再出声,静静的吃着自己的早餐。

    这两天是明标,吃完早餐初九便和司晟一起去了翡翠公盘。

    刚一踏入大厅,初九便遇到了玉成功一行人。

    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便一起进入了明标大厅。

    初九第一次来参加,待众人坐下后,她便四处打量了起来。

    在来翡翠公盘之前,初九也有做功课,全国做得好的珠宝商人,她都一一看了一遍。

    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看了一圈下来,发现有很多人都是她不认识的。

    而且很多人脸上都带着兴奋的表情,可以看出,跟她一样是第一次来参加这样的盛会。

    不过这些人和初九比起来,就显得嫩了一点。

    不管明标还是暗标都是以拍卖为主,大概做了五六分钟,拍卖师走了上来,说了一些,提高众人情绪的祝词后,便把第一块翡翠原料般了上来。

    不愧是翡翠公盘,聚集所有精品翡翠的地方。

    这第一块石头上来,就是老坑种的,表皮呈淡黄色,上面有细细的纹路,懂行的人都知道是一块极品的毛料,而且在右上方,被擦出一个有三十厘米长的一个窗口,水头十足的翠绿色,若隐若现。

    假如这一块毛料不是靠皮绿,那么这价格,可就不菲了。

    趁着司晟御没注意的时候,初九细细的观察了一块毛料,里面的翡翠,大约两个篮球这么大,水头十足,色泽极好,如果中间没断裂开来,倒是非常完美。

    因为中间断裂开来,两边有好大一块,里面都有裂纹,把有裂纹的地方切除,其实也不会影响翡翠的本身。

    “要吗?”

    不知何时,司晟御已经把视线投到了她身上,见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的毛料,出口询问。

    初九略微的估算了一下:“一千万以内,还是可以的。”

    如果再高就没这个价值了。

    除去人工运费,根本就没几个赚的。

    还别说,她估算的挺准的,虽然不是内行,但精准度也达到了90。

    两人就在谈笑间,价格已经飙升到了700万,已经有一部分人,不再叫价,零零散散的剩了几个,还在抬价。

    其实不管是明标也好,暗标也好,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底价,达到那个价格,一般很少有人会意气用事,胡乱叫价。

    初九淡淡的举牌:“万。”

    公盘明标每次都叫价是十万起,像初九这样叫价,一次就加一百万的,并不多。

    因为谁都不想当冤大头。

    她就举牌后,玉老坐到了她身旁,冲着她微微一笑,“就知道你这小丫头了不起,也就是给自己叫呐,还是……”

    初九俏皮的眨了眨眼,“我在庆阳市开了一个翡翠店。”

    “原来这样。”玉老恍然大悟,乐呵呵地说,这着后生有为,然后对着初九比了一个手势:“一千两百万,超过这个数,老头子我就不跟了。”

    玉老这话意思不言而喻。

    初九也不是才出社会的人,自然明白这其中含义,微笑着点了点头,“我对这毛料的兴趣并不是太大,老爷子喜欢,我便不再跟了。”

    初九讲的是实话,这块毛料,她确实不太感兴趣,因为能赚的太少了。

    既然老爷子感兴趣,便做了顺水人情送给他。

    老爷子哈哈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其他的人一见是玉成功,便也没有再跟了。

    这块毛料最终,被他以一千万的价格给拿了下来。

    很快第二块毛料就被工作人员运了上来,这一块毛料比之第一块更大,在八十公斤左右。

    插的窗口比之之前那一块更大,水头十足的深紫色,单看的话比初九前面那一块冰种的紫罗兰更胜一筹。

    底价一千万。

    场内的人看到这毛料,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眼底满满的势在必得。

    当然也有很多人,看到这毛料便直接放弃了。

    如果初九没有看穿毛料的本事,也会以为这是一块极品翡翠,而且块头极大的那一种。

    只是可惜了,这毛料里面的翡翠全部是裂痕,跟蜘蛛网一般,完完全全的一块废料。

    绝就绝在这一块毛料开了窗口,这一轮怕是会引得无数人下血本了。

    一千万的底价,在几息之间变涨到了,一千五百万。

    初九淡淡的看着,好似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这一块毛料似乎比前一块更好,你怎么不叫价?”司晟御见她全然无意,不由得好奇。

    按理说料子好,她没理由不叫价,怎么不举牌呢?

    “不好。”

    初九侧身在他耳边淡淡的吐了两个字,司晟御便瞬间明白过来,她从来不做无把握的事,完全不开口肯定是这料子不够好。

    “二千万。”

    一道邪气的声音在场内响起,吸引了无数眼球。

    初九也看了过去。

    插——

    怎么是这个贱人?看来上次打得太轻了一点,不然让怎么才一两天就能出来蹦跶了。

    眸子暗了暗,随即勾唇笑了笑。

    拍卖如火如茶的进行着,价格已经飙到了九千万。

    而跟价的人已经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了。

    一个是玉老、一个是那贱男,还有另外两个中年男人她不认识。

    “九千一百万。”玉老再次举牌。

    “九千五百万。”贱男。

    他的这个价一出,另外两个中年男人已经不再跟了,玉老准备再次举牌,被初九阻止了,“玉老,这价格再高就没得赚了。”

    本来她不应该出声,但想着一会儿坑一把那贱男,还是阻止了。

    也许是初九的神情太过认真,玉成功既然真的没有再跟了。

    拍卖师:“九千五百万一次。”

    “九千六百万。”初九对着玉老眨了眨眼,举牌。

    “一亿。”

    “一亿零一百万。”

    初九也不多加,每一次反正就在他的基础上,多加一百万。

    就这样价格一直叫道一亿五千万。

    然后初九就没有再跟了,而是朝着那个男人笑了笑。

    弄得男人一脸莫名其妙,不明所以。

    接下来的毛料,也有很多不错的,整个拍卖会下来,初九一共买了八块。

    总的算下来也算满载而归。

    都在潜水吗?宝宝表示不开森!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