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076睡了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初九醒来时,还一脸的蒙圈,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只觉得身上很是酸疼,使不起力。

    起身时却整个人又倒了下去,这时她才发现,手和脚都被绑了起来。

    细细的回想了一下,眼眸不由得暗了暗,当时就只有那一个女人在自己身后,看来这是一个场预谋的绑架。

    可目的是什么呢?

    劫财。

    还是劫色。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细细打量起了这房间。

    冰冷的墙壁上只有一盏壁灯,昏暗而暧昧。

    房间的四面墙,都是灰暗色的,上面隐约有一些血迹。

    正前方则有一张长约十米,宽约两米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器具。

    不看还好,这也看初九只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一股凉意瞬间从脚底窜到脑门心。

    她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这些人的目的了。

    那女人见过她身手,怕她会逃走,所以在打晕她之后,强行灌药,所以现在才会全身无力。

    真是好计谋。

    周身的气息,冷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正想着,只听见咔嚓一声,一个身材纤瘦的男人走了进来。

    “我还以为你至少要睡上两个小时呢,没想到这么快就醒了过来。”

    男人慵懒而邪魅的靠在门边,由于逆光的原因,初九看不清他的长相。

    只觉得此人身上泛着阴暗的气息,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

    “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见他现在这样子,初九也拿捏不准他到底要干嘛,难道过来聊天?

    闲的蛋疼吗?

    男人闻言,挑了挑眉头,邪魅而懊恼道:“你为什么不哭呢?”

    好像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初九不由的扯了扯嘴角,为什么要哭?哭能解决问题吗?哭他就能放过自己吗?

    这男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当然这样的话,她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并不敢表露出来。

    “如果我哭,我闹,你会放过我吗?”初九敷衍的询问。

    “当然不会,你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在我没玩够之前,怎么舍得放了你?”

    男人想也不想的拒绝。

    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她骗出来的,怎么可能就这样放了?

    “那你想怎么样?劫财,还是劫色,或者是其他目的?”

    初九一边不咸不淡的跟他聊着,一边不停地双手,看能不能这该死的绳子。

    没一会儿,背就汗,喘得厉害。

    这该死的药。

    “no、no、no……我要跟你玩儿游戏。”

    “玩儿游戏,玩什么游戏。”

    初九眉头紧锁,这男人该不会是个变态吧?

    想着不由得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我用的着绳子,可不是一般的绳子,除非,砍断你的手,不然的话,你是解不开的。”

    男人不知何时,一下窜到了床边,阴恻恻的声音在耳朵处响起,引得初九一个激灵,鸡皮疙瘩冒了一身。

    好快!

    这样的速度还是一般人吗?

    “你……”

    初九抬头想骂他两句,当抬头看到那张脸的时候,顿时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感觉。

    !

    这张脸简直是雌雄莫辨,怪不得他穿女装的时候,自己一点都没察觉到,真是失策。

    “怎么?是不是被我这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给迷住了,深深的爱上了我。”

    语闭还摸了摸自己那张雌雄莫辨的脸,自恋到不行。

    看着他那模样,初九简直恶心得快吐了出来。

    “我自认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反而还帮了你,你就是这么恩将仇报的吗?”

    初九那张清冷且万年不变的脸,终于出现了龟裂,脸上挂着明显的怒气。

    这简直就是一个现实版的农夫与蛇。

    “你确实是帮了我,我无以为报,只得以身相许。”说完男人邪邪一笑,朝初九压了下去,“只要你跟我玩过一次以后,相信你会深深的爱上我,从而迷恋我,再而离不开我。”

    呕……

    这样的话他是怎么说出口的?

    爱上他,迷恋他,离不开他。

    他是哪里来的自信。

    不他妈揍死你就不错了。

    初九压下心底的愤怒,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做好事不留名,也不需要回报,所以,你也不用以身相许。”

    “这件事情,我们就此画上完美的句号就可以了。”

    男人皱了皱眉,不满的回应:“那怎么行?你们华国不是有一句话叫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吗?我可不能做那忘恩负义之人。”

    “你放心好了,是我不需要回报的,你并不是那么忘恩负义之人。”狠狠的磨了磨牙,如果能咬死他的话,初九定不会手下留情。

    “你不需要也不行,让我那些弟兄知道了会怎么看我?”

    男人有些火大,觉得这女人简直太难搞了。

    以前那些女人谁见了他不是前仆后继的,那像这女人,巴不得躲自己远远的。

    他是瘟疫吗?

    用得着如此吗?

    男人邪气的眼眸,暗了暗,她越是这样,越不如她的意。

    “不然我去跟你的那些兄弟解释一番,或者登报说明一下。”

    初九压下想杀人的冲动,和他打着商量,希望身上的药效赶快过去。

    不然现在这个局面太被动了。

    简直就如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毫无还手之力。

    “那怎么行?以后你反悔了怎么办?不行不行。”

    初九猝!

    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强忍着身体被他压麻的不适感,了略干的唇瓣:“你能不能先起来?我的手被你压麻了。”

    男人见她眉头紧锁,轻轻的移动了一体,也没有完全起来,只是也没有在压着她。

    “你的身体真香,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沐浴露?”男人低下头了,在她脖子出嗅了嗅,一脸满足样。

    “就xx牌子呀,所有超市都有卖的。”初九嫌恶的把头往旁边偏了偏。

    眉头越皱越紧,薄唇紧抿,随时有可能发怒。

    “是吗?下次我也去买来试试。”男人轻声邪笑,湿热的唇落在初九的耳垂处轻咬了一下。

    “你干嘛?”

    初九瞬间炸毛,腥红着眼,愤怒的瞪向上方的男人。

    “呵呵……”男人轻笑出声,在她脖子处拱了拱,邪肆道,“你说……我要是把你给睡了,他会怎么样?”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