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 050狼崽子

时间:2018-01-09作者:月衍

    听到尖叫声,周龙飞、老七、十三几人本能的回头,嘶——居然是狼,本能的把腰上的枪拔了出来,摆好对战姿势。

    狼缓缓的从灌木丛里走了出来,仰天长啸一声,“嗷呜——”

    一身银白的毛皮,毫无杂色,如若放在平日,肯定是觉得很漂亮,但放在此时,只剩下恐慌了,而且它这一叫一会和不知道会来多少狼。

    “龙哥怎么办?”十三全身戒备,一双单凤眼紧紧的盯着前方的狼。

    周龙飞此时也是眉头紧蹙,想着对他们最有利的办法,只有一头狼杀了也就杀了,但后面的群狼才是最吓人的,只要被它们盯上,就算是天涯海角,也是不死不休。

    几人正在纠结要不要立刻杀了这头狼然后撤离的时候,初九走到了他们的身边:“这是什么品种的狼,怎么没见过?”

    听她这么一问,几人才细细的打量起了这头狼,银白色的皮毛,却实是闻所畏闻。

    “嗷呜——”

    银狼见到初九又吼了声,整个人有些焦躁的来回转着圈,想向她走去,不知是不敢还是什么,走两步又退两步。

    “它的腹部好像在流血?”初九偏了偏头,因为视线很暗,看不真切。

    闻言,周龙飞动了动鼻子,片刻到,“是有血腥味。”

    “会不会是它受伤了,想求肋?”看着那双深绿色的眼睛,突发奇想道。

    呱呱呱——几人只觉得一群乌鸦在头顶上飞过,这狼如果都知道向人求助了,那还不成精儿了?!

    “嗷呜——”

    银狼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一般,呜咽了两声,还摇了摇尾巴。

    十三顿时傻了眼:“草,这也能行?”

    就连十五也忍不住加了句,“初总,你还通兽性?”

    撇了两人一眼,初总嘴角抽了抽,她倒是希望能兽性,这样他们还安全一点,刚才那句话不过是误打误撞而已。

    正说话间,银狼试者往初九方向走了两步,似乎忌惮她身边的人,焦急的停了下来,前爪不停的挠地呜咽直叫。

    筹措了半晌,初九终于鼓起勇气往踏了出去。

    “初总。”几人同声,上前阻拦。

    “没事。”脚步一顿,给了他们一个放心的眼神后,抬步继续往银狼走去。

    她心大,但其他几人则是全神贯注,手上的枪紧握着,想着一有不对,就对银狼动手。

    初九在距离银狼五步时停了下来,轻声道:“你是受伤了,需要我们的帮忙吗?”

    银狼挠了挠前爪,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两步,见初九不会伤害它后才又上前,在她面前蹲了下来,讨好的在她脚边蹭了蹭。

    这时,初九才看清楚,它腹部受了很重的伤,现在还血流不止,她蹲下身上摸了摸它的头,安抚道:“你等一下。”然后转身对周龙飞道:“你们包里面有带止血的药品吗?”

    “有!”说完快速放下手里的包,把里面的小型药箱拿了出来,给她送了过去。

    银狼在见到周龙飞时,戾气一下子就窜了出来,长长的獠牙都露了出来,一副随时扑上去的表情。

    “别怕,他是给你送药的,不会伤害你。”摸了摸银狼的头,柔声安抚,好一会儿,银狼确定他不会攻击自己后,才静了下来。

    初九接过药品,给它仔细的处理包扎,整理完时累得她出了一身的汗,拍了拍银狼的头,“好了,快回去吧。”

    哪知银狼却不走,反而咬住初九的裤管拖着她不让她走。

    “怎么了?”

    “呜呜——”

    “是还有你的同伴也受伤需要治疗吗?”

    “呜呜——”

    十步之外的几人面面相窥初总这还真是跟兽对上话了?!

    初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这头银狼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祈求、绝望、期望。

    看着它也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摸了摸它的头,“你在前面带路吧。”

    银狼呜呜叫了两声,抬步往树林深处走去,时不时的会向后看一下,看初九有没有跟上,在确定她跟上后,才又继续向前。

    大约走了二十分钟左右,银狼终于在一个不大的山洞前停了下来,望了初九后,快速进了山洞,没一会儿嘴里就叼了三只狼崽子出来,放在初九的面前。

    然后又快速跑开,从山洞里拖出来一个木匣子,然后又上前蹭了蹭她的腿。

    因为用力过猛导致它腹部的血流得更厉害了,它连站都站不稳了。

    见状,初九蹲了下来,心生怜惜的摸了摸它的头,“这是你的孩子吗?”

    银狼舔了舔她的手掌,呜咽了声,又侧过头蹭了蹭自己的三个孩子,噔的一下就倒在了地上,带着浓浓祈求的眼神却是直直的望着初九。

    三头狼崽子像是感受到了妈妈的存在,在地上乱滚着想往它身边爬去,奈何才出声,根本就没有力气,废了了半天力气,也没有爬到银狼怀里。

    “这头银狼怕真是成了精儿了,那个木匣子里面不知道是不是金银珠宝?它这是要贿赂咱们初总?帮它养狼崽子?”

    “我看是这样的,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受的伤?怕是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这才想着托孤。”

    “也是,不得不说它真会选,跟着初总肯定会让它的三头狼崽子吃香的喝辣。”

    “想想能养三头狼,真是拉风,而且是银色的狼,闻所畏闻,稀罕了。”

    “哈哈……初总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样的运气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几人在这边聊得正嗨,初九却是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看着这头银狼拼了命也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而自己的亲生父亲却是从来就没给过一天的爱。

    他的一切怕也只是为了得到林氏财团的股权。

    一切都是骗局。

    他骗了妈妈,骗了爷爷,更是对自己不理不采,最可恨的是他居然早就在外面有女人,而且孩子比她都还大。

    一头畜生尚能对自己的孩子抛弃性命,那么他呢?

    这一辈子他都做了什么?

    除了欺骗,初九再也想不出有什么?

    初九深深吐了一口浊气,抚了抚银狼的头,叹息道:“放心吧,我一定帮你把孩子好好养大。”

    得到她肯定的答复,银狼呜咽了声,艰难的看了眼自己的孩子闭上了双眼。

    看着闭了眼的银狼,初九在地上蹲了很久才把那三个小狼崽子抱进怀里,木匣子则交给了周龙飞,“把它好好葬了。”

    几人应。

    v本s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更sq新更t快无弹窗

    还在找”吻妻成瘾:司少靠边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