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395.意义重大

时间:2018-07-12作者:报纸糊墙

    ,精彩小说免费!

    处在河西走廊西端,罗用他们目前伸手就能够得着的铁矿区有两个, 其中一个在哈密, 也就是眼下的伊吾。

    伊吾那边不仅产煤, 并且产铁,常乐县这边现在主要就是从伊吾买铁, 价钱并不便宜。

    伊吾那边的大家族手里多多少少都掌握着一些铁矿煤矿,以前光是卖铁来钱,现如今发现这石炭、也就是煤炭竟然也挺有市场。

    尤其还有一种与石炭傍生的钍石,视其品质不同,价钱能卖到铁矿石的三五倍。若不是伊吾当地大大小小的煤矿颇多,又分别掌握在不同的家族手中,这钍石的价钱怕是还要更高。

    这伊吾说起来也是得天独厚, 又有丰富的铁矿煤矿,又有大片耕地, 眼下这时候的森林覆盖率也相当高, 能产木材。

    这个年代的人并没有什么环保观念, 砍伐林木没有节制,毕竟这时候的人类在大自然面前还处于一个十分弱势的位置, 又有哪个弱者会想着去保护强者。

    早前铺设从高昌城到伊吾城的那条木轨道的时候, 伊吾这边主要就是负责出木材, 高昌那边不产木材, 他们主要就是出钱出力。

    这个事也是郭孝恪在中间主持牵线, 这条轨道铺好之后, 从晋昌到伊吾, 从伊吾到高昌,从高昌到敦煌,再从敦煌到晋昌,就形成一条畅通的四角运输路线。

    而常乐县就在敦煌与晋昌中间,自然也享受到了这条交通路线所带来的便利。

    这年春天,郭孝恪先是让自己的长子带了一个队伍到酒泉一带去勘查地形,然后又表示想在晋昌与酒泉之间也铺一条木轨道。

    对于这件事,晋昌刺史陈皎倒是觉得可有可无,酒泉那边的刺史就很高兴。

    在郭孝恪的大力促成之下,这条铁轨修得也很快,春末那时候方才开工,端午前后,罗用他们便能吃上大泽那边运来的鱼虾了。

    在晋昌城东面,有一条叫做冥水的河流,发源于祁连山脉,下了大雪山之后进入瓜州,自南向北流入大泽。

    这些鱼虾便是从那大泽捕捞上来,沿冥水逆流而上,运到河流与那条新建的木轨道的交汇处,然后再沿着木轨道运到晋昌常乐这一带。

    常乐县当地没有河流湖泊,自然也就不产鱼虾,从前倒是有人通过木轨道从敦煌那边运过来一些,数量不多,价钱颇贵。

    近来从大泽那边运过来的鱼虾才真叫物美价廉,质优量多。

    大泽边上有一个合河戍,最早是汉家子弟屯田戍边于此,发展到如今,倒也和一个城镇一般。

    因为就住在大泽边上,当地很多善水之人,从那大泽之中捕捉鱼虾食用,当地市场亦有买卖,只是价钱颇贱,又因为交通不便,鱼虾这些东西不耐保存,所以很难卖到别处。

    现如今交通便利了,合河戍当地便有不少人沿着木轨道前往晋昌常乐一带贩卖鱼虾。

    敦煌那边去得少些,一来是路途远,二来是敦煌那边亦有河流湖泊,当地亦产河鲜。

    为了铺设木轨道,安西都护郭孝恪令人在冥水之上修一座混凝土大桥,名为冥桥,这座大桥眼下尚未竣工,从冥水边到晋昌城的这一段木轨道却已以前投入使用。

    别看只是这样不长不短的一条木轨道,每日里光是过路费都能收不少,还有那租车的营生也能来钱,他们甚至还在晋昌等地开起了教人驾驶木轨马车的学校,只那木轨马车依旧还是从常乐县的造车行购买。

    这段木轨道通了以后,羊绒作坊那边有几个百帐守捉出身的小娘子们回家倒是方便许多。

    从常乐县城外面坐木轨马车,一直坐到冥水渡头,再从那里坐船,顺流而下直到大泽,穿过大泽抵达北岸,岸边有一个集市,从这个集市到百帐守捉,步行的话至少要走一整天,骑马的话就更快一些。

    作坊里的小娘子们只是知道这条路,自己并没有走过,她们家里人倒是有沿着这条路过来的。

    来到常乐县的羊绒作坊,见一见自家女儿,与她带些吃的用的,走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大包小包的,有铜钱,还有他们的女儿在这作坊里以及常乐县城中买来的羊绒毛衣裤、布料、粮食等物。

    有些小娘子的耶娘一辈子都生活在草原隔壁之上,最多就是参加过草原上的集市,对于城镇很不熟悉,就连汉话都讲不利索。

    这些小娘子们在熟悉了常乐县中的生活以后,便要为家中操心许多,在她们得知常乐县这边的盐价比草原集市上的盐价便宜很多以后,每每得了工钱,便先要给家里买好一年的食盐,放在宿舍里,等家里的大人过来看望她们的时候,让他们拿回去。

    还有各种细粮,物美价廉的布料,酱料,茶叶等等,她们都会在价钱最合适的时候下手,一样一样仔细存放起来,等着家里人过来取。

    这些关外人头一两次进城的时候,心情大抵也多比较忐忑,之后往来的次数多了,渐渐也就有些熟门熟路起来。

    这回这一段木轨道通了之后,合河戍那边不少军户出身的人到晋昌常乐一带来卖河鲜,大泽对面集市上,以及百帐守捉那一带的人听闻了这个消息,有些人便也学着他们那样,做起了捕鱼卖鱼的营生。

    这些卖河鲜的人每天夜里从冥桥渡口那里上岸,连夜乘坐木轨马车来到常乐县,天不亮就在城外一片空地上摆起了摊子。

    为了他们的河鲜买卖,罗用特地还让人牵了几盏沼气灯过去,也不收他们的钱。

    这些卖河鲜的人的到来,极大丰富了常乐百姓的饭桌,罗用时常也要到这个早市上逛逛,看到什么想吃的就买回去,有时候让人担去县衙,有时候则是提到阿枝他们那里。

    阿枝跟衡致二人早前已经办了酒,也没有弄得太隆重,就是把该走的过场走一走,又摆了几桌酒席,热热闹闹吃过了喜酒,他二人就算是两口子了。

    罗用在常乐县城中给他们弄了一个院子,收拾收拾,再置办些家具,让他二人先住下了。

    这也就是一个临时的住所,衡致对罗用来说不仅是一个很有才能的弟子,左膀右臂,这些年下来,他也知道了太多关于罗用的秘密,像这样的人,罗用将来哪一日若是调离了常乐县,别的弟子如何安排暂且不说,衡致肯定是要带在身边的。

    即便只是一个临时的住所,他们两口子也是用心去布置,衡致依旧每日到机器坊那边去干活,阿枝就在家里做做针线。

    罗用和乔俊林有时候会踩着饭点过去,在他们那里蹭一顿家常饭来吃。

    这一次罗用组织去往西域的队伍,乔俊林也在其中,他们这一行十二人,皆是年轻郎君。

    罗用让乔俊林带队,常乐书院那边有一名年轻郎君表示不服,当面质问罗用,出使西域代表的是国家门面,应该选用身份更高之人,他们这些人里面随便哪一个的出身都比乔俊林更高,因何却让乔俊林带队。

    对于这件事,罗用在与唐俭商议之后,最终决定将这个人换下来。

    他们这个队伍,哪里又称得上代表国家出使西域,只不过是由罗用组织,经过朝廷批准而已。西域那边形势复杂危险重重,这人姿态太高,功利性又太重,罗用担心他到时候会让整个队伍置身于危险境地。

    “这一次去往西域的计划乃是由我提出,队伍亦是由我组织,钱帛财物亦是由我支持,带队之人自然应当由我任免。”

    “眼下还在常乐,你就算是这般看不清形势,也并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西域虎狼之地,届时你若是在那边出了事情,我又该如何向你的家族交待?”

    说白了,这人既然心怀不满,就是一个不安定因素,罗用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让他去了。

    这个人被摘下来以后,罗用便换了一个离石王家的子弟进去。

    这些年不少离石那边的茶商在常乐县中做买卖,随着市场不断被打开,生意也是越做越大,也有一些茶商央到罗用这里,安排了一两个家中子弟到常乐书院求学。

    至于在常乐书院读书的士族小郎君,这一次但凡是想去的,有一个算一个,都已经在队伍里了。原本他们是有九人,这时候被摘出来一个,就只剩下八人。

    再加上一个乔俊林,一个离石王氏出身,两个朔州赵氏出身,总共还是十二人。

    这个队伍会在今年秋天,去往西域的商队最多的时候,跟随相熟的商队,一同去往西域。

    罗用这些年在常乐县结识了不少胡商,不说双方关系热络深厚到什么程度,至少也是比较友好的,这些胡商们一说起常乐县,大多比较有好感,这会给乔俊林他们这一次的出行带来很大的便利。

    出行之前,还有少准备工作要做,他们这一次去往西域,除了获取琉璃的烧制方法,另外还有探索西域和传播文化的意图。

    乔俊林他们最近正在编一本书,图文式的,讲的是一个西域小伙儿来到大唐,从刚开始震惊与大唐的繁华,到后来逐渐融入当地生活的故事。

    一个故事讲下来,基本上把他们这边能炫耀的东西都炫耀了一遍,故事的结尾,还让这个小伙儿娶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大唐女子,住上了大房子,穿上了精致的衣裳,吃上了各种美食。

    另外,这本书里面也有一些比较接地气的实用的内容,比如说一些先进的农耕技法,大大提高收获效率的打谷机,豆腐以及豆酱的制法等等。

    这些东西都是可以沿路教给当地百姓的,从而获取当地人的敬重,在宣传大唐文化的同时,也为他们这一次的出行再加一层安全保障。

    “听闻焉耆龟兹等地亦种菽麦,再往西去,不知有无。”

    “如若没有,尔等便在当地播种。”

    “菽之一物,乃是发源于我中国,如今将其传播西域,意义非凡。”

    “教西域之民做豆腐,食豆酱,亦是造福苍生。”对于这些即将出行的学生,唐院长每日里也是谆谆教诲。

    罗用这两天则是常往铸铁坊跑,主要就是为了给他们准备一两口轻便耐用的精铁锅。

    他们这个队伍很快就要出行了,罗用叫他们出去教人做豆腐做豆酱的,这些东西如何能够吸引当地百姓,那肯定还得做出美食让他们尝尝滋味。

    这件事的意义很重大,所谓民以食为天,传播饮食文化,其实就等于是在传播幸福生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