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391.贞观十八年春

时间:2018-07-12作者:报纸糊墙

    ,精彩小说免费!

    阿枝他们这一路走走停停, 从长安城到凉州城的这一段道路上,路面是水泥路面, 往来商贾亦是不少。

    那些个运羊绒的羊脂皂的白叠布的商队, 他们不是便能遇到一个。

    他们这回走的是南边这条道,从北边走也有一条路,就是绕了些,就是先从长安城到离石县,然后再从离石县到凉州。

    北边那条道冬日里也不冷清, 秋末冬初那时候从河东道一带南下卖农货的乡人商贾就很多。

    在关内道北面的城州集市, 朝廷每年都要运送大批的羊肉罐头南下, 为了这运输一事, 难免要发些徭役, 大多都是关内道当地百姓。

    还有一些个做羊绒羊脂皂买卖的商贾小贩, 每年入冬后也都行走在关内道中部以及北部, 还有陇右道东面, 罗用那些弟子们从前铺好的那条水泥路上,商贾行人往来不绝。

    阿枝他们这一走, 就从入秋走过了深冬,过了凉州城以后,人迹便少了许多,过那焉支山的时候,走得最是艰难。

    过了焉支山之后道路平坦许多, 只是商队里的人个个都很戒备, 言是怕有贼人出入, 劫掠钱财货物,阿枝听闻了,也是有些害怕,好在这一路有惊无险,总算是在开春那时候抵达了沙洲。

    在经过晋昌城的时候,阿枝也看到了木轨马车,这种木轨马车长安那边也有,陇西这边的这个木轨马车,无论是轨道还是在轨道上行驶着的马车,比起长安城那边的,看起来都要简陋不少。

    阿枝他们这一路着实走得很累了,这时候自然也想坐木轨马车,只是商队中有不少马匹骆驼,不太好处置,于是众人最后还是决定一起走过来。

    他们就走在木轨道旁边的驿道上,看着轨道上马车来来往往,跑得飞快。

    道路两旁常常都是大片大片的荒石滩,偶尔经过一些村落农田,农人们这时候已经开始侍弄田地了,还有一些农人在荒滩上拣石头,似是要把它们开辟出来,用来种植白叠花,听闻那白叠花甚样的田地都能长,就连那不出粮食的盐碱地它都能生长。

    常乐县这边,罗用他听那些坐木轨马车过来的商贩们说,从长安城那边过来的茶商队伍就快到了,还说看到一个黑色的昆仑人,应是阿普无疑。

    于是众人早早便出城去迎接他们,衡致正在机器坊干活,听闻了这个消息,胡乱洗了一把手脸便跑出来了,衣服都不及换,昆仑人们也都跟着罗用他们一起,到城外去迎接他们的族长。

    一群人在城外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来,昆仑人们跑到坡地高处去看了又看,很是心焦。

    好容易在远处隐隐看到商队的身影,这些昆仑人一个个便都欢叫着迎了上去,口里嚷嚷着罗用他们听不懂的语言,汉话这时候早已被他们扔到了天边。

    罗用他们这时候也都迎了上去,衡致跑到阿枝身边,帮她把肩上的包袱接了过来,阿枝的行囊也在车上,背上这个包袱主要就是放些粮食铜钱和水,并不多重。

    这两人面对面站着,一个是刚刚走完了好几个月的远路,风尘仆仆,一个是方才从作坊里跑出来,衣服上一片一片的脏污,这时候两人相视而笑,看起来倒是格外登对。

    罗用早前便已收到他们从长安城寄来的信件,知晓杜构这一次也要来,也知他腿脚不便,行路更是比寻常人更加艰难。

    杜构这时候从他坐着的那头驴子背上下来,旁边的青年给他递了一根木棍过去,他便拄着这根木棍,一步一步走到罗用跟前。

    早前从长安城出来的时候,他骑的原本是一匹大马,后来那匹马在过焉支山的时候死了,也不知是累死的还是被冻死的。

    好在队伍中的人对他十分照顾,一路扶持着,终于过了焉支山,抵达张掖,这头驴子便是他二人在张掖买来。

    他去年先是被流放,然后又被赦免,一路辗转去到长安城,又从长安城千里迢迢来往常乐县,这些年攒下的钱财这时候基本上也都花空了,只这赤条条的一身残躯,来到罗用跟前。

    他放下手中那根木棍,弯腰与罗用作揖,之间他那宽大的衣袖被荒原上的大风吹得猎猎作响,姿势大开大合,动作一丝不苟。

    罗用就站在他面前,沉默着接受了他这一礼,然后又适时地伸手将他扶起:“这一路上辛苦了,我们进城去说吧。”

    两人这时候俱都已经红了眼眶。

    进城以后,罗用便让阿普与他那些族人自去相聚,阿枝与衡致也有一些话要说,罗用这边,便只专心接待杜构。

    至于他们的住处,阿普先前便受到了朝廷的赏赐,在常乐县这边,罗用也做主给他分了一个院子。

    早前罗用刚在常乐县上任的时候,那院子还是个荒宅,后来修缮修缮,被他们用来当了仓库,因为距离昆仑人聚居的地方比较近,这回罗用便让人把这个院子腾挪出来,修缮一番,归到了阿普名下,

    杜构和阿枝暂时就被安排在常乐县衙之中,过些时日,罗用还要给衡致阿枝二人筹办一个婚礼,那之后他二人便能住到一处。

    还有那个随同杜构而来的青年,暂时便与杜构同住县衙之中,也可照顾杜构起居。

    他们这县衙里面干活的人也有,但大多都是一些煮饭的扫院子的洗衣服的,专门服侍人的那是很少,主要都是像黄县丞那样自己带来的,罗用这边是从来没有买过人。

    待到二人独处之时,杜构便郑重地向罗用行过了拜师礼,罗用也郑重接受了。

    礼毕,罗用将他扶到木榻上,两人隔着矮桌吃茶说话。

    罗用说杜构来得正是时候,他一早就想在常乐县兴建水利,之前已让县中吏员前去勘察过了好几回,现如今钱帛也已攒了不少,待到今年秋收之后,他便打算动工。

    对于常乐县这样人口不多的小县来说,这着实是一个大工程,水泥作坊那边现在已经开始生产新配方的灰水泥了,待到今年入秋,应该能供给修建水渠只用。

    “待过些时日,我便让县中吏员将他们勘查到的结果与你细细道来,届时你再上山看看,这条水渠最终究竟要如何修,便由你来决定吧。”

    “倒也不必着急,眼下这些时日你只管细心将养身子,钱帛若是不够,只管与为师讨来。”

    罗用说着,便从旁边架子上搬了个木匣下来,隔着矮桌递给杜构,杜构打开来一看,只见那里面放了满满一匣子铜钱,铜钱上面还铺着几个大大小小的银饼银块。

    杜构听了罗用这些话,又见了这一匣子银钱,也是笑了。

    之前那一路上,他心中也是有些忐忑,不知见了罗用以后会是个什么情形,结果罗用今日不仅热情地接待了他,与他安排好了出路,还与他抱了这一匣子银钱出来。

    “那徒儿便收下了。”杜构笑道。

    “你便只管安心收下,莫要与你那些师兄道来,免得他们说我偏心眼。”罗用玩笑道。

    他的那些弟子现如今个个都能挣钱,有些人的家财早已超过罗用,哪里又会眼馋新师弟的这一匣子银钱。

    只是平白出现了一个出身很高的新入门的师弟,大家伙儿这时候都还有点别别扭扭的,不知该要如何相处。

    今日的接风宴就摆在去年冬天新开的那一家酒肆,这家酒肆地方够大,饭菜也好吃,罗用早早便差人把宴席定下了,这时候众人洗去了一身尘土,纷纷前去赴宴。

    天色渐暗的时候,杜构换了一身干净衣裳,骑着他那一头毛驴,由那随同的青年牵着,与罗用一同前去赴宴。

    为了不让杜构显得特别,罗用这天也骑了五对出来,平日里他一般是不骑的,常乐县总共就这么大点,从这边到那边,用两条腿走一走,也就没几步路的事情。

    罗用这边没人牵驴,乔俊林这时候就笼着袖子走在旁边,他并不给罗用牵驴,罗用也不让他牵。

    五对也是个欺软怕硬的,平日里在这小县城里恣意得很,被乔俊林收拾过几次之后,在他跟前就很老实了,这时候乔俊林指哪儿它就走哪儿,很是任劳任怨乖顺听话。

    他们几人正在街上走在,便见旁边的铺子里,有人搬了梯子出来,手里拿着一根烧着的木条,给檐下挂着的一个灯笼点火。

    杜构原本只当那是个寻常灯笼,哪知那灯笼点起来以后,起初不显,片刻之后竟是越来越亮,最后竟那家铺子门前照得亮堂堂一片。

    这时候再转头去看前面后面的街道,只见很多店家纷纷出来点火,有爬高的有护梯子的,还有在下面的墙壁上拧着一个什么开关的,还有一些妇孺小孩出来看人点灯的。

    杜构他们就这样停在大街上看了许久,也就不到一刻钟的工夫,街道两边那一个个的灯笼都被点亮起来,那些灯笼里的火光越烧越两,渐渐的把他们眼前的街道都给照亮了,就连脚底下踩着的水泥路面有一条细细的缝隙,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什么灯?”杜构诧异道。

    “这便是沼气灯了。”罗用笑着回答说,面上也带了几分骄傲之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