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385.惊世骇俗

时间:2018-06-15作者:报纸糊墙

    ,精彩小说免费!

    土元素具有辐射性, 但自然界中的钍元素一般以氧化形式存在, 其辐射性出来的阿尔法粒子穿透性很弱, 通常只需一层布料便能隔离, 只要不吸入食入, 使其进入人体内, 就不会造成什么很严重的危害。

    而罗用他们这一次要找的, 正是氧化钍, 氧化钍有一种特别的性质, 就是能在高温下激发出白光,可以用来制作沼气灯燃起灯的灯罩。

    在眼下这个年代,想搞天然气开发也不容易,但沼气却易得, 只要建个沼气池, 挂上沼气灯,照明的问题就解决了。

    这年头, 常见的照明方式就是火把油灯蜡烛,寻常百姓连油灯都不舍得用,蜡烛更是只有富人才能用得起。

    那照明的效果就更别提了,罗用在这个时代生活了这么多年,着实也有些受够了那黄豆大小的昏暗灯光。

    现如今水泥这个东西在大唐上下也已经算是比较普及了,听闻在河南道河北道以及江南各地, 这几年都新建起了不少水泥作坊。

    有了水泥就能建沼气池, 这时候再把沼气灯做出来, 推广起来应该就比较容易。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不涉及什么政治敏感,而且还很能来钱。

    只是那氧化钍的寻找和沼气灯的制作,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能需要投入许多时间精力以及财力。

    为了这沼气灯一事,罗用最终让自己的两名弟子,以及两名常乐书院学子,另外还雇了十五个身体强壮、为人看起来也比较机敏的青壮,共计十九人,组成一支队伍。

    这个队伍首先会去往伊吾,在伊吾的煤矿区尝试寻找氧化钍,因为钍元素常常也会出现在一些煤矿周围,所以在那里也会有比较大的几率能够找到。

    他们预计会在伊吾停留一年,一年头若是没有进展,到时候可能就要再做其他打算。

    罗用知道钍的储藏量最大的地方是白云鄂博,但那边距离他们目前所在的地方太过遥远,而且还是属于草原民族的地盘,罗用他们在那一带并没有什么经营和积累,贸然前往的话会比较危险。

    这一次带队的罗用的两名弟子,冯志、黄有田,都是性格稳重的,做事一向很靠谱。

    在研发方面,他二人并没有什么突出的才能,他俩主要负责带队,以及与常乐县这边的沟通,真正负责研发的是那两名常乐书院的学子。

    那两名学子分别出身于荥阳郑氏和江南顾氏,荥阳郑氏就不说了,罗用与他们的交情虽算不得很深,但双方整体也是比较友好。

    早两年各大家族的人安排族中子弟前往常乐县的时候,他们家安排过来的年轻人也颇优秀,此人名叫郑桉,人品端正条理清晰亦吃得苦,罗用这回之所以选中他,一方面是因为他本人的人品和才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的家族关系。

    这个队伍中的另一个常乐书院学生,名叫顾云山,乃是江南顾氏出身,这人也不错。

    罗用之前听乔俊林夸过顾云山几回,说他这个人很有毅力,无论学什么都要学到透彻明白为止,只可惜出身旁支,又是续弦所出,人又有几分木讷,没那什么洒脱气质士族风范,在家族中不是很受重视。

    罗大娘这几年在江南那边发展,罗用也有意要经营一下他们罗家与顾家的关系,于是这回便找上了顾云山。

    至于受不受重视,这种事哪有什么绝对,眼下他是不受重视,等他将来有了价值,自然就会受重视了。

    他们这一行十九个人,加上财物器械以及罗用给伊州那边几个老熟人准备的礼物,一共雇了五辆木轨马车。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早晨,罗用将他们一路送上了木轨马车,叮嘱他们出门在外一切要以安全为重,若是遇着什么问题,也可去寻一寻那伊吾刺史,还要及时差人回来,报与他知晓。

    几匹精壮大马,拉着这几辆看起来再平凡不过的马车,沿着那一条看起来已有几分显旧的木头轨道,一路往北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茫茫戈壁之中。

    罗用这边,很快也开始让人着手修建沼气池,冬天里沼气的产出很慢,他们这时候把沼气池修起来,经过一个冬天的囤积和发酵,待到明年开春,必定就有沼气可用了,到时候就算没有沼气灯,至少也可以用来烧水做饭。

    说不定冯志黄有田他们运气好,很快就能找到氧化钍,并且成功做出沼气灯的网罩,明年开春他们这边就能点上沼气灯了,这种事谁能说得准呢。

    时间一日一日过着,待到农历十一月份,常乐县这里就很冷了,又到了家家户户少火炕的时候。

    常乐县中倒是很热闹,俨然比秋天那时候还要更加热闹几分,城里城外都有不少人赶着羊群来来往往的。

    都说常乐县这个地方羊肉价高,又有罗二娘的那家羊绒作坊,一个冬天能收许多羊绒,他们这边羊绒的价钱也很稳定,于是今年入冬以后,赶着羊群到常乐县这边来卖牧民比去年更多了。

    除了前来卖羊的牧民,往来的商贾也不少,主要都是从伊吾和高昌那边过来买货的,有来买针的,也有来买白叠花种子的。

    自从有了木轨道以后,那两边的人要过来敦煌常乐这一带就很方便,他们这里降水量少,冬日里也不怎么下雪,就算天气冷些,也不怎么妨碍木轨道上的交通。

    这日下午,罗用正与二娘彭二她们一起议论近日新织出来的几个面巾花样,衙门那边突然有人找了过来,言是黄有田方才从伊吾那边回来了,这会儿人就在县衙。

    罗用听闻了,连忙放下手中那块毛巾,戴上帽子裹上大氅,回县衙去了。

    “怎么样,你们那边的事情可有进展了?”罗用一见到黄有田,便问他。

    “一时还未有什么进展。”黄有田这时候原本是坐在炕上温脚,见罗用来了,便要下炕来与自家师父行礼,被罗用一个手势又按了回去,笑了笑,依旧坐在炕上回话:“白七他们从矿区捡来许多矿石,也不知道哪一个是,郑郎君他们正试验呢。”

    罗用点点头,他也知道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

    因为伊吾常乐之间商贾往来频繁,黄有田他们之前就托人带过信件回来,主要就是报个平安,所以罗用这段时间至少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危。

    这时候师徒又说了几句,罗用便问黄有田:“钱帛可还够用?”

    “倒也没什么大的花用,无非就是吃穿用度。”黄有田答道。

    白七他们到人家矿区去拣石头,听闻他们是罗用这边安排过去的人,人家煤矿主根本不拦着,不仅不要他们的钱,三不不时还要把人叫过去好吃好喝招待一顿,想从白七他们口中打探消息。

    得知白七他们是在寻找一种名叫氧化钍的东西以后,那些煤矿主还巴不得他们赶紧找到呢,然后他们将来不仅可以卖煤,还可以卖氧化钍挣钱了。

    “而今伊吾城附近几个能产石炭的矿区,时常差人送矿石过来,白七他们主要便去更远的矿区寻找。”黄有田说道。

    “倒是承了那些矿主的人情。”罗用笑道。

    “也有人问我们买不买石炭的。”黄有田又说:

    “开出的价钱比之我们先前购买别家的要低廉些许,只是我们与之前的矿主合作已有多年,对方供给我们的石炭品质一直很好,现如今若是因为这些许差价换了商号,着实也是有些不妥。”

    “倒也无需把原来那家卖掉,他们开出的价钱若是合适,石炭品质也好,你便只管买来,这两日我便让人在城后荒唐上建一片棚子,专门用来放石炭。”

    罗用提起炕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些热茶,又黄有田倒了一些。

    前些时候,他们这里还没肉吃呢,这一转眼,就又到了吃肉吃到吐的季节,真是旱的时候旱死,涝的时候涝死,好在他们赶在入冬前把去年冬天做的那些肉罐头都给卖了出去。

    早前离石那边的茶商运送茶叶过来的时候,也帮罗用带了不少杜仲胶过来。

    这时候他们常乐县中又开始收羊肉做罐头了,规模比之去年更盛,除了常乐县辖下那些冬闲的农人,还收了不少过来常乐县找活干的晋昌人敦煌人。

    “因何要囤石炭,师父可是忧心石炭涨价?”黄有田问道。

    “正是。”罗用点头,它要不会涨价,罗用囤它做什么。

    “石炭这物什河东也有许多。”黄有田并不认为石炭会涨价:“除了一些制陶铸铁作坊,寻常人家并不用。”

    老百姓嫌它比柴草贵,不划算,有钱人家又嫌它气味不好闻,不爱用,那些个精细的木炭竹炭多了去,何苦要用石炭。

    “待衡致他们那物什做好了,那石炭说不定就要涨价。”罗用笑着说道:

    “眼下正是冬季,木轨道上车辆往来相对也少,趁这时候囤些石炭也好,横竖这物什经得住放。”

    “喏。”既然罗用都这般说了,黄有田便也应承下来,趁着冬季车子少,多囤一些石炭倒也没有什么坏处。

    至于衡致他们眼下正在弄的那个物什,黄有田也是知道的,说是要给针坊做一种机器,不用人力,靠它自己的力量就能将铁块拉丝、切断。

    黄有田没怎么读过书,但他总知道,那些个机关器物做得再精巧,总归还是要有个借力的地方才能运转,无论是人力也好,水力也好,风力也好,每个借力的地方,如何能够凭空运转?而且还是针坊里那些需要下大力气才能完成的活计。

    黄有田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这世间还能有那样的物什。

    但他师父却是这般说了,衡致这回也跟着了魔一般,自打修完那座桥回来,就一头扎了进去,也不知最后是否果真能被他们做出那种惊世骇俗之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