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384.白七

时间:2018-06-15作者:报纸糊墙

    ,精彩小说免费!

    常乐县这边忙忙碌碌的, 当初那一个贼人十贯钱的悬赏刚出来的时候, 县中不少人也是兴奋了一阵。

    这要搁在从前, 肯定就有人背上刀枪棍棒, 揣上干粮,出门寻那些贼人去了。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 这两年, 县中但凡是勤力一点的青壮,都有正经营生要做, 做买卖的做买卖, 进作坊的进作坊, 种地的种地。

    从前常乐县内外也有几个不大不小的帮派, 眼下大抵都已散伙, 有那一两个苟延残喘的, 也都是没了主力的, 光剩下几个虾兵蟹将,并不成气候。

    若是那些贼人不长眼, 跑他们常乐县这边来了, 那捉了也就捉了,就当白捡。

    若是叫常乐百姓出去寻这些贼人,尤其是去到像百帐守捉那样的地方, 那就有些太过凶险,再说大伙儿每天都要干活呢, 也没那个工夫, 别到时候贼人没捉着, 反把饭碗给砸了。

    听闻在敦煌晋昌两地,这几日已有数个帮派奔那百帐守捉而去,敦煌晋昌毕竟是地方大人口多,各种帮派团伙也多。

    这个年代的人生存艰难,这些个团伙也不容易,那些个当地土豪仕绅,家里都养着部曲,不是谁人想动就能动的。商队也不好惹,这年头敢出来行商的都不是软柿子,很多商队人多势众不说,打起来更是不要命。剩下那些个平头老百姓,一个个穷得连自己都养不活,自然也没什么油水,再说这些个帮派团伙,也不是个个都会向贫民百姓下手。

    “……杨老四那群怂货,惯会使些肮脏手段,挣那不义之财,活该他这回落在那罗棺材板手中。”

    这一天晚上,一行十余青壮,连夜合河戍,当夜不及赶到百帐守捉,便在大泽旁的集市边上,与一名关外人租了个毛毡棚子,又在棚子外面点了一个火堆,打算煮些热汤,就着带来的干粮吃了。

    “那刘老大果真那般好心,平白竟叫我们去分一杯羹?”一人坐在火堆边上,闷声说道。

    “怎的又说这个?”一旁正烧火那人不耐道。

    “白七一早不都与你说清楚了,百帐守捉那边龙蛇混杂,刘老大他们必定是有些吃不住了,这才喊我们几个过去充数。”

    “唉……怕是不会这般简单。”

    “出门前便已说清楚了,怎的这时候又叨叨起来?”

    “你若是害怕,你便回去,我们几个自己去。”

    “我就是觉得此行有些凶险。”

    “你当谁人不知,若不凶险,难道还指着那铜钱平白从天上掉下来不成?”

    “挣了这一笔,我等便有了本钱。”

    “往后跑商也罢,去那常乐县的作坊做工也罢,家里人一时总是饿不死。”

    “莫想那些没用的,赶紧吃几口睡下,明日一早还要赶路。”

    “……”

    他们这一行乃是敦煌人,年岁相当,自小便熟识,因为出身贫困,从很小的时候就要开始琢磨来钱的法子,养活自己和家人,为了活命,也做过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那刘老大是敦煌一个大帮派的头目,一早就想拉他们入伙,他们这些人硬撑住了,没加入,因为一旦成了他们的人,很多时候就是身不由己。

    将来万一出点什么大事,别说自己这一条小命,全家都得给他们陪葬,这个年代的律法便是这般,动不动就要连坐。

    这些年他们与那刘老大有些往来,主要就是在刘老大那些人忙不过来的时候,帮忙做点不算太脏的活计,多少得些好处。

    这回这件事,他们原本没想参与,那二十几个人,便是二百多贯钱,百帐守捉那边的人比他们敦煌人更穷更狠,大大小小的势力也更多,他们就这几条小虾米,别到时候钱没挣到,反将自己一条小命给填了进去。

    没想到昨天晚上,那刘老大手底下一个人突然找来,言是刘老大等人眼下就在百帐守捉那边,人手有些不足,寻他们过去凑数,到时候得了赏钱,分他们些许。

    他们这一行人的老大,也就是白七,他家里有个小侄儿体弱多病,好几年了,总是反反复复,花了不少钱,又欠下一些债务。这回一听说这个事,他便说要来,于是其他几个弟兄也都跟着来了。

    眼下这种情况,众人心里多少也都有点数,帮派之间的比斗,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轻易不会全员出动拼个你死我活的,大抵都是双方各出一两人,一较高下。

    刘老大在敦煌发展这些年,颇有些势力,手底下能打的人不少,却也忌惮百帐守捉那些人凶狠不要命,这回他定是吝惜自家那些手下,怕他们折在里头,所以才想到了白七一行。

    料想这时候在百帐守捉那边,定是有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在等着他们……

    事实上,确实也是这般,刘老大不想让自家手底下那几个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兄弟与人拼杀,于是就想到了白七,那也是个要钱不要命的,颇能打,骨头又硬。

    这些年要不是有那白七在前边顶着,他手底下那几个人,早该成了他刘老大的手下。这回他便要让白七去与人拼杀,若是赢了也好,若是输了,刚好就趁这个机会把他们这个小团伙给吞并了。

    白七等人第二天中午赶到百帐守捉的时候,杨老四一行俱都已经被人拿下,一行二十七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刘老大仗着人手众多,又舍得花钱与当地人买消息,作为一股外地势力,竟然生生被他抢到了十四个贼人,那就是一百四十贯铜钱,够养活他们帮派挺长一段时间了。

    被这些外地人抢了这么多人头,那些个百帐守捉的本地势力肯定不答应啊,于是就把人给围了,不让他们走。

    也有一些人提出要比斗,刘老大这边一直拖着呢,这会儿见白七来了,这才不急不缓让人出去传话,就说他们这边应战了。

    话说这级别不一样,姿态自然也就不一样,眼下这时候的百帐守捉,对白七他们这些小虾米来说,那就是个龙潭虎穴。

    但是对刘老大这些人来说,其实也没有那么危险,他们就是过来抢钱的,仗着自己人多势众,能抢多少就抢多少,倒也不用拼到你死我活那种程度。

    那些百帐守捉的人硬是拦着他们不给走,说是要比斗,那就比吧,他头一个就把白七给推了出去……

    ……

    两日后,这些人浩浩荡荡前去常乐县领取赏金,自打他们进城后,就有一队差役沿路跟随戒备,待他们来到县衙钱,衙门之中已有吏员迎了出来。

    不多时,乔俊林和一众书院那边的学子们也都赶到了。还有县中那几个作坊,罗用的弟子们,以及作坊之中不少雇工,纷纷也都往县衙这边赶了过来,除了一些看热闹的城中百姓,大多数人对于这行人的到来都十分戒备。

    吏员们没让这些人进县衙,就在县衙前面的大街上验明了那些贼人身份,然后就有一担一担的铜钱被人从县衙里面担了出来。

    那不大不小的柳藤筐,箩筐上面盖了红绸布,把那块红绸布一掀,那下面便是码放得整整齐齐的十贯铜钱。

    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众人只见那一担担的铜钱从衙门里担出来,那一个个的贼人被套上枷锁押往县衙监狱而去。

    最终二十七个贼人,加上先前五人,共计三十二人,悉数落网。一时之间,还敢把爪子伸到他们常乐县地界的贼人,怕是再没有了。

    “豁出命去搏一回,才挣这些钱,还不如那些修桥的工人挣得多。”

    白七等人这时候从刘老大那里分得了钱,便在常乐县中寻了一间食铺吃酒,他们这回还算走运,十余个人里面,就白七一人出去与人比了一场,打赢了,也没受什么重伤。

    所以这时候他们才有心情坐在这里吃酒,嘴上这般说着,心里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

    “够撑一阵子了。”白七笑着拍了拍怀中那个包袱。

    拼着命与人打了一场,刘老大分与他们三贯钱,白七自己拿了一贯,余下的便让弟兄们分了。这一贯钱拿回去,不仅能把欠债还了,还能给家里买不少吃食,今年冬天算是有着落了。

    也是他运气好,这回遇着一个惜命的,在那场比斗之中,他明显感觉到对方并不想与他搏命,于是双方就都没下死手。

    时过境迁,如今的百帐守捉,与过去约莫也是有些不同了。

    “眼瞅着就要入冬了,白七你有何打算?”有人问白七道。

    “待我将这些钱送回去,再买些柴米留在家中,待安置好了,便来这边寻个作坊做工。”白七端起酒盏喝了一口浊酒,言道。

    白七要进作坊?

    众人讶异。

    “怎的,别人都能进作坊,我便进不得?”白七其实早就想进作坊了,只是家中负担实在太重,他在家排行老七,上面五个兄长一个阿姊。

    照理说这养家糊口的担子不应落到他肩上,奈何命不好,上面几个哥哥死的死残的残,她那阿姊也是个老实巴交的,嫁人后自己都过得不好,更别说帮衬家里了,白七不时还得替她出头,帮衬一二。

    眼下他家虽然还有几百文的欠债,实际上与过去相比,日子其实也算过得去了,主要白七现在年岁大了,能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

    今年开春的时候,他把自己那大侄女儿送到罗二娘的羊绒作坊,现如今在里头吃得好穿得好的,还能给家里挣工钱。

    家里也没什么可操心的,耶娘虽然老迈,还有两个嫂嫂可以照顾一家老小,还有一个残疾的兄长,少了一条腿,但也还算是条汉子,有他在家,白七也比较放心。

    这回能全须全尾地将这一贯钱抱在怀里,也算是老天爷眷顾了,又与弟兄们各自都分了些许钱财,虽然不多,却也算是成全了这些年的情谊。

    白七打算过几日就进作坊去干活,最好再能学点手艺,其实他最想干的还是那修桥的活计,再学了那修桥的技艺,只可惜他上回没赶上,下回不知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今日这一餐,便是他们的散伙饭了。

    回想这些年的情谊,这些年的生死与共,吃过的苦,冒过的险,铮铮男儿不禁也要落下泪来。

    席间不免又要敬一敬那几个早年便没了的弟兄,早年在日子最难过的时候,白七便与他们说,搏一搏,兴许还能活命,不搏便是等死。

    转眼这些年过去,当年最狠最拼命的白七也要洗手不干了,大抵在他看来,如今已经不需再搏命。

    ……

    转眼时间又过去数日,这一日中午,白七带着依旧愿意跟随他的几名弟兄,乘坐木轨马车来到常乐县城,打算在县里找个作坊做工。

    只是还不待他们去寻作坊,便听闻罗用的几名弟子这两日正在城中招工,言是要去伊吾那边找一种什么土,说是那种土必须要在矿区才能找到。

    “工价几何?”

    虽说要进作坊,白七等人终究还是野惯了的,比起让人感觉憋闷的作坊,他们还是更愿意去外面,这时候听闻了这件事,几人便都有些心动。

    “正常每人每月三百文,若是要进山下矿洞,那便要加价。”有知晓详情的百姓与他们说。

    进山下矿洞这些事对于常乐县普通百姓来说,已经比较危险了,他们眼下这日子过得好好的,要不要去冒这个险,确实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白七几个却没有什么犹豫,这工价可比进作坊高得多了,他们也不怕出远门,也不怕进山,至于说下矿洞,上回罗用那些弟子招人去修桥,说是危险,最终不也没死一个人,且不说这回会不会死人,起码可以确定他们那些人还是很看重人命的,怕什么,去了。

    几个人一对眼神,连忙就往那招人的作坊去了,生怕一个去得晚了,这回又没赶上。

    至于他们说的要找的那个什么土,管他呢,去了便是,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教。

    其实罗用他们这回要找的,哪里又是什么土,他们真正要找的,是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