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381.贼人

时间:2018-06-02作者:报纸糊墙

    ,精彩小说免费!

    再过几日, 常乐县一带的白叠花地陆续开始采摘收获,收购商之间的竞争更是进入白热化。

    为了及时掌握收购价的变化,罗二娘近来基本上每天都在乡下跑, 别的商贩若是加价收购, 她们便也要跟着加价, 不然便竞争不过。

    或许也有人就算价钱低些,也宁愿把货物卖与罗二娘她们的, 但那明显就是吃亏的买卖了。

    罗二娘不愿占这种便宜, 也不肯让相信她向着她的人吃亏, 只要这白叠花的收购价还没有超过她心中的最高价,这每日的行情有多高, 她们家的收购价就多高。

    不过他们常乐县这里毕竟偏远,很多商贩前来收购,都要考虑加上运费以后的成本控制,所以他们这里今年白叠花的价钱虽也算高,但与凉州城那边还是没得比。

    整个陇右道,从东往西, 从凉州到敦煌,基本上越往东, 价钱就越高,越往西,价钱就越低。

    凉州与张掖之间隔了一道焉支山, 山的这一边和山的那一边, 今年这白叠花的价钱便差了不少。常乐与晋昌敦煌之间交通便利, 所以他们这一片的白叠花价钱基本相当。

    罗二娘在常乐县经营羊绒作坊已有数年,很多人在送自家女儿进作坊的时候,都曾见过她,所以现如今就算是在最偏远的乡下,都有人识得她。

    于是她这一次行走起来就十分方便,收购白叠花的过程也比较顺利,价钱相当的情况下,别的商贩基本竞争不过她。

    同样都是使的绢帛,罗二娘她们拿出来的绢帛,当地百姓就更加相信,若有那坚持要铜钱的,罗二娘也能从城中给他们运来,别个商贩却没有这样的积累,也无那许多便利。

    然而就算是这样,以后还是有不算厚外来商贩活跃在常乐县一带,就算在与罗二娘的竞争之中不占优势,他们还是频繁地出现在常乐县下辖的各个村落之中。

    只因为罗用这个人的清明公道在这一片也是出了名的,只要他们是正正经经的买卖人,不行那坑蒙拐骗只是,县中公府断然没有随意打压的,哪怕他们现在摆明了就是要跟罗二娘搞竞争,挖她的墙角。

    因为近日商贾往来众多,很多常乐县当地百姓也因为卖白叠花挣到了钱帛,官府忧心近日会有歹人出没,安排了两个差役队伍在常乐县下辖的各个村镇之间巡视。

    他们那一队是八个人,每个人身上都配着大刀,骑着大马,一个个长得身高体壮,每到一个地方,就要跟当地人打听,近日出入他们村落的,没无形迹可疑者。

    还道那贼寇兴许会装扮成商贩模样,先到各个村子观察踩点,若有那言是要来收白叠花,行事却又透着古怪的,便要提高警惕,还有那开价比时下的行情高出太多的,也要当心。

    如说这分辨歹人的能力,这些个整日在外行走贩货的商贾小贩,可比当地农户要强得多,官差有时候都比不过他们。

    前两日有一个商贾向巡逻的队伍高发,言是附近某某村落,有数名形迹可疑之人,观他们行事路数,似是贼寇。

    于是这个巡逻队当即便往那个村落赶了过去,也见到了据说形迹可疑的那几个人,咋看之下,倒与寻常商贾无异,询问他们的来处,言是酒泉那边的人,要看路引,却道没有,言是他们兄弟几人出身微末,弄不来路引。

    “既无路引,那你们收了这些白叠花要怎么运回去?”听闻他们没有路引,那领队的差役便警觉起来。

    近来在他们当地活跃的商贩,有附近地区的也有从远处来的。附近地区的商贩,很多也没有路引,但是现如今敦煌晋昌常乐这一带交通十分便利,要查一个人的身份,也不难。至于那些从远处来的,因为要走官道,要过关卡,大多都有路引。

    打听他们近日在这个村子收购白叠花的价钱,竟是比市场行情还要高出两三成。

    一边说自己出身微末,弄不来路引,一边又出得起这般高价,确实有些可疑。别小看了那两三成的差价,眼下白叠花价高,在高价的基础上再加两三成,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就在差役们盘问的工夫,这个村子的村民也站出来为这几人说话,看他们的样子,像是很为这些人着急的模样,关系似是十分不错。

    “这几句话也说不清楚,你们还是随我去一趟公府吧。”村民们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显得这几个人更加可疑了。

    商人逐利,他们在当地收购白叠花,与当地农户做生意,不说锱铢必较,难免也要讨价还价,怎的这几人还与这个村的村民处出情义来了,有那工夫,倒不如多跑几个村子,在本钱固定的情况下,尽量使自己多收得一些白叠花。

    “怎的好好的便要去公府?”

    “定是误会了。”

    “可是有人诬告?”

    “昨日亦有商贾来此,出价低了,我们便说不卖与他,可是那人诬告?”

    一说要带这几个人去公府,村民们的反应就很激烈,有些人大约是真为这几个人着急,有些人兴许是担心自家白叠花卖不到自己所期待的高价。

    那几个外乡人也一直向差役们拱手作揖,言是自己虽无路引,却并非歹人,只是以为这白叠花买卖有利可图,因而贸然前来,还请诸位差人放他们一马。说得十分可伶一般。

    “平时倒也不是这般严厉,只是今日听闻有歹徒流窜在我们常乐县一带,因此才查得紧,尔等若是清白,只管与我到公府去走一趟,道明了身份,不日便能出来。”

    那带队的差役一边说话,一边提防着眼前这几个人的动作,有那看热闹的小孩不知死活往那几人身边钻,也被他几步走过去,一把扯了过来,交给旁边的大人:“官差拿人,不要命了么?”

    从一开始的好言相问,到后面的剑拔弩张,村民们渐渐也感到有些不对,毕竟自那罗县令上任以来,还从未听闻公府差役胡乱抓人的事情。

    只是那几个外乡人还欲反抗,差役们这时候已经十分强势拿了绳子开始困人,乡人们虽然还有一些将信将疑,但都想着这些差役即便是抓错了,很快也会放人,以他们常乐公府的做派,应也不会胡乱冤枉人,于是便也不再相帮掺合。

    这一行五个人,被一路押回常乐县,常乐县县尉郭凤来从前参过军,在军中看人审过细作,所以他年纪虽轻,却也比较知晓审人的路数,这一行五个人,总有那一两个意志不够坚定的,很快就被他审出问题来了。

    原来这几人根本不是从酒泉那边过来,他们的老巢就在常乐北面的百帐守捉,半商半匪,自己也做买卖,常常也会去劫掠牧民农户,商队也是他们的目标,太大的商队啃不下,专门盯着那些半大不小的下手。

    他们这回盯上的这个村子也不大,村里总共十来户人家,种的白叠花却不少。

    这些人的计划是先用钱帛从村人那里买得白叠花,将这些白叠花运走,然后再引了同伙过来,伺机将这村子给抢了,如此一来,钱财货物便都是他们的,另外还能添些零头,毕竟这村子里还有几复比较宽裕的人家。

    因他们出价比别人高些,这些时日就住在村中,为人亦是仗义和善,很快便和村里人熟悉起来。

    村民们哪里知晓,这些人明面上与他们称兄道弟,暗地里却是包藏祸心,听闻了公府那边的审问结果之后,一时都懵了,回过神来之后,更是惊惧不已。

    常乐县中这几日有些人心惶惶,还有那往来的商贾,听闻了这件事以后,很快就离开了常乐县城,因为怕那些贼人前来报复,不想被殃及池鱼。

    百帐守捉那个地方大家都知道,龙蛇混杂,民风很是凶悍,常乐县这一次拿了他们的人,那些人怕是不肯轻易罢休。

    城中百姓心中忧惧,还有一些商贾富户专门到县衙打听,问罗用这件事要怎么处理。

    罗用只让他们尽管安心,这伙人势力并不大,他们这边很快就能处理好。

    不出一两日,县中便有公文贴出,宣告这一次捉拿贼人的始末,然后又写明他们总共有多少同伙,每个人姓甚名何,长得什么模样。

    最后又鼓励各方义士捉拿贼人,共同维护社会治安,凡事捉到名单上这些人,将其送到常乐县公府的,常乐县公府会以每个人十贯钱的标准,以示嘉奖。

    考虑到这伙人的老巢在百帐守捉,这时候未必人人都在常乐县一带,县中吏员特地还让往来与百帐守捉的商贾们帮忙带了几摞过去。

    至于常乐县中,一听说那十贯钱一个人的出价,很多人便都摩拳擦掌起来,什么人心惶惶,不存在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