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379.再相见

时间:2018-05-28作者:报纸糊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罗用是在贞观八年冬天的常乐县街头,遇到的彭二, 将她与王当之子王绍, 一同从人贩陈七手中买下。

    那一年她十三岁,初到罗家之时也是小心翼翼, 时刻提醒着自己要谨言慎行,生怕说错什么做错什么,被主家所厌弃。

    只是那日子一日一日过着,不知不觉她竟又有一些松懈下来,因为罗用这个人一直给她一种感觉,只要自己不做那些太坏的事情, 那些个寻常小事,他并不在意, 即便是做错了什么,与他惹些祸事出来,他必定也会挡在前头。

    罗家的兄弟姊妹都是好的,但是如果没有罗用,她们也许就不会是今日这般模样。

    彭二初遇罗用那一年, 他才十五岁, 还是个白净少年郎模样,然而就是这个少年郎,不仅将她们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让她们免受风雨的侵袭, 他仿佛还为她们撑开了一个精神上的空间, 那样的高远, 令她们不再总是纠结于眼前的得失琐碎,学会将自己的目光投向那些更高更远的地方……

    如今的她早已不再畏惧风雨,十年前那个战战兢兢的少女,如何又能想象得到。

    这一次彭二收到罗二娘托人带去的信件,很快将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安排好,不日便与凉州城那个羊绒作坊中的几个管事,以及她自己手底下的两个人,一路奔常乐县而来。

    昨日她们行到晋昌城,知晓从晋昌到常乐县可以坐木轨马车过来,速度十分快,亦不用受那颠簸,但是因为不舍得这一路骑过来的这几匹马,于是在晋昌歇过一晚之后,今日一早依旧决定骑马过来,早晨出发,中午便到了。

    这常乐县城的围墙高大规整,墙面上还抹了水泥,显然是这两年刚建的,从城外看这座城的规模,比凉州城小了几近十倍,城池周围的农户庄园分布亦不很多,大片大片的荒滩隔壁,只有少数地方可以种庄稼。

    进城以后倒是颇为热闹,彭二面上带着笑,让后面那些人莫要跟丢了。街道上不少商贩,亦有那担了柴草菜蔬进城来卖的农户,亦有一些胡商在城中走动。

    这些景象在凉州那边亦是常见,只那边汉人更多些,这边很多人身上虽着汉服,看着却并不很像汉民,有一些可能是牧民出身,还有一些可能是杂胡,还有不少皮肤漆黑的昆仑人。

    他们对于彭二这一行人的到来,也都感到比较好奇,不少原本坐在街边磨针的人,这时候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一行人六七人,全部都是女子,虽然都是生面孔,但料想应该是羊绒作坊那边的人没错。

    “早前听闻织布作坊那边要来个新管事,可是这些人?”

    “约莫便是。”

    “你看哪一个像?”

    “这些应该都是管事吧。”

    “……”

    “看看那个小娘子,年岁约莫不足二十。”

    “她也是个管事?”

    “不知,相貌着实不错。”

    “……”街上这些人看着彭二她们一行嘀嘀咕咕的,小声议论着。

    “借问,不知罗二娘的羊绒作坊该往何处走?”彭二这时候问街头的一个妇人。

    “哦,羊绒作坊啊,就前面那个路口,拐过去,再走几步就到了。”那妇人很是热情,伸手比划着羊绒作坊所在的方向,给彭二她们之路。

    “那边是作坊区,不少作坊呢。”

    “你看围墙最高的那个作坊,便是羊绒作坊。”

    “别的作坊都开着门,男男女女进进出出的,就那羊绒作坊没有闲杂人等进出,好认得很。”

    “就从这条小路过去,前边就是了,好认得很……”

    “……”其他人也都特别热情,一个个七嘴八舌地给彭二一行指路。

    彭二几人按他们指的方向走了没几步,便看到二娘她们高高兴兴地迎了出来,原来早在她们这一行人刚进城的时候,便有那好事的小孩,跑羊绒作坊那边报信去了。

    “罗二娘!罗二娘!方才有几个娘子牵着马匹进城来,是不是你们的人?”

    门内的管事听着了动静,打开门来问究竟,然后很快又有人去喊了罗二娘,于是不待彭二等人寻过来,她们这边就先迎了出去。

    罗二娘也有好几年没见着彭二了,这时候再相见,十分高兴,彭二于她,就与亲姊妹一般。

    “可是累了,包袱给我,我来拿。”

    “不很累,有马骑呢,也不是不用两条腿走过来。”

    “还是颠簸,他日待陇右道这边都通了木轨道,往来就便利了。”

    “你们可见着了那木轨道。”

    “见着了,就是没坐成。”

    “怕什么,就在这县城外头,哪一日想坐便去做,三文钱便能到晋昌,方便得很。”

    “肚子饿了吧?”

    “这会儿已是过了饭点,不若我去街上叫些饭菜过来。”

    “去吧,多叫几个好菜,莫要吝惜钱财。”

    “哎。”

    “……”

    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太阳金灿灿地照着,天气并不眼热,彭二一行跟随罗二娘她们一路进了羊绒作坊。

    有人高高兴兴跑到大街上买饭食,又有人匆匆忙忙去与她们烧热水,忙活得就跟过节一般。

    罗用这时候在常乐县衙这边也听闻了这件事,平日里他并不怎么往羊绒作坊那边去,主要为了避嫌,不过像今日这样的日子,过去一趟倒也无妨,也无需摆那官老爷架子,非等着彭二她们过来拜访自己。

    罗用去到羊绒作坊的时候,彭二几人都已梳洗过了,头发尚还带着湿气,这时候穿得清清爽爽的,正坐在前厅与二娘她们说话,前面的大门难得敞开着,不是有街上食铺里的人提着一蓝蓝的饭食送过来。

    罗用与她们打过了招呼,径自寻了一个位置坐下,他上回去长安城的时候,来回都经过凉州城,都见过彭二,而且他的他与彭二之间的交情,原本就不如二娘那般深。

    但是在这个交通极其不便利的年代,有朋自远方来,总是一件让很人高兴的事情。

    这天下午他们就坐在这个厅里吃酒说话,席间谈到了不少凉州城与常乐县的风土人情,也说到了他们从前在西坡村那时候。

    “你阿姊如今可好?”罗用问桌上年纪最小的殷兰道。

    “她好着呢。”殷兰咧咧嘴,笑着回答说。

    从前殷大娘与殷兰姐妹随罗二娘她们一同从西坡村前往凉州城,一直就在凉州城那个羊绒作坊干活,姐妹二人早已升了管事,每月里挣得也不少。

    这一次殷兰随彭二来了常乐县,殷大娘则继续留在凉州城,殷大娘年纪比殷兰大几岁,人缘又比较好,做事也比较稳妥,再加上确实有手艺能服众,这几年升职加薪的,都比殷兰快。

    殷兰这姑娘虽然干活是一把好手,奈何性子太倔,又有几分孤僻,与作坊里的娘子们处得并不十分好,殷大娘时常便要说她,听得她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罗用听她说起这些个事情,也觉得有几分好笑,性格孤僻倔强的人,混职场确实也是比较吃力,管理人员什么的还是算了,往蓝领技工方面发展看看吧。

    不过若是和从前比起来,殷兰如今也算是开朗了不少,她家耶娘与罗用父母一样,都是在贞观七年的一次山体滑坡中遭了难,她跟她妹妹殷朵儿也都挺不容易。

    “殷朵儿她们现在如何了,可是寻了婆家?”罗用记得殷兰还有一个比她小两三岁的妹妹,当年她小小年纪的,便把这个妹妹当初自己的责任承担起来。

    “还未许人,也是学了织羊绒衫,在村里就能接到活计,不愁什么。”殷兰回道:“就是总喊着要来凉州城寻我,如今好了,这常乐县这般远,她也不用想了。”

    “她若是果真想来,待今年这批白叠布卖出的时候,卖布的队伍从长安回来,还要途经西坡村去拿一批杜仲胶,届时再叫她跟着运胶的队伍一起过来,只是路途遥远,总归还是有些危险。”

    罗用也理解殷兰想把殷朵儿带在身边的心情,殷兰这一次要跟彭二一起在这边经营白叠布作坊,三年五载的应该不会换地方,她们家耶娘没了,就剩下这一个妹妹,虽说上面还有翁婆叔伯,但总归还是隔了一层。

    “我这两日便与她写信,她如今也大了,只要这一路上能有人带着,便也不怕什么。”殷兰马上说道。

    “好。”罗用笑着点点头。

    “我届时再让人与她带些盘缠过去。”殷兰寻思着,又道。

    “无需。”罗用说:“届时路上用了多少钱,待到了这边,你再补与他们便是,路途这般遥远,多一个包袱便多一个负担。”

    “……那好。”殷兰想了想,便也点头答应下来。

    下午,乔俊林从常乐书院那边下学回来,听闻罗用在羊绒作坊这边,便寻了过来。

    罗用看看时候也不早了,身为男子在羊绒作坊这边待太久了也不好,于是便起身与乔俊林一起回县衙去了。

    第二日一早,二娘与彭二又来到县衙这边,与罗用商议,想从罗用的弟子那里借一个会木工的匠人,她们打算对织布机做一些改造。

    去年那些白叠花收回来,也不及做些别的什么准备,俱都织成白布卖了出去,因为不存在竞争,轻轻松松就卖得了好价钱。

    今年的情况有些不同,种白叠花的人更多了,织布作坊也多了,她们这一次若是不花些心思钻研,怕是很难保住优势。

    这一次彭二从凉州城那边过来,带来的那几个人里面,其中就有两个是织户出身,会用花机综,能织各种花纹。

    这种复杂的织法多用于锦缎,麻布价贱,多不用此法,罗二娘她们这一次就是打算在白叠布的生产中使用这些织法。

    借人的事情自然好说,不过罗用昨日才听彭二她们说起,今年凉州城那边有好几个织布作坊要开张,那些中原来的大家族,他们手里掌握着更优质的技术和匠人。

    既然白叠布价高,他们肯定也舍得在织布的过程中下工夫,将复杂的锦缎织法运用到白叠布的纺织过程中。与那些大家族数百年的积累相比,二娘她们显然还是太外行了,很难竞争得过。

    “我听闻有一种绒圈锦?”罗用问道。

    “确实有。”二娘对这些事也是有些了解:“听闻高昌那边,还有人用此法纺织毛毯。”

    “那白叠花细软,不若你们便以此法,纺些花纹好看的面巾。”罗用提议道。

    “面巾?”二娘有些没反应过来。

    “便是专作洗脸之用。”罗用说道。

    “……”二娘与彭二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在她们的观念里,那洗面搓澡的布巾,用旧布便是,富裕些的人家,拣那大块的布头来用,已是有些奢侈了。

    白叠花价钱颇贵,自然是要织成大块的布料,缝制成华衣美服穿在身上,怎的罗用竟会想用它们做面巾,那一小块一小块的巾子,碎布头一般……

    对于罗用说要做毛巾的这个提议,这两个土生土长的七世纪劳动人民很是接受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