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376.十年

时间:2018-05-28作者:报纸糊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转眼, 距离他们当初拜在罗用门下,时间已经过去将近十年。

    他们这些人乃是贞观七年冬天与罗用学了那盘火炕的手艺, 那个冬天便有不少人结伴到太原府去与人盘火炕, 挣了些许铜钱钱帛。

    都是一些出身低微的穷苦人家出身,当时那一笔收入对他们来说, 就好比是久旱逢甘霖。

    为了感谢罗用传授技艺,他们这些人在贞观八年初春去到西坡村, 拜罗用为师,帮他耕地种粮, 做些自己利索能力的活计, 却不想, 这些年竟是越走越高, 越走越远。

    如今再回头去看十年前,真真是恍如隔世一般。若是没有当初那一场际遇,若是没有罗用,他们现如今的生活又会是哪般?从前那个破落冷清的常乐县城, 是否能有今日这般繁华景象?

    远在河西当县令的罗用,这几日也突然想起,距离他在这个世界醒来的那一日, 转眼就快到十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细想起来,他这些年也经历了不少, 从当初刚醒来那时候的小心翼翼, 到眼下这般宦海沉浮, 心态想法也都改变了许多。

    还有从前那几个鼻涕娃,现在也都长大了……

    这一日罗二娘从羊绒作坊那边过来看罗用,姐弟二人说着说着,便又说起了从前他们在西坡村那时候的光景。

    那时候罗用对二娘说,只要她能用那些羊绒线织出一双袜子,自己就与她买一个银簪。

    当时那时候,莫说是在他们西坡村,就算是在整个离石县,银簪也是个稀罕物什,二娘心里一边想着自己不能要罗用的银簪,家里又无甚钱财,买恁贵的物什作甚,一边却又忍不住暗暗期待,心里矛盾得紧,日也织夜也织,最后终于还是被她把羊绒袜子给织了出来。

    姐弟二人一边吃瓜一边话当年,瓜是罗二娘与伊吾商贾买来的甜瓜,当季的,比早春那时候的甜瓜便宜许多,罗二娘一买就要买很多,与她们作坊里的大娘子小娘子们都尝个瓜味儿。

    高昌那条木轨道迟迟没有修好,可把那些伊吾人高兴坏了,那一群群的伊吾商贾,沿着这条木轨道,把他们伊吾当地的特产一批批运到敦煌常乐晋昌这一带来卖。

    现如今从伊吾那边过来他们常乐这一带,往来也就没几日,一路上也颇安全,那些商贾们整日来来往往的,虽然说交通便利了,跑生意做买卖的人也多了,利润难免就要薄些,但还是有利可图。

    眼下正是甜瓜成熟的季节,于是近来在敦煌常乐晋昌这一带,便游走着不少卖甜瓜的伊吾商贾,价钱并不很贵,稍稍富裕些的人家便能吃得起。

    罗二娘这回买的这一批甜瓜就很好,又脆又甜,新鲜多汁。方才那一车车的甜瓜被拉去羊绒作坊那边的时候,街上不少人都伸长了脖子站在路边看呢,都说羊绒作坊里边那些个小娘子们吃得好。

    “听闻阿姊她们这回要在江南河东各地开分店,一开就是许多家,不知她甚时候来河西。”

    二娘与罗用一起坐在廊下吃完了一块甜瓜,起身从柱子下的一个水缸里舀了一瓢水洗洗手。

    她们羊绒作坊那边也是这般,处处都要摆几个这样的大水缸,水缸里面盛满清水,主要就是用来防止火灾,因为屋顶是草棚顶,天气又很干燥,一个不小心就会着火,这些水缸里的清水便是备作灭火之用。

    为了保证清洁,这些水缸里的水隔几日便要换一次,在常乐县这种缺水的地方,也没得浪费,换出来的那些水,大抵都用来洒扫浇地。

    “一时应是不会来。”罗用说道。比起中原各地,河西这边到底还是荒芜了些。

    “她甚时候过来,我便叫她们把凉州那家铺子接了去,好把彭二腾出来,叫她过来帮我管管织布作坊。”二娘用干布巾擦擦手,又在廊下坐了下来。

    “你手底下那些管事没意见?”罗用问道。

    二娘手底下那些管事,好些都是当初从凉州城跟着她过来的,这几年一点一点在常乐县这边又做出了成绩,这时候罗用却让彭二接手那织布作坊,有些人怕是不会服气。

    “我原本是想叫她来管羊绒作坊,我自己去弄那个织布作坊,想想也觉得不合适,还是叫她去经营那织布作坊好些。”二娘亦道:

    “我们那织布作坊毕竟刚弄起来没多久,眼下河西各地又开了不少织布作坊,形势并不很好,她若是能将这个织布作坊做起来,将来也能服众。”

    “她自己愿来?”彭二这些年经营这凉州城的那家阿姊食铺,买卖做得也很不错,现在叫她来常乐县经营一个新开没多久的织布作坊,就等于是叫她把之前的积累全丢掉,重新来过。

    “我早前写信问过她。”二娘言道:“她与我回信,说我如今这羊绒买卖越做越大,大娘在中原经营阿姊食铺,亦是做得有声有色,他日凉州城这间阿姊食铺,早晚还是要交到大娘手上,自己与大娘并无多少交情,若是能选,还是更愿意与我一道。”

    “那便叫她来吧,赶在今年白叠花收获前,早早便把那织布作坊接手过去。”依罗用看来,这件事还是越早越好。

    时间一旦拖得久了,织布作坊那边的经营上了轨道,管事们各司各职,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哪里还能有彭二的位置,到那时候二娘若是再给她们弄个空降部队过来,谁也不乐意啊。

    不像现在,自打去年秋冬库存的白叠花用完之后,织布作坊那边这都停工好几个月了,早先那些织布的人手也都做回了羊绒加工的工作,待到今年白叠花秋收之后,她们那边的织布作坊又要重新筹备人手,彭二在那时候近来,那就刚刚好。

    “这不是脱不开身嘛。”罗二娘笑道。

    “那食铺叫田崇虎看着便是。”罗用心中了然,田崇虎那小子一早便与罗用写信,说自己要来常乐县,罗用觉得叫他过来也行,不过眼下彭二既然要走,那他就走不了了,这也是二娘今日之所以要与他谈论这件事的原因。

    “那我便叫她过来了?”二娘高兴道。

    除了自家这些兄弟姐妹,二娘便与彭二最好,早前在西坡村的时候,自从家里来了彭二,二娘便轻松不少,后来她们又一起从离石县去往凉州城,那个年代行路还很艰难,初到凉州城的时候也经历了许多事,这期间她们遇到的所有困难,都有彭二跟她一起面对,二娘对彭二的信任和倚重,不是别的管事能比。

    “叫她过来便是。”罗用笑道:“与那田崇虎说,言是大娘不日便要来河西这边,叫他好生经营着,莫要砸了那阿姊食铺的招牌。”

    罗用也不想这么坑田崇虎,这不是缺人手嘛,再说现在也不是叫他每天干活,手底下管着几个人,安心在凉州城待着便是,以罗大娘眼下的发展速度,罗用预计田崇虎也不需要等太久,约莫不超过三年。

    田崇虎与罗四娘同岁,但他比四娘能吃苦,瞅着有点大大咧咧,实际上性格是要比四娘更稳重些。这几年他在彭二手底下,算是个二把手,这时候把彭二调走,把他留下,他就成了一把手,刚好历练历练,顺便也看看他究竟有没有真本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