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68章 结交

时间:2018-05-05作者:报纸糊墙

    ,!

    南北杂货与城郊农户合作搞种植已有好几年,最早是种辣椒, 后来又种寒瓜, 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蔬菜水果, 不过到目前为止, 辣椒和寒瓜这两样依旧是大头。

    对于城郊一些农户来说, 与南北杂货合作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他们在合作之初就会给当年的这一茬庄稼定下一个最低收购价, 然后在收获的时候,再根据当时的市场行情以及这些种植户各自种出来的品质优劣, 再进行具体的定价,这个价格通常都会高于早前定下的最低收购价,如果实在很差的话,便会以最低收购价收购。

    在合作种植期间, 南北杂货会聘请一些有经验的老农, 到那些合作的田地去查看庄稼的长势, 若是看到长得不好的, 便会指点一二。

    还有他们的那些个管事, 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个小本, 好的不好的都要给你记上一笔, 待到这一次合作结束,还会给你打个分, 那些个得分特别低的, 来年很可能就会丧失合作资格了。

    很多种植户都不太喜欢这种每年都要被打分的管理方式, 尤其是当他们某一年得了低分的时候。

    但是和南北杂货合作也有很多好处, 首先他们很讲信用, 当这些合作种植的庄稼成熟的时候,无论当时的市场价多低,他们都会严格按照之前定下的最低收购价收购,从未食言。

    而且他们还给了这些种植户另外一个保障,就是说,只要当年的合作种植面积达到一个最低标准,那么这些种植户这一年如果遇到什么天灾人祸稻子地里的粮食颗粒无收的话,南北杂货方面就会帮他们缴纳当年的租庸调,让他们免除这一年的赋税压力,这个保障就好比是一颗定心丸,对农户们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现在和南北杂货合作种植,与早前罗三郎亲自到城郊寻人合作种植辣椒那时候,已经很不一样了。

    当年与罗三郎合作种辣椒的那些农户,后来大多发了一笔小财,现如今早已没有了那样的好事,绝大多数时候收益也算不错,好的时候,能比种粮食多挣两三倍,那便是顶好的了,也有不好的时候,辛辛苦苦几个月,最后却是所得寥寥。

    像他们这几年种寒瓜,有些人胆大心细又比较善于种瓜,他们种出来的寒瓜比别人家的寒瓜成熟早,初夏那时节便能上市。

    那时候市面上的寒瓜价格很贵,南北杂货给的收购价也高,于是挣钱就多。

    大部分瓜农都还是比较中规中矩,眼下这时节寒瓜大规模上市的时候,他们地里的西瓜也熟了。

    这时候就挣不到很多钱了,像那些比较大比较好的西瓜,南北杂货给出的收购价也不过两三文,一般一亩地能收百来个好瓜就算是比较不错,少的只有几十个,剩下那些差一点的瓜,收购价也会低些。

    就今年来说,城郊大部分瓜农,每亩地约莫也就能得个三百多文,好一点的能上四百。

    这一亩田地若是用来种粟,产粮两担,按照长安城眼下的粮价,一担粟米约莫是六七十文,两担粟米还卖不到一百五十文。

    所以说,与南北杂货合作种瓜,还是比大多数农户自己种粮食挣得多些,大部分种植户对于这样的收入还是比较满足。

    不过很多农户也是想不通,那南北杂货从他们这里两三文钱收去的寒瓜,一车一车运到城里,光是人工运费也有不少了。

    待运到城里,放在铺子里售卖的时候,很多客人都是现买现切,切出来白瓤那肯定就不要了,还得给他们换一个,就这么个卖法,一个寒瓜才卖四文钱,那还能有挣?

    这一日,有几个与四娘玩得比较好的小娘子,也问了她这样一个问题。

    “有得挣啊,如何会没得挣?”四娘这时候正一脸惬意地靠在栏杆上吹着凉风。

    这家店的位置取得巧妙,即便是炎炎夏日,往他家这凉亭里一坐,依旧能感受到丝丝凉风拂面,很是清爽,就是价钱贵些。

    这么热的天,就应该约上几个好友,躲在这种凉快的地方吃冰避暑。想想五郎他们几个,这时候约莫还要与白家那些孝一道背书听课呢,啧啧,真惨。

    “怕也挣不得多少。”

    这些小娘子虽然不会做买卖,但也知道一点算术,两三文钱收来的瓜,四文钱卖出,中间还有诸多损耗,不亏本就算是不错了,哪里还能挣多少。

    “一个瓜能挣半文钱也是挣啊。”四娘言道:

    “那些瓜农忙活小半年,一亩地也不过整个三百来文,这么些钱,搁我这里只需转手卖掉六七百个寒瓜便能挣得,南北杂货生意那般好,不过也就是片刻功夫的事情。”

    “你挣这三百文钱又有何用?”那些小娘子嗤笑。

    “那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四娘无奈道:“眼下坊间恁多卖寒瓜的,我若想自家寒瓜卖得好,自然价钱就要定得低些,若是定价高了,瓜就卖不出去。”

    “何不把买价定得低些。”一个小娘子提议道。

    “那如何能行,我阿兄悉心经营出来的招牌,可不能叫我个砸了。”四娘言道:“必定是要叫这些农户挣得了这么多钱,才会有这么多善耕作的农人肯与我家合作,我这边才能有的挑不是,又是打分又是定去安排人前去检查的,他们才能忍耐不是,若不是为了多些收入,你当那些农户个个都能有这般好性儿?”

    做买卖就是这般,赶上行情不好的时候,不亏钱就算是不错了,能出货赶紧出货吧,若是贪心太过,最后很可能就要栽跟头。

    这些个小娘子们到底还是不懂做生意,若说这长安城中的辛秘,各个家族之间的八卦,那她们知道得比罗四娘多多了,若论诗词歌赋女工,四娘也比不过他们,但是要说做买卖,四娘可比她们顺溜多了。

    像眼下这些寒瓜,四文钱一个,四娘都能卖,稍小一点的三文钱也卖,再小一点的一两文钱都有。

    他们还把那些最大最好的寒瓜,一个寒瓜剖成两半,往那货架上一摆,一个个的飘着瓜香,又红又嫩,两文钱就能买半个,任挑任选。

    所以就算是在价钱差不多的情况下,很多人宁愿多走几步路,都愿意来南北杂货买瓜。

    不管夏日里天气多人,他们南北杂货铺子里的生意就没冷清过,长安百姓一说寒瓜,首先想到的就是南北杂货,就连那些王公贵族世族大家都来他们南北杂货买寒瓜。

    眼下挣钱少,这也没什么,待到天气再凉些,挣钱的时候就到了。

    他们南北杂货还有一个超级大的冰库,最近冰块卖得不错,冰块卖掉以后腾出来的位置,四娘都让人在里面放了寒瓜。

    这寒瓜在冰库之中的保存方法,他们前两年便已试验过了,摸索了不少经验,今年刚好赶上寒瓜价贱,于是每日便都拣了那品质最优的寒瓜装入冰库之中储存起来,以后等别人家的寒瓜都过季了,他们再拿出来慢慢卖。

    这些被储存起来的都是最优质的寒瓜,眼下在南北杂货售卖的,品质大多也都不错,还有那些品质较差的,或者白瓤的,则被低价卖到了阿姊食铺那边。

    阿姊食铺这几年开发出各种果味的浆饮,其中便有寒瓜饮,便是将那寒瓜榨汁,调些蔗浆,再往里面加些碎冰,十分地清凉解暑,一文钱一杯,每天都不知道要卖出去多少。

    那些个大家族出身的小娘子们觉得四娘今年这寒瓜买卖挣得少,在罗四娘自己看来,却也还算不错。

    做买卖这回事,总是有赚有赔,再她看来,能赚钱的时候就该好好珍惜,一文两文的也别嫌少。

    从前她在西坡村自家院子里看杂货铺的时候,为那一块枣糕,都能跟村里的孝掰扯许久,如今这个铺子这般大,每日里的开销也比从前多出许多,所以更要精打细算。

    这铺子里每一项收入和支出,她现在都弄得清清楚楚的,那账目做得,比从前罗用当家的时候还要精细些。好在她精细归精细,却并不会克扣,无论是货款往来还是没个月该发下去的工钱,一文钱都不会少,也不会拖延。

    这一日上午,四娘正在南北杂货看账本,那些个小娘子们又来喊她一起出去吃冰,四娘却道不去。

    “那地方太贵了,去不起,你们自己去吧。”那种高消费场所,对于四娘这种农户出身的人来说,总觉得有些过分地奢侈。

    “莫要这般抠搜,又不要你出钱。”这些个小娘子里头,确实也有几个不差钱的。

    “那我也不得劲,不去。”去得多了总有轮到她结账的时候,她又不是真的没钱,哪有那么厚的脸皮整天等着别人掏钱。

    “就你事儿多。”罗四娘不去,她们几人便也不太想去了。

    闲来无事,干脆就在南北杂货二楼这间办公用的小厅里坐了下来,打算在这里打发时间。

    她们这些人就是这般,若不想读书学女工,便是一群人聚会,说说八卦,吃些甜品什么的,其余便也没有什么事可做。

    若是结了婚的,每日里便是相夫教子绣花缝衣裳,实在在家里待不住的,就出去吃酒玩乐,要是觉得还不够的,那就找个姘头,一辈子基本上也就这么过了。

    所以她们都羡慕四娘能有这么一个铺子,这时候就算是百无聊赖地坐在南北杂货看她对账本,也觉得比待在自己家里强。

    四娘与她们也都很熟悉了,也由得她们去,只是叫人从楼下取了半个西瓜些许冰块上来招待。

    待到四娘看完了手里的账本,抬头看看眼前这几个人着实闲得慌,于是她想了想,便问她们道:“我要去一下仓库那边,你们去不去?”

    “去仓库是做什么?”一个小娘子抬头。

    “就是去抽查一下仓库里的货物对不对数。”四娘解释道。

    那几个小娘子想了想,横竖闲着也是闲着:“那便去吧。”

    ……数个时辰之后,夕阳西下。

    “嘎吱……”某户人家的大门被打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娘子信步走了进去,迎面两名婢女上前问安,却被她示意不要出声,就这样安安静静的,一路往自己房里走去。

    看那姿态背影,也是仪态端庄,一看就是受过良好的礼仪教导,只是那衣服头发上俱都沾了不少灰尘,配上这一副端庄的仪态,便显得有几分好笑。

    “啧,瞧这一身泥一身土的,也不知道吃过饭了没有。”一旁的某间屋子里,一妇人这时候站在门缝边上,伸着脖子边偷偷往外看。

    “方才随从们不都与你说过了,言是中午晚上俱都是在南北杂货用的餐。”一个老妇人卧在屋里的一张木榻上,一旁的婢女轻轻为她摇着蒲扇。

    “我儿从小娇生惯养,在那地方又吃得下什么。”妇人叹气道。

    “今日却是吃了不少。”旁边站着的一个婢女嬉笑道。

    “你也莫要操那闲心,你夫君都说由她去了。”老妇人的声音里也带上了几分笑意。

    “那些个男人整日你争我斗的,女儿若是派得上用场,高兴还来不及,哪里还管那许多。”门边那妇人叹了一口气,也往屋里走去。

    “莫要这般说,多结交一些人家,总归不是坏事。”老妇人言道:“依我看,那罗四娘也是个好的,叫你闺女跟在她身边长长见识也好。”

    “又能长了什么见识去……”妇人坐在木榻边沿,理了理自己的裙摆。

    老妇人伸手轻轻拍了她的后背两下,开解道:“你怎不想想,那罗三郎这都离了长安多少年,他家那南北杂货却是一直蒸蒸日上,那罗家四娘可不止会耍刀,应是个聪明伶俐的,还有她那兄长……眼下朝中是个什么形势,多少人家都想着……”

    “我又没说不叫她去……”

    “眼下这世道,与咱那时候,瞅着也是有几分不同了……”

    “又有甚的不同……”

    “你且看着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