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65章 献粮种

时间:2018-05-05作者:报纸糊墙

    ,!

    就这样, 日子一天天过去, 县城中各保长家院子里的红薯藤也是一天天越长越长。

    绝大多数人家的红薯面都长得很不错,就少数几乎人家, 大抵是因为浇多了水, 头一回没种活,后来县衙那边又给他们补了一茬,再从那些种活了的人家那里去吸取一些经验,第二回这些红薯藤扦插下去, 便都活了。

    县衙后院也种了一片, 把原来的一片荒草坡挖一挖,直接种那上头了。

    要说县衙后院为何会有荒草坡, 在这个年代那也正常, 主要就是人少地多,各家各户的院子都圈得很大, 县衙更大, 衙门里头个个又都比较忙,也不爱种那许多菜蔬,有个一两块荒地也是寻常。

    原来县衙里那些孝和五对就专门喜欢在这个荒草坡撒欢, 现在种上了红薯,这些家伙若是敢去祸祸, 家长们手里拿个红柳条,凶神恶煞就要打。

    罗用都是直接拿笤帚, 红柳条太细, 吓不着五对。

    天气一日热过一日, 城里头这些个昆仑人,现在大多也都很适应这常乐县里的生活了。

    不知是黑人都自带语言天赋还是怎的,他们这些人学汉话快得很,特别是那些黑人孝,一群孝在街上奔跑打闹,若不去看他们那大脑门卷头发黑皮肤,光听声音,那是听不怎么出来他们和当地孝的差别。

    这些昆仑人与常乐人走得也比较近,但是对于县中那些过往的商队,往往还是会抱有比较强的警戒心。

    那些过往的商队见常乐县中生活这这么多昆仑奴,也觉颇新奇,打听之下得知乃是罗县令一名昆仑奴弟子带来的族人,便也不敢乱打主意。

    在河西这些小县小城里,罗用也算是比较大手笔的了,这么小小一个常乐县,就养了这么一大群孔武有力的差役。

    虽然说很多商队都是刀口上舔血过来的,但是对上这么多训练有素的差役,他们肯定也讨不着什么好,何况那罗县令又是出了名的棺材板儿性子,听闻他与那安西都护郭孝恪亦有几分交情。

    商道上也有传言,说这些昆仑奴的首领到长安城献粮种去了,还不知道那中原黄帝对这件事是个什么态度。

    一个弄不好,那些大食人的买卖就要砸了,啧啧……

    阿普他们这时候也已经抵达了长安城,李世民对于这回这个新粮种的态度,显然比他们这些人先前预料的还要更加重视一些。

    主要是他们这个新粮种来得太是时候,早前刚刚出了两起谋反案,皇帝斩了一个庶子,流放了一个嫡子,还有一个嫡子也被逐出长安,令他去了自己的封地。

    就连与他交情颇深的侯君集都要反他,连他的弟弟汉王李元昌都要反他。

    在这样的形势面前,就算是这位千古帝王,都不禁要想一想,自己是否果真那般不得人心,是否连上天都不站在他这一边。

    就算他自己不会这般想,一些看他不顺眼的人,必定也会这般想。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又传来了番邦部族前来归顺,向天可汗献粮种的消息。

    这是昆仑奴献的粮种吗?不!这就是天赐新粮啊!

    “上天怜我大唐!怜我李氏一族啊……”

    皇帝陛下在与左右大臣分食了一个烤红薯之后,涕泪横流之下,说了这样一句话,左右大臣无不高呼万岁!

    阿普透过四娘的关系,很快就从白家人那里听闻了朝野之中对于这个新粮种的态度,很是惊喜。

    然而,还有一些事情,是白家人不便对他透漏的。

    皇帝除了在早朝之上说起此事,另外还曾经召集了一些得力的大臣,询问他们关于这昆仑奴献粮种之事,应该如何处理才最为合适稳妥。

    这些大臣也都是有才干有见识的人,都说昆仑人即来归顺,又有这献粮种一事,我朝自当一视同仁,如此一来才能天下归心,不战而屈人之兵。

    长安城少了昆仑奴,不过是另那些权贵纨绔少了一项攀比谈资,于国家于朝堂,并不会有什么损伤。

    这些也都是老生常谈,之前在早朝之上便有人说,后面的对话才是重点。

    两三年以前,唐俭曾给李世民写过一个分析西域形势的文书,当时便曾提到这大食国,言是他日必成大患。

    如今这些昆仑人因何千里迢迢前来投唐,便是因为那大食国的势力扩张,蚕食了他们原本生活的土地。

    “陛下,看来那大食国不得不防啊。”

    “我朝既然对各国胡商一视同仁,一时便也不可做得太过,眼下既然有这昆仑奴献粮种一事,不若便从此处下手。”

    “为免大食商贾闹事,此次不妨先许了那阿普的部族在我大唐入编户。”

    “待到秋里收了红薯,圣人再宴请百官,趁着众人兴致正高,颂一颂那昆仑人的功德,令所有昆仑人与国人同等,不许擅自略卖。”

    “听闻那大食国多昆仑奴,为奴为畜,并不将他们当人看待,如此,我朝更应对他们施以仁德。”

    “若能使得昆仑人纷纷来投,对那大食国,想来也会有所削弱。”

    “……”

    李世民前些时候因那两起谋反案,看谁都不顺眼,对谁都不信任,觉得这些人都不跟自己一边。

    这时候再看眼前这些大臣,又觉得都还不错嘛,为国为民出谋划策,也都很努力嘛。

    数日之后,大唐天子宴请了前来献粮种的昆仑人首领,允许他的部族在大唐入编户,令他的族人在大唐安居乐业,不再受到战火侵扰,不再被人当成牲畜贩卖。

    席间宾主径,圣人又夸赞了郭孝恪派遣兵士一路护送阿普来长安的行为,言是此人生活上虽然奢靡了些,做事到底还是靠谱的。

    底下那些臣子们大抵也都看出来了,经过长达半年时间的缓冲之后,如今这新粮种就恍若是一剂特效补药,皇帝陛下这回基本上就算是满血复活了。

    在长安城坊间,现如今还有不少人会在私下谈论半年前的那两起谋反案。

    那一阵子,长安城中人心惶惶,不到一月的工夫,前前后后便斩了许多人,还有那流放的,更是不知凡几,原本那些个光线体面的人家,也是说倒就倒了。

    这一日,阿普闲来无事,与那些一路护送他来长安城的兵士们跑去南北杂货逛了逛,又买了不少吃食回来,还抱了个寒瓜。

    阿普作为部落族长,身上倒也有几样值钱物什,不过那些东西大多都是不好拿出来换钱的,早前在常乐县的时候,罗用倒是给了他一些钱财,还有那些个这两年挣了钱的同门师兄们,各自也都有所表示,所以阿普目前并不缺钱花。

    这些个兵士跟阿普一起走了一路,彼此间也算有些交情,他们这些当兵的大抵都不是太有钱,今日这些吃食,也都是阿普一个人掏的钱。

    一群人回到驿站,从油纸袋里取出各种吃食摆在矮桌上,又切了寒瓜,边吃边聊。

    阿普这些时日主要就是关注那些从朝堂之上传出的消息,没什么事基本上也不怎么出门,生怕到时候宫里来人,自己错过了。

    这些个兵士的生活就要丰富得多,他们之中有些人原本就是京畿道出身,甚至还有长安城的,还有一些虽然不是当地人,但也都是郭孝恪身边的亲兵,在长安城待过很长时间,自然也都有各自认识的熟人朋友。

    他们这几日探亲的探亲,访友的访友,难得回一趟长安城,自然要好好聚一聚,这些个老朋友老熟人一碰头,那消息自然就流通起来了。

    这时候他们一边吃东西一边闲谈,其中便说到不少他们这几日的见闻。

    “……你知道这长安城中现如今有多少个冰库?啧啧,听说现在已经有四个大冰库了,小冰库更多。”

    “这两日我那几个有人便待我出去吃冰,两三文便能买一碗,还是加了果肉浇了蔗浆的。”

    “还是这长安城的日子好过啊。”

    “那高昌城虽说也颇富裕,与长安城相比,还是差得太远。”

    “高昌哪有长安生活便利。”

    “……”

    说着说着,几人又说到年初那一出事来了。

    “这长安城的生活虽好,这要掉起脑袋来,却也快得很。”

    “先前那事一出来,不知道多少家人被牵连。”

    “还有那流放岭南的,去了那瘴气遍布之地,还不是等死吗?”

    “那也未必。”

    “我听人说,那辣椒能破瘴气,岭南那边现在种辣椒吃辣椒的人,比长安这边都多。”

    “就算给他们活下来又怎么样,那日子也不好过。”

    “连条水泥路都无。”

    “啧……”

    “哎呦,这一次被牵连的人多啊。”

    “对了,杜家这一次也牵进去了,你那师父不是与那杜七郎有些交情,还有那个杜构,我听人说,早前他也曾去过西坡村,你可识得他?”说着说着,有人便问阿普道。

    “识得。”说到这个杜构的事情,阿普的心情也是有些沉重,当初那杜构在村里待了挺长时间,为人十分谦和,对他们三个昆仑人表现得也比较尊重。

    “那杜郎君这回摊上事儿了,他那弟弟杜荷,便是□□的主谋之一,已经被斩了,听闻杜构这一次便是受了牵连,要被流放岭南。”

    “坊间不少人都道这杜郎君可惜了,他这几年在莱州那边,带着当地百姓做鱼罐头,可谓是造福一方,长安城这边有些人还吃过他们做的鱼罐头呢。”

    “他们杜家人也是大家族,虽说那杜淹杜如晦现如今都已经过世,但总还有人在朝为官吧,怎的就没人站出来替他说说,那杜荷在京城谋反,关那莱州的杜构什么事啊?”有人不解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他们杜家那时候也在风口浪尖上呢。”

    “别说相帮,他们杜家里边有些人怕是还要恨死了杜如晦这一支。”

    “他们杜家本来也不甚和睦。”

    “这回不一样,这回这个事情吧,不仅是杜荷掺合进去了,还有那杜如晦的亲弟杜楚客,跟他也脱不了干系。”

    “杜楚客是站魏王李泰那一边的,也是帮着魏王出谋划策,出力甚多,甚至还出面去游说群臣,为甚?就是为了给魏王争那太子之位啊。”

    “你说那太子好好的因何要反,还不是心中不安,怕自己最终会被那魏王给弄下去了。”

    “你们可是忘了当年的事?当年那太子李建成,不就是……”

    “啧啧……”

    “总之杜家人这回是不敢吭声了,那杜荷作为主谋直接被砍了就不说了,那杜楚客也没落着好,连魏王都被逐出长安城,送到封地去了,他又能讨着什么好?”

    “这两个人这回给杜家惹出这般大的祸事,那京兆杜氏,如今还能保住自身就算是不错了,哪里还敢说什么。”

    “杜楚客也被流放了?”

    “那倒没有,魏王府那些个亲信皆被流放了,独那杜楚客,圣人看在他兄长杜如晦的面上,就把他贬为庶民,没有流放。”

    “杜楚客都没流放,那杜构怎的……”

    “谁知。”

    “他那兄弟毕竟是犯了谋反罪啊。”

    “哎呦……”

    阿普坐在一旁,默默听着他们说话。

    这天气一日热过一日,长安城的夏日尚且闷热难耐,莫说在那岭南之地,不知那杜郎君如今身在何处,是否已经到了岭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