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64章 新佃户

时间:2018-05-05作者:报纸糊墙

    ,!

    话说这人各有志, 这些个昆仑人里头, 也是如此, 有些人就一门心思想去当差役, 有些人就想进作坊, 有些人觉得每天磨磨针日子就挺好过了, 还有一些想种地的。

    自从种了两回红薯之后,有些昆仑人就发现,种地比打猎要安稳安全得多, 他们在田地中播种耕作, 几个月以后获得收获,那一刻他们心中的幸福感和满足感是无以比拟的。

    有一户昆仑人在和当地人一起磨针的时候, 听闻公府职田那边, 有一个佃户在城里买了院子, 待到今年秋收后,他们全家便要搬到城里生活, 以后就不做佃户了。

    这个昆仑人听说了这件事以后,连忙就跑去县衙那边,说他们家要去职田那边当佃户, 顶那个要走的佃户的缺。

    县衙里的吏员一听他这个话,就觉得有点头大,因为罗县令为人宽厚,待那些佃户亦是不薄, 所以现在他们县里那些职田的佃户就算一时空出来, 也很容易就能找到新的人接受。

    这新人和旧人之间, 房屋田地柴草要如何交接,照理说只要他们私底下商量好了便可,县衙这边就只管登基一下,那租子该怎么收还是怎么收,并没有什么影响。

    这会儿忽的跑来一个昆仑人,言是要去当佃户,哎呦……那么中间这个交接的事情,他们是管还是不管,还有啊,这些昆仑人他们会种地吗?

    那吏员是很想回了他,又考虑到这些昆仑人乃是阿普的族人,阿普又是罗用的弟子,于是他便让这昆仑人先回去,言是先前也有其他人来县衙说了要去顶了这个缺,最后到底让谁去,他们县衙这边还得再考查考查。

    事实上,这个昆仑人却是来得最早的,当天下午倒是又有其他人来说,但是都在这个昆仑人后面。

    这个吏员就这件事询问了罗用的意见,刚好,这片职田就是罗用的,而不是县丞县尉他们的。

    罗用是在晚饭前听说了这件事,于是这一天吃完晚饭以后,他就去了一趟昆仑人们聚居的地方。

    这些昆仑人现在对罗用也都比较熟悉了,有从当地人那里听闻了不少罗棺材板儿的丰功伟绩,对这年轻人有些钦佩又有些敬畏。

    孝子们就不会想那么多,因为罗用先前曾经给他们发过几次麦芽糖,这时候他一过来,就有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在他身边打转。

    一部分孝性格开朗些,也是成群结队地嬉笑打闹,就跟绝大多数这么大岁数的孝差不多,只是看起来还是要比寻常孝瘦些,显得脑袋更大,手脚细长,跟麻杆似的。

    还有一部分孝性格很安静,也有一些胆子特别小的,但是不管胆子再怎么小,在这个一年到头吃不到几回甜的年代,又有几个孝能够抵得住麦芽糖的诱惑。

    这些个孝就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一脸期待地,怯怯地看着你,罗用最受不了这样的,当即便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给这些孝一人分了一个。

    这些昆仑奴孝得了铜钱,欢呼着便往街上去了,那小胳膊小腿,麻杆似的,跑起来飞快。

    罗用笑了笑,与左右的昆仑人打了个招呼,然后便寻那言是要当佃户的昆仑人说话去了。

    罗用问这昆仑人,因何想去当佃户,是不是这城里的生活不好,还是有什么不习惯不适应的地方。

    在得知这昆仑人并非是为了这些原因才想去当佃户,而是因为相对于给人做工,他还是更喜欢田地里的劳动,而他的妻子显然也跟他一个想法之后,罗用想了想,同意了。

    “我之前过去的时候,看到他们那边有一个荒废的院子,你们这几天就可以去把那个院子修一修搬过去住。”

    “之后这几个月,你们一家人要一边磨针挣生活费,一边学习耕作,我们这里的耕作并不像你们先前在野外种红薯那么简单,我会吩咐姚翁他们好好教你,磨针的活计,也从他那里拿。”

    这个昆仑人得到罗用的允诺以后,非常高兴,第二天一大清早就约上几个部落里的青壮,急匆匆要去职田村那边修房子。

    行到城门口的时候被守门的差役叫住了,言是县令有吩咐,让他们这边安排一个人带路,然后还要到水泥作坊那边领两担水泥,罗县令给的,让他们拿去抹一抹墙壁和地面。

    带路的差役赶着一辆牛车,一路将他们送到了职田村,与姚翁他们做了介绍,让他们对这昆仑人一家照应着些。

    姚翁与阿普有些交情,从前阿普为了救自己族内的两名昆仑奴少年,得罪了一个大食人商队,那时候形势很紧张,阿普他们几人便是被人带到姚翁家中藏了起来。

    部落里这些人从前都听阿普讲过这件事,所以这时候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姚翁,却都对他表现得颇为信任和敬重。

    姚翁带着他们去了那个废弃的院子,那院子倒也并不十分破旧,就是被附近的几乎人家用来放了柴草,这时候给家把自己的柴草搬一搬,腾出地方来,打扫打扫,再修一修墙面,除一除院子里的野草,换个屋顶,抹抹水泥,很快就能住人了。

    要来当佃户的这家昆仑人总共有五口人,一个四十来岁看起来有点沧桑的瘦高男子,还有他那同样很瘦很沧桑的妻子,下面还有一儿一女,最小的儿子也已经有十几岁。

    他们的女儿看起来有二十几岁了,带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娃,她的丈夫在阿普还没有回到他们部族的时候,因为一场战争死去了,她原本还有一个小儿子,在他们经过大食国的时候生病死了。

    年幼的孩子在还没长大以前就死去了,这在他们部落里也是比较平常的事,孩子们那么脆弱,既不能战胜病魔也不能战胜野兽,所以总是轻易死去。

    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家里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结果到现在还活着的,就只剩下她和她的这个弟弟了。所以在她的那个小儿子病死的时候,她也并没有悲痛太久,她的母亲告诉她,这是每一个女人都要承受的伤痛,她也这么相信着。

    直到他们来到了常乐县,慢慢融入到当地人的生活以后,她才知道并不是那样。

    这里的孝每天在安全的城池里跑来跑去,没有野兽会伤害他们,她也没听说哪个孩子生病死去了。

    罗县令还让当地的医者来给他们种痘,当地人都说那牛痘能驱邪,能保佑他们的孩子平安长大。

    要是她的另一个孩子也能活着来到这里就好了……

    瘦高的黑人女子一手抱着包袱,一手牵着她的孩子,站在一个陌生的农家小院前面,看着这个他们即将要展开新生活的地方。

    “快进来。”她的母亲站在院子里冲她招手。

    “嗯。”她这便牵着自己的儿子走了进去。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它看起来实在很好,很像一个家的样子,要是她的丈夫也在这里就好了,跨步走进这个院子的时候,她的心里忍不住又这般想着。

    姚翁给他们送来了杂面饼子和一大碗炖菜,言是他们一家人走了这么远的路,这时候应是饿了,先吃了这些东西垫垫肚子,待这院里院外的都收拾好了再做晚饭。

    那碗杂菜炖的很香,还放了一点熏烟肉在里面,家里这两个正在长身体的男孩一闻到菜香就开始吞咽口水了,自从罗县令不给他们送饭以后,她的父母为了攒钱,就很少给他们买什么好东西吃。

    不过他们是对的,这一次搬家,他们之前攒下的钱就都用上了。

    吃完了这些饭菜,这个家里的父亲让女人们留在家里,自己则带着两个男孩去了姚翁他们家地里,给他们帮忙去了。

    后来又有一些妇人孝过来串门,看到他们家缺什么,自己家若是有多的,便匀一两个出来,有给箩筐的,也有给陶罐的,都不是很值钱的物什。

    待到夜幕降临,下地的人们纷纷都回来了,家家户户都开始做晚饭,村子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又有人往他们这边送了热菜,见他家吃得简陋,便知晓他们从城里带来的东西不多。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媳的,这些昆仑人千里迢迢来到他们这里,能留得一条命在就不错了,哪里还能有那许多财物。

    他们这些个佃户,从前那日子难过的时候,比这些昆仑人也强不了多少。听闻他们家男丁方才去帮姚翁一家下地了,着实是个好的,以后只管安心在这里住着,这日子总归是要越过越好。

    这些个人七嘴八舌的,搞得这院子里头就跟过节一般,还有那端着饭碗到他们家里来,一边吃饭一边瞧热闹的。

    这昆仑人吧,男人他们从前都见过,女人还是头一回见,原来长这样式儿的,还有这昆仑人孝,那脑门怎就那般大呢,那手脚也太细了,巴掌倒是挺大,脚板也大,将来长大了铁定也是大高个,他们这些种地的,就是要身体强壮,力气大耐劳作。

    于是就这样,这一家昆仑人就在职田村这边住了下来,因他一家乃是罗县令安排过来的,又有姚翁一家照应,村里这些人家,别的不说,欺负他们那肯定不会,也不敢啊。

    在加上这些黑皮肤的大个头脾气着实太好,这两日他们村里的棉花地开始打顶心,正是忙碌的时候,谁家喊他们帮忙他们都肯去,干活也仔细,辛辛苦苦劳累一整天,不拘给些什么都成。

    不过他们这一家人还是更姚翁他们走得最近,干活一天农活回来,两家人常常都会一起点个火堆磨针唠家常,有时候是在姚翁他们院子里,有时候是在昆仑人的院子里。

    姚翁家的媳妇子还给这对昆仑人母女说了好些这村子里头的八卦,逗得她俩直乐,然后也从这些事情里面,感受到了当地人与他们昆仑人不同的地方。

    又忙碌了一些时日,这一天傍晚他们这些人依旧坐在一起磨针,待到天色黑透了以后,照例又点起了一个火堆,姚翁那儿子让家里的孝关了院门,然后从屋里去了几个玉米棒子出来。

    他们家的孝跟前跟后的,一个个猴急得不行,昆仑人们却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只见他一个个将这些玉米棒子剥了,插在手指头那么粗的树枝上,又在一个粗陶碗里沾了沾,抹了一些什么东西上去。

    “这是麦芽糖化的水,可甜了。”姚家孝给那两个昆仑人少年讲解道。

    “这是要做甚?”那个小一点的昆仑人少年问道。

    “烤玉米,可好吃了。”

    “我阿翁今年开春的时候,特地早早地种了几十株玉米下去。”

    “你们不知道,玉米这东西喜欢热天气,种得早了不好侍弄。”

    “一个倒春寒就给冻死了。”

    “村里也有人种得早的,不过还是我家这几十株最早。”

    “城里那些人也爱吃,我阿翁明日便要进城卖玉米去了,这时节的嫩玉米,一个能卖一两文钱。”

    “正是。”

    “去去去,甭说这没边儿的,一人一个拿着烤去。”姚翁长子斥道,请人家吃点东西,哪里还有说价钱的。

    几个孝欢呼一声,各自跑去领了一个玉米,蹲在火堆边烤着去了。

    嫩玉米在火堆上烤得兹兹作响,玉米香和着麦芽糖的甜香,尝得那几个孝直流口水。

    大人们坐在一旁干活说话,不时抬头看看这几个孝,面上也都带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