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59章 看不见的水渠

时间:2018-05-05作者:报纸糊墙

    ,!

    话说自从伊吾人铺好了这一条木轨道之后, 看看那些匈奴人好像并没有要打过来的意思, 于是便开始着手铺起了水泥路,就从首府伊吾城开始。

    这些个卖甜瓜的伊吾人,就住在伊吾城附近, 常常赶着车子进城卖瓜, 那车子行在水泥路面上, 十分地平稳轻快。

    不少伊吾人都认为, 他们伊吾刺史这回这个事情办得不厚道, 从那个离石罗三郎那里得了这么大一个好处, 连水泥方子带那木轨道技术, 作为回馈, 竟然就给他们常乐县铺了那么短一条木头轨道,这样的做法实在太过吝啬,说出去简直给他们伊吾丢人。

    于是这回这些卖甜瓜的伊吾人, 一听罗用的身份, 二话不说就抱了几个甜瓜给他,不要钱,免费给他吃,这里边, 多少就有一点补偿的意思。

    当然对于传说中的罗三郎,他们也是比较敬重的, 只是还没有敬重到要免费请他吃那么多甜瓜的程度罢了, 这些瓜在他们本地价钱并不十分贵, 雇了木轨马车运到常乐县这边, 加上那些个运费,那就很贵了。

    罗用最近常常过来买甜瓜吃,每次就买两文钱的一小条,那卖瓜的伊吾人刚开始的时候也很费解,听闻这离石罗三郎很是有钱,怎的每日竟只买两文钱的甜瓜吃,于是有一次他就问了。

    “你不看我那县衙里头多少人。”

    罗县令坐在瓜摊上与人说道,常乐县公府近来又新招了一批差役,也都是一些五大三粗的汉子,吃起饭来如狼似虎,恨不得连锅带碗都给啃咯,就这甜瓜抱回去,那还能有剩下?

    罗用近来时不常就要去库房看看,瞅瞅那里头还剩下多少钱粮,生生就看着库房里的那些钱粮一截一截被啃下去,眼下又不是收税的时节,好在还有城里这些商户撑着,每月里收些商税,勉强糊口而已。

    “不是还有酱坊酒坊。”那卖瓜的伊吾人不信,别以为他们外地人不知道,常乐县城的酱坊酒坊都很挣钱。

    “那个钱不能花。”罗县令摆手。

    “因何?”伊吾人问道。

    “不是还要修水渠。”罗县令言道。

    “省这几个甜瓜的钱有用?”修水渠那是多么大的一件事。

    “聊胜于无吧。”罗县令叹了一口气,没地儿挣钱的时候,也就只能省点了。

    甜瓜也吃完了,罗用看看日头,差不多该回县衙办公去了,眼下正是春耕时节,县衙里的吏员们大多也都比较忙碌。

    今年常乐县当地的农户大多都还是种的白叠,常乐县周边地区,像敦煌晋昌这一带,也有许多农户种白叠,听闻伊吾那边种的人也不少,再加上一些士族大家商贾富户们在河西置办的庄园,不知待到今年秋收之时,河西走廊这边粮价几何?

    罗用也曾想过是否要将这一批肉罐头放到秋后,万一到时候常乐当地发生粮荒,这批肉罐头就成了救命的口粮。

    然而若是没有粮荒,秋后便是冬季,届时又有大批羊肉涌入常乐县,那时候他们就会既没有本金收购今年的新羊肉,也没有钱粮雇佣人手加工羊肉,更没有足够多的杜仲胶。

    很多人千里迢迢赶到他们常乐县来卖羊,最后所得的钱帛,却比自己本地更少。而罗用他们去年做出来的这一批羊肉罐头,因为储存条件有限,没有及时消耗掉的话,时间长了肯定会出现一定比例的坏罐头。

    所以,就算担心秋后的粮食问题,罗用这两日还是让人开始卖罐头了。天气渐热,新鲜羊肉价钱逐渐走高,差不多也到了可以开始卖羊肉罐头的时候了。

    那些半人高的罐头坛子打开,里面就是满满一坛子的羊肉,乃是加了各种调味料炖煮出来的,滋味比普通人家自己煮的羊肉要好一些,价钱便与时下市面上的新鲜羊肉的价钱相当,官营的菜铺子便有零售,城中百姓也有拿了钱粮过去换的,一次只买一升半升的也使得。

    亦有那行路的商贾,整坛整坛地买,若是当场开了坛子,留下那块杜仲胶,那么这坛羊肉罐头的价钱就要比零买便宜些许,若是不开封,连杜仲胶一起带走,那便要加上一个杜仲胶的价钱。

    那坛子也分大中小,最小的那种坛子价钱最贵,据说是选了最好的羊肉精心烧煮出来,坛子做得精致,胶垫也厚,储存条件也是最好的,基本上不会遇到坏罐。最大的坛子最是划算,一般小商贩都买这个,也有几个人合买一坛的。

    这羊肉罐头因为定价低廉,滋味亦颇佳,所以卖得也就很不错,晋昌敦煌两地不少商贾听闻了消息,纷纷来买。

    罗用这几年虽然在常乐县推出了一些菜式,晋昌敦煌两地距离常乐县也不远,但是真正到常乐县吃过这些菜的人毕竟还是少数。

    晋昌敦煌也有不少食铺仿造常乐县那些菜式的,有仿得好的,也有仿得不好的。只是常去食铺吃饭的,原本也就只有那些颇富裕的人家,城里头那些个贫民百姓,家里面总共也就没几个钱,一文钱恨不得掰成两瓣花,莫说去什么食铺,能舍得从那些挑担的货郎那里买些常乐县的酱料调味就算是不错的了。

    这回常乐县正在卖的这些羊肉罐头,要说滋味,比这个年代的绝大多数菜肴都好。

    要说价钱,因为有了轨道运输,这两地距离常乐县又近,所以就算加上运费,价钱也并不很高,很多人家都能吃得起。

    一时间常乐县的羊肉罐头源源不断地被输送出去,一车车一坛坛,此情此景,不禁让人想起去年冬天牧民们源源不断地赶着羊群来卖的景象。

    县衙里的吏员们还未忙完春耕这一茬,便又赶上了羊肉罐头买卖,每日里出货收钱,盘点库存计算钱帛,从天亮忙到天黑,就没个清闲的时候。

    也有那心中不满的,只是并不敢吱声,那罗棺材板儿绝不好相与,更何况上边还有一个唐检,就连那新来的安西都护,对他们这个罗县令的态度也是很客气。

    谭老县令前些年因病请辞,这两年身体倒是好了,常常往来与常乐县衙,对于当地民生以及那条水渠的事情都十分上心。

    在力所能及的范围,老头儿也会给罗用帮帮忙,只是说来也是有几分气人,他现在给罗用帮忙,竟是比从前自己当县令的时候说话更好使,从前这衙门里头也是很有几个刺儿头,哪像如今这般好使唤。

    “……从前我若是叫他们去卖罐头,行这商贾之事,那些人还不得给我把县衙都拆咯。”这一日,谭老县令与罗用说起这些事,也是颇多感慨。

    “拆了重新盖一个便是,横竖你那县衙破得很。”罗用玩笑道。

    “我倒是想,奈何并无钱帛。”谭老县令摇头道:“现如今这罐头的卖法,挣得也少,甚时侯才能攒够修水渠的钱。”

    “算来算去,也就只能卖到这个价钱了。”罗用也叹了一口气,要想罐头好卖,就得给商贾们留出足够多的利润空间,现在他们定下的这个价格,敦煌晋昌两地的商贾就算加上运费成本,也还是很好卖货。

    “这两日亦有伊吾那边的商贾来买。”谭老县令对县里的情况很是了解。

    “这羊肉罐头若是运到伊吾,那价钱便要高些。”就像伊吾那边的甜瓜运到他们常乐县一样,这些货物要在轨道上跑好几天,算上包车的钱,上轨道的费用等等,价钱肯定就便宜不了。

    不过肯定也还是会有人买,毕竟他们这个羊肉罐头滋味确实不错,价钱也并不十分高。

    只要卖货容易,并且有利可图,那些伊吾商贾肯定就还会再来。

    “高昌那条木轨道,约莫还有月余才能修好。”谭老县令言道。

    去年冬天他们常乐县中实在是做了太多的肉罐头,按照眼下这个卖货速度,至少也有三五个月好卖,所以他现在就盼着通往高昌城的那条木轨道能早点修好。

    待高昌那条木轨道再修好了,他们常乐县往后与晋昌、敦煌、伊吾、高昌这几个地方的联系就都很紧密了。

    他们每年入冬的时候都以相对高的价钱收购活羊,周边牧民自然就会汇聚到常乐县这边来卖羊。

    春耕后羊肉价高,到时候他们再以相对比较低廉的价钱出售羊肉罐头,市场走俏有利可图,自然就会有很多商贾到常乐县来卖货。

    这一买一卖之间,常乐县这个地方的吸引力就会越来越强,市场愈繁荣,百姓愈富庶。

    虽然这只是一项买卖,士大夫们所鄙夷的商贾行径,但是谭老县令现在却越来越发现,它其实就是一条看不见的水渠,正在慢慢地滋养着他们常乐县这片土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