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56章 河西四郡

时间:2018-05-05作者:报纸糊墙

    ,!

    年关前后, 前来常乐县城卖羊的人越来越少,城里的罐头作坊和熏肉作坊便也跟着闲了下来, 一时间这两个作坊都遣散了不少雇工出来。

    忙活了这些时日,这些人各自也都挣了些钱, 再加上眼下在城中也很难再找到什么活计,于是很多人便纷纷回家去了, 回家磨磨针, 多少也能挣点,与家人在一处,日子也过得清闲惬意些。

    也有那不肯回去的,要么在站台上与人扛货, 要么就去了水泥作坊,听闻罗县令要在他们常乐县修水渠, 需要很多水泥, 所以这水泥作坊常年都要人手。

    若说是那些商队做脚夫, 现如今在常乐县周边这一带, 是少有人愿去了,出门在外诸多艰难不说,也比较危险,从前也有一些人出去与人做脚夫, 最后却没能回来的,是死是活, 身在何处, 还不是全凭他人一张嘴, 横竖是寻不回来。

    “咱这常乐县虽就是个边陲小城,穷乡僻壤,但是现如今咱们这里的脚夫,却要比别处贵出些许。”一些当地百姓,也会以此生出几分自豪感。

    “贵出不少,比晋昌那边都贵。”

    “比敦煌也贵。”

    “那不能吧?”

    “如何不能,敦煌那边脚夫多,很多人家便是以脚夫为生计。”

    “听闻也有跟人去了关外的,当阿耶的出去了便没回来,一家子妻儿老小没了顶梁柱,好容易把下面的娃娃拉扯大了,大了也是去当脚夫……”

    “听闻亦有发家者。”

    “那能有几个?”

    “……”

    对于这个时代的百姓来说,生存本就不易,那些个凄凉处境,也是看得太多了,这些年总归还是好些,毕竟不怎么打仗了。

    外头那些人尽可以闲坐闲谈,公府众人这时候压力就很大,今年县里做了那么多羊肉罐头,如何能及时将它们卖出去,在有些吏员看来,那几乎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要说那罐头作坊今年究竟生产了多少羊肉罐头呢。上一回扩修城墙的时候,多圈进来的那一片荒地,现如今那上面除了几个作坊和一小片廉租房,剩下的全部都是仓库,仓库里摆着的全部都是羊肉罐头和熏肉。

    那几个仓库规模宏大,头一回进去就没有不吃惊的,那还放不下,听闻在常乐县衙,就连那监狱里头都被役卒们打扫打扫,扛了罐头进去,一罐一罐恨不能跌堆叠至屋顶,就更别说那些个仓库了。

    罗用最近也是整日都在思索这个问题,罗二娘见他又要劳心费神,不免就要念叨几句。

    “你倒是知道叫四娘莫要一开始就把那县主当得太好,怎的到了自己身上便忘了?”

    话虽这般说,她心里又何尝不知晓,这当县令和当县主,到底还是两码事,罗用当了这一县之长,肩上便担了责任,他这人瞅着虽也是个聪慧的,却从不知道惜力。

    罗二娘这些年与人做买卖,见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然而正是因为见过了那么多的人,她才更加觉得自家兄弟的品性难得。这些个埋怨的话,也不过就是嘴上说说,心疼罢了。

    当初这一大批杜仲胶运到常乐县,若是直接将其卖出,当地市场有限,若要出关,可能也会遇到一些问题,毕竟朝廷方面是限制杜仲胶出关的,虽然这一两年不如先前严厉,但总归还是有些敏感。

    再加上常乐县当地羊肉价贱,人工亦不贵,罗用很自然就想到了做羊肉罐头,这么做不仅能在很大可能上带来利润,而且还能提供很多就业岗位,解决周边牧民卖羊肉难的问题。

    总而言之,罗用只是选择了一条相对来说,对所有人都更有利的道路。

    若说这批羊肉罐头的销路他是否早已胸有成竹,那是没有的,就算两世为人,他到底也只是一个平凡人而已。

    “眼下这时候,大伙儿都还不缺油水,待到再过三两个月,届时羊肉价高,百姓多以菜蔬杂粮肉干果腹,届时再将这些罐头拿出去卖便是。”

    常乐县这位置着实不好,东到凉州等地,西到西域各国,方圆数千里之内,羊肉都不算什么媳物。

    “依我看,也挣不了多少钱。”二娘不太看好他们这个羊肉罐头的买卖。

    “挣得少也是挣。”罗用并不后悔当初做羊肉罐头的决定,毕竟在官府挣钱之前,他希望当地百姓多少也都能挣到一些钱,家家户户都能有些积攒,如此一来,才不会因为些许的天灾人祸,轻易又有许多人死去。

    “只是,那水渠又要待到何事才能修得起来?”二娘叹气。

    “慢慢来吧,横竖我这一时半会儿的,也是别想再回长安城了。”罗用笑了笑,无奈道。

    上回因为那恭王李博义的事情,长安城那些个皇亲国戚对他很是抵触,皇帝就算有心想要召他回去,大抵也得等到这件事的影响逐渐淡去的时候。

    这个年代的人宗族观念都很强,就算是九五之尊,也不可能一点都不考虑自家族人的感受。

    罗用这几日思来想去,终于也是有点想开了,今年这些羊肉罐头卖出去,若是不够钱修水渠,那他们明年就再干一年,明年若是还不能挣够钱,那就后年接着干。

    “你能这般想便好。”听他这么说,二娘便放心了,她就怕罗用思虑太过,伤了身体。

    “听闻昨日又有伊吾人去羊绒作坊看货?”罗用问她道。

    “便也只是看了看。”二娘不在意道。

    “没买?”罗用问道。

    “挑拣了半日,便只买了几件。”二娘摇头。

    “总归还是有人买。”罗用笑道。

    在常乐县的西面和北面那些地方,当地百姓的穿着大多以毡和麻为主,毡布便是用羊毛制成,比麻布易得,价钱亦贱,所以这些地方上的人大多对羊毛制品不是很感兴趣,市场有限。

    不过罗二娘她们那个羊绒作坊出产的羊绒衫毕竟精致,颜色也很丰富,这几年积累下来,款式也是越来越多,关外一些胡人也比较喜爱。

    “待到开春之后,我要运一批货物去往凉州那边。”过了一会儿,二娘又道。

    “那边仓库可是没货了?”罗用问她。

    “快了。”二娘说道:“听闻凉州城这两年又比从前热闹繁华许多,各地胡商与中原商贾在那里买卖货物,尤其是这两年河西出了白叠花,中原那边又过来不少人,只是很多人都在凉州一带置产,并不过焉支山。”

    当年汉武帝设河西四郡,从东往西,分别是武威、张掖、酒泉、敦煌,武威郡便是唐初这时候的凉州一带,凉州过去便是甘州,甘州的州府便是张掖。

    在凉州与甘州之间,隔着一道焉支山,隋代以前,大多数胡商都不愿过焉支山,当年隋炀帝杨广在焉支山宴请西域各国的使臣商贾,并许与诸多好处,逐渐才将这些胡商引到中原一带。

    焉支山上天气恶劣多变,那一年隋炀帝过焉支山的时候,曾在扁都口遭遇六月飞雪,士兵随从大半都被冻死,就连隋炀帝的姐姐都被冻死在那里。

    现如今,因那两条水泥路的便利,因羊绒买卖的兴盛,又因河西这边出了白叠花,许多中原商贾富户纷纷来到河西,焉支山东面的凉州城是一派的繁华景象,而在焉支山西面,则要冷清得多。

    “听闻陇右道这条水泥路也快通了?”罗用说道。他这些时日与一些东边过来的商贾闲谈的时候,那些人都说河西这条水泥路快通了,现下便只剩下少数几段路还未铺好。

    “快了。”二娘也说:“开春那时候应是能修好。”

    河西走廊这边,人口比之中原稀少,行走在驿道之上,放眼望去往往都是大片大片的荒野。

    既少人力又少资源,自然条件恶劣,朝廷那边的钱帛供给又不及时,丁朝议这一条路铺得有多艰难,可想而知。

    “总算快铺好了。”罗用也是替他松了一口气。

    “可不是。”二娘亦是感慨。

    “可定好了出行之日?”

    “约莫清明前后。”

    二娘她们这一次运货,还是与赵家人合作,赵家人在敦煌那边有商号,时常亦有货物往来。

    这一次运货需要的脚夫,便由赵家人从敦煌那边招募,先从常乐县这边运一批羊绒制品去往凉州城,然后再从凉州城运一批赵家商号的货物回敦煌。

    如此一来,赵家人不仅运送了自家的货物,还能从罗二娘这里挣到一笔运货费,至于他们家在敦煌卖货挣来的钱帛,大多都在当地置了产业,少数换成金银,带回凉州那边维持商号运营。

    “脚钱如何算?”罗用顺口又问了一句。

    “三成货物。”二娘答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