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55章 听闻孙神医常常哭泣

时间:2018-05-05作者:报纸糊墙

    ,!

    现如今从那高昌城通往敦煌的木轨道刚动工, 从敦煌通往常乐县的那一条则已经修了大半,从常乐到晋昌那一段, 早已经投入使用很长时间, 从晋昌到伊吾那条木轨道早前也已经通了。

    伊吾虽然也是属于大唐国土,但毕竟是在关外,从晋昌方向去往伊吾城, 并不像中原各地那般, 每隔三十里就有一个驿站。

    这一次这条木轨道铺好之后,考虑到路途较远,即便是一路通畅,至少也有三四日的行程,所以伊吾方面便在沿途设置了几个可以供商贾行人投宿休憩的中间站, 同时也便于这条木轨道的维护和管理。

    后来郭孝恪上任,听闻了这件事之后, 便做主在这些地方设立了驿站,因为那时候到处都在传突厥人要打伊吾的消息, 所以伊吾方便对于这些驿站的设置,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排斥的态度。

    这些驿站有一些靠近村庄, 生存条件相对好点, 有一些则是完全出于戈壁荒滩之上,食物水源全都要靠轨道输送,像这样的驿站, 规模一般就比较小。

    这条木轨道通了以后, 伊吾与晋昌常乐一带的联系登时就变得紧密起来, 因为往来十分便利,运输成本相比过去降低了许多,行路也比从前更加安全,遂商贾往来十分频繁。

    常乐县这一带这几年发展得好,当地百姓原本就很活跃,待这条木轨道一通,便有许多卖针的卖酒的卖酱的各种商贩前去伊吾那边做买卖,听闻也有一些人投了那边的亲戚,跑去伊吾做豆腐卖的。

    亦有伊吾那边的商贾前来常乐县做买卖,主要就是卖粮食和卖铁的多一点,因为他们听闻常乐县这边的粮价铁价相较伊吾当地要贵出不少。

    常乐县这边还有一个规模很大的罐头作坊,县里去年产的那批白叠布,全都运去长安城卖了个好价钱,然后又折成一批杜仲胶运了回来。

    这些杜仲胶足有几十车,不做他用,全都用来做了罐头坛子里的胶垫,可想而知常乐县当地今年能做多少肉罐头。

    入冬那会儿,罗用便让人大肆收购羊肉,那真真就跟一个无底洞一般,有多少要多少。

    作坊里干活的都是一些当地的乡下农户,还未入冬之前便登记好了人选,秋收过后交了税,再过几日便收拾行囊进城干活去了,管吃管住,待遇也还算不错。

    因为这个罐头作坊,今年入冬后,常乐县当地的羊肉价钱并不十分贱。

    那段时间刚好赶上伊吾一条木轨道通了,那边不少牧民听过往的商贾说常乐县这边的羊肉价钱高,这县里头又有羊绒作坊收羊绒,又有罐头作坊收羊肉,价钱都很公道,于是那段时间便有不少牧民赶着羊群往常乐县这边来了,若非如此,今年这常乐县中的羊肉价钱还得稍高一些。

    羊肉价高,照理说,对于与常乐县城里的百姓并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事实并不是那样,大量外地羊的涌入,罐头作坊那边每天都要屠宰很多火羊,这就使得羊下水的价钱极贱,虽然不是不要钱,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除了罐头作坊,常乐县中还有一个熏肉作坊,每天同样也收很多活羊,有大量的羊下水需要处理。

    这个冬天的常乐县,家家户户都在吃羊杂,街上的食铺也有卖羊杂的,甭管是多么三大五粗的汉子,一文钱管饱,还有城里头那些个大大小小的作坊里的食堂,基本上也都是日日都吃羊杂,偶尔再搭配点别的,就连那县衙里头,每天那三顿饭之中,也有一顿饭必定是吃的羊杂。

    不少乡下百姓也从家里拿了杂粮到县中去换羊下水,不过几升粮食,便能换来整整一担。

    还有一些老翁老妪,专门到那罐头作坊前面那片空地上,去拣别人不要的羊肠等边角料,倒也未必就是吃不起更好一点的,主要还是过惯了穷日子,看到这好好的吃食没人要,就很想捡回家。

    这个冬天的常乐县,基本上是没人饿肚子的,这些个羊杂收拾收拾,节俭一点的人家,就放点葱姜盐巴下去煮成白汤,宽裕些的,便可到县中的铺子里去换些酱料回来,偶尔做个红焖提提味。

    入冬以后,城中那些个茶叶铺门口,免费的茶汤又煮起来了,每天早晨和傍晚来这里吃茶的人最多,因为中间那一整个白天,大多数人都要为生计奔波忙碌。

    茶叶行所在的这条街如今也是变了一番模样,房屋大多都是修葺过的,也有一些是拆了重建的,格局样式大同小异。

    前面就是一排的门脸们,开着铺子,进去有个小院,接待贵客以及仆从雇工们的居所,后面还有一个大院,是主人家生活的地方。

    寻常百姓不买茶叶,也不进铺子,就在门口大街边吃碗热茶,有些时候若是不着急走,便要站在街边说说家长里短,议一议这些个茶叶行里头,哪一家茶叶行门口煮着的茶汤最浓最香。

    外地的商贾来往此地贩茶,见到这样一番场景,便很羡慕,在他们为着家人的生计奔波劳碌的时候,这常乐县中人人却是都能吃得饱,还有免费的热茶吃。

    也有想来此地定居的,就是不知道那罗县令能够在任几年,听闻他早些时候在长安城那边得罪了皇亲国戚,一时半会儿怕是调不回去,不知真假。

    “常乐常乐,如今这常乐县,才算是应了这常乐之名。”

    大冷的天,商贾行人们坐在同一家食铺的火炕上,甭管是那天南海北的,只要语言能通,那就都能说得上话。

    “有几日不见罗县令了,不知他在忙甚?”

    “大抵又在那县衙里头算账。”

    “言是要修水渠,奈何钱帛不够。”

    “钱都拿去收羊肉了,甚时候那些羊肉罐头卖出去,甚时候就有钱了。”

    “恁多罐头,又能卖去何处?”

    “……”

    这么多罐头,究竟要卖到哪里去,这确实也是一个问题啊。

    不过罗用倒也不是很忧心,再怎么说,卖个成本价总是不成问题的,不过他还是想多赚些,最好能把修水渠的钱给赚回来。

    现如今他不盼别的,就盼着周边这些地区感觉吧木轨道修起来,交通越发达,市场就越广阔嘛。

    食铺这边,众人说着说着,又说起了那种牛痘一事。

    “如今龟兹焉耆等地皆种牛痘。”

    “此法推行以来,便再未听闻有那得痘而死之人。”

    “那孙神医真乃仙人下凡!”

    “听闻他年岁已高。”

    “那孙神医现今如何了?”

    “不知。”

    “……”

    “我倒听人说过一些,言是他家一名外门弟子与人道,师尊近日常常哭泣。”

    “孙神医因何哭泣?”

    “不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