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350.消息走漏

时间:2018-03-18作者:报纸糊墙

    ,精彩小说免费!

    不仅是长安城那边要修路, 敦煌这边眼下也在修路。

    从晋昌城到常乐县的那一条木轨道, 往来十分便利,看得那些敦煌人很是眼热,敦煌当地很多商贾富户, 一人稍稍捐一些,铺设轨道的资金便也到位了。

    这条木轨道才刚开工, 便有不少敦煌那边的商贾富户来常乐县订购木轨马车了。

    近来订购木轨马车的人很多,有伊州的有晋昌的也有一些常乐县本地的, 现在又来了这么多敦煌人,县里的马车作坊已经积压了不少订单, 近来一直在赶工。

    轨道运输很是快捷便利, 常乐县周边很多人都已经看到了这个木轨道的好处。

    若是想上木轨道,首先你得有一匹良马, 太次的马不给上轨道,跑得慢,容易在轨道上引起阻塞,太烈性的马也不行,轨道上的马车跑得很快,一旦发生意外, 那就十分危险。

    其次就是要有马车, 这个得到常乐县的马车作坊去订购, 他们那里生产每一辆马车都有编号, 其他地方打造的马车不行, 不给上轨道。

    然后还要有一个经过特别培训的车夫。只要这三个条件都具备了, 那就可以赶着马车去站台排队了,那边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交上几文钱便能上轨道,然后再按先后秩序发车,从前是一刻钟发一车,近来车多,半刻钟便要发一车。

    每天清晨都有不少木轨马车在常乐县和晋昌城两地的站台上等待发车,常乐县这边相对少一点,晋昌那边很多。

    晋昌这边不少商贾小贩要到常乐县去买卖货物,因那常乐县中颇多作坊,县中许多百姓都在作坊做工,几乎家家户户都挣工钱,现如今晋昌城这边不少人都去常乐县做买卖,有卖粮食布匹的,也有卖米酒米醋的,各种点心的,生意大抵都还不错。

    若说买货,这些商贩们喜欢从常乐县买各种酱料,自从那常乐县令关了县里豆腐作坊,那豆腐作坊的雇工便都去了酱坊,那常乐县的各色酱料,可谓是陇西一绝,价钱亦不很贵,寻常人家便能吃得起。

    早先便有一些晋昌商贩,将一些常乐酱料运去合河戍,戍边的军士们很是喜爱,常常肯出高价来买,后来去的商贾多了,价钱便逐渐平易下来,

    在合河戍旁边有一个名叫大泽的湖泊,牧民们常常会赶着成群的牛羊在湖泊对面驻扎,久而久之,在大泽边上逐渐形成了一些大大小小的集市,也有汉人去那里做买卖的,从前主要便是卖些粮食布匹,饴糖糕饼,后来逐渐又多了一些卖针卖酒卖茶叶的,近来听闻很多卖酱的。

    从大泽往敦煌方向,有一条河,后世称为疏勒河,乃是从敦煌那边的兴胡泊流向瓜州的大泽,时人称之为葫芦河。

    葫芦河上游有一些大片的浅滩,骑马便可淌过,一些出关去做买卖的商贩,常常便是从此处进出,羊绒作坊里一些牧民出身的小娘子们,大多也是从此处过来,听闻从前玄奘法师出关的时候,亦是经由此处。

    在晋昌以北的关外,大泽与豹文山之间的那一片隔壁草原上,有一个名叫百帐守捉的屯军之所,那里生活着不少军士以及当地各部族,还有一些军人家属以及退伍军人,还有为数不少的流放之人。

    这样的地方,民风大抵都很彪悍,早前羊绒作坊那边有两个小娘子打架,其中一人便是来自那百帐守捉,另一人也是关外牧民出身。

    这两人同住一间工舍,性格都比较强势,时日久了便有一些不睦,上月月初,罗大娘发了上月的工钱以后,又令人从库房里抬了她从晋昌那边一间糕饼铺定做的糕饼出来,但是这两个小娘子,便是为了挣一块看起来相对大一点的糕饼,当众就打起来了。

    这两个小娘子后来就被罗大娘安排给了那个军户出身的管事,叫她带在身边,教她们跑跑外务。

    这般强势能打的性格,整日叫她们坐在作坊里纺线织衣,着实也是憋坏了,若不是为了那每日里的几顿好吃食,每月里的那些工钱,每季都有的好看衣裳,定然是忍不下来的。

    现在好了,让她们去给羊绒作坊跑外务,不用整日闷在作坊里干活,还能公款吃喝,这两个小娘子都觉得十分爽快,一些时日下来俩人的关系都比从前好了许多。

    在这个精神娱乐十分匮乏的年代,一般人都比较爱热闹,对于自己没有去过的地方也充满了好奇心。

    常乐书院那些人近日也总与罗用说,言是要去伊州游学。

    这事是罗用先前答应了唐俭的,现如今那《白叠之歌》早已广为流传,他们常乐县靠着卖白叠布白叠种子也是挣了不少,确实是到了该兑现承诺的时候。

    按唐俭的意思,是等伊吾那条木轨道铺好了,常乐县公府便拨出钱帛来,送他们常乐书院的先生学子们出去游学,先去伊吾,再去高昌焉耆等地逛一逛,仔细体验一下那边的风土人情,三五个月以后再回来。

    搁眼下这个年代,游学这种事,随便游个三五个月那太正常了,也有一游就游好几年的。

    “今年都这时候了,待那伊吾的木轨道修好了,再有一两个月便入冬了,有甚好游的,不若还是明年开春再去。”这一日唐俭与罗用提游学的事情,罗用如此说道。

    唐大人却道:“秋里过去,开春回来,正好,入冬亦有入冬的游法。”

    这事也不是头一回说了,罗用担心自己再推三阻四,唐大人该不高兴了,于是便与他说:“我先前听几名突厥商贾提及,乙毗咄陆有意攻打伊州,不知真假。”

    “竟有这等事?”唐俭将信将疑,就这游学的事情,他都跟罗用提过好几回了,每次罗用都劝他明年再去,原本还疑心他是不是心疼钱帛,仔细想想,这棺材板儿并不是那般言而无信之人。

    只是那突厥人真敢来打伊州?突厥那边近几年也是内乱不断,早前高昌又刚刚吃了一个败仗。

    去年唐军与薛延陀打仗,乙毗咄陆和叶护可汗打仗,各打各的,中原与突厥之间也算相安无事,双方亦有使臣往来,唐俭还道这陇西应是能够安生几年。

    唐院长吃完饭,抹抹嘴回到常乐书院,书院那边也有食堂,他就是听说县衙这边今天中午有好菜,于是便过来了。

    书院那边的小郎君们缠着唐院长问那游学的事情,这些人现在学了不少关于西域那边的人文地理知识,又有专门学那突厥话的,闷在书院里学了这么长时间,早就想出去晃荡晃荡了。

    唐俭说今年怕是不行了,还是明年开春再去吧,这些学生们不干了,心里落差太大了,太难接受了,于是一个个便闹腾起来,差点没把书院屋顶上的茅草都给掀了。

    唐俭无奈,训斥安抚之余,便也与他们说了罗用方才那番话,又说罗用这个人还是有信用的,叫他们安心等到明年开春。

    书院这边折腾出来的动静不小,附近的百姓也有听闻了风声的,不知怎么的,那突厥人有意要攻打伊州的消息竟然传扬了出去。

    眼下正是初秋,常乐县当地很多商贾往来,其中就有不少突厥商贾……

    中秋节前后,突厥可汗乙毗咄陆正在着手准备攻打伊州的事宜,他的一个亲信匆匆忙忙从外面跑进来,慌慌张张对他说道:

    “不好了!消息走漏了!如今在那瓜州敦煌一带,人人皆知我突厥人要打伊州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