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40章 木轨

时间:2018-02-17作者:报纸糊墙

    ,!

    伊州刺史乃是由原伊吾王室之人担任, 说是刺史, 在伊州这里差不多就是国王一般的存在。

    当年伊吾国王在李世民登基之初便来投诚, 李唐王朝对其颇有优待, 使其在相当程度上保有特权,而朝廷方面对伊州这个地方的干涉和管理,主要就是选择那些亲近唐王朝的伊吾王室成员, 将其封为刺史。

    州刺史要服从朝廷调令, 还要定期去长安城诉职, 只是陇西之地距离长安城实在太远, 圣人并不要求他们年年进京,像瓜州刺史陈皎,如今也有两三年没进过京城了, 更别说是像伊州那样的地方, 路途更远,情况也更特殊。

    听闻唐王朝眼下正在陇西修路, 一路要从凉州修到敦煌, 从那凉州城又有两条水泥路通往中原,一条南下直取长安,另一条经由关内道, 过孟门关, 再从河东道南下长安,又与中原数条水道相连。

    伊吾刺史以及他的家族也都很心动, 若是从他们伊吾也能修一条水泥路, 与那两条绵延数万里的水泥路相连, 想一想往后那商贾往来的盛况,着实令人神往。

    只可惜,他们一来没有烧制水泥的技术,二来嘛,这修路的投入着实太高。

    从伊吾城去往常乐晋昌一带,路途颇远,又多是戈壁荒坡,补给不易,若要在这样的地方修一条约莫一仗宽的水泥路,真不知要填进去多少人力物力!

    就在这个时候,罗用来了,来了就是劝他们修路,赶在高昌人的前面赶紧把路修好,那些商贾们若是觉得这条路好走,往后肯定年年都打这里过。

    那伊吾刺史便与罗用叫穷:“我又如何不想修路,只是伊吾此地人少地薄,并无多少财力,如何能修得出那样长的一条水泥路。”

    “如此紧要关头,刺史如何能够犹豫?”罗用游说道:“待高昌那边的路修好了,商贾们口口相传,皆言那一条路好走,他日谁人还来伊吾?”

    那伊吾刺史却道:“我亦知晓这个道理,只奈何我伊吾没钱没粮,着实没有这个能力啊。”

    罗用叹了一口气,说道:“修这一条路,耗费虽多,却也是功在千秋,关系着你们伊吾之境的繁盛与衰微啊。”

    伊吾刺史也是叹气,他说:“不知三郎可否帮我伊吾与圣人言及此事,若是不能得到朝廷的帮助,我伊吾如此荒僻之地,以一己之力,着实难修此路啊。”

    原来这些伊吾人打的是这个主意,他们听说罗用这个人颇得皇帝青眼,虽是普通农家出身,却早早就当了官,在长安城中颇为风光,就连那恭王都因他被流放。

    所以他们这就是想让罗用帮忙在皇帝面前说说话,让中原王朝出钱出力把这条路修起来,朝廷不是一直都想加强对伊州的控制和管理吗,别的事情他们是有抵触,但是修路这个事吧,考虑到这条路将会给伊吾带来的便利以及经济利益,他们还是可以接受的。

    “……”罗用笑看了这伊吾刺史一眼,心道这小老儿想什么好事呢。

    就他们伊州这个地方,一年到头的也没交几个税,现在好了,一到修路的时候,想让朝廷帮忙了,朝廷的钱粮是从哪里来的,还不是其他地方的百姓上缴的税收啊。

    他们打的这个算盘,说白了就是想占其他地方的老百姓的便宜啊,丫太不厚道了!

    罗用笑了笑,对这伊州刺史说道:“听闻早前圣人要在陇西修路,朝堂之上便已颇多争议,今年听闻薛延陀那边又有一些不安生了,说不定又要打仗,眼下这种情况,想让朝廷帮忙修路,怕是很难。”

    “……”伊州刺史不说话了。

    薛延陀那边的消息,他早前也听闻了,此去路途颇远,消息传递并不及时,不知道现如今那边情况怎么样了,究竟打起来了没有,就像罗用所言,眼下这种情况还指望朝廷帮他们修路,着实不太可能。

    “不知三郎此番前来,是为了……”过了一会儿,那伊州刺史又问罗用道。

    “公亦知晓,我常乐县水草不肥,土地贫瘠,栽种粮食往往收成不佳,种那白叠花倒是合适,只是如此一来,粮食便成问题,听闻伊州甚能产粮,此番便来一看究竟。”罗用对那伊州刺史拱了拱手,说道。

    那伊州刺史一听,罗用想从他们这里运粮,那看来这修路的事情还有戏啊,于是心中便又有几分高兴起来,口上也不似方才那般谦虚叫穷,也不说什么人少地薄了:

    “不瞒三郎说,我伊州也就能产些许粮食,只是地方不好,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有几个粮食,往往也卖不上什么好价钱。”

    “自然是要比常乐好上许多。”罗用亦是这般说。

    “不知这修路一事,三郎可是能解我伊州燃眉之急?”伊州刺史问道。

    听闻他们罗家人也是很有钱啊,尤其是那罗二娘,从前在凉州城就是出了名的富裕,现如今她手里还有一批宝珠,先前便有人假借买货之名,从罗二娘处与他弄来几个,着实是个媳物什,现如今那几个珠子就在他卧室的一个匣子里藏着呢,不时便要拿出来把玩一二。

    “要说钱粮,我倒也帮不上什么忙。”罗用笑道:

    “只我手底下有个名叫衡致的弟子,前些时候鼓捣出一样媳物什,我看过之后,便觉此物若是交给你们伊吾,兴许能有几分用处。”

    那伊州刺史抬了抬眉毛,问道:“甚物什?”

    罗用转头看了乔俊林一眼,然后乔俊林便把自己背上那个包袱解了下来,从包袱中取出一个扁平木匣,将那匣子放在桌面上,顺手将其打开:“公请过目。”

    伊州刺史稍稍往前探了探脖子,略略垂眼一扫,然后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了,不禁凑近了仔细观察。

    只见那木匣里面用细细的两根木条铺了两条轨道,轨道上还放了一辆马车,马车的两个轮子便架在那轨道之上,伸手轻轻一推,那车子竟然就在轨道上面滑了出去,十分地平稳轻巧!

    “三郎的意思,莫不是要让我修一条这样的路?”伊州刺史抬头看向罗用问道。

    “正是。”罗用笑了笑,回答说:“修那水泥路着实有些兴师动众,钱粮耗费太多,若只是修一条这样的路,想来以伊吾的财力,应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其实伊吾这个地方颇富裕,又有大片的绿洲,又是处在商道之上,虽是作为大唐的一个州,但是因其在政治上的特殊性,一年到头没交过几个税,这十几年以来,也不曾听闻他们这里有过什么天灾人祸,这伊吾刺史的家族肯定富得流油了,怎么可能没钱。

    “这路若是修出来了,不知是否果真好用?”若像这般,只是架一个木轨,倒也不算十分耗费财力,他们伊州便有大片的树林,砍些树木去用便是。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公观这匣中之物,可有什么不妥?”罗用对他说道。

    “看着倒是着实不错。”伊州刺史这时候确实也很心动,这马车在木轨之上移动,竟是那般轻便,若是再套上一匹快马拉车,跑起来那速度得有多快啊,而且又十分地平稳。

    “若是能在木轨外面再包一层铁皮,效果还要更好一些。”罗用说。

    “铁皮?”那伊州刺史听闻了,很是吃惊:“如何能将那般贵重之物置于野外,被人取走了可如何是好?”

    罗用:“……”

    确实,眼下这时候铁的价格还是太贵了,想要在这时候修建铁轨是不现实的,所以他才想到了木轨这个东西,据说在十七世纪那时候,英国一些煤矿区就分布着像蜘蛛网一样密集的木轨道,直到后来采矿冶炼行业越来越发达之后,才渐渐由铁轨取代了木轨。

    在这一次谈话之后,伊州刺史和他的家人们十分热情地招待了罗用,以贵宾之礼相待,不仅给他们提供了豪华舒适的住所,甚至还安排了仆从奴婢服侍。

    罗用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在伊吾街头闲逛,常常与当地的店家商贾闲聊说话,一说就是大半天甚至是一整天。

    因他为人和善,见多识广,出手颇大方,又是常乐县令的身份,在那长安城中又有人脉营生,所以伊吾当地的商贾大多也都很愿意跟他往来,罗用向他们打听起消息来,往往也是事半功倍。

    数日之后,罗用等人回往常乐县,然后很快的,伊州这边便派遣了一批官吏匠人,带着钱带着人到常乐县来学习木轨道的铺设和木轨车的打造了。

    至于怎么个学习法,那也很简单,就是先从常乐县城外面的一片空地开始铺设轨道,一路向着晋昌方向铺设去而,在实践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积累经验。

    在铺设木轨道的时候,也会有一些需要用到水泥的地方,加入水泥的使用,能够大大提高铺设速度。

    罗用这一次也很大方,直接就把自己手头上那个烧黄水泥的方子给了他们。

    这烧水泥与做豆腐差不多,挣的就是一个辛苦钱,待到他们常乐县的棉花种植业发展起来,到时候大概也就很少有人愿意到水泥作坊干活挣钱了。

    眼下还是铺路更要紧,这一条通往伊州的轨道运输若是通了,那么往后他们常乐县这个地方,不仅粮食问题将会得到大大的缓解,就连能源问题也跟着一起解决了。

    商贾往来的密集频繁,必然会带动经济的发展,到时候又何愁挣不到钱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