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335.种牛痘

时间:2018-02-07作者:报纸糊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孙思邈看了罗用拿来的书籍,头一本翻到的,便是罗用放在最上面的解剖学,当即他便被书中的内容震惊到了。

    虽然这文字有几分奇异,但是那图片却着实细致,不知是用了什么奇异的方法,有一些图片竟然能画得像真物一般。

    “此书你从何处得来?”果然如这罗三郎所言,此乃世间难得的珍宝。

    在看这封面,这纸质,这字体大小如此匀称,一笔一划皆像是用细针刻出来,用尺子量过一般。

    “我亦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得来,高医可要收下这些书籍?”罗用问他。

    “自然!”孙思邈向罗用拱手道:“有生之年得缘能见如此其物,孙某无以为报!”

    “那我手头上另外还有几本,你可还要?”罗用又问。

    “要!自然是要!”孙老汉激动得红光满面!这番情景,真真就跟做梦一般啊!他这莫不是见到了仙人?

    “乔大郎,你把剩下那些也搬进来。”罗用这时候对着大门口的方向喊了一声。

    “好。”门外的人应了一声,然后不多时,乔俊林便把剩下的书籍都给搬了进来,只见他肩上扛着一包,手上还提着一包,那些用来包书的布巾,怕是能有床单那么大!

    孙思邈:“……这些都是?”

    罗用:“是啊。”

    罗用现在也想开了,不能总叫他一个人在那里操心劳力的,也该叫别人也跟着操操心,出出力。

    这几天他在终南山上住着,看这孙思邈着实也觉得很靠谱,于是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空间里所有医学以及相关专业的书籍都拣了一份出来,这还只是一份而已,若是都拿出来,怕是要把这位老前辈给吓到。

    那两个包袱打开以后,所有的书籍都被一摞一摞搬到木榻之上,孙思邈就着油灯,坐在那里一本一本地翻看,虽然那文字他有些看不大懂,连蒙带猜的,却也觉兴味盎然。

    罗用和乔俊林都没说话,安静地坐在一旁,任由孙神医心无旁骛地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

    直到天光渐亮,孙思邈这才强迫自己放下书本:“让两位见笑了,如此稀罕之物,孙某当真是爱不释手。”

    “无碍。”罗用说道:“这些书籍留在我的手里也没有什么大用处,还是交到高医手中,才能让它们物尽其用。”

    “三郎高义啊!”

    “高医仁心,以后我那长安城中的弟妹,还要仰仗高医一二。”

    “那是自然!三郎只管安心去吧。”

    “如此,罗某便告辞了。”

    临行前,罗用又从书堆里挑出一本字典,并且跟他说了用法,用偏旁部首和笔划查字,不用知道拼音也行的。

    孙思邈如获珍宝,一路将他二人送到了终南山下,然后又令自己的弟子们架着马车送了罗用他们很远。

    就在罗用他们离开终南山的数日之后,孙思邈与他的弟子一行便也出山了。

    他的弟子们探听到,近日在河南道那边的一个小村中,似是有几名村人出痘,弄得那一带人心惶惶,往来商贾经过那一片地方也都要绕着走。

    罗用所说的种牛痘之法,究竟是否可行,不在真人身上实验一二,哪里又能知晓。

    只是此法新奇,世人先前未曾听闻,寻常人哪里肯试,孙思邈也不能强人所难,但若是在出现天花的地方,那情况就会很不一样,人们担心自己被传染,听闻此法可以避劫,自然有人愿意尝试。

    孙思邈先前便种过人痘,只要这牛痘不比人痘凶险许多,他也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待他们到了传说中有人出痘的村子,疫情已经发展到颇为严重的境地,听闻名医孙思邈前来他们这里悬壶济世,还能以种牛痘之法驱邪避害,一时间竟是人人肯种。

    那出痘之牛乃是当初罗用与孙思邈第一次谈及此事之后,他便安排弟子出门去寻,寻得之后恰好又听闻了河南道这个村子有人出痘之事,于是师徒一行带着这头牛便来了。

    只需轻轻在人手臂上划一个小小的伤口,再将些许牛痘脓汁抹在上面,这痘便算是种好了,操作起来着实便利。

    孙思邈原本是打算先找一两个人试试,待到确定了这个方法确实可行之后再大范围帮人种痘。

    奈何这个村里的百姓着实是怕了,人人都怕自己熬不过这十几日只差,只想快些把这牛痘种上。

    孙思邈最终也决定相信罗用一回,也相信他得来的那些奇书一回,将那些前来请他种痘的村人,全都种上了牛痘。

    做这件事需要担很大的责任,一旦失败了,不仅在良心上要受到巨大的谴责,孙思邈的他和这些弟子们也会因此名誉扫地,受到世人的谴责,毕竟在这个村子以外的地方,将牛身上的痘种到人身上,这原本就是一个十分大胆的举动,大胆与荒谬之间,往往也就一线之隔。

    好在这些人的情况看起来都还比较好,头一日种痘,第二日伤口上便起了丘疹,不像出人痘那样整个人身上到处都长,而只是伤口周围长了一点。

    那丘疹越长越多越长越大,直至化脓,不肖十余日,便能结痂脱落,落痂之后留下一个胡豆大小的疤痕。

    自从种了这牛痘之后,村中果然再也没人出痘,村人之间奔走相告,甚至还有附近村子的人大着胆子来他们这里接种牛痘的。

    孙思邈给自己和自己的弟子们也都种上了牛痘,然后令一部分弟子出去给附近村子的人种痘,以免那些村人常往这个出过痘的村子跑,不慎把病气带了出去,引起更大规模的传染。

    而他自己则带着另外几名弟子,留在村中医治那些在他们到来之前便已出痘的村人。这种牛痘之法只对未出痘之人有用,若是已经出痘,种上便也无用了。

    还有一些人在十余天之前便接触过出痘之人,病气已经藏在身体里,马上就要发出来了,这样的人即使种上了牛痘也是无用,这些都是他近日从罗用给他的一本书上看来的。

    罗用与乔俊林还未及抵达常乐县,长安城这边便已传出了孙思邈带领一众弟子去往瘟疫横行之地的消息。

    长安城中不少人都担心他们师徒一行这一次会折在那个村子里,毕竟是瘟疫肆虐的凶险之地,寻常人又如何能够来去自如,又不是有那仙气护体。

    然而不多日,那边便又传来消息,言是孙思邈与他的弟子们给那些村人种牛痘,那牛痘对人体并无损伤,却能辟邪,使人不再出痘。

    这个消息很快便震惊了整个长安城,无论是世族大家还是寻常百姓,无不为之震撼,当即便有许多大家族派人前去打探,朝廷方面亦是派遣了官员前去,不肖多少时候,那个出痘的村子周围便聚了许多人,有些人只敢在附近的村镇打听,有些个胆大的,便直接去了村子里面。

    “果真如此!传言不虚啊!”有一些从村子里出来的人如此说道:

    “孙神医与他那些弟子皆在,并无一人出痘,那村子里除了先前出痘的,近一个月来再也无人出痘啊!”

    “当真!此言当真?”

    “自是不假,不信你自己进去看,他们还帮我种了牛痘,言是只要在接触出痘之人几日内种上此牛痘,便能防病。”

    就在很多人闹闹哄哄打算进村的时候,孙思邈出来说话了,言这种牛痘之法十分简单,身边若是有人种了牛痘,只需取他脓疹上的一点脓汁,在未种牛痘之人手臂上稍稍割破一点皮肉,将那脓汁涂抹在伤口之上便可。

    过一两日这伤口若是起了丘疹,又几日又能化脓结痂,那边说明种成了。

    之后一些时日,中原各地都像是炸了锅一般,百姓们四处寻找那些已经种上牛痘之人,与他们讨要脓汁,也有花钱去买的,在有一些地方,价钱还颇贵。

    白府这边,这次是白二叔带着数名仆从亲去河南道,白二叔有幸还见了孙思邈一面,与他确认了这种痘之法。

    然后他们之中便有两人接种了牛痘,在回往长安城的路上,又有人从他们这两人胳膊上去了脓汁接种,如此反复,好不容易才将那新鲜的牛痘脓汁带回了长安城中。

    这个年代的读书人,多多少少都懂一些医术,于是这种牛痘一事,便也不去寻那外面的大夫,而是他们白家人自己上手去做。

    白府人口众多,于是便分成几批接种,四娘她们几个也都跟着白家人种上了牛痘。

    小孩子们一个个看着自己的胳膊被割颇一个口子,抹上脓汁,不过一两日便起了丘疹,有点疼,有点痒,但并不严重,又过几日,便渐渐开始发脓。

    这些脓汁也都是有用处的,坊间百姓常常有人来讨,白二叔他们常常都是直接替人把牛痘种好。那些时日白府之中很热闹,直到府中所有人都接种过了牛痘,脓汁也没有了,这才渐渐安静下来。

    白府算是种得很早的,坊间不少百姓这时候还没能种上牛痘的,人们为了那些许脓汁四处奔走,整个长安城中熙熙攘攘。

    听闻还有人牵了出痘之牛到大街上给人免费种痘的,那是难得的大善之人。也有人为了自己手臂上那点脓汁能卖个好价钱,四处与人讨价还价的,这也是十分常见的市井之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