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330.棋子

时间:2018-02-07作者:报纸糊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罗大娘这两年,愈发的不怕事并且能扛事了,一方面是她自身的成长,眼界的开阔,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她的背后,还有罗用和罗二娘。

    罗家姐弟之间感情很好,一方若是有难,其他人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就连性命也是可以豁出去的,更别说是区区钱财。

    不少吴县父老都说罗大娘这五百两白银花得冤,大娘却觉得一点都不冤。

    且不说用这五百两白银砸那祁家一个名声扫地,也不说她用这五百两白银在运河两岸给自己买了一个好名声,将来她在这江南江北行走,自然要比从前更加受人敬重。

    单就说用这五百两白银买燕儿的一片忠心,罗大娘也觉得值了。

    别看这女子现在还有几分懵懂不开窍,当年罗大娘在西坡村不曾出来见过世面的时候,也不十分开窍,等到后来见得多了,经的事情多了,加上又有人教,渐渐就好多了。

    这燕儿本就是个勤勉仔细之人,平日里看着不显,实则十分烈性,这样的人,人品大抵不差,罗大娘愿意把她带在身边,一点一点慢慢教着,将来总会有所不同。

    长安城这边,最快收到江南那边的消息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唐天子李世民。

    李世民收到下面的人呈上来的文书的时候,看着看着都看笑了。

    “你说这得有多不成器,才能将自家声名五百两白银卖与人。”皇帝笑着对身边一个正在磨墨的后宫说道。

    那后宫似是对祁家人没多少兴趣,反而比较佩服罗大娘:“那罗家大娘倒是个利落的。”

    “为女子者,能有这般计谋魄力,确是难得。”皇帝也如此说。

    那后宫却笑:“除却这女子男子不谈,还不都是人,有甚的不同。”

    皇帝抬头看了眼前这个妙龄女子一眼,这是武才人,进宫也有两三年了,乃是武士彟之女,她娘是杨家人,说起来,这武才人也算是大半个杨家人了。

    若说那罗家的女子不一样,这些杨家的女子也不一般,朝代更迭,杨家男子死的死流的流,只留下这一群杨家女子在新朝挣扎求生,有才智亦能忍辱,还十分抱团,只可惜,这天底下如今姓李,纵使这群杨家女子再不一般,也翻不了天去。

    这些思绪一转即过,皇帝也不十分在意,倒是又思索起那祁家的事情来了。

    这天下午,皇帝令人把他的几个皇子唤过来,父子之间谈笑一般,将那江南发生的事情与他们说了。

    结果时间过去了没两天,皇帝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手底下的密探将他们这两日的发现报上来,言是此次罗家之事,怕是与那恭王有关,有人曾经目睹那两人与恭王府的人有过接触。

    那恭王李博义,就算再多借给他几个胆子,怕也不敢在背后算计李世民,他这应该就是冲着罗家去的。

    只是那李博义好好的,找人去弄那几个小孩做什么?是不是有人又去挑拨他的怒气,使他心绪不平愤怒难安,最后终于还是踏出这一步,给人做了棋子?

    身在这皇家之中,处在这权利漩涡的中心,李世民最恨的,便是有人挑拨。

    近来他与太子的关系愈发梳理,李世民就疑心有人挑拨,太子少不更事,多病又有腿疾,自怜自艾,又气恼皇帝偏心,近来行事愈发荒唐,若是生在寻常人家,没那许多厉害关系,没有小人撺掇,他们父子之间又何至于如此。

    所以说,这一场王储之争的最后,之所以会是那样的结局,这里面,不知是否也包含了这一位千古帝王的沉痛与愤恨。

    ——你们使我父子想煎,我便叫你们一无所得。

    眼下暂且不论那王储之争,就说罗家这件事,皇帝对于恭王李博义,着实也是恨极。

    明知自己要用罗用这个人,他却要害罗家,他是想不到这背后的厉害关系吗?他怕是根本连想都没想!身为皇族,享受着这个身份带来的荣华富贵,却从来不知道要想一想他这个当皇帝的有多少难处!

    皇帝气急!然而此事却不能声张,尤其是不能让罗用知晓。

    罗用若是知晓了,他是要处理了李博义呢,还是不处理呢。若是处理了,为了小小一个罗家,把自己的族人给治了罪,虽是合理合法,却终究还是有伤皇家威严,若是不处理,那块棺材板儿能答应?

    又一日,皇帝与几位大臣议完事之后,便与身边的寺人言道:“多日不见恭王,不知他近来如何了?”于是便令宫人去请李博义进宫。

    听闻宫人来请,李博义心中有些忐忑,担心自己所做的事情被皇帝发现。

    但是想想,此事他做得这般机密,那棺材板儿在长安城中撒了那么多画像,都没能查明那两个贼人的出处,皇帝一时应也查不到。

    只上回那阎六的事情之后,皇帝与李博义兄弟便很梳理,这回叫自己进宫,莫非是想要联络一下感情?

    这么一想,心中隐隐又抱了几分期待。

    却不想,刚到了皇帝跟前,便被一摞纸张不偏不倚砸在了脸上。

    “汝亦识得字,这上面都写了些什么,自己看看吧。”

    李博义脑袋有些发懵,蹲身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纸张一看,顿时便惊出了一身冷汗。

    近来皇帝正在查罗家之案,疑心有人在背后算计他,这件事李博义也听闻了,心中虽也有些惊惧,但到底还是存了侥幸,不曾想事情竟然败露得这般快,他到底还是小视了李世民这二三十年在长安城中的经营和布置。

    “你我那是同族,因何要在背后算计与我,可是怨我薄待与你,想要这江山换人来坐?”李世民如此喝问李博义道。

    “我、我亦不曾想那许多……我如何敢有那大逆不道的心思……”李博义一时间瑟瑟发抖,全然没有了往日在他人跟前时的威风。

    “观你这般行事!可不像是不敢!”

    “我、我这还不就是被他们说了几句,一时间……”

    “是谁!与你说了什么!”

    “不就是那……”

    李博义这三言两语的,就把先前撺掇过他的人全都给抖落了出来。

    皇帝听闻了,却并不言语,漠然坐在木榻之上,也不知他心中这时候在想什么。

    “……”

    宫殿之中,一时间静得吓人,李博义面若白纸冷汗涔涔,心中惊惶恐惧,不敢言语。

    末了,皇帝还是让李博义先回去,言是这件事要如何处理,他还需再想上一想。

    李博义见他这般说,心中稍稍安定了些许,料想他应该还是要护着自己的,毕竟事关皇族脸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