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20章 入冬

时间:2018-01-29作者:报纸糊墙

    ,!

    常乐县这个地方地处偏远, 既没有丰富的劳动力,又缺少水源,也没有什么其他资源, 唯独也就是处在东西方贸易的商业要道上这一点,能给这个地方带来一点活水。

    然而这条商道却并非时时通畅, 西域那么多小国, 但凡有点战事, 商道便要受阻,这是难以避免的事情,除非中原王朝能够一统西域,并且一直采取较为宽松的对外贸易政策。

    中原王朝从汉代便开始经略西域,现如今这位大唐天子对西域亦是十分关注。

    只是西域这片地区, 却不是轻易就能被谁兼并。突厥人一向都将西域视作自己的势力范围,现在还要加上一个正不断向四周鲸吞蚕食的大食国。

    大国与大国之间相互碰撞牵制,其中还掺杂着各股小国势力, 西域这片地区注定太平不了。

    在这种情况下, 罗用也许不应该抱怨商道受阻, 他应该感谢这个年代的胡商们胆子足够大, 在这么恶劣条件下都敢千里迢迢跑出来做生意, 虽然目前还只是涓涓细流,而且时有时无,但终究还是给常乐县这个地方带来了生机。

    无论是豆腐作坊, 水泥作坊, 还是熏肉作坊, 针坊,罗用目前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让常乐百姓实现温饱而已。

    而真正想要这个地方繁荣起来,最终可能还是要依靠茶叶市场。

    待到茶叶这个东西被普遍接受以后,如何让这个市场集中在常乐县,而不是胡人原本就很多的敦煌张掖,也不是这几年发展迅速的凉州,而是他们这个小小的常乐县。

    如果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常乐县就会繁荣,当地百姓就会富裕,罗用政绩卓绝,距离他被调回长安城自然也就不远了。

    虽然他现在也已经比较适应常乐县这边的生活,但是四娘五郎他们都在长安城,乔俊林应该也是想回去的,还有他的这些弟子们,他们的家人也都在中原。

    就在罗用思量这个茶叶买卖的时候,离石这些贩茶的商贾,前些时候刚刚出了孟门关,这几日正行走在罗用那些弟子们从前铺的那条水泥路上。

    今年因为高昌国那边在打仗,他们的行程也被推迟了好几个月,从那江南回到离石老家以后,就一直等着常乐县那边的消息。

    常乐县那边的马四郎等人找唐俭帮了个忙,通过驿站给离石老家那边写了信件回去,叫他们今年这些茶叶先不着急运过去,他们现在手头上还有一些,再说今年被这战事一耽搁,茶叶买卖八成也该黄了,干脆再等一等,与李道宗他们那些人错开,别跟那几万大军打照面。

    几万人里面出几个人渣那太正常了,他们这时候又是得胜之师,难免得意,商贾的地位又十分低下,躲着点走,总是没错。

    于是他们这些人便在离石老家待着,一直待到那些西边过来的商贾与他们说,李道宗的部队已经过了凉州城,往南边去了,这才召集队伍出发。

    要说现在孟门关离石县这一片,南来北往的商贾都有,消息着实很灵通,又有王当等人经营的定达快递,与长安城那边的联系很是紧密。

    从离石县那样的地方出来,便觉得很不方便,消息不灵通,又没有快递,没有南来北往的商贾,身上有钱都买不着什么吃的,不像他们离石县那些食铺,角子豆腐东坡肉,甚都会做,好吃不贵。

    “……你们那地方真有那么好?”一个年轻后生咧着一张嘴直乐呵,他那张脸黝黑黝黑的,牙齿倒是挺白,屋里头光线不咋会,这一咧嘴,光看到满口白牙了。

    “怎的没有,那大街上的食铺,你也别拣那最好的,就寻个一般的走进去,要不了十文钱,保管你吃得肚皮滚圆。”一个中年商贾言道。

    这两日飘起了秋雨,他们便借宿在路边一个小村,一群人分别住在几户人家中,他们借宿的这一户人家有个十七八岁的小年轻,正是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的时候,横竖这下雨天也没事干,几个人就坐在屋里天南海北地说闲话。

    “十文钱?”那小年轻咂舌:“我一个月都花不了十文钱。”

    “那是你们这里没地儿挣钱。”一个二十多岁的离石人笑道:“在我们那儿,像你这么大岁数的,家里人就该给他寻摸出路了,那要胆子大一点,就出来跟我们干,干我们这个辛苦,也危险,春天那时候下江南,秋天这时候又要去陇西了,在外行走就怕遇着歹人,不过等我们把这批货送到了常乐县,便能挣着钱帛了。”

    “能挣多少?”那小年轻问了一句。

    “就你这样的,大半辈子也挣不着那个数。”一个小老儿嘿嘿笑道。

    “再来说胆子小一点的,你要是没有本钱,自己也不敢自己出来跑,那就去给王老大干活,王老大对他手底下那帮弟兄不错,勤勤恳恳干个十年八年的,只要不是个榆木脑袋,差不多也该有出息了。”方才那人又道。

    “十年八年啊?”那小年轻一听十年八年,便觉十分地漫长,自打他来到这个世界,满打满算,也还不到一个十年加一个八年的。

    “那你要是熬不住这十年八年,又不爱整日都在外面跑,那便去作坊里头干活嘛,咱那儿有个殷氏车轮行,还有个衡氏造车行,真要是个聪明手巧的,在他们那里干活,可能比在王老大手底下还要挣得多些。”

    “他们那儿就喜欢有手艺爱琢磨的。”

    “我姐家那个大儿子,我大外甥,十三岁进的作坊,现如今每月也能挣个一百多文钱。”

    “那么多?”

    “这算什么,那殷氏车轮行那几个做轴承的匠人,每月至少也是一贯钱往上,多的那就不知道多少钱去了。”

    “他们殷家都是木匠出身,没人会打铁,这几名铁匠听闻还是从太原府专门请过来的。”

    “我怎听说那里面还有个突厥人?”

    “突厥人打铁厉害啊。”

    “管他什么人,来了还不就是干活领工钱,咱那儿也不是长安城,没恁多事儿。”

    “那轴承不好弄,殷家人琢磨了那么久,都不知道砸了多少钱进去,好在最后还是叫他们给弄出来了。”

    “现在他们每年往长安城卖好多轴承。”

    “长安那边也有人造,只是那做工比起殷家做出来的,还是差了些。”

    “一辆马车若是用上殷家的轴承,再配上衡氏的弹簧,行走在那水泥路上,那真是别提多顺溜多平稳了,一点都不颠簸。”

    “寻常人也用不起便是了。”

    “咱眼下还能在水泥路上走走,待过了凉州城,不知道还得受多少罪。”

    “那焉支山不好过啊……”

    “咱到时候怕是都要下去推车……”

    “……”

    这几个离石商贾说着说着,便又说起了接下来的行程。

    那名方才与他们一同说话的年轻人,这时候却坐在炕洞前发起了呆。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年郎去到作坊里,几年后便能挣一百多文钱,他若是能去离石县该多好。

    要不然就去跟那个王老大干,给人送快递,刚刚一听十年八年的,他就觉得有点久,现在回头想想,十年八年以后,他也还不到三十。

    实在不行,寻个铺子给人当伙计也好啊,听他们这些人所,离石县那大街上各种铺子可多了,他自己先去干一阵子,等到稳定下来以后,再把妻儿也接过去。

    到时候她媳妇就在家里做做油纸伞,带带娃儿,他每日就在外面干活,若是挣了钱,晚上就买些好吃的带回去,他媳妇这会儿正大着肚子呢,村里的老人说她那胎相瞅着像是个女娃,女娃也挺好,到时候自己便与她买花衣裳,大一些便与她买胭脂,嫁妆也帮她置办得体体面面的。

    他们这儿离那常乐县也就十多日的路程,甚时候想耶娘了,便回来看看,往他那兄长家里多送一些钱帛,叫老两口也跟着享享儿孙福……

    “你们甚时候才能从那常乐县回来?”年轻人问那几名离石商贾道。

    “回来啊?那至少也得等到明年夏天去了。”

    “怎的,你想去离石县啊?”

    “年轻人出去看看也没甚不好的,就是要跟对人,别学坏咯。”

    “你要真想去,也别等我们了,就到这附近的城里头看看,有要玩那边去的商贾没有,得找你们当地靠谱的商号,别被那些黑心肝的给骗了去,到时候把你卖了去挖矿。”

    “你先去寻个大商号当脚夫,待到了离石县一时若是找不着活计,便到城外河边那几个造纸作坊,那几个作坊常年都在招人,做一日能得两三文,你先在那里挣几个钱,然后再慢慢寻摸出路。”

    “一个人不好出门,最好再寻一两个稳妥的同行。”

    “出门在外要留个心眼,莫要别人说什么都信……”

    “……”

    当天夜里雨停了,第二日一早,这些离石人早早便起来收拾行囊,吃过早饭便赶着马车出发了,这个村子里的村民一路将他们送出了村口。

    在他们这些挨着水泥路的村子里,只要说是从离石那边过来的商队,大抵都能收到比较热情的接待。

    当初修路的时候,他们这些村民还跟那些离石人一起干过活的,这条路通了以后,这一年到头的,途经他们这里的商队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只要有商队经过,他们这些村子就有收入。

    一场秋雨一场凉,眼下已是深秋,前两日那一场雨下过之后,空气中便透出几分寒意。

    道路两旁那些大树小树的树叶子差不多都已掉完了,地里收过了庄稼,这时候也都是光秃秃的一片,只有少数靠近村长的田地里,被人种上了一些芦菔白菜之类耐寒的菜蔬。

    运货路上诸多艰难,道路漫长而辛劳,好在他们运的是茶叶,此物轻便,再加上多年经商又有些积累,于是这一次他们这个队伍便都配了马车,这马车跑起来,比牛车驴车那是快得多了。

    “差不多该入冬了吧?”

    “该添衣裳了。”这两名汉子坐在车辕上说着话,那口里竟已能哈出些许白气来了,农历十月份,确实也可以算是冬季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