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16章 肉菜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吕三从那羊绒作坊回来,经过大街上那个菜铺子的时候, 见几名差役正帮着崔翁收冬瓜干, 于是他便也过去搭了一把手。

    去年县中便晒了不少冬瓜干, 皆吃完了, 这冬瓜干熬汤着实不错, 只要随意加上些许肉片,放在陶瓮之中煮一煮, 滋味便很是鲜美。

    今年开春那时候,他们这铺子里的冬瓜干都涨价了,依旧还是有人肯花钱买。

    听闻今年很多农户都在乡下的荒滩戈壁上种冬瓜, 也不管种不种得活,也不管长不长得好, 胡乱种下去, 平日里得空便去侍弄一二, 最后总归还是能得几个冬瓜。

    于是他们常乐县今年冬瓜就很多, 价贱, 县中这个官办的菜铺子从夏末收到入秋,这院里院外的,尽是一个个用红柳编织的笸箩, 一笸箩一笸箩的,全是冬瓜干。这么多, 也不知道能不能卖得完。

    “这般多, 怕是要卖到明年夏天去。”

    “明年夏天都未必卖得完。”

    “依我看, 肯定卖不完。”

    “到时候我们怕是日日都要吃这个。”

    “唉……”

    “这冬瓜干虽好, 却也经不住日日都吃啊。”

    “冬瓜干有什么好。”

    “还不就是用冬瓜晒出来。”

    整日里看着这么多冬瓜干,一连看了两个多月,看都看腻味了。

    这还不算完,后边还有呢,也不知道要收到什么时候去,这院子里头的空屋可都要堆满了。

    这天晚上,县衙这边吃晚饭的时候,众差役便跟罗用说,菜铺子那边的冬瓜干实在是太多了,几间屋子都堆满了,要不今年就先收这么多吧,再多就没地方放了。

    “没地方放了?那便先吃掉一些。”罗县令言道。

    “……”众差役:早就料到这些冬瓜干迟早得进了他们自己的肚子,就是没有想到这一天竟然来得这般快。

    第二天一早,便有差役从菜铺子那边扛了一大麻袋冬瓜干过来。

    这刚晒出来的冬瓜干泛着清香,扛在肩头上也是比较好闻,就是刚刚在那菜铺子里看到的那一整屋的冬瓜干,瞅着着实也是有几分愁人。

    上午的时候,这些差役们干活的干活,巡逻的巡逻,这两日他们还算清闲,等过两日开始收税了,那才叫忙。

    听闻圣人今年要在他们河西发徭役,朝廷公文还未下来,不知真假,若是果真要发徭役,那么这个租庸调里面的庸,好多人便可以不缴了,输役代庸便可,首先还得看朝廷要多少民夫,总归还是要先把人凑齐了再说。

    也不知圣人今年发这徭役是要让他们去做什么,有传言说是要把驿道铺成水泥路,这活倒是不太重,离家应也不会太远,若是去修长城,那便远些,也更苦,若是去挖矿,那可就太苦了。

    差役们这两日在城中行走,常有百姓向他们打听这件事,这事他们哪里知道啊,连罗县令都还不知道呢。

    城中百姓之所以打听这个,大多就是为了合计一下,究竟是输庸划算,还是输役划算。

    还有一些个胆子特别小的,生怕上面一纸公文下来,自己就得被强逮了去挖矿,家里虽有钱帛,但那公府若是要人不要钱,那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这两日街面上便有一些传言,说是圣人要大造兵器,偏那库中缺铁,于是便要大兴徭役,叫人去挖铁。

    罗用听闻了只觉好笑,皇帝老儿缺不缺铁,还能叫常乐县这边陲小城的小老百姓给知道了?

    白家人先前倒是给他写过一封信,言是前些时日,圣人在朝堂之上提及要在河西走廊修水泥路一事,朝中百官大多反对。

    因为河西走廊人口稀少,又无多少产出,修这条路纯粹就是砸钱,别指望它能产生什么经济效益。

    治国那得有钱啊,前两年河南那边连年大水,光是赈灾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钱。

    边疆不时又有战事,养兵要不要钱,打仗要不要钱?突厥人最近又不安生了,北边的薛延陀也有一些蠢蠢欲动,在这节骨眼上,砸钱在河西修路?

    当时在那朝堂之上,甚至还有人说了这样的重话:“圣人可是忘了那前朝之事?”

    前朝什么事?不就是那杨广折腾得太过了,搞得这天底下民不聊生,大好的江山,生生被他给折腾垮了。

    不过是铺条水泥路而已,以大唐眼下的国力,这样的话说得着实太过了,朝中有些官员就是这般,动不动就引经据典前朝之鉴。

    不过罗用觉得吧,在这些反对修路的人里边,原本就与罗用不对盘的那些个,肯定是喊得最大声的,别个是怎么想的,他一时倒也不清楚,总之,别看这些人说起话来义正言辞,实际上好多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那朝堂上风起云涌,各方力量角逐倾轧,什么事儿到了那儿都单纯不了。

    就是不知道皇帝老儿这回能不能扛得住,把他们河西这条水泥路给修起来。皇帝既有心经略西域,那么河西这条路,他肯定是想修的。

    修路好啊,要想富先修路,看看他们河东道的孟门关,如今都繁荣兴盛成什么样了。

    “县令,这小葱还要不要剥了?”

    常乐县衙,时间已近正午,眼瞅着就要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其他饭食皆已是做好了,就差最后这一样,县令言是要亲自指点。

    这时候,一名老妪正指着一把小葱问罗用。

    罗用看了看盆中已经剥好的那些小葱,略略估计了一下,言道:“够了,就这些吧。”

    一名年轻些的妇人端着这盆葱去洗了。

    那边又有正在切冬瓜干的,罗县令让她们把泡水之后的冬瓜干切成小块,并无多少讲究,就跟切芦菔菘菜一般。

    在这秋日的县衙大院里,罗县令就坐在妇人们为他搬来的一把胡凳上,指点她们做一道新菜——酱焖冬瓜干。

    这两日县中那些衙役整日叫他莫要再收冬瓜了莫要再收冬瓜了,再收就卖不完也吃不完了,罗用跑去菜铺子那边一看,也是吓了一跳,那一麻袋一麻袋的冬瓜干,都快堆到房梁上了,还不止一个屋。

    不过这不收冬瓜怎么能行啊,乡下好多农户还指着卖冬瓜换些钱呢。

    罗用在空间里头翻找了小半日,最后终于被他翻出了这个冬瓜干的一种新吃法。

    “先在铁锅里放些油。”

    “对。”

    “再放葱头。”

    “葱叶先留着,后边再放。”

    “这时候就该放肉了。”

    “平日里若是没肉也是无碍,这猪油里头原本就有肉味儿。”

    “肉炒得差不多了,该放冬瓜干了。”

    “先就放这么多吧,余下的再炒一锅,常言说得好,大锅饭小锅菜,咱这县衙里头也就几十个人吃饭,你们别图省事,该分几锅炒就分几锅炒……”

    “喏。”那几名妇人一面炒着菜,一面应着声。

    至于那个什么大锅饭小锅菜的常言道,她们倒是不曾听闻过,兴许是河东道亦或是长安城那边的说法吧。

    待这锅里的冬瓜干炒出了香味,罗用便叫她们放酱。

    这酱料也有许多讲究,今日焖冬瓜干用的是这一种酱,明日若是拍黄瓜,那便要用另一种酱,若是要吃煎饼馃子炸酱面,那又是不同的酱。

    这些妇人从前哪里见识过这许多种酱料,现如今可好了,他们县中那菜铺子便有卖,甚样儿的酱料都有,价钱亦不甚贵。

    待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众差役一进院子,便闻到一阵浓香扑鼻。

    “今天中午竟是有肉?”这些人可高兴了,这会儿还没入冬呢,常乐县当地肉价颇贵,近来他们罗县令整日地喊穷,也不肯拿钱出来买肉吃。

    他们这破地方就是这样,就拿吃肉这件事来说,旱的时候旱死,涝的时候涝死。

    “这是什么肉?”那一边,一名做饭的妇人正挥着大勺与那些早到的吏员以及吏员家属们打饭,这些差役围过去一看,今天中午的这个肉菜,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太像肉啊。

    “待你们吃过了便知。”那妇人笑着说道。

    “竟是冬瓜干?”整日与这些冬瓜干打交道,又如何会认不出它来。

    “滋味倒是不差。”

    “倒像是有几分肉味。”

    “这里边有肉啊,你没吃到啊?”

    “没有啊。”

    “有,你且仔细找找。”

    “哦,这儿呢,就这一点。”

    “有这一点就算是不错了,也不看看眼下是甚时节。”

    “若不是听闻那高昌的商贾要来,咱也吃不上这个肉。”

    “……”

    这天下午,崔翁带着两个孙儿正在院中切冬瓜晒冬瓜干,几名差役经过的时候看到了,便也过去帮忙。

    这冬瓜干的滋味虽然和肉还是有些不同,但是加点酱料焖一焖,勉强也能冒充个肉菜,入冬前这段时日可就指望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