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14章 县令难当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李道宗率领军队凯旋归来,八月中旬, 大军途经常乐县, 依旧驻扎在县城外面的那片荒地上。

    常乐父老与众军士送去许多粮食米面, 鸡鹅羊肉, 罗用甚至还给他们送了几大车白酒过去, 虽然可能每个人也分不到几口,但总归是他一片心意。

    眼瞅着马上就要到中秋节了, 这些汉子们却还要在离家数千里之外的边陲之地跋涉。

    不管怎么说,能回来总是好的,这一次他们虽然打了胜仗, 但还是有不少人被永远留在了战场上,甚至是行军途中。

    夜幕降临, 在大军驻扎的地方点起了一个又一个的火堆, 军士们正在生火做饭, 只是这时候与他们共用一个火堆的, 不知还是不是来时的那些弟兄了。

    罗用与唐俭一同去见了李道宗, 李道宗这回也算是交了个好运,原本只当是顶了那侯君集的缺,不曾想那高昌国平白竟长出几株金瓜来, 圣人那一道诏书下来,这一场战争的意义顿时就不一样了。

    听闻现如今在中原地区, 到处都流传着高昌国与那金瓜的传说, 他李道宗也顺理成章地跟着出了一回名。这毕竟还是一个闭塞的年代, 老百姓对朝中那些文武百官了解得也不是很多, 能够被人广为传颂的,更是少之又少。

    这回唐军得胜归来,不似当初奔赴战场的时候那般匆忙,罗用与唐俭二人过去,李道宗颇为热情地接待了他们,感谢他们给大军送来的这许多物什。

    他们这数千里行军,一路走过来,穷的地方着实也是很穷,那些个由几百户人家组成的小城,往往也都拿不出什么东西,常乐县以一个小县之力,能给他们提供这么多粮食物资上的支持,实属难得。

    尤其是罗用送给他们的那个什么酒精,他初时并不十分重视,后来听军中一名医者说起,用这个叫做酒精的东西清理伤口,能够大大降低发脓腐烂的几率。

    好好利用这个酒精处理伤口,再加上内服一些药物,不少受伤颇重的士卒竟也得以存活了下来,他们这些人原本大多都以为自己这回死定了,倒是没想到,嘿,到鬼门关走一回最后竟然又回来了。

    从此那些军医便将这些酒精视若珍宝,寻常小伤不肯轻易拿出来用,原来怎么治现在还怎么治。

    这会儿他们大部队打道回往长安城,重伤的士卒则被留在了高昌,麴文泰承诺会好好医治照料他们,待到这些人养好了伤,再将他们送往玉门关,军队中的数名医者以及剩下的那些酒精也都被留在了高昌。

    还有罗用先前所赠的指南针,虽然说这场战役有熟悉地形的高昌人领路,并不需要他们自己辨认地形和方向,但是只要带着这个小小的物什在身上,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拿出来一看,东南西北一目了然,长安城在哪个方向,突厥人在哪个方向,清清楚楚的。

    这是许多将士过去不曾体会过的清晰和便利,包括李道宗本人。

    “不知那酒精一物,你常乐县中眼下可是还有?”李道宗觉得这个酒精的事情很重要,等他回到长安城以后,一定要跟圣人好好说说。

    “倒是还有一些,我晚些时候便让人送来。”罗用爽快道。

    “不知……”李道宗面上似有几分犹豫,口中却道:“不知三郎可否与我几个酿酒的匠人?”

    罗用一听,顿住了,这么挣钱的一门技术,他倒是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能直接开口跟自己要。

    “我与你要这酿酒匠人,并非图利。”李道宗言道:“此酒精既能救士卒性命,便应大力推广,岂可为了个人利益,罔顾他人性命。”

    “……”罗用也知道这个道理,他原本还打算等皇帝知道了这个东西的好处,再好好把自己嘉奖一番,再多给一些赏赐,然后这酿酒的方子罗用就可以献上去了,结果这李道宗……

    “三郎不必为难。”这时候唐俭说话了:“不若便叫乔俊林与他一道回京。”

    “乔俊林是谁?”李道宗并没有听说过乔俊林这个人,虽说两人同在长安城好几年,但根本都不再同一个层次上,圈子与圈子之间,离了大约都有好几百里地。

    “便是那酿酒之人。”罗用叹了一口气,说道。

    唐俭这主意不错,让乔俊林跟李道宗一起回长安,借着酿酒这件事,好歹混个一官半职的,也不算太吃亏。

    乔俊林原本就是一心仕途的人,若不是因为罗用,也不会来这边陲之地,现在眼前既然摆着这样的机会,自然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待我回去与他说说,明日一早便叫他随大军同往长安。”

    虽是这般答应,待回到了县衙之中,看着正在背诵突厥语的乔俊林,罗县令却又不知该要如何开口了。

    “可是有事?”乔俊林抬头看了罗用一眼,见他面色有些凝重,心中不禁也有了猜想,于是他合上书本,目光定定地看向罗用。

    “无事。”罗用扯了扯面皮,笑嘻嘻地上了土炕,又是脱鞋子又是脱袜子。

    “有事你便说吧。”乔俊林沉声道。

    “今日李道宗与我要酒方,唐俭便说,叫你与他一道回长安城。”罗用顺口就说了,语气轻松。

    “……”乔俊林半晌不语。

    “我说你也别学突厥语了,真想去西域咋滴,西域那么远,行路太苦,不若还是回长安城吧,你先回去混个一官半职的,到时候再把我也捞回去。”罗用一个人巴拉巴拉在那里说个不停。

    “我不想回长安。”乔俊林却道。

    “为何?”罗用问他。

    “……”乔俊林只是定定看着他,并不说话。

    “……”罗用也看向他。

    二十一岁的乔俊林,早已不是当初西坡村那个倔驴傻小子,也不是长安城中那个强颜欢笑的少年郎,他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个沉稳安定的年轻人,心里像是有无数种想法,又像是很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他在自己纠结矛盾的内心中找到了一个平衡点,从此不再迷惘。

    “你可是想好了?”罗用问他。

    “想好了。”乔俊林勾了勾唇角,轻声说道。

    次日一早,罗用带着酒坊那边的两名匠人去军营那边,言是乔俊林昨夜染了风寒,一时不能出门,便叫这两名匠人与他们同往长安城。

    罗用与乔俊林在选定这两个人的时候,也是问过他们意愿的,确定他们愿意前往长安城之后,才让罗用把人送去军营。

    “白白的官职啊,就这么飞了。”罗用站在城墙上,看着大军离去的方向,心里还在为那官职感到可惜。

    “走吧,去吃饭。”乔俊林不甚在意的样子。远在长安城的侯蔺若是知晓自家外甥做了什么好事,估计都想打折他的腿。

    “今天中午吃甚?”罗用裹了裹衣袍,和乔俊林一起往城墙下面走,眼瞅着就要到中秋了,常乐县这里的气候也已经开始转凉。

    “玉米面煎饼。”乔俊林回答说。

    南瓜什么的他们一时反正是不用想的,今年秋天在他们常乐县,这玉米的价钱倒是低了不少,比粟米小麦都要低些,他们县衙中也是经常吃这个。

    一到吃饭的时候,他们这县衙里头就很热闹,这一大群差役甩开了膀子大吃大嚼,还有他们常乐县公府之中那许多吏员,以及吏员家属。

    女眷大多都是端了食物到自己屋里去吃,孝子无所谓,就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初时还有人拘着,后来大伙儿见县令并不在意这个,于是便也不管了。

    堂堂一个县衙,一到吃饭这时候,这院子里头的氛围,跟乡下人办酒席也差不了多少。

    那边还有几名差役在那里夸口呢:

    “这样的卷饼,我一餐便要吃六个。”

    “我得吃八个。”

    “你那是放的熏肉少了,来,多放几块熏肉。”

    “我不爱熏肉,我爱吃鸡蛋丝。”

    “昨天中午我吃了七个,还没饱呢,看那蒸笼里头还有几个早饭剩下的炊饼,便都被我吃了。”

    “我吃五个就够了,不过我这肚子饿得快,不到晚饭那时候就饿得厉害。”

    “话说咱今天晚上吃甚?”

    “听闻是吃馎饦。”

    “哎呦,馎饦那汤汤水水的,吃不饱啊。”

    “多吃两碗。”

    罗用:……

    眼瞅着又要到收税的时候了,他这税收了还不如不收呢,恁多空户要填,收上来那些个户税,还不够填窟窿的。

    今年被高昌这场战这么一打,关外的大商队现在是一个都没见着,白酒也卖不动,现如今连酒方都被人弄走了,啥好处都没捞着。

    年景不好,库中没有钱粮,还有这一大帮大肚汉等着养活。

    “少吃些,粮仓都快被你们吃空了。”罗县令忧心道。

    “那哪儿能呢。”众差役只当县令是在与他们说笑,心情一好胃口一开,难免又要多吃一两个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