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13章 金瓜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罗用这回给敦煌县令送去的礼品足够丰厚,道歉信也写得十分诚挚, 最后又把错编的那一户在常乐县这边的户籍上销了户。

    也就是说把这个编户归还给敦煌县, 绝对没有半点要与他们争抢的意思。

    那敦煌县令大约也看到了罗用的诚意, 说不定还被那个儿板材棺罗给逗乐了一下, 总之人家表示这件事既然是意外, 那他便也不追究了。

    周边其他几个县听闻了这个消息,大多也都表示理解, 至于心中有没有偷偷羡慕一下,那就不好说了。

    哇塞,那可是一大车的礼品诶, 白白得来的,就跟天上掉馅饼一样。

    对于这一次编户的过程中出现的失误, 常乐县公府这边已经把相关责任落实到位了, 罗县令倒是没有骂人, 就是罚了他们一点钱, 充作赔礼的一部分罢了。

    至于剩下那些, 便是他自己掏的腰包,谁让他是常乐县老大呢,手底下的人犯了错误, 他肯定也是要担责任的。

    一说到罚钱,吏员们原本还有一点松散的小神经立马就绷起来了。

    谁要是还盼着他们下回再犯同样的错误, 那可不太容易。

    总体来说, 这些吏员们办事还是很靠谱的, 罗用不需事事操心。

    他近来无事的时候, 经常也会去常乐书院听听课。这个常乐书院的院长就是唐俭,学生就是那些个从长安城过来的士族小郎君,先生大多都是唐俭从敦煌一带请来的有识之士,有当地贵族,也有一些胡商出身。

    罗用在这个书院挂了个副院长的虚衔,并不怎么管事,倒是偶尔会来听听课。

    基本上都是跟乔俊林一起过来,乔俊林来得多些,罗用来得少些。

    罗用喜欢听那些经验丰富的胡商讲述自己经商路上的所见所闻,有时候他也会跟着学一点外语。

    这时候的西域可谓是小国林立,有不少小语种,但是其中最主要的三个语系,便是汉语、突厥语、还有印度语。

    西域那边也有不少汉人,有为了避难自己逃出去的,也有在战争中被游牧民族俘虏过去的,各种原因都有。

    听闻在商道上的一些城池绿洲,有时候半数以上的人口都是汉人,在那样的地方,基本上只要会讲汉话就可以了。

    另外突厥语和印度语也比较常见,虽然还有不少小语种,但是只要会这三种语言,在西域各国行走就不会有太大阻碍。

    西域再往西,便是波斯大食那一带,那边的语言又不一样了,胡商们很少有去过那一带的,而且那些地方眼下也不是唐朝政府的经略重点,常乐书院目前并不教习。

    不过光是这两门外语再加上西域各国的政治地理知识,就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学会。

    罗用给唐俭提了一个建议,让他给这些学生分专业,主要就是把学印度语和突厥语的分开上课,学语言的过程实在耗时耗力,没必要让每个学生都同时学两种外语,反正他们这些人有一天就算去了西域,也不可能单枪匹马一个人就去了。

    这对于唐俭来说也是一个比较新颖的概念,长安城那边虽然也分算学书学,但那都是一个学校一个专业,像罗用说的这样,一个学校里面再分专业,他从前还真没听说过。

    这个时代的文化教育,主要还是针对上层阶级的年轻人进行的精英教育,目标就是培养出全面发展的国之栋梁,更直接一点说,他们培养的是官员,而如果按照罗用这种思路,那就变成实用主义,最终培养出来的,大约也只能是吏员。

    “那不叫吏员,那叫专业型人才。”罗县令纠正道。

    “长安城那些老匹夫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我呢。”跟长安城那些充满文士气息的书院比起来,他们这所培养专业型人才的学校简直太low太没格调了。

    “那就给他们笑一下嘛,你又不会少块肉。”罗县令不以为意。

    “要不怎么说你是块棺材板儿呢。”唐大夫言道。

    棺材板儿就棺材板儿吧,罗用还挺喜欢自己这个诨号,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听闻你去年搜集了不少西域那边的种子,种出来甚好物什没有?”过了一会儿,唐俭又问罗用。

    “并无。”去年那些种子都是临时收集的,那些胡人身上有什么罗用就收什么,因为没有提前打招呼提前准备,自然也就很难收到什么好东西。

    “听闻那高昌国近来出了一个新鲜物什。”唐俭与罗用分享自己刚刚得来的消息。那高昌国近来因为战事,商贾不通,消息往来全靠官方。

    “甚物什?”罗用抬了抬眼皮,问道。

    “道是在那高昌城外,唐军先前驻扎之地,生出几株瓜藤,那藤足有大拇指这么粗,叶子足有巴掌那么宽,初夏那时候还开了许多金黄色的花,后来又结了瓜,那瓜也是奇得很,初时只有枣大,很快便长到拳头大,越长越大越长越大,待到前几日,李道宗等人率领大军从草原上归来,这瓜竟已是长到了磨盘那么大。”

    唐俭把这件事当成奇闻说与罗用听。

    “竟还有如此奇事?怎的那荒地上竟还能自己长出瓜来?”罗用作惊讶状。

    “谁知。”唐俭看了罗用一眼,笑了笑,说道:“高昌国那边倒是有一个说法,言是佛祖感念麴氏一族为了高昌百姓舍弃王权,从大唐搬来救兵,赶跑了突厥人,所以才会赐下如此神物。”

    “啧。”罗用咂舌:“这消息可是已经传回了长安城?”

    “快了,六百里加急,不日便能抵达长安城。”唐俭端起茶盏吃了一口清茶,这大夏天的,常乐县当地的吃食倒也不油腻,只是他如今已是吃惯了这清茶,每日里总要饮上几口。

    从那常乐书院出来,罗用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唐俭那老狐狸精得很,在他跟前演戏可不容易。

    上回那些唐军在常乐城外驻扎,那一车车的粮草就放在路边,罗用有一回经过的时候,一时手痒,就往其中一辆木板车上放了几粒南瓜籽。

    没想到这么巧,这些南瓜籽竟然就在高昌城外发了芽结了果,也许真的就像那些高昌人所言,这就是天意也说不定。

    罗用走到大街上,看到街边有个小贩摆了摊子正在卖饴糖,摊前围了不少大人孝,手里捧着肉干豆子之类的物什,都是来换糖的。

    常乐县如今有好几个作坊,县中百姓给这些作坊干活,多少也能挣些钱财,于是这消费能力慢慢也就上来了,周边城镇一些头脑活泛消息灵通的小贩,纷纷便到他们这里来摆摊,生意大抵都还不错。

    罗用本来也打算过去买些饴糖,想想买回去了也是没人吃,于是只好作罢。

    从前他们在西坡村的时候,罗用初做豆腐挣得了一些钱财,拿了粮食托那杏村一个老翁做了些饴糖放在家中,可把家里那些孝高兴坏了,就跟得了什么大宝贝一般。

    转眼这六七年过去,六郎七娘那两个现在也都十岁了,在长安城那样的地方待着,家中又不缺钱财,应是不会再馋饴糖。

    长安城毕竟是京城,即便唐初这时候还达不到盛唐那个经济水平,但是放眼全世界,却是也没几个地方能跟长安相比。

    六郎七娘他们在长安城待着,守着那家南北杂货,又有罗用那一众弟子照应着,自然是吃穿不愁。

    夏初那时候,苏州那边有个叫包山岛的地方,先是熟了那西山的枇杷,后又熟了那东山的杨梅,虽是当地土产,价钱却不便宜。

    当地不少富户差人划船去买,听闻还有人沿着运河运往北边一些地方去卖的,利润颇丰,就是不好保存。

    那些日子,罗大娘日日都要乘着小船去那包山岛,寻那价廉物美的果子,收了回去做罐头。

    那阵子刚好也有不少长安城的商贾到江南地区去收丝,罗大娘便寻了熟人,托他们带了一坛杨梅罐头、一坛枇杷罐头去长安,与四娘她们几个吃。

    待到这几艘丝船回到长安城的时候,时间已是入了秋。

    兄弟姐妹几人抱着陶碗坐在院中吃罐头,耳中听着院子外头好多人正议论着那高昌国的金瓜,只觉这世上的新奇物什怎的这般多。

    听闻那瓜开花便是金色,结果亦是金色,一个瓜能长到磨盘那般大。

    高昌人皆言此乃菩萨赐予高昌国的神物,长安城却说既然是长在唐军驻扎过的地方,那也有可能是送给唐军的嘛。

    不日,宫中便有了说法,言是西州菩萨显灵,赐下金瓜,圣人令人取其种,赐与长安城大小寺庙以及一众军户。

    圣人又言,我佛慈悲,却不能救高昌国于水火,大唐将士千里奔袭,解高昌危难,自此高昌乃为大唐西州,佛赐金瓜于唐军驻扎之地,开金花,结金果,此乃唐军与佛结缘,千古一段佳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