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07章 突厥人的怒火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罗用以为只要唐军不打高昌,差不多就算是万事大吉了, 然而他到底还是太天真了。

    在眼下这个年代的边疆地区, 战事往往总是说起就起, 高昌人投唐, 避过了唐灭高昌之战, 却终是避不过突厥人的怒火。

    三月初,常乐县城外的驿道上, 整日都可以听到哒哒的马蹄声响,传信的役卒们骑着快马,往来于个个驿站之间。

    很快, 罗用便从唐俭那里得到了消息,言是突厥人对高昌用兵, 高昌王麴文泰一方面据城死守, 一方面又派人穿越茫茫戈壁, 前往玉门关向唐军求援。

    朝廷方面很快做出反应, 令驻守玉门关的唐军将领乔师望从当地抽调三千骑兵前去援助高昌国, 另一方面,李道宗的部队这时候也已经在路上了。

    长安城距离河西走廊颇远,本来等罗用他们这边听闻这回率领军队的主将换人的时候, 李道宗那边的部队也已经在路上走了挺长一段时间。

    不要小看了这三千骑兵,眼下这个年代, 到处都缺人口, 像罗用管着的这个常乐县, 整个县城加起来也就两三千人而已。

    后来唐政府在西域设立西域都护府, 这个西域都护府,兵力最强的时候,也不过两万。

    眼下乃是太平盛世,大唐国力日趋强盛,军队中的装备水平,也比从前条件艰苦的时候好了许多。

    在他们这一支部队开拔之前,罗用有幸与唐俭同去了一回军营,别的他也看不太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些大唐兵卒脚下蹬着的那一双双胶底皮靴。

    皇帝老儿这两年令人种了许多杜种树,制出来的那许多杜仲胶,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花费在这些军队里头了。

    罗用这一次前来,乃是为了给他们送几样物什:羊绒袜,指南针,还有酒精。

    羊绒袜乃是罗二娘的羊绒作坊出产,总共用牛车运来三千余双,指南针罗用一早就做好了,眼下战事当前,这时候若不拿出来用,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最后这个酒精,乃是罗用令人用白酒的酒头反复蒸馏提炼而成,可以用于伤口消毒。

    这个队伍马上就要拔营了,乔师望也没工夫与他们多说,罗用与唐俭二人也没有久留,送完东西以后便离开了。

    三月中旬,玉门关一带还未入春,关外便是大片大片的隔壁荒滩,狂风呼啸。

    士兵们身上虽有护甲皮靴,在眼下这个季节要骑马穿越这一片荒滩,难免也要吃些苦头,戈壁荒滩之上又无牧草,粮草补给也是一个大问题。

    希望他们这些人的加入,能够缓解高昌国那边的局势,只要能解了眼前之急,那李道宗率领的大军,很快便也能到了。

    这三千大军出关之后,关内很快又陷入了沉寂,常乐县这边,每日便只听见那城外的马蹄声哒哒作响,城中气氛有些沉重。

    听闻在晋昌城那边,付兵曹等人近日正在为迎接大军的到来忙得马不停蹄,主要就是粮草方面的问题。

    眼下这个年代行军不易,虽国家在各地皆设有粮仓,但携带大量粮草行军亦需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必须合理安排,不断从沿途各个仓库补充。

    付兵曹等人的任务就是保证这一支部队来到他们瓜州当地的时候,沿线就能获得充分补给。

    除了各地仓库,听闻朝中亦有拨款,不过这都没有罗用什么事。

    若是换个人在这常乐县当官,此时不知会是什么情景,反正罗用这个人对陈皎来说,也是有几分麻烦,平时没什么事他也不会去寻罗用的不自在,也不经常给他摊派工作,尤其现在常乐县这边还有一个唐俭。

    于是就这样,罗用这边落了个清闲,不过他也从县丞主簿等人那里听闻了,军士们途经各地乡镇的时候,当地父老往往也会为他们准备一些粮食米面。

    眼下这个年代,行军全靠两条腿,苦得很,当地百姓能送些吃食过去与他们改善一下伙食,也是好的。听闻也有一些部队不收的,但那毕竟是少数,一般都是要收的。

    四月初十这一日,李道宗率领一万多士族途经常乐县,当时天色已晚,于是便令众人在常乐县外的一片荒地上扎营。

    罗用带着一众父老,与他们送了一些米面粮食以及现宰的猪羊过去,除了这些吃的,罗用个人还与他们送了一些酒精指南针,至于羊绒袜子,这回就没有了,实在也是能力有限。

    罗用等人原本还想为李道宗等诸位将领置办一桌宴席,被李道宗推拒了,言是行军途中一切从简,罗用等人识趣,寒暄几句之后,早早便从那营帐之中退了出来。

    至于唐俭,他这几日又去敦煌了,想必等李道宗的部队到敦煌的时候,他俩应该也是会见上一见。

    罗用从那军帐之中出来,沿途看到不少就地安营的兵卒。

    听闻他们这军队里头,十人为一火,大约就是十个人一起吃饭睡觉一起行动的意思,后世总说一伙人一伙人的,大约便是从此处而来。

    这时候只见这些兵卒扎帐篷的扎帐篷,生火的生活,还有三五成群坐在地上聊天休息的。

    在靠近城门的地方,罗用看到有几个青年兵士正围坐在火堆旁边说话,火堆上架着陶釜,那陶釜中飘着肉香,应是正在熬煮肉粥。

    在这几个青年兵士旁边,有个年轻人裹着衣服躬身躺在地上睡觉,罗用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借着火光看清了那人面庞,那上面又是尘土又是油垢,只是五官之中依旧还透着几分稚气,不知上了二十岁没有。

    这个年代的战争,拼的便是兵士、坐骑装备以及粮草。

    粮草是百姓的血汗,坐骑装备需要花费极大的人力物力去打造,还有兵士,也就是这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次日一早,天色未明之时,城中百姓便听到外面传来军队开拔的声响,驿道那边隐有火光晃动,应是将士们正在举着火把赶路。

    罗用这时候就站在新修的城墙上,看着这条长长的火龙向那玉门关的方向蜿蜒而去。

    天色未明,除了那一片火光,天地间便只剩下黑压压一片,四月的晨风尤带寒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