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02章 真情错付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敦煌城这边僧人很多,说到底, 僧人也是人, 在这些僧人里头, 人品亦是参差不齐。

    有些僧人一心向佛, 以普度众生传扬佛教为己任, 还有一些僧人就是投机者,宗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份职业, 一个工具,他们以此接近权贵,诓骗百姓, 获取名利。

    这个年代的僧人们到各地去传道,往往都要从当地权贵下手, 只要这些权贵信仰并且支持佛教, 那么佛教在这个地方就能得到比较好的发展, 而这些僧人便也因此受到权贵们的支持, 百姓们的敬仰。

    为了迎合各地权贵, 僧人们甚至还要常常涉及一些道家的工作,比如帮一些当地大佬卜个卦什么的。

    今年入冬以前,又有一名僧人来到敦煌城, 此人身材瘦小面容枯槁,僧袍破旧不堪。

    来到敦煌城的这些时日, 竟也不去拜会当地权贵富户, 整日便坐在敦煌街头与那些市井平民讲经传道, 时日长了, 便也受到许多敦煌百姓的爱戴。

    这一日清晨,这名僧人依旧早早便来到街头,盘腿在一块城中百姓为他安置的大石头上面打坐诵经。

    冬日的早晨天气寒冷,敦煌城中许多百姓这时候都还未起床,街道上行人稀少,偶有一二人走过,亦是来去匆匆。

    “法师可是从那高昌国而来?”忽闻有人如此问道,嗓音低沉厚重,似非凡人,抬头一看,见是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壮。

    这名僧人此时还未及用饭,昨日也只是少少吃了一些,饿得有些头晕眼花,此事抬头看向眼前这人,只觉异常高大,仿若在看那莫高窟中的佛像一般。

    “正是。”这名僧人言道。

    “突厥将灭,高昌安能完好。与其负隅顽抗,何不降唐?”那高壮青年张口便道。

    “……”那僧人楞了一愣,随即问道:“此事,不知壮士从何处听闻?”

    “你伸手出来。”那人说道。

    那僧人依言伸出自己枯槁瘦小的手掌,然后便见对方捏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白色物什放在他手心之中。

    那人的手掌宽大厚实,那一个指甲盖,都快赶上他自己的指甲盖两三倍那么大。

    僧人细端详线手中物什,见是一个折叠整齐的纸片,摊开以后,就成了细细的一个长条,这纸质也是奇特,之前从未见闻。

    这张纸条上面有一行文字,极其工整,字体颇小,异常清晰精炼,不似常人能够书写,只是这字,乍看似是汉字,细看又与汉字有几分不同,总归还是相似,连蒙带猜的,倒也勉强能够读懂,从右往左读,并不成书,应是从左往右读,这一读之下,竟是另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这一张细长纸条上面,书曰:“贞观十四年(640年),唐灭高昌,置西州、庭州。”

    耳边尤还想着对方最后说的那一句话:“形势紧急,尔高昌需早做决断,莫使生灵涂炭,百姓遭殃。”

    抬头再看,那人早已不在,徒留下冬日清晨这一条空荡荡的街道,间或走过那一两个匆匆忙忙的身影,方才那高壮青年,似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僧人猛地打了一个机灵,醒过神来之后,连忙便去联络了敦煌城中,同样来自高昌国的几个僧侣。

    当天下午,这些僧人便匆匆出城去了,一路往北,向着高昌国所在的方向行去。

    从敦煌去往高昌,虽不用进沙漠,却也有着大片大片的戈壁滩,行路亦是艰难,尤其眼下还是冬季。

    天地苍茫,戈壁滩上狂风呼啸,僧袍被狂风刮得猎猎作响,僧人们却顾不上那许多,脚下疾行不止,额上几乎都要冒出了热汗……

    此时此刻,罗用也在常乐县外的一片戈壁滩上,见了一个人。

    此人名曰陈继,乃是甘州那边一个寻常富户出身。

    他上面还有一个兄长,那是正室所出,陈继乃是妾室所出,他的母亲在世的时候很受宠爱,可惜是个福薄的,年纪轻轻便去了。

    陈家在他们这一代,便只得了他们这两个男丁,陈继的父亲宠爱庶子,与嫡子无异,陈继的哥哥也十分喜爱他这个幼弟,两人自小一起学习成长,感情深厚。

    别人都说陈继作为一个庶子,能被生养在这样的家庭,真是天大的福气,陈继自己亦是这般想,他孝顺自己的父亲,敬重自己的兄长。

    陈继年少时曾经钟情于一名女子,得知自家兄长也钟情于她,于是便主动相让。

    他觉得那是自己应该做的事,他的兄长比他更加成熟稳重又有担当,又是陈家嫡子,更能给那名女子幸福。

    这些年来,只要是兄长希望他做的事情,不管多难他都努力做到,他想要以此来报答兄长对他的关爱。

    陈父对于自家两个儿子的兄友弟恭感到十分欣慰,辞世那一日,看着两个儿子站在床边,他亦是含笑而终。只是待他死了之后,一切便都不一样了。

    陈继的嫂子,也就是他年少时钟情的那名女子,诬陷陈继欺辱于她,他兄长怒而将他赶出家门,任凭他如何辩解全然不听,那面目可憎的模样,何曾还有半分从前待他时的宽厚?

    陈继无法,只好回到自己母亲的娘家那边,打算先在那边住些时日,然后再慢慢想办法应对,哪曾想他母亲的亲人亦是不肯让他进家门。

    只凭他兄嫂的一面之词,全无半点证据,这些亲人便认定了陈继这个人道德败坏禽兽不如,说到底,还是畏惧陈家势力,不想沾惹是非罢了。

    陈继后来又见过几次他的兄长,然后他慢慢也就弄明白了,对方这些年待他的宽厚友爱全都是虚假,正是因为相信了这一份虚假,陈继这些年在陈家,半点都不知道为自己谋算,陈父也不曾为他做过什么打算。

    而今他那兄长突然翻脸,陈继就这般两手空空被他赶出了家门,身无长物,名声败坏。

    一夕之间,这个年轻人所有的信念几乎全部坍塌。

    故乡已经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处,他浑浑噩噩,沿着驿道一路往西面行走,一直走到了常乐县,因为这里每日都有免费的杂面饼子,于是他便留了下来。

    后来他在水泥作坊做工,见到那阿普为了自己部落中的两名少年,宁愿冒着那么大的危险,也要护得他二人周全,当时便很受感动。

    正是因为见识过了太多的虚情假意,才更能明白真情的可贵,他很敬佩阿普,当晚,阿普等人去往那佃户家中的时候,陈继亦是与他们同行护送,此事鲜少人知。

    “明府所言之事,某俱都已经办妥,昨日午后,那些高昌僧侣便匆匆出城,往那北方去了,某亦是亲眼所见。”

    这时候,这名高壮青年骑在马上,迎着戈壁滩上的猎猎寒风,拱手对罗用言道。

    “此举若是果真能令那高昌国免于战事,足下亦是功德无量。”罗用这时候亦是坐在马背之上,向那陈继拱手道。

    “明府因何以为那名僧人可信。”陈继不解道。

    那名僧人表面虽然看起来并不巴结权贵,而是在市井之中与贫民百姓为伍,但谁又能说得清,他是不是在用这种方式标榜自己的德行,最终还是为了获得名气和拥护。

    “此人若不是一个纯然之人,那便是一个极其聪慧之人,无论他是哪一种人,与我们的目的皆不相悖。”罗用言道。

    若是一个纯然之人,罗用给了他这样一个提示,他定然会竭尽全力去阻止悲剧的发生。

    若是一个聪明之人,那么这件事,便能成为他接近高昌王室的一个契机,他可以把自己包装成一个见过佛祖的人,并且佛祖还向他泄露了天机,只要此事能成,那他往后在高昌国乃是于整个佛教界的地位,便不可同日而语。

    “而今,又当如何?”陈继又问。

    “事已至此,尽人事听天命罢了,而今便只看那高昌国如何决意。”罗用回答说。

    “此地距那高昌太近,而今你既已在那高昌僧人面前露过脸,我便不能再将你留在这常乐县中了。”过了一会儿,罗用又道。

    “但凭明府差遣。”陈继双手抱拳。

    “我那在长安城中的阿姊,有意要往洛阳苏扬一带发展,而今你便带着我的书信去往长安城,入春后再随她们南下。”

    “我观你人品端正,重情重义,又有这一身文武艺,我阿姊亦能识人,定然不会亏待与你。”

    罗用给了他一封信,又从马背上解下一袋铜钱,一袋干粮清水,递与陈继。

    那陈继收下这些钱财口粮,细细安置在马鞍之上,又向罗用一个抱拳,深深看了眼前这个年轻县令一眼,然后策马便往东面去了。

    关于那一张纸条的由来,从始至终他都不曾问过一句。

    对于那张纸条上的文字,他亦是深信不疑。

    此去长安,南下苏扬,不知又将是一副什么样的光景。

    昔日他因为全心全意信赖自己的兄长,最后却落得两手空空身败名裂被对方扫地出门的下场。

    而今他又因为以真性情对待阿普等人,得到了离石罗三郎的赏识,和他一起做了一件大事,一件不能让别人知道,但是却令他的内心感到极其自豪的事情。

    他陈继并非一无是处,他为人耿直,以真心实意待人,得到的也绝对不仅仅只是嘲笑和愚弄。

    上一次是他真情错付,这一次吗,呵……陈继迎着这戈壁滩上的猎猎寒风,咧开嘴角笑了起来。

    天地何其宽广,那小小一个陈家又算得了什么!

    这天底下多少英雄豪杰,铁骨铮铮的好儿郎,失去一个虚情假意的兄弟又算得了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