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01章 羊皮纸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待回到了常乐县以后,罗用首先便把修葺城墙的工作提上了日程, 又着手开始收购粮食。

    照理说在眼下这种太平盛世, 国库粮仓充盈, 这打仗所需耗费的粮草, 应该不会摊派到他们这些邻近城池身上,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及早做些准备, 总归是有备无患。

    除此之外,罗用近来每天晚上都把自己关在县衙前面办公区的一间小屋子里面,不干别的, 就是翻找资料,从他那空间里头。

    关于这一场唐与高昌的战争, 罗用之前并没有什么了解, 现如今也是临时抱佛脚, 希望能够找出一些有用的资料。

    在接连多日的翻找之后, 罗用终于还是找到了一点有用的信息, 也不是专门讲诉唐与高昌的这一场战争,而是在一篇评价侯君集这个人的文章里面,有一段关于这一场战争的内容。

    不出唐俭所料, 这一场带领唐军征战高昌的将领,果然就是侯君集。

    按照这一段资料上面说的, 侯君集打败了高昌国以后, 不仅他自己私吞了高昌国国宝, 欺凌了高昌国的公主, 私自发配没收无罪之人,甚至还任由将士们在高昌国中盗窃财物……

    盗窃财物,一个失去约束的军队,面对一个刚刚被他们打败的弱小国家,他们会做的事情,又何止是盗窃财物而已。

    这段文字中就只说他们盗窃财物,甚至还歌颂了侯君集的战功。

    侯君集的这份战功,说来亦是……

    眼下的唐朝,正是兵强马壮的时候,很多将士兵卒都是久经沙场,朝中更是人才济济,粮草亦是充足,在这种情况下,朝廷派出数倍于高昌与突厥军队的兵士数量,让侯君集领兵去攻打高昌国,一个佛教国家。

    这即便不是白送的战功,难度总也不会太大,朝中的李靖徐世勣这些人,派谁去打不下来?

    罗用合上书本,不知怎的,忽地竟又想起了唐玄奘,隐约记起唐玄奘与高昌国有些渊源。

    唐玄奘,孙思邈,皆是存在于这个时代的传奇人物,罗用早前还看过一点关于他们的资料。

    当年唐玄奘从西域归来的时候,高昌国早已被灭,他却还是时常与人提起,自己从前在高昌国受到的礼遇。

    ……

    近来,常乐县城中不少百姓都注意到,他们罗县令这段时间鲜少与人饮酒说笑,整日行色匆匆,面色凝重。

    于是便有人猜想,莫不是他们常乐县这城墙修得不顺利,亦或是上官对他有什么为难?

    十二月中旬,长安城那边突然传来一个消息,言是朝廷要对高昌国用兵。

    登时,县中百姓一阵哗然,数日之后,报名前去修城墙的人愈发多了,城中一些富户亦是差遣家人前去。

    虽说是对外用兵,但他们这常乐县毕竟是个边陲小城,靠近河西走廊最西端,听闻那高昌国与突厥有些粘连,届时那突厥人若是反扑过来,一时被他们攻下边疆一两座城池,也不是什么媳事,边疆原本就多战事,这样的事情从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不知长安城那边的百姓如何看待这一场战事,在常乐县这里,众人心中皆是十分凝重。

    很多城中富户都在修院墙,还有一些原本住在城外的乡绅,近来也令人开始修葺他们在城中的宅院,似是打算搬到城中居住,常乐百姓人人自危,粮价更是一日三涨。

    县衙这边,虽是秋后刚刚收缴了当年税收,奈何罗用先前又是退了一些不课户的税,又是给一些县中贫困户补贴,这一来二去的,仓库中的米粮布帛早已花用得七七八八。

    若无灾情战事,靠着剩下的着些粮食,以及白酒作坊、豆腐作坊、水泥作坊、熏肉作坊,这几个作坊的营业收入,也足够公府花用了,甚至还能支持一些大型工程建设,只是这战事一起,很多事情就变得难以预料了。

    常乐县城之中,马王几家的茶叶买卖,近来几乎已经没了生意,罗用他们的白酒和熏肉也不好卖了,羊绒的价钱也下降得厉害,相反,羊肉的价钱倒是高了不少,这几日进城卖羊肉的人明显也比往常少了。

    不少人寻到罗二娘她们的羊绒作坊出售羊绒的时候,言是不要金银布帛,只要粮食。

    羊绒作坊那边的管事便叫他们晚些时候再来,已经有人去往张掖等地收购粮食了,不肖月余便能运来。

    去往张掖等地收购粮食的不是别人,便是马王赵琛这一行。

    其实他们这些人完全可以在战事未起的时候离开常乐县,到凉州一带去避一避风头,但他们却都选择留在常乐县,与罗用共进退,这次前往张掖等地收购粮食,便是为了之后做准备。

    马王等这些离石商贾,财力颇为雄厚,赵家儿郎素来英勇,有他们这些人留在当地,常乐百姓心中亦是安定不少。

    罗用心中也颇觉安慰,他与马王赵琛这些人往来,并未称兄道弟特意去经营过什么感情,素来都以合作为主,但是这合作得久了,人与人之间,自然也会产生情义,他日若是马王等商贾,抑或是赵家人逢了什么劫难,即便是无关利益,罗用亦不会袖手旁观。

    眼下,摆在罗用面前最大的一个难题,还是没钱。

    白酒熏肉都不大好卖了,光靠豆腐作坊和水泥作坊,每日里挣回来那些钱,远远不够给那些修城墙的民夫发工钱,现下他手里头还有一些积攒,勉强还能支撑一些时日,但是等到手头这些钱花完以后呢?

    罗用这边整日愁眉不展,唐俭见了,便问他为什么事情犯愁,于是罗用便与他说了,唐大夫听闻之后,便不言语了。

    这些个士族郎君,一个个生下来的时候都是自带庄园的,从小到大光是顾着花钱了,何曾为挣钱犯过愁。

    在挣钱这件事情上,罗用原本也没指望过他。

    原本以为常乐县中有这几个作坊,花销总是不愁的,谁又能料到还有这么一天,要不怎么说战争影响经济呢。

    在数千里之外的西面,很多地方这时候也在打仗,穆罕默德统一了阿拉伯半岛之后,便逐步开始了对外的扩张。

    在这样的一片土地上行走,自然是危机重重,阿普几人凭借着哈桑送给他们的那一张羊皮纸,竟然数次化险为夷。

    他们这一行人这一路走得十分艰难,阿普他们部落的那两个少年,开始的时候总是战战兢兢,其中一名少年当初在沙漠里的时候还生病了,阿普给他喂了一片罗用拿给他的药丸,然后每天都让他吃下足够多的食物和清水,最后这名少年顽强地活了下来。

    他们这一路经过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国家,有些城镇的人对他们十分友好。

    有一次他们在路上救下了一名被野兽攻击的年轻男子,那名男子将他们带到自己居住的那座城,城里的人们把阿普等人奉为英雄,邀请他们在这座城定居。

    阿普谢绝了,他用磕磕巴巴的当地语言告诉这些人,他不能留在这里生活,因为他的师父在等他回去。

    人们问他的师父是谁,阿普便说是离石罗三郎,这些人不懂汉人的称呼,便以为阿普师父的名字便叫做离石罗三郎。

    在这些人的想象中,那个名叫离石罗三郎的男人,应该是比这几个黑人更加强壮勇敢的勇士。

    他们这一路上同样也遇到过无数危险,有来自大自然的,也有来自人类的,曾经在寒冷的雨夜之中瑟瑟发抖,也曾经被人接连追赶数日。

    这些艰难与危险同样也磨练了他们的意志,让他们变得更加坚强沉稳,拥有了面对未知的漫漫长路的勇气。

    原本还以为大食人控制的地区才是这一路上最大的困难所在,却没想到,这一段路竟然走得出奇地轻松。

    就因为在出行前几日,罗用从一个名叫哈桑的大食商贾那里弄来的那张羊皮纸。

    这张羊皮纸上的文字,阿普他们并不识得,但是他们大致也能听懂一些大食人的语言,从对方的话语和反应中,大致可以猜到这张羊皮纸上面的内容。

    这上面说,阿普他们几人乃是大商人哈桑的家奴,他们忠于大食国,拥戴真/主穆罕默德,是最忠诚的奴仆,为了更好地服侍自己的主人,他们决定要回去自己的故乡,把他们的亲人带来大食国,一起为主人效力。

    有些大食人看过了这张羊皮纸以后,就很感动,甚至还有人给他们食物,为他们指明方向。

    还有一些大食人看起来是有些将信将疑的样子,但是大约是哈桑这个人比较有名,他们都听说过的关系,所以也就没有特别为难,盘问一番之后便也放行了。其中还有一个特别凶恶的将领,恐吓他们不准逃跑,不然就带着军队过去杀光他们一整个部落。

    阿普不知道罗用究竟与那哈桑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才能弄来这样的一张羊皮纸,但肯定不仅仅只是在茶叶与白酒的贸易过程中,给与的那些许优惠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