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300章 风波将起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西域那边的情况颇为复杂,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国家, 也有各种让人容易混淆的地形。

    这个时代的人大多都没有书写笔记的习惯, 很多事情都靠口口相传, 地理知识这方面, 用口述的方式, 实在也很难说得清楚,脑袋稍微笨一点的, 听着听着估计也就晕了。

    地图在这个年代是很珍贵的东西,因为绘制的过程困难无比,尤其西域那边的情况又那么复杂, 根本没几个人能够搞得清楚究竟哪里是哪里。

    罗用因为有空间里面的那些书籍,可以先大致画好一个地形图, 把山川河流海岸线这些都画好, 然后再按照那些胡人们跟他说的, 在这块地图上标出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国家所在的位置。

    对于别人来说是一件困难无比的从无到有的开创性的工作, 对于罗用来说, 这就成了一个选择填空题,难度下降了不止一丁半点。

    “方才那份舆图,你再拿出来与我瞧瞧。”罗用与唐俭二人从那胡商家宅出来, 上了马车以后,唐俭便又伸手向罗用要地图看。

    “莫在这马车里看, 眼晕。”罗用劝道。

    “马车里算个甚, 我在马背上都能看, 快些拿来。”戎马平生的人, 哪有恁多瞎讲究,唐俭把手伸到罗用面前,手掌向上晃了晃,示意罗用赶紧把东西拿出来。

    “那你当心着些。”罗用只好又把地图拿出来,口里还不忘叮嘱道。

    就算作为一名穿越人士,而且还身怀金手指作弊器,想要把西域那些个大大小小的国家摆弄清楚了,其实也很不容易,这地图他现如今手里头可就这么一份。

    “年纪轻轻,莫要这般啰嗦。”唐大人嫌弃道。

    罗用:……

    “这份舆图果真是你自己画出来的?”越是细看,唐俭越觉有些不信。

    “嗯。”罗用咬准了就是自己画出来的,别人还能拿他怎么样:“也不知道画得对不对。”

    “我看应是不差。”唐俭自己虽然没有去过西域,但是看刚刚那个胡商的态度,这份舆图应该还是很靠谱的。

    “倒是不曾想到,你小子竟还能画舆图。”唐俭就想知道,究竟还有什么是这小子不会的。

    “待你在这常乐县住上一些时日,多与胡商往来,一年半载之后便也能画舆图了。”罗用轻描淡写道。

    “你这都画好了,我便不画了。”这般耗费心血的事情,唐大人才不肯干,他都这把岁数了,哪里还能经得住这么消耗,这不是还有年轻人呢吗。

    罗用:……

    从敦煌到常乐县,距离也是颇远,当天肯定回不去,于是这天晚上他二人便只好住在驿馆之中。

    待马车行到了驿馆那边,罗用便要将那份地图收回来,唐俭言是让他再看看,明日一早还与他,罗用硬是没答应。

    驿馆这边,乔俊林带着几名差役,已经把住宿事宜都给准备好了。

    白日里罗用与唐俭在敦煌城中行走,自然也不需许多差役跟随,罗用作为隔壁县的县令,来敦煌这边挖人,他肯定也是能低调就低调,但是晚上过夜的时候,还有行路的过程中,还是需要防备着些。

    常乐县那边倒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别的不说,光就赵家那一群人在那里,寻常人便不敢轻易招惹。

    皇帝派来的县尉郭凤来也比较靠谱,再加上谭老县令县丞主簿等人,罗用出门一二日的,无需担忧什么。

    这驿馆之中的饭食很是一般,邻近傍晚的时候,他们正说着要一名差役到外面去买些吃食回来,沙州刺史与敦煌县令一同过来了。

    这二人之所以前来,自然是因为唐俭,唐大人这些年即便是在长安城混得不甚如意,大佬终归是大佬,又是士族出身,又是开国功勋,与罗用这样的小虾米,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两位地方官员请唐俭吃饭,罗用和乔俊林也都跟着去了。

    席间,那沙州刺史与唐俭提了一件事,乃是和那高昌国有关。

    高昌国距离沙州这里并不算特别远,沙州以北便是伊州,那高昌国就在伊州边上。

    高昌这个地方,最早乃是汉军屯兵之所,史称高昌壁,一度曾为敦煌郡辖下。后来柔然人在这里建立了高昌国,几经权利更迭之后,现如今乃是麴氏王朝。

    这是一个佛教国家,作为唐与突厥沟通西域的一个重要枢纽,这个小国颇为富裕,但是夹在唐与突厥之间,有时候难免也会比较为难。

    高昌国王麴文泰早在贞观四年便到长安城觐见李世民,贡献方物,近年他又归顺西突厥,有传言说他阻碍西域各国入唐进贡之路,前些时候,圣人征召麴文泰入朝,麴文泰称病不至。

    于是乎,河西这一带的氛围就变得有些敏感紧张起来。

    沙州刺史与敦煌县令二人,便是想从唐俭口中探听一些消息,提前知晓圣人有无对高昌国用兵的打算,他们也好早做准备。

    “早前方才与吐蕃打了胜仗,现如今士气正浓,如何能容那高昌王放肆?”唐俭直言道。

    “……”沙州刺史与敦煌县令俱是不再言语。

    罗用在一旁听着,约莫也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自从赴任当了常乐县令以后,他便一心扶持民生,发展经济,原本还以为边疆战事离他颇远,没想到却是近在眼前。

    那高昌国王当年在贞观四年的时候入朝觐见李世民,自然是为了示好,为了自己的国家和政权争取更多有利条件。

    现如今时间已过去九年多,他既与西突厥粘连不清,圣人宣他这时候入京,他又如何肯去,即便只是一个小国,作为一国之主,哪有不惜命的。

    明知他不会来,却还是要宣他。

    巴巴把脸送上去,让你轻轻打一下,你要是果真下手打了,那后果就很严重了,要不怎么说国力弱小就是这般悲哀呢。

    中原朝廷眼下依旧是把突厥当成头号强敌,东突厥已然被灭,现如今便只剩下西突厥。

    高昌国是被西突厥挟制也好,还是自愿与他们合作也罢,在大唐国力愈发兴盛的情况下,他们注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第二日罗用等人回常乐县,路上,唐俭与罗用同乘一辆马车,见他有些忧心忡忡的模样,便道:

    “而今唐之国力兴盛,突厥式微,纵使它还有些许反扑之力,你那常乐县亦非首当其冲。”

    “不知朝中此次会派遣哪一位将领前来?”罗用对于这一场即将到来的战役,并没有多少了解。

    “哼,约莫还是侯君集。”唐俭不屑道。

    “因何?”罗用问。

    “早前他去打那吐蕃,却是白跑一趟,此次征伐高昌,定然力争。”唐俭言道。

    关于唐与吐蕃的战事,罗用亦是有所耳闻,朝廷方面派遣五路大军去跟吐蕃打,结果牛进达一个先锋部队杀过去,就把他们给打了个落花流水。

    当时不止是侯君集白跑一趟,其他几位将领也都是白跑一趟,怎的这唐俭就这般笃定,这回领兵出战的会是侯君集。

    “这话说起来,可就有些长了,罢了,横竖今日无事,我便与你细细道来。”

    侯君集这个人,从一开始便是投在秦/王府,李世民旗下,当年的玄武门之变,他与长孙无忌从一开始就是立场鲜明,多次劝说李世民。

    侯君集乃是李世民心腹,当年他跟李靖一起去打突厥人,立下了战功,但是朝中很多人都认为他这个战功就是捡来的,就连圣人也令他与李靖学习兵法,侯君集不服,又恨李靖不肯倾囊相授,于是便诬告李靖要谋反。

    李靖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当年他年纪轻轻便在隋朝为官,官职虽然不高,却闻名与隋朝公卿之中。隋朝公卿都是一些什么出身,世族大家啊,到了唐初这时候,纵然经过了朝代更迭,世族大家依旧还是世族大家。

    说起来,当年唐高祖李渊的宏图大业差一点就坏在这个人手上,李靖因此差点就被砍了脑袋,险险捡回一条性命,后来被收进了秦/王府,也是从基层做起,终成大将,立下赫赫战功,此人能文能武,要说军事素养,就眼下这大唐,他说第二便没有人敢说第一。

    对于这样一个人物,作为一个颇有胸怀的一国之君,李世民自然也把他当成一个人才来重用,但是要说私心里到底是不是很喜欢他,那就不太好说。

    侯君集作为帝王心腹,竟然为了自己心中那些许不平,便诬告这样一个战功卓勋光明磊落风光霁月的国之大将,也是活该他被打上小人标签。

    尤其是像唐俭这种还能跟皇帝争棋争到差点掉了脑袋的奇葩硬茬,对于那些个整天巴巴跟在皇帝屁股后面捡便宜的,那就更加不耻。

    罗用虽然也曾在长安为官,但他毕竟就只是个小虾米,跟上边那些大佬们没什么交集,这时候光是想想这样的一个人物很有可能要来河西这边,便觉有几分头疼。

    “怕什么,有我呢。”唐大人言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