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97章 乌兰与阿秀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要说孝子突发奇想,试图通过男扮女装的方式混入羊绒作坊, 原本也不算什么大事。

    怕就怕有人学样, 一些个年岁大一点的, 长相清俊的少年郎, 若是穿上女装, 细心遮掩,管事们未必次次都能即使觉察, 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了,与羊绒作坊中那些还未婚配的小娘子们的名声,定然会有妨碍。

    于是这名管事并没有直接放走南家小子, 而是带他去见了罗二娘。

    罗二娘听闻了这样的事情,也是颇觉有几分好笑, 还令人到厨下去取了些饭食与他吃, 这大冷的天, 这一番连惊带吓的, 别给折腾出毛病来。

    另一边, 她又让人去寻罗用,与他说了这件事,毕竟对于这件事, 过分宽容的态度也是不可取的,该追究的还是要追究, 至于最后究竟是怎么处理, 她还得问问罗用的意见。

    罗用这时候正在熏肉作坊那边, 距离这羊绒作坊并不远, 都是在这一片新建的作坊区里头。

    罗用也知道这南家小子,早前施饼处的那两个妇人便常常与他说,这小子常常将她们那里的杂面饼子带回家去,南家什么情况罗用也听人说过,于是便叫她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哄五对帮他驮豆腐,罗用也觉得这孝挺机灵能吃苦,还不错,只是今日这事,却不能轻饶了他。

    南家这小子虽还年幼,但也颇会看人脸色,这时候见罗用板着脸进来,不似平日里那般笑嘻嘻模样,心中便知不妙,老老实实站在那里等着发落,并不敢多说什么。

    “你穿成这般模样来这里作甚?”罗用问他。

    “我、我想来羊绒作坊干活。”那小子嗫嚅道。

    “你便想着自己要来这里干活,可曾想过这作坊之中数百名尚未婚配的女子?”罗用训斥道。

    “……”那小子涨红了脸,不说话了。

    “念你尚还年幼,便罚你在施饼处做工三月,你服是不服?”

    “……服。”

    待羊绒作坊里的管事将那孩子带出去以后,罗用便也放缓了面上的表情,他这哪里又是真的生气,只不过是做出生气的模样,吓唬吓唬那小子罢了。

    “晚些时候,我令人写个公文贴出来,若是再有这般情况,便要从重处罚。”

    “这小子倒也是个机灵的,就是胆子忒大了些。”罗二娘笑道。

    “他那阿耶整日不着家,阿娘又是个软糯的,翁婆俱都过世了,家里头就没人管他,也是有些野惯了。”罗用解释道。

    听闻这南家从前在这常乐县中也是个大户,南家小子那阿娘也是好人家出身,两口子俱都生得好看,生个儿子长得也不赖。

    前些年他们家破落了,他那阿耶便是仗着自己有张好面皮,在敦煌那边寻了个家境殷实的女子,便靠对方养活。他阿娘便自己寻些浆洗活计来做,因为生得好看,家里又没个依仗,难免受人轻薄,如今也是愈发不爱出门了,宁愿在家里头吃糠咽菜,也不去县里那个施饼处去吃杂面饼子。

    “孝子是该管管,这回叫他吃些教训,下回做事前他便能多几分思量。”二娘如此说道。

    “莫说他了,那几个关外来的现今如何了?”罗用问她。

    “除了一个年岁尚小,昨日哭闹着说要回去的,其余几个都还不错。”二娘笑道。

    “怎的竟要回去?”罗用奇道。

    “便是见咱这作坊管得严,怕被这羊绒作坊押着拣一辈子羊绒,将来再也回不得家去,见不着耶娘。”说到这个,二娘又觉得十分好笑。

    “那你可是要放她回去?”罗用笑问道。

    “我问她要不要回去,她又有些踟蹰了,我便与她说,甚时候想回去了再来与我说,无论什么时候想回去都能让她回去。”

    罗二娘这里又不是招不到人,哪里有强留的道理,只不过是看这个女孩儿在她们部落里过得也不怎么好,用这法子先把人按捺住罢了,留在她这里,别的不说,几年后好歹也能学得一门手艺傍身。

    “那些个关外来的,汉话大多说得不好,你便令人留意着些,莫叫她们被那些城里的小娘子给欺负了去?”

    罗用想从关外弄人,首先就得传个好名声出去不是,别到时候传出牧民家的女孩在城里被人欺负的事情,不利于民族大团结。

    “你且安心,凉州城那边的作坊亦有那关外来的女子,该如何安排,我心中有数。”二娘言道。

    ……

    “乌兰,你说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

    在这个羊绒作坊的一个大屋子里面,许多年轻女子并排坐在那一条条长长的矮炕上分拣羊绒。

    在距离门口颇远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皮肤黝黑的瘦高女孩,这时候正一边分拣着手里的羊绒,一边笑嘻嘻与身边另一个女孩搭话。

    “你还是叫我阿兰吧。”这边这个中等个头的女孩,看起来并不是很想跟她聊天的样子。

    “好吧,我叫你阿兰,你叫我阿雅,我怎么总是忘记。”这瘦高女孩显然是有些缺心眼,这时候还一个人在那里傻乐呢。

    “吉雅,你也认真些,莫要总想着食堂里的饭食。”乌兰皱着眉头劝道。

    “我今日做得这般多,应也足够了。”吉雅却并不很当一回事。

    “你若是不能比别人做得更多更好,过些时候她们挑人出去学纺线的时候,便不会选你。”乌兰语气有些生硬地说道。

    “不会的,管咱们这个屋子的管事很喜欢我,方才她还与我笑呢,她会让我去学纺线的。”吉雅乐观道。

    乌兰无奈:“那管事待人和善,见谁都笑,到时候她可不会让这一个屋子里的人都去学纺线,总有人选不上的。你既喜爱这里的饭食,就更应该好好做活,你可知道外头还有多少人想到这里来做工?”

    “我们不是比她们来得早嘛……”吉雅气弱道。

    “你若是做得不好,她们到时候自然就不要你了,换了更好的人进来。”乌兰颇有几分恶毒地说道。

    要不是看在她前阵子收留过自己,还把被褥分给自己一半的份上,乌兰才不愿意跟她说这么多。

    吉雅是一个好命的姑娘,她上面有很多个哥哥,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父母兄弟都很宠爱她。

    乌兰从小就过得很辛苦,她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这些好命的姑娘。

    她们两个人小的时候在集市上遇到过几次,在自己的家人生活在集市周围的那一段时间,她们有时候也会一起玩。

    前阵子乌兰独自一人翻长城过来,沿着驿道一路走到了常乐县,她在常乐县中没有亲戚,身上也没有钱,在羊绒作坊这边开工以前,便是吉雅收留了她,乌兰没有带被褥,吉雅还分了一条自己的毯子给她。

    乌兰心中感激,所以这几日见吉雅有些闹不清状况,便不厌其烦与她说过许多回,希望她也能被选为纺线工,最后也能去学织毛衣。

    吉雅虽然是个好命的,家里的父母兄弟都十分疼爱她,但出嫁以后呢?出嫁以后还能那般好命吗?与其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命运上面,不如自己努力挣钱,学得一门手艺。

    吉雅见乌兰有些生气的样子,便也不再说话,乌兰从小就是这般,总是板着一张脸,做什么都是一本正经的。

    低头拣了一些羊绒之后,吉雅抬头看了看自己所在的这间屋子,心情不禁又有些飞扬起来。

    这间屋子这么大,屋里的矮炕像那些汉人的田垄一般,一垄一垄的,小娘子们把鞋子放在台阶上,人就坐在垄上干活。

    垄与垄之间是过道,不时有管事在这些过道上走过,检查她们的工作,还有一些收料发料的妇人,也在这条过道上来来去去。

    这间屋子的屋顶有些高,到处也都很宽敞,光线相当好,这一排排矮炕也都被人烧得暖暖的……

    像这样的屋子,这个羊绒作坊里头有好些,目前在用的有好几间,还有好几间言是将来给纺线和织衣的女工们使用。

    吉雅也挺想学纺线和织衣的,不过她最喜欢的,还是这个作坊里的食堂,那食堂很大,一天三顿都会为她们备下许多吃食,顿顿都有好些品种,在这里干活的小娘子们拿着各自的一张小卡片过去,便可以从那些饭食里面选自己爱吃的来吃,吉雅现在每天都盼着吃饭的时候,这才没几日工夫,她就吃得腮帮都有些鼓起来了。

    “你又在那里想甚?快些干活。”乌兰又在那里催她。

    “哦哦。”吉雅应声,果然又低头分拣起了羊绒,她想留在这个羊绒作坊,若是不想被人换掉,那就要好好干活才行。

    ……

    “阿秀,南文川那小子又惹祸了,你可知晓?”

    这日下午,吕三郎等人巡逻回来,经过县中水井附近的时候,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正挑着一担水在街上行走,便凑过去与她说话。

    “方才听人说了。”那个叫阿秀的女子言道。

    “担子给我,我帮你担,正好我也要回去一趟。”吕三郎说着,便要去接她肩上的担子。

    “无事,我自己担。”阿秀推辞道。

    “我来我来。”吕三郎不由分说,便把这一担水接了过来。

    “你那婶子怎的也不管管他,恁大点孩子,整日便在这城里头四处乱窜。”吕三郎边走边说。

    “不知。”阿秀与那南文川虽是堂姐弟,平日里却并不亲近,小时候关系还好一些,后来阿秀耶娘整日与她耳提面命,叫她莫与那边粘连,时日长了,关系渐渐也就淡了。

    “哦,我听人说那羊绒作坊里头挺好的,吃的住的都好,你怎的不去?”吕三郎大大咧咧又问道。

    “我不能去,家里离不了人。”阿秀回答说。

    “叫你阿娘莫要出去卖酒嘛。”吕三郎言道。

    “……”阿秀于是便不说话了。

    阿秀耶娘从前便是与人做些散工,有时候也做脚夫,家里这些个弟弟妹妹,从小就是阿秀在带。

    近来耶娘一起卖起了酒尾,挣得也比从前多了,家里也宽裕些了,这回那羊绒作坊的事,她阿娘便说,那七十文钱也没甚了不得,自己多卖两回酒便挣回来了,叫阿秀好好在家里,莫要想那些有的没的。

    不多久,到了阿秀她们家门前,吕三郎放下担子,阿秀接过去,低着头便进了自家院子。

    吕三郎在她家门口站了站,终于还是没再多说什么,转身走了。

    他们这两家住得近,吕三郎从小就是个活泛的,整日在这常乐县里头四处疯跑,阿秀是个安静的,她家耶娘整日在外面干活,阿秀从很小开始,每日都在家里做家务。

    晃眼这么多年过去,阿秀都长到这么大了,城里开了羊绒作坊,别人家的小娘子们都高高兴兴到羊绒作坊干活去了,阿秀还是在家里做家务。

    吕三郎心里有点难受,闷闷的,堵得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