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90章 新格局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去岁末,吐蕃犯我松州, 圣人派遣数位将领率步骑兵五万以击之。

    结果等到真正对敌的时候, 唐军这边主力部队都没派上用场, 牛进达带着一个先锋部队冲过去, 就把吐蕃那边的人马给打了个落花流水。

    现如今这件事在长安城早已传开了, 大伙儿都把它当成笑话来说,传闻吐蕃那边的使者很快就要到长安城来与圣人谢罪。

    国富兵强, 社会安定,边疆又打了胜仗,近来这长安城中的气氛颇为喜庆。

    九月十五这一日, 大朝之上,圣人另宫中内侍捧出前些时日从常乐县那边运来的几坛白酒, 赐与朝中百官, 以示庆贺。

    官员之中有不少人先前已经吃过这白酒。其实宫中的白酒也到了有一些时候了, 只不过是这回因为打了胜仗才拿出来庆贺, 坊间亦有胡商贩卖, 价甚高,没有一点家底那肯定是吃不起。

    有些个先前没吃过的,今日在这朝堂之上, 便是头一回见到白酒,只见清幽幽的一盅酒水, 清澈见底, 酒香颇浓, 饮之……

    “咳咳咳……”有人被这一杯白酒呛得咳嗽不止, 免不了就要被大伙儿笑话几句。

    “哈哈!怕是头一回吃吧。”

    “慢些慢些,此酒甚烈。”

    “你们这些读书人怕是吃不得这个酒,来来来,都拿来与我吃。”

    “一人便只这一杯,你还要与别人抢,怎的不自己拿钱出去买,坊间酒肆亦有此酒。”

    “我若是买得起,便也不在这里与你说道。”

    “我倒是听闻在常乐县那边,一合酒尾便只要两文钱,饮之略淡,与这白酒也差不离。

    ”

    “嘶……那唐俭老儿这回有口福了。”

    “凭他与那罗助教的交情,怕是不用饮那酒尾。”

    “……”

    众人饮酒说话,朝堂之上一片嗡嗡嗡嗡。

    皇帝也不管他们,自顾自喝着自己手上那杯白酒,悠然自得地靠坐在垄榻之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待到众人把这杯酒吃完,内侍们过来把酒杯都给收走了,皇帝这才令人把唐俭那封文书拿出来。

    “此乃唐爱卿从常乐县发来的文书,田内侍,你来念与诸位爱卿听听。”圣人言道。

    “喏。”那田内侍躬身将文书接过,小心打开,然后便站在殿中,逐字逐句念了起来,声音沉稳,并不十分尖细。

    唐代这时候的宫中内侍们,有识字的也有不识字的,皇宫之中并无专门教授寺人们识字的机构,但是禁得却也并不十分紧,小寺人们若得机缘巧合,遇着有人肯教的,自身又肯用功的话,那便能识字。

    还有一些寺人则是成年以后才净身入的皇宫,这些人里头也有能识字的。

    要说禁得最严的,大抵还要数后世的明朝,明□□政令严明好用重典,这一点倒也不单单只是针对宦官。

    同样也是在明朝,等到了永乐大帝那会儿,皇宫之中便有了专门教授宦官内侍们识字的机构,东西二厂便是出现在那个时候,郑和下西洋同样也是在那个时候。

    与明代那时候相比,唐初这时候的寺人们,大抵还是要活得闲散自由些许。

    不仅是皇宫里的寺人们,唐初这时候与后世几个王朝相比,整体的社会氛围亦是如此,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礼教束缚。

    要说自由散漫,这皇宫里的大臣小臣们,怕是没几个人比得过唐俭此人。

    自打先前因为跟皇帝争了一回棋,差点掉了脑袋,后来又因为收了人家几头羊羔,被摘了民部尚书一职,成了光禄大夫之后,这家伙就有点破罐子破摔了,似是有些无心仕途,政务亦不甚勤勉。

    这回皇帝派他去常乐县,他这写回来的公文,那也是相当的自由奔放。

    唐大人先是给皇帝陛下描绘了一下河西走廊的山河壮阔,再讲一讲边疆将士的艰苦生活,自己这一路的所见所闻,然后又言语生动地描绘了那些胡人抢购茶叶的火热场景,还说这茶叶不就是树叶子,摘下来揉一揉压成饼状就能拿去换钱了,比养蚕织布省了老鼻子事儿,云云。当然,唐大人毕竟也是士族出身,家学渊博,公文这种东西要用书面语他还是知道的。

    “啧,这唐大夫真是越来越不着调了。”即便是用了书面语,朝中不少官员听了还是觉得有些不得劲。

    毕竟这还是一个流行骈文的年代,连唐诗都还没怎么发展起来。

    “诶,唐大夫不拘小节,诸位爱卿不必介怀。”皇帝陛下倒是不怎么在意,唐俭再拽,自己这边一个命令下去,他不还得巴巴跑去常乐县。

    “圣人以为,这茶叶贸易可为?”这时候朝中绝大多数人的关注重点,还是在这个茶叶买卖上面。

    “听闻那些离石商贾,近来正在南方开辟茶场。”皇帝回答说。

    “……”那人听闻了,一时沉思不语。

    “想必诸位爱卿亦有所感,那罗用委实是块良才,只不过年轻气盛,行事还略有些莽撞,他若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合适的,你们便也包容着些,先前他行商被贬,该罚的也罚了,诸君既是同朝为官,自然应以朝中大事天下苍生为重,莫要为了那些许小事伤了同朝的情谊……”

    皇帝陛下坐在垄榻之上,吧啦吧啦劝这些大臣们要和/谐友爱,仿佛先前让罗用在前头吸引战火、他自个儿在后边躲清闲的事情都是没有发生过的一般。

    “这回这个茶叶贸易关系重大,唐爱卿近来行事略显散漫,若是全然托付于他,我亦不甚放心,不若便由诸位爱卿推选几位青年才俊,让他们去那常乐县看看,既是为了这茶叶一事,亦能开拓眼界,增长见识。”

    皇帝方才让田内侍读信的时候,那田内侍手中便只得一张信纸,原本还有第二张,那上面虽然只有轻描淡写的几行字,但李世民却深知这其中的分量,他提前将这张信纸收了起来。

    除了皇帝身边的几位近臣,谁也不知道这件事,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不想扯皮,二来便是为了提防周边各国安插在长安城中的那些探子。

    这一日散朝之后,长安城中便又开始嗡嗡起来了,听那唐俭的意思,这茶叶买卖几乎都能与丝绸绢布相提并论,那还了得。

    唐俭这两年活得虽有些散漫,但他可是实打实的开国功臣,当年高祖皇帝李渊在太原谋事的时候,他便是参与了的。

    这二三十年下来,风起云涌朝代更迭,唐俭这个人经历过不少事,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对于他这个人的眼光和判断,那是很少有人会去质疑的。

    这茶叶贸易既然这么重要,那他们家族肯定也得参与啊,就算不能光明正大做买卖,弄几个大茶场总是要的吧,至于这个投资究竟要搞多大,下多大的本钱,那还得先安排几个人过去看看行情再说。

    至于让什么人过去,家族里头那数一数二的良才,家族未来的希望,那肯定就不能往那地儿送,一个弄不好有去无回的,这个损失就太巨大了。

    那些个不学无术的肯定也不行,去了也是白去,身体孱弱的不行,就怕折在路上,还有一些自己坚决不肯去的,那也算了,强扭的瓜不甜,有些个是自己愿去,耶娘翁婆死活不肯的,那也不太好弄。

    最后这各家各户挑挑拣拣的,就拣出来一些个耶不疼娘不爱的,身体还算强壮,自己也有心想要去西边走走,图谋发展的的年轻人。

    这一圈兜兜转转下来,最后的结果,倒是正合了罗用的心意。

    常乐县这边,罗用这时候也正在为这件事做着准备,虽还不知长安城那边是个什么态度,但他还是决定要趁着自己在常乐县的这段时间,尝试着将这个火种点起来。

    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若是不去寻求开拓,一心只想安逸度日,那么衰弱终将成为必然,就算没有安史之乱,也会有其他乱,没有大食吐蕃高句丽,也会有其他国家。

    唐俭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

    先前在那长安城中生活,他也是有些被眼前的繁华富庶给遮了眼睛,总觉得这天底下太平了,没谁再能掀得起什么风浪了,李二当了皇帝,自己又与他闹得不甚愉快,以后那朝堂内外怕也没他什么事了,于是便整日地呼朋唤友享受生命。

    没想到这回跑到常乐县一看,罗用这小子竟然在这里开了这么大一盘棋,虽然现在棋盘上还空荡荡的没几个子儿,但是顶不住这格局够大啊!

    唐大人觉得他还年轻,他还能再干一场大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