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88章 五五折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眼下正是公元639年,唐历贞观十三年, 大唐帝国正在冉冉升起, 全世界范围上, 这一时期同样也在冉冉升起的还有两个帝国, 一个是大食, 另一个是吐蕃。

    一个帝国的兴起,往往少不了一位英明的君主, 唐代的李世民,大食的穆罕默德,吐蕃的松赞干布, 他们都是生活在同一个时期的人物。

    眼下大食距唐颇远,唐与吐蕃之间, 亦有吐谷浑、羊同等国作为缓冲。

    待到若干年后, 大食的势力范围不断往东面发展, 吐蕃亦平定了内乱, 打败了羊同吐谷浑之后, 大唐与大食吐蕃之间的关系,就不会再像眼下这般相安无事。

    听闻在后面的几十年,大食还曾经与吐蕃联手, 攻打过河西四郡,唐王朝在安史之乱以后, 国力有所衰弱, 在与他们的战争中也曾吃过亏。

    作为一名唐人, 罗用自然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国家吃亏, 这不仅仅只是关系到胜负欲和民族自尊心的问题,更是因为战争本身就太过残酷,一场败仗,往往也就意味着无数的死亡与苦难。

    ……

    “三郎你看,我们兄弟几人手头上也就这么一点钱帛,都是拿命搏来的,若按他们那铺子里的价钱,怕是也买不了几斤茶叶,你与我兄弟几人相识一场,难道就不能帮着说说?”

    近日为了茶叶的事情,这些胡人没少来找罗用,主要罗用之前跟他们这些人走得太近,吃酒说笑话的,就跟朋友一般,于是这时候不少人就想借着罗用这一层关系,给自己弄个内部价什么的。

    “哎,你们这也太叫我为难了,那些铺子都是他们自家开的,也不是官营的,茶叶也是他们自家从南方运过来,虽说与我乃是同乡,可我如何能够开得了这个口啊。”罗用做出十分为难的样子。

    “他们能在这里做茶叶买卖,将来自然还有许多仰赖三郎你的地方,你若是肯帮我们说上一句……”这些人却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打发得了的。

    “不好说不好说。”罗用摆手道。

    “这有甚的不好说,你只需帮我们说上一句,到时候无论他们肯不肯给些便宜,我们兄弟几人便都认了。”

    “某实在是开不了这个口啊。”

    “你就说咱是不是朋友,难道先前那几顿酒都是白吃的?”

    “这话又是怎么说的?”

    “走走走,横竖你现下亦是无事,便与我们一同往那铺子里走一趟。”

    “哎哎……”

    最后罗用推搡不过,只好被这些胡商扯着往那几个茶叶铺子去了。

    马王这几家商号经过这几年时间的经营,财力颇为雄厚,在长安城那样的地方自然也不算打眼,到了常乐县这里,那真是分分钟碾压当地一众中小土豪,极少数当地大土豪除外。

    他们这些人在靠近常乐县富人居住区的那一片山脚下买了房置了地,现如今就只是在几个原有的土坯院子里暂时先开了铺子,待到过些时候,必定是要大兴土木。

    马王等商户在这一片开了几家茶叶铺子,他们当初收茶的时候也是各收各的,运茶的时候也是各运各的,现如今卖茶,自然也是各卖各的。

    这几家茶叶铺子开起来这几日,常乐县城里头那些个胡商整日都往这边跑,要说货比三家,也都不知道比过了几轮,就是没几个人下手去买,常常都是好几个商队聚在一处,在茶叶铺子里与这些离石县出身的茶商议价,现如今这价钱也是议过好几轮了,但似乎依旧没有达到他们的心理价位。

    罗用被那几个胡商拉去王记茶叶行的时候,王家那院子里里外外的,就有不少人,外头街道上也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三郎今日怎的来了?”王家那边这回过来离石这边的主事人,便是罗用的一个老熟人,王金怀。

    那罐头生意利润颇丰,王金怀在南方经营几年,现在他一个人挣的钱都快赶上王家其他所有人加起来那么多,他在王家的地位,自然也与过去不同。

    这回他要经手这个茶叶生意,王家那边也没人能争得过他,毕竟今年春里在南方收茶叶的主力也是他。

    “无事,就是我这几个朋友言是要买茶叶,我与他们一同过来看看。”罗用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原是三郎友人,失敬失敬,几位郎君里面请。”那王金怀也很给面子。

    “小店有上品、中品、下品三种茶叶,不知几位郎君要买哪一种?”待进到摆满货物的堂屋之中,王金怀也没叫铺子里其他伙计过来接待,而是自己亲自当起了导购。

    “中品与下品便好。”那几个胡商在高兴之余,又颇有几分惶恐,原本不过是想要借着罗用这一层关系得些便宜,哪曾想对方竟是如此郑重其事。

    他们兄弟几人也是这几年刚刚开始跑生意,最早那两年因为缺乏经验,也是没怎么挣到钱,眼下情况稍稍好些,但是与王家这种有积累有门路的商贾之家比起来,他们几乎只能算是小贩,连商贾都称不上。

    “不知几位要买多少?”王金怀问道。

    “中品茶二十斤,下品茶五十斤。”其中一人回答说。

    “善,我这边让人取了货物来。”王金怀说。

    “这价钱……”这几个胡人踟蹰道。

    “既是三郎友人,诸君何需忧心价钱。”王金怀十分爽快的样子。

    待到伙计把他们几人要买的茶叶拿过来,又在王金怀的示意下,帮他们算了价钱,那几个胡商一听,竟是连原价的六成都不要,一时间惊喜异常,暗道这罗三郎在这些离石商贾中的威信怕是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高些。

    “可否再多买一些?”价钱便宜了,他们手中的钱帛便有剩余。

    “自然。”王金怀哈哈笑道。

    “那便照这样的再来一份。”那几个胡商更是高兴。

    于是王金怀便又招了伙计过来,让他们再去取二十斤中品茶和五十斤下品茶过来。

    那几个胡商以如此低廉的价钱买到这么多茶叶,心中万分欢喜,连连道谢,言是要请罗用吃酒,罗用说自己这几日太忙,让他们不用客气,这顿酒留待明年他们再来常乐县的时候再吃,再过几日便又要进沙漠了,让他们自己多做一些准备才是。

    这几个胡商又是高兴又是感动,他们早前便觉这离石罗三郎与别的那些个当官的读书的有些不同,并不会轻视他们这些小商小贩的,与他说些西域见闻,他也听得有滋有味,粗饭浊酒亦不嫌弃,很能明白他们这些小商贩的难处,只盼着像他这样的官员,一定要长长久久步步高升才好。

    这几个胡商高高兴兴抱着茶叶出了院子,这院里院外的,自打方才罗用进了这个院子开始,很多人都留意着他们这一边的动静呢,那几个胡商给出去多少钱帛,买到了多少茶叶,他们可都眼睁睁看着的,这时候又哪里肯答应。

    “三郎莫不是忘记了,前些时候还与我们一同吃过酒说过笑话,怎的我们竟不是三郎友人?”这就有人开始强行认朋友了。

    “这,这不是方才他们来找我……”说起来,眼前这个商队,罗用还真与他们吃过几回酒,这些人前些时候还跟他买了不少白酒,也算是一个大客户了。

    “这位郎君不必气恼,足下既是三郎友人,自然也是我王某的友人。”王金怀这时候连忙站出来给罗用解围。

    “你们看王兄都这般说了。”罗用笑嘻嘻说道。

    “那某便不客气了。”那胡商向罗用王金怀两人拱了拱手,也是很高兴,就这一下子,都不知道能省下多少钱,多买多少茶叶。

    “不必客气,不必客气。”王金怀笑着把人往堂屋里面请。

    其他人一看,这可是个好机会啊,于是一个个也都三郎三郎地喊起来,个个都说自己与罗用吃过酒,一时间院子里头闹闹腾腾的,好在王金怀也很好说话,一个个都把他们往堂屋里头请,又找了伙计过来,丰富他们按方才的价钱与这些人结算。

    罗用一看院子里的人都一股脑儿扎进堂屋买茶叶去了,连忙瞅着一个空档就要溜,结果还没走到院门口,就被人给捉了个正着。

    “三郎啊,来来,你与我一道去那马氏茶叶行走一趟。”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拉起罗用的胳膊就往旁边的茶叶铺子走去。

    罗用:你丫是谁?老子分明不认识你!

    “上回咱还一起吃过酒的,你莫不是忘记了?”

    “……自然没忘。”

    “那你帮我与那马四郎说说……”

    “成。”

    然后很快的马氏茶叶行那边也跟着掀起了一股促销抢购热潮。

    然后很快的,罗用就被人领着在所有几个茶叶铺子走过了一遍,这些铺子的店家确实也都很给罗用面子,一个个纷纷都松了口,言是便按王记那边先前的价钱与他们结算。

    待罗用走完最后一家铺子出来的时候,外头街道上已经有人牵了骆驼过来装货。

    这些胡商生活在这个年代,这辈子大约还是头一回见识到这么大规模大幅度的打折促销活动,一个个笑得都跟捡了钱似的。

    今日的事情,自然也是在罗用等人的计划之内,茶叶此物,眼下虽然在瓜州沙州这一带已经受到了普遍的认可,但是西域那一片的市场可都是还没有开发过的。

    想要让这些胡商挖空了心思卯足了力气去开拓新市场,不给他们留出足够多的利润空间肯定是不行的,利润越大,这些胡商就会推销得越是卖力,待到西域那边的人都已习惯了喝茶,知道了茶叶的好处,他们这些茶叶行真正挣钱的时候也就到了。

    这一次的茶叶大促销活动,在常乐县闹出很大动静,有些人甚至还快马加鞭跑到晋昌敦煌等地,通知自己的亲戚朋友或者是生意上有往来的商贾富户。

    直到夜幕降临,还不断有人来到常乐县城,也亏得他们这一次从南方运来的茶叶足够多,就是这么个卖法,一时也不怕卖空了。

    有些人动作慢些,当天没赶上,第二天一早,便又有一群人到县衙寻他们的友人罗三郎去了。

    结果那守门的差役却道:“县令公务繁忙,今日无暇见客。”

    然后又从袖子里摸出几张巴掌大的纸条:“你们带着这个纸条去茶叶行,与罗县令亲去无异。”

    众人接过那纸条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三个大字:“五五折。”

    后边还有三个略小的字体:“友情价。”

    上边是一行小字:“此人乃罗某好友,请予:”

    下边也有一行小字:“此券请于贞观十三年八月三十日之前使用,过期无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