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北杂货 第287章 钱帛铺路

时间:2018-01-09作者:报纸糊墙

    ,!

    罗用与这些大食人的对话,地点就选在不远处一家客舍的厅堂之中。

    那一边乔俊林得了消息, 带着二三十人匆匆赶了过来。

    进了那客舍一看, 只见那里头围了大半厅堂的大食人, 罗用身边便只得一名差役, 那差役此时头上已是冒了汗珠, 罗用却笑嘻嘻坐在那里与人一起喝着奶茶。

    方才那两名差役在街上遇到罗用,见他们县里独自一人在街上行走, 也看到这些大食人与他说话,于是其中一人连忙就找乔俊林去了,另一人则跟随在罗用身边。

    原本也是紧张得不行, 这时候他见乔俊林带着他们县中几乎所有差役浩浩荡荡杀将过来,心里头顿时就踏实了, 那感觉, 真真就跟见了亲爹一般。

    “你怎的来了?”罗用问他。

    “我也过来吃杯清茶。”乔俊林回答说。

    “这厅堂里头这般多人, 着实太过拥挤。”罗用笑着跟自己对面那大食人说道。

    而坐在他对面的那名大食人, 这时候心中已经满是疑惑。

    方才在大街上初见罗用之时, 他觉得这人就是个老好人,待与他说上了话,见到了对方态度上的转变, 便觉这人并不简单,而后竟敢与他们这么多大食人同坐一家客舍吃茶, 这胆识这魄力, 即便是他们这些刀口上舔血的胡商, 也不得不佩服。

    听闻在中原那边, 很多有底蕴的家族,自小便教家中子弟研读经史子集,学习君子六艺,许多青年才俊更是年纪轻轻就已名扬天下,从前他只当那些人都是浪得虚名,乃是他们那些文人之间相互吹捧出来,如今见了这罗三郎才有些相信了,那些人或许真有真才实学。

    只这罗三郎虽也是读书人,却似乎并非出自那些高门大户,不知他从小受到的,又是什么样的教育,怎的这般年纪轻轻,便能拥有如此过人的智慧与胆识?

    “哈桑。”旁边一名大食人轻轻喊了他一声。

    “嗯。”那名叫哈桑的大食人说道:“这里人太多了,你让他们先出去吧,留几个人便好。”

    这么多人在场,说起话来确实也不太方便,若是以为今日他们这些大食人之所以聚到一处,仅仅只是因为那两名昆仑奴少年的事情,那就太傻太天真了。

    他们大食人并非个个都是奴隶贩子,再说那些人在贩卖奴隶的过程当中出现逃跑和死亡的情况,也是比较经常发生的事情,并不值得为此大张旗鼓,若是果真把事情闹大了,对他们这些大食商贾也没有什么好处。

    这一边,不少大食人纷纷从那客舍之中出来,最先出来的,自然就是那些实力最弱的商队,然后就是其他商队中一些不甚紧要的成员,越是强大的商队,能够留下的成员自然也就越多。

    另一边,乔俊林也让他带来的大部分差役都到客舍外面等候,厅堂之中便只留了几名武艺高强且反应迅速的。

    ……

    最终,罗用与这些大食人究竟在那里头说了些甚,外人便也无从知晓,只是约莫能猜出他们应是谈拢了。

    在之后的一些时日里,那些大食人更是从敦煌晋昌等地运来不少香料绢帛,看样子也像是要买茶叶的样子。

    外人更加不知道的是,就在罗用与那些人谈话之后的那一个晚上,哈桑差遣自己的一个随从偷偷去找了乔俊林,将一张羊皮纸交到他手中。

    第二日一早,便有一个三十几人的商队天未明离开了常乐县,不少人都听到了他们动身的声音,却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在这个商队之中,还夹带着几个黑人。

    罗用近日常与城中的胡商们见面吃酒,见的人多了,他心中自然也会有一些判断和比较,哪一些人是值得信任的,哪一些人又只能一起吃吃酒。

    这个三十多人的商队,罗用对他们印象颇佳,在心中衡量多次之后,他就比较隐晦地给对方透露了一点信息,表示他们这一次西行的路上,只要肯带上阿普等人,罗用在茶叶和白酒的价格上,就能给他们一个相当大的优惠。

    这些胡商毕竟是为了挣钱连沙漠都敢徒步穿越的猛人,胆子本来就很大,对于罗用的这个提议,他们自然很心动。

    而且若是能与罗用有这样的一次合作,他们与这常乐县令的关系,便不再只是酒友,这常乐县令年纪轻轻便已很有作为,前程亦是不可限量,好好经营这一层关系,将来的收获也许会超出他们的想象。

    南方那边过来的大批茶叶还未抵达,罗用将自己空间中仅剩的一些茶叶全都卖给了这个商队,于是他们这一日便早早出发了。

    从天色未明之时出发,待到天色完全亮透的时候,这一行人距离常乐县已是颇远。

    三四十人,二十几头骆驼,在边城的驿道上拉成一个长长的队伍,骆驼背上驮了许多货物,有茶叶有白酒,还有钱财食物和清水。

    大片的戈壁滩上空荡荡的看不到什么人烟,蓝色的天空宽广而又深远,一朵白云也无,晨风吹过,带着几分凉意,驼铃在这一条长长的驿道上轻轻响着。

    阿普回望凉州城,却只看到一片天地苍茫。

    自从遇到罗用的那一天起,一直到今日为止,他们都生活得很安心,因为那名中原少年张开的羽翼,一切的危险仿佛都是外面的风雨,而他们生活在一个结实牢固的大房子里。

    而今他不得不从那个大房子里走出来,去面对外面的风雨,他也要张开自己的臂膀,将他的那些族人,还有所有跟随他拥护他的人,全都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前方的路途充满了艰难险阻,但他知道,那名中原少年已经用钱帛和智慧帮他们铺就了一条道路。

    约莫十余日之后,在经过两个多月的长途跋涉,那批让众人翘首以盼的茶叶,终于抵达了常乐县,一时间这座小城便欢腾起来了……

    远在长安城的太极宫中,大唐皇帝李世民这一日又令人将西域地图拿出来与他细看。

    当年汉武帝在拿下河西走廊之后,将河西四郡中的一郡,起名张掖,取之张开臂膀之意,在往后这许多年里,河西等地常常失守,这臂膀有张开的时候,也有合起来的时候,要守住这一片政治军事要塞便已是十分不易,河西以外的西域,至今没有哪一个皇帝能够触及。

    这一次,他在靠近河西最西边的位置,放了一个棋子,这个棋子看起来似是拥有大能量,只不知他是否果真能给自己带来惊喜。
小说推荐